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再见吧!野百合

2008/01/07
高雄医学大学医学系肄业学生

本来诧异野百合为何在一月时节绽放,这疑惑得到初阶的解答后,我却对部分野百合世代的再集结更大惑不解了。我必须说︰在这个时候举行各种形式野百合同学会都并不妥适。

不久的几年前我还是高中生,曾以校刊主编的身分编採制作关于野百合学运十五年的专题报导。对于那个时代,涉世未深的我曾有许多浪漫的假设。让我坦率地说,随着年岁增长,那些假设被一路破除。指摘某些“爬到统治阶级接班位置的前学运分子”固然有所道理,但这却并不代表同一世代其他领域工作者比所有政治工作者,更有权利继承世代发言权。

显而易见地,当年所有学运分子就其既有的背景,或者走向政治、或者走入学术界、或者进入社运脉络、或者在各式各样的生涯规划中,都可能对社会造成等量的贡献。换言之,我们对民进党之霸佔“十八年前学生自发地反威权追求社会进步的精神”为党产固然同感愤怒,却不由得感觉动辄缅怀往日荣光的行止不亦是“以新的威权主义取代旧的威权主义”!如果同样是消费野百合事件,野百合同学会的正当性便难以建立。

国会选举将至,这几个月来我不断鼓吹好友票投主张相对进步的第三势力。其中成员不乏三月学运成员,迄今倒还未听说有公然大肆称扬自己贡献于是的;对于自我标榜有别于旧政治的新政治团体而言,这宁不讽刺?在我看来,以斗争为职志的进步力量并不进步,批评别人菁英主义的学者也未必然不是菁英(地下社会并未必等同于基层!)。如果民进党在选前一次又一次地把二二八事件、美丽岛事件、三月学运拿出来炒作是不对的,难道我们矢志夺下其麦克风是为了要接过来自己继续长篇大论吗?

历史一直在前进,滞留在原地的人必然会被遗忘。民学联、台大学运主流派的路线差异乃至于互不认同,人民不了解也不会有兴趣了解;而“广场上李登辉摸头”或者“运动后民进党收编”也都成为那个小圈圈的人的彼此耳语。都已经是年届四十的人了,在其他领域如果树立了功业,实没有必要一直旧调重弹。许许多多的历史事件早有明鑑︰野百合幽灵不死,野百合精神不生。

当前国事如麻,“搞个联谊会什么的”并不是我们需要的。试想秃鹰在天空盘旋,争食地上的尸骸碎屑,毋乃太过不堪!民主纪念馆不民主,自由广场不自由,人权园区不人权…,这样的事当权者做了太多,少数者能做和该做的事很多,不需要降格补上一桩。

我不怀疑举办野百合同学会的用心与动机,却切切以为简化分类之不妥。余生也晚,无从、不愿也没有立场批评三月学运当时的每个致力或未尽力的学运人。但是,正因为历史一直在前进,当代时事我们不能不噤声。革命是按件计酬的,不容一次又一次地重覆支取工资。时代已经不属于自以为很左其实很微的微左主义(micro leftism)了,那样毕竟是成不了事的。当今,我们最需要的就是在自己的位置上战斗,尽葛兰西所谓“有机知识分子”之职责。走向政界、学界、社运界的学运分子应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无怨无悔。路线虽然不同,没有好坏之分,庙堂和山林更不成拒斥彼此而互不合作的理由。即使民进党内也未必没有无愧学运世代的人,而社运界也不是没有沽名钓誉者。请务实地提出经世济民的诉求,左翼的理想才能从名词成为形容词更成为动词。

每个世代都有自己的冬天,甚至自己的冰河期和冰风暴。可是当年的学运分子啊,我相信我们这个世代也有有能力带来自己的春天。只要跌撞的空间和经验,我们将能以开出迥异于野百合的灿丽花色。

建议标籤: 

脸书讨论

回应

笑死人

你这不是摆明替罗文嘉周奕成这些人抹粉吗?
罗文嘉在绿的场就演被阿扁摸头
再蓝的场合就演苦情的十一寇
周奕成更絶
居然说他十一年前就知道民进党有问题了
哇~~~~~~大人阿
好像民进党现在作的这些烂事他完全都没责任就是了

当年走进民进党跟政府改革的人
现在改成这样
马的 不出来自我批判
居然还先把手指着别人骂

这位同学
你到底是真的年少不知道
还是其实你就是有个特定立场?

欢迎你来基层敦个几年NGO
然后你在来发表这种评论
这样会比较有公信力一点

阿德

要看懂年轻世代写的东西

罗文嘉周奕成有问题 的确并不能证明其他不同路线的就是对 就是完全正确 这点陈宗延没说错

如果要抱着神主牌在那边缅怀过去 当庙公好了

40岁了 还在缅怀过去 抢诠释权 一定是老人 不然就有另外的政治目的 这个基础上 何东洪李易昆是和周奕成罗文嘉在同一基础上的 不过为了不同政治目的而已

是在不同的政治信念上批评罗文嘉周奕成 而不是在野百合的基础上批评他们 否则 没经历野百合的不就没有发言权 只有你们这些大老有发言权吗 那政治送给你们好了 这种心态跟老国代和国民党和民进党有什么不同 这真的是降格啊

还好我不是野百合世代 不会在那里长吁短嘆 嘿嘿

同学

性工作才是按件计酬的 不能反覆索取工资

嘿嘿嘿

TO 不怎么样

你说的很好啊

野百合这烂招牌我也觉得该丢掉
没啥好怀念的

我不是站在什么狗屁野百合立场发言的

这是政治立场问题

以上 跟你讲的一样

所以 那你的立场勒???

还是你是假装是 "新" 生代

所以不用对这些 "老" 政治问题表态?? (而其实是有立场的!!)

这是我批判陈文的地方

你跟他不一样吧???

不是凡事都用新旧来分就可以讲的通的

阿德

恕我直言 你有大老心态和自我标榜心态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蹲在NGO几多年 蹲个几多年没什么了不起的 每个人有他自己的战场 不是蹲在NGO几多年就可以说嘴 这叫自我标榜

别这么教训小孩子

我不是小孩子 但我认为你教训陈宗延文章的口气像个大老 别把政运和社运那一套二分法继续拿来用 我认为你这样不长进 这就是野百合幽灵

周奕成罗文嘉那一套纯粹拿来为统治阶级抹粉 这我贊同你的看法 但那不表示你的作法就是对的

水铛铛心慌荒

包养算月薪的 而且视不同情况会按件计酬 或另有专案收入

嘿嘿嘿嘿

to 不怎么样
你说:

『40岁了 还在缅怀过去 抢诠释权 一定是老人 不然就有另外的政治目的 这个基础上 何东洪李易昆是和周奕成罗文嘉在同一基础上的 不过为了不同政治目的而已』

废话, 当然有不同的政治目的 才要出来批 周奕成罗文嘉

我不懂你的意思
难道你要所有的人都对政治闭嘴吗?
任由周罗这般货色不断地扭曲历史 然后宣称他们说的历史是真的?

去政治, 其实就是政治
而菁英份子最期待的就是 一般人的 自动去政治
最好政治历史经济社会全都交给他们来说来搞啦!

你小心野百合的烂幽灵跑来颁奖给你, 表扬你『去政治』有功喔

kixi

恕我直言 你理解力有问题

儒家传统中 前朝史书通常是本朝官方史家写出来的 通常这些皇帝老儿的史官们喜欢曲笔 当然现今彩立方不是古pangjiu.net 但我认为知识分子的情怀没有改变多少 野百合学运仿天安门学运 虽有不同的社会内容 骨子里还是pangjiu.net政治的那种老一套 所以干嘛学那一套呢 真是想不通 还缅怀先贤(喔 野百合同学自己就是先贤 不过干麻缅怀自己捏)

讲白一点 诠释权一向是强者抢过去的 与其在那新亭对泣 长吁短嘆 不如立志打下江山 如果打不下江山 多写一点史 然后散给更多的人知道 建立不同的历史传统 何东洪李易昆平时不就是都这么做的吗 这次干嘛这么想不开

谁在跟你讲去政治啊 人家阿德就知道我在讲什么

感恩

反正已经写很多了 也不怕人骂

恕我直言 各位号称第三势力政党 绿党火盟和第三社会 让人看破手脚了啦

绿党火盟会在最后一周搞阵势很虚的推荐和造势 杨伟中先生只能一直不断写政见 都是无法有效面向群众的徵兆啦

只能用老一套的手法增强自己的信心 没救了啦 准备回家面壁去检讨啦

不投国民两党 我也绝对不会投小党的 一点都不长进

再见吧!第三势力 愿你们重生的时候已经真的准备好了

『绿党火盟会在最后一周搞阵势很虚的推荐和造势 杨伟中先生只能一直不断写政见 都是无法有效面向群众的徵兆啦
只能用老一套的手法增强自己的信心 没救了啦 准备回家面壁去检讨啦』

拍协,有看没懂,你在指啥??

可不可以多说一点?

断在这里很有〝乱入〞的快闪的感觉的说.....

米店:

那我再乱入一下好了

绿党很好笑 找一堆人来证明自己是好样的
就我观察到的至少有两点值得检讨

第一叫一堆大头来推荐 这些人有同时支持第三和绿党的 有亲近民进党的 然后就说自己受到社运界推荐 这一定会搞的一团乱的 就像有人问的是情义相挺还是理念相挺 一定是情义相挺的那还用说 可是你其实不知道他真的投政党票的时候会投给4号、5号、还是7号 王芳萍好像也很质疑这点唷

第二叫用国外例子来增强自己是好样的 德国绿党多么好 澳洲绿党坚持气候暖化议题多有关键性 国际绿党多有贡献 那干彩立方绿党什么屁呢 逻辑不通啊 人家努力多少你努力多少呢

至于杨伟中先生 就算他再写多少政见 会有什么多大影响力呢 不是说写政见不对 只是说到选举时写 和群众没有有机的 直接的联繫 效用不大

跟您报告完毕

感恩

2008年1月7日,学运世代的民主进步党立法委员候选人李昆泽、罗文嘉、段宜康、郭正亮及蔡其昌共同发表宣言,希望青年人“抢救年轻世代、承担彩立方未来”,让他们胜选,否则民主进步党将出现一整个世代的人才真空。同月8日,立委选举推荐连线记者会,青年劳动九五联盟执行委员陈柏谦砲轰,民主进步党老一辈的人消费美丽岛事件消费了快30年,民主进步党学运世代消费野百合学运也消费了快20年,pangjiu.net国民党与民主进步党将理想性耗损殆尽之后再也得不到青年学生的明显支持;第三社会党发言人杨伟中则说,这些仍留在民主进步党的学运世代,过去或许和改革有关,但现在都是旧势力了,早该被淘汰。
(卞中佩. 政治无所不在 青年该用选票教训蓝绿.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 2008-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