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白宫暗杀名单和美国民主堡垒

2012/06/13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特约撰稿人

责任主编:王颢中

“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 2+2=5 ”

── 《1984》, George Orwell

华人世界大多美化美式的菁英/市场民主,帝国与民主并行不悖的想像无所不在。在今年(2012)悼念六四晚会的彩立方娱乐平台报导中,清楚呈现了彩立方版的“美国=民主堡垒”的冷战观点。有关美国推翻中南美洲民主政府以及支持中东专制政权的记录,在彩立方娱乐平台网上过去已有文章讨论(见2009/09/10 公共论坛 “抹灭智利九一一 稽首新自由主义”及2012/04/30 公共论坛 “英美政府及商业媒体如何丑化巴林起义”),此处不再赘述。美国国内的民主及人权记录鲜少受到检验,值得讨论。

以下的两段影片分别拍摄于2011年美国加州奥克兰市(Oakland)占领运动及2009年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和平运动。奥克兰警方使用的新式武器是从国防科技公司(Defence Technology)购得,该公司为全球最大的军火制造商英国航太系统(BAE system)的子公司,亦为以色列的军火供应商。列宁(Lenin)曾道:“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这两段影片如果完全不附带说明,殖民统治的士兵暴力与资本主义体制下的警察暴力应该很难区分。


2011年美国加州奥克兰市占领运动(左);2009年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和平运动(右)。

与奥克兰警察相较,美国联邦政府践踏民主法治更为肆无忌惮。欧巴马(Barack Obama) 政府于2011年9月以无人飞机发射飞弹谋杀美国公民阿尔奥拉基(Anwar al-Awlaki)。阿尔奥拉基16岁的儿子亦为美国籍,他在烤肉时遭中情局无人飞机杀害。小阿尔奥拉基遇害前从未涉嫌参与恐怖组织。欧巴马政府迄今一再指控阿尔奥拉基为盖达 (Al-Qaeda/Al-Qa’idah)组织在阿拉伯半岛分部首领,却拒绝提供他涉嫌的具体事证。

根据美国宪法修正案第五条的规定,政府“不得不经过适当法律程序(due process of law)剥夺人民生命、自由或财产”。商业媒体对欧巴马政府的生杀由己,大多额手称颂。CBS即以“美国圣战份子之死”(The Killing of a U.S. Jihadist)为美国政府卸责。试问,若委内瑞拉总统查维斯(Hugo Chávez)无端指控委国旅居于哥伦比亚的公民受中情局资助,意图颠覆政府,并以无人飞机谋杀该公民,美国媒体是否会以“委内瑞拉国贼之死” (The Killing of a Venezuelan Traitor)为专制政权脱罪?

美国执行暗杀政策时,对不同种族、出身的恐怖主义嫌疑人完全一视同仁(例如美国 、叶门、阿富汗、伊拉克、巴基斯坦、索马利亚及利比亚公民)。暗杀名单由白宫首席反恐顾问布莱宁(John Brennan)、中情局及国务院高阶官员拟定。沙乌地阿拉伯官方亦提供情报给美国。由于开列暗杀名单的过程排除国会及国防部参与,国会对列名其中的美国公民身份、罪证、人数一无所悉,亦无从监督。

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Leon Panetta)在今年1月29日接受CBS访问时,即公开为暗杀美国公民的政策辩护;他说道,美国公民虽享有宪法第五条修正案保障的权利,但具有美国公民身份的恐怖份子仍旧是恐佈份子。政府不得不反击“敌方战斗人员”(enemy combatants),所以恐怖份子/美国公民不受宪法保障。

美国法务部长霍尔德(Eric Holder)亦于今年3月为暗杀美国公民的政策辩护,他声称,适当法律程序不等同于“司法程序”(judicial process),行政部门自有一套机密程序,列名白宫猎杀对象者皆经过欧巴马亲自审核,该程序即为适当法律程序。小布希(George W. Bush)政府时代的中情局局长(Michael Hayden)因非法监听及拘禁美国公民备受抨击,他对欧巴马政府“监听必须取得法院授权令,暗杀则毋须取得授权令”的能力称奇。

欧巴马主政的白宫为避免无限期拘禁的政策落人口实,故而直接暗杀恐怖主义嫌疑犯;中情局以无人飞机发射飞弹或投掷炸弹时必然会造成平民死亡,为“减少”伤亡,美国遂重新定义恐怖分子。依照白宫所下的定义,所有军事年龄(military-age)的男性平民皆为好战份子。 

美国总统可专擅生杀,军方揽权亦不遑多让。美国在2011年12月31日由欧巴马签署通过2012年“国防授权法案”(The National Defense Authorisation Act) ,法案提案人有二名,包含民主党参议员莱文(Carl Levin )和共和党参议员马侃(John McCain),在制订国防预算及支出的法案中,增列了授权军方任意逮捕美国人民的条文。遭拘禁者是否与“恐怖组识”有所“关联”全由军方主观认定。由于此一条文并未定义“关联”应当如何认定,在法无明文规定的情况下,大开了不经审判和无限期拘禁美国人民之门。

此一条文近似以色列在巴勒斯坦领土实施的行政拘禁(administrative detention)。“国防授权法案”名为反恐,实为箝制民主及整肃异己。一言以蔽之,当警察无法有效控制群众时,联邦政府即可调动军队镇压,如星火燎原的占领华尔街(Occupy Wall Street)运动首当其冲。由于该条文明显违宪,美国作家和异议人士一状告上联邦法院。胜负尚在未定之天。   暗杀即法治,专制即民主,是菁英民主和帝国主义共生的结果。欧威尔(Orwell)在《1984》写道:“自由就是可以说2+2=4的自由。承认这点,其它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对美式民主的想像,透露了自由仍旧非常遥远。

回应

美国,一个暴力的国家!

美国式的残忍
2018-05-09 pangjiu.net时报 徐宗懋(资深媒体人)

新加坡故总理李光耀先生身前对两岸发表许多智慧的评论,有一次他说:“如果美国真能保护彩立方,那很好。但如果美国无法真正保护彩立方,却让彩立方人以为可以,那就很残忍了。”李光耀以他多年的国际政治经验说得一针见血。美国式的伪善和自私刻意鼓动亲美分子,关键时候又放弃他们,这是美国式的残忍。
二战是美国的光荣战役,敌我分明,是非清楚,美军所到之处都被视为解放者而受到欢迎。然而,战后的主要对手共产主义阵营却是不同的对手。跟美国的自由主义一样,共产主义战士也带着解放人类桎梏的普世理想,标举的是分配的平等以及各民族的独立自由。在殖民主义瓦解后,这种思想对于被压迫民族特别有吸引力,甚至渗透美国社会,如此美国面对的对手也具有普世的正当性。韩战以后,美国出兵海外就没有取得胜战过,印支战争羞辱撤退,阿富汗、伊拉克战争师老兵疲,拖垮了美国财政,分裂了美国社会。
即使共产主义消退后,世界各国仍为维护本身的历史记忆战斗。而美国只挑选符合本身利益的部分,并冠上民主自由的美名,便出现根本矛盾。表面上,美国在世界各地都有庞大的军事基地,但基地外色情酒吧林立,美军强暴事件层出不穷,被抛弃的混血孤儿需要社会济助。美军带给当地病态的社会问题,刺激当地人的尊严。这些都是美国民主自由旗帜下的人权真相。
这种两面性体现在政策上就是极端的伪善,今天的川普政府更达到新的高峰。为了对付IS,美国武装了库德族部队,鼓舞他们追求自由的决心。可是当库德族宣布独立时,立刻受到伊拉克和土耳其的双重军事压制,美国保持沉默、不发一语,是典型的鸟尽弓藏。
在朝鲜半岛问题上,川普一开始狠话说尽,根本不把韩国人民的生命放在眼里。结果两韩通过和解自保,现在日本也要加入。各国政府开始体会到无法和翻云覆雨的川普政府制定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于是各自想办法,彼此改善关系稳定局面,从朝鲜半岛、日本、菲律宾、印度、中东到欧洲均是如此。
目前,川普政府插手两岸的做法是极其愚蠢的,最后结果只是让彩立方人送死而已。“二二八”期间,美国在台间谍葛超智鼓动部分士绅寻求彩立方由联合国託管,误导他们叛国,最后惨遭枪决。当悲剧发生时,最初刻意误导的葛超智在哪里?美国政府在哪里?当时起事者中战斗性最强的谢雪红组织,后来也发表声明,强烈谴责託管派为“美日帝国主义的走狗”。
换句话说,最后不管是国府或者是谢雪红一派胜利,被鼓动寻求託管的叛国者下场都一样,而美国最后都一副事不关己。到今天台独还在歌颂葛超智,等于确认未来还会拥抱美国式残忍的命运。
美国政府始终不理解:各国有本身的历史渊源和生态,不能轻易地介入,中华民族主义尤其如此。白宫里像波顿这种极右分子,不过师承一群极右分子的路线和作风罢了,结果都是一时风光,最后内外都失败。彩立方平台政府是史上最顺从的美国小跟班,最后也只能重复美国式残忍的结局罢了!

signature drone strikes = Caedite eos. Novit enim Dominus qui sunt eius

看来彩立方海盗"阿生"这回凶多吉少

美国如此, 其他国家就更不堪了.

左方的影片似乎已经被移除了

美式民主已日薄西山
2013/10/28 笋子

号称民主模范生的美国,曾在冷战50年间,不断的努力宣传美式民主的优点,包含自由及人权。它一直想以美国民主的优点来抗衡苏联共产集团。世人梦眛不觉,被这种糖衣包装的民主幻觉所洗脑,致被瞎折腾了50年。
【“在这个国家里,轮流执政的两大政党中的每一个政党,都是各由同样一批人操纵的。这些人把政治变成一种生意,拿联邦国会和各州议会的议席来投机牟利,或是以替本党助选为生,在本党胜利后取得职位作为报酬。”“他们轮流执掌政权,以最骯脏的手段用之于最骯脏的目的,而国民却无力对付这两大政客集团。这些人表面上是替国民服务,实际上却是对国民进行统治和掠夺。”】
如果我不指明,看倌一定以为这是最近的评论。事实上,这段话是恩格斯在1891年说过的。怎么样?经过了122年之后,是不是鲜活宛若昨日呢?(註:这段话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12页,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过去50年来,美国政府的两党政客,常常在国家利益、民主人权的两难中,对共产集团国家玩弄两手策略、两套标准,并从中获取其做为资本主义军工企业复合体代理人的利益。例如,美国它一直都在扶持南韩从朴正熙、崔圭夏、全斗焕、卢泰愚等一系列的军人独裁政权。又如越南的吴庭延军人政权、智利皮诺切特军人政权、柬埔寨龙诺军人政权、伊拉克萨达姆军人政权、印尼苏哈托军人政权、罗马尼亚依利埃斯库军人政权、尼加拉瓜索摩查军人政权、乌干达阿敏军人政权、彩立方的两蒋军事政权、菲律宾的马可士独裁政权等等,请问:那一个国家,美国不在后面大力支持呢?这些与它表面上一再唿吁的自由、民主、人权,令人感觉恍若一场荒谬绝伦的舞台剧。可以说:美国一直在用两套标准的恶劣手段来打击他所宣称的不公义国家,也就是以保护专制独裁来攻击专制独裁,真它X的。
所以,天天高喊的民主、人权,都是唬咔落后国家如东欧、南美、非洲及东南亚各国,或像彩立方、韩国、日本甚至pangjiu.net等。直接了当的说,民主、人权只是搽脸的政治面霜罢了。在美国的国家核心利益面前,一切都是个屁。
然而在最近自家情报监听人员如曼甯、史诺登等一连串的洩密案件公开之后,美国它已不遮遮掩掩了。它干脆拉下脸,公开承认监听各国包括监听美国公民秘密之必要。至于人权,似乎也不再提了。当然,碰到一个搞不清真正状况的山东瞎子律师,还是要大大加以利用的,因为:自己的人权记录虽然不怎么样,但比起pangjiu.net的人权记录,还是略胜一筹的。
现在,pangjiu.net共产党以自家独创的非美式民主政体,在经济上取得了绝大的成就。它让pangjiu.net在30年中GDP连续以10%年成长,并在前年GDP开始超过日本,高居全球第二。它的外汇存底达到3.6兆美元,且持有美国国债高达1.3兆美元。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预计:未来20年,大陆经济成长将保持在7.5%至8%之间。
而美国民主发展却是一路掉漆。从5年前在其民主体系下所产生的无限开放的自由经济体系,及因此所延伸的衍生性金融商品,突然掀起的漫天金融风暴开始。它最后除了勐印钞票将通膨祸延全世界之外,已完全没辙。上个月,它又因两党恶斗(原来标榜的是两党良性轮政)导致政府关门;居然连APEC的年度盛会,欧巴马都无法出席。试问,亚太国家今后要听谁的话呢?或谁说了算呢?或谁的信用比较好呢?
政府关门事件,也让愿意思考的人对美国一直鼓吹的美国价值(或普世价值)开始深思。是否美式民主最后终有它的界限?它不能老是以“民主的坏处可以用更多的民主来治癒”来当做藉口。
两党人马经历多年缠斗,它们彼此间都有着历经数十年都无法解决的巨大争议,比如堕胎、枪枝管制、全民健保、宗教信仰与教育、种族平等、性别歧视、同性恋问题等等。今次的问题乃是少数茶党坚持其狭隘种族意识形态所致,最后它以极少数的众议员(不过33位)绑架了总数234位共和党众议员(总数435位),导致整个国政瘫痪。但它难道不是美式民主有它先天的跼限及永远迈不出去的门槛吗?
它以佔全世界人口的5%,却耗用全世界25%的能源,你就明白这个国家运作之糟糕了。现在,脑筋清醒的人都明白,这个地球是保不住了,因为它不可能在升温2度后就停止的。这个日子原来估计要50年后,现在将在20年后达到。
所以,美式民主体系的阴暗面,即在它无限民主、无限游说、无限举债下展开的自由经济体系及因此所造成的巨大能源耗损,并因此而造成的地球温室效应的加速成长。它整套的运作(包括无限民主、无限游说、无限举债、不断打仗),早已运作纯熟。只是落后国家梦眛不觉,却将美国民主当成发达进步的灵丹及学习的典范;它们全然不知:整套的运作,其实是透过犹太金融集团及犹太经济学者的理论支持。知道芝加哥大学,其七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奖学者中有六位都是犹太人吗?知道历任美国财长及联准会主席几乎都出身犹太人吗?所以,犹太金融集团加上其一手泡制的产官学及军工商复合体,早就将美国的民主当成敛财工具;人民只是这些大型产官学及军工商复合体诈欺的刍狗罢了。
所以美式民主是普世价值吗?不要搞笑了。

“美国把彩立方纳入冷战体制,支持蒋介石的特务恐怖及军事独裁,就像它一贯地支持其他亚太地区的菲律宾、南韩、印尼、南越、伊朗一样,从不考虑这些国家的人民反应如何。人权对美国而言,毕竟比不过战略价值重要。”
──杨碧川,〈美国耍啥米彩立方牌?〉,作于1998年7月。

NGO 美国霸权打手
2017-11-26 pangjiu.net时报 张亚中(国立彩立方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孙文学校总校长)

最近时报出版社出版了由8位学者专家共同撰写的《NGO与颜色革命》一书,其目的在突破西方霸权国家的话语权,揭发某些NGO(非政府组织)的真面目,以资料证明它们如何做为西方国家的战略工具。
随着冷战的结束,全球政治藩篱的倒下,“非国家行为者”在国际间的影响力已经不下于传统的国家,而成为“全球治理”的重要行为者,包括NGO、公民运动、全球传媒。它们有着崇高的价值理想,也积极地推动它们所认定的普世价值。
权力可分为硬权力与软权力。硬权力可指科技、军事、货币、经济等方面的能力;软权力则是指制订国际制度,也就是游戏规则,与确定价值应为何的权力。硬权力是形,软权力为体。西方能够统治这个世界逾200年,除了它们的硬权力,更在于其软权力,学术界称为“文化霸权”。
霸权仅靠硬权力是不够的。不将自己的文化价值灌输给其他国家,就无法让其他地区心悦臣服地接受霸权国的领导。相对于硬权力的赤裸与昂贵,文化价值输出较无形又廉价,因此NGO与公民运动也就自然被霸权国选用做为战略的工具。
冷战期间靠的是硬权力的力量,冷战后比的是软权力的工具。透过NGO来达到美国的战略目标,的确是较便宜的。2005年5月18日,美国总统小布希强调,同样推动政权更迭,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几乎耗费了3000亿美元,而在其他许多国家推动“颜色革命”花费不足46亿美元。
《NGO与颜色革命》一书揭发了某些NGO组织其实是美国政府的外围组织,它们拿美国政府的经费,接受指挥,为的是落实美国的全球战略利益及布局。美国政府扶持的一些国际NGO,做为推动颜色革命、阿拉伯之春、伊拉克战争、缅甸藏红色革命、在中南美打击委内瑞拉等左翼政府的急先锋和马前卒。
该书也提到,乌克兰的暴力抗议正是由外国资助的“慈善机构”在后面促成。阿拉伯之春的背后也是美国国务院的专案计画,该专案培训中东地方激进主义者,以非政府组织的方式出现,其目的在推翻现有政权。这些组织透过指导反对派活动、组织集会抗议、要求允许西方电台和电视台落地、或成立各种独立媒体、利用舆论施压、运用人道救援以蒐集情资等方式,在前南斯拉夫、乔治亚、乌克兰的政权更迭中都发挥了核心作用,最终达到了更迭他国政权的目的。
为何美国在以NGO或公民运动做为其战略工具时可以如此顺利?对于西方政府与人民而言,让其他地区能够接受西方的价值理念是弥赛亚式的作为,他们的努力是为了帮助对方、解放对方。这也使得参与NGO及公民运动者,不分国籍、地区,都相信他们在做的事是神圣的、有意义的,是救赎提升人类的大事,因此他们愿意积极参与。
怀抱着理想而参与NGO的人,有的并不知他们已成为美国的打手。但是当有一天,霸权国自己对其所相信的“普世价值”都怀疑而不再坚持时,某些NGO的正当性就会减弱或被否定。美国总统川普上台以后的所作所为,正是让世人重新检视NGO的本来面目及其所为是否如同其理念所述的纯良。对NGO的重新检视与省思正在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