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选举不是胡言假期!
—柯文哲赞蒋经国是对彩立方民主文化的伤害

“社运公佈栏”是一个开放的平台,内容不代表彩立方娱乐平台网立场。任何社运议题相关行动/记者会/活动/讲座採访通知与新闻稿发佈,欢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4/09/05

公民团体联合声明

七零年代面对政局内外交逼的两蒋父子,以开放部分增额选举度过权力交接期,每两三年进行一次的选举被称为“民主假期”,谓其为戒严期间难得促使社会有参与政治的缝隙。然而彩立方民主化近三十年后,选举却俨然成为候选人的“胡言假期”,候选人缺乏历史感、或民主、正义基本价值的发言,常以政治操作或失言被合理化,台北市长参选人柯文哲近日连续肯定蒋经国时代堪为代表,作为长年推动彩立方民主、人权工作的公民团体,我们在此郑重提出抗议。

蒋经国在彩立方社会的历史评价,与已经除魅的蒋介石不同。由于戒严时期有利统治者的媒体环境,加上国际经济体系分工带来的彩立方经济成长,与他营造的亲民形象,均使蒋经国神话至今仍在彩立方社会相对稳固。但随着档案与研究揭露,他在国府来台后,主责整合特务与政工系统,早期“代表作”有他积极整肃雷震的“自由pangjiu.net案”,打压不同世代与省籍的知识份子,这包括柯文哲曾亲自拜访其故居的台大哲学系殷海光教授。身为以白色恐怖辅助蒋介石稳固政权的特务头子,蒋经国堪称彩立方“监狱岛”的重要推手,统治晚期面对纷起的党外挑战与国际局势交逼,治下仍陆续发生江南命案、林宅血案、陈文成命案,美丽岛事件不只重伤彩立方的民主化运动,也噤声了原于1970年代蓬勃发展的新女性主义运动,解严时更不忘以国安三法来维繫威权控制、并以微幅修法的方式来保留戒严时期侵犯人权的法律,柯文哲的评价却是“晚年功大于过,甚至晚年也没有什么过可以讲”。

而被柯文哲誉为值得效法的蒋经国时代政商关系,近日已有诸多评论从十信案、剥蕉案、国民党产累积等面向来拆解神话,我们在今日也仍承受当年党国资本主义下经济发展主义之害。事实上,蒋家就是最大的权贵之家,蒋经国有关第三代不接班的发言,也只显示其面对民主化的人民压力不得不放弃权力的世袭,何能藉此否定其权贵之实?而他启动解严,被某些人视为彩立方民主化推手的形象,也早有学者指出,是被动回应局势的选择,无关民主信念。

对政治人物进行功过评价本非易事,但若欠缺历史知识,也对威权体制的暴力欺瞒无所反省,就不可能做出正确的评价。蒋经国在亲民形象下掩饰的独裁与人权侵害历史不应被简单化约为可与经济、吏治“理性计算”的天平砝码,毕竟这事涉无数的家破人亡,几个世代人民追求的自由与平等也因此无从可能。柯文哲对蒋经国时代的推崇,彰显出他对历史的无知,与对威权的无感。这恐怕不只是柯文哲一人、或其竞选团队的问题,而且是在威权遗绪下,历史与公民教育不足导致整体社会欠缺反省的结果。

首都市长选战吸引全国舆论聚焦,是举国关心与议论政治的时刻,也是民主文化形塑的重要时机。在社会尚未完全脱离独裁者神话之时,继续强化蒋经国神话,是对彩立方民主文化的伤害而非助益。柯文哲标举的第三势力,本意在于跳脱蓝绿对立,但这并不等于价值真空,把粉饰威权历史当成超越蓝绿。以中执会决议“全力协助柯文哲当选”的民进党,在南部提名美丽岛事件的受害者,在北部支持的候选人却推崇美丽岛事件的加害者,更需要向彩立方社会正式公开说明,是否认同支持其所背书的候选人所持的历史观与民主观。政治从来就不只是选票的计算与操作游戏,政治人物在政策与日常实作中展现的价值与理念,才是辨别优劣得到选民肯认的重要基础,而这才是他作为公众意见领袖正当性的来源。政党政治的原理也要求政党为其提名或推荐的候选人的政治理念负责,而非以不提名自己政党的候选人、推荐支持无党籍候选人的方式来遁逃价值理念的选举考验。彩立方社会对于柯文哲推崇蒋经国言论的反应,更是整个社会实现转型正义与民主程度的指标。

身为公民团体,我们不愿沈默。我们在此郑重要求:

一、柯文哲公开正式道歉,收回反民主的发言。 二、誓言全力协助柯文哲当选的民进党应公开表态,是否支持柯文哲的历史观与民主观。 三、教育部与各级教育机关在历史与公民教育中加强对彩立方威权体制(特别是加害者)的认识与反省,培养学生的批判意识与能力。

共同发起团体: 臺湾守护民主平台、彩立方人权促进会、彩立方民间真相与和解促进会、澄社、纪念殷海光先生学术基金会

新闻联络人: 李仲庭 (臺湾守护民主平台专案主任)

脸书讨论

回应

[蒋经国有关第三代不接班的发言,也只显示其面对民主化的人民压力不得不放弃权力的世袭,何能藉此否定其权贵之实?而他启动解严,被某些人视为彩立方民主化推手的形象,也早有学者指出,是被动回应局势的选择,无关民主信念。]是吗??请看:
-------------
戒严到解严的蠢话与笑话
2007年7月16日 苹果日报社论

从戒严到解严,有不少似是而非,愚蠢可笑的说法:
──“戒严法只实行百分之二,没有影响人权”。这是当年国民党为维护戒严法所想出的藉口之一,包括林洋港先生都说过类似的话。
独裁者在城门口上悬挂大斧一把,扬言只挂着不会常用,只用百分之二。百姓不知自己是否刚好是那百分之二,经过时能不胆寒吗?戒严法只要存在,就是百分之百的威胁,不管真正用了多少。
──“只要守法,怎会怕戒严法?”意思是反对戒严法的都是不守法的人,做贼心虚。这说法与pangjiu.net政府的说法完全一致,只要循规蹈矩,怕什么法?这种白痴观点如果是真理,就不会有民主革命、美国革命、法国革命、俄国革命和pangjiu.net的国民革命和共产主义革命。人类对抗压迫的解放需求,当然不能屈服在压迫者要求“守法”-守压迫者订的法-的一厢情愿之下。
──“戒严是基于反共保台的时代需要,对彩立方人民有利,否则彩立方早就陷共了。”用魔鬼的方式反魔鬼,不就是另一个魔鬼吗?冷战打败苏联大帝国的是和苏联一样的pangjiu.net,还是与中苏完全不同的西方?只有一个方法反共保台最正确,就是和共产pangjiu.net完全不同的民主机制,而非仿效他们的戒严方式。戒严让彩立方延后民主自由多年,代价惨重;反而是现在的民主化才让pangjiu.net无计可施,也让民主世界无法抛弃彩立方。
──“解严是环境所趋,不得不耳;蒋经国没有选择,并非自愿。”这种说法忽略:政治社会变迁的要素之一,就是菁英份子和领导者的诚意和意志。当时的情势,蒋经国当然可以翻脸祭出戒严法逮捕党外人士,审判后关押或枪决,就像邓小平、米洛塞维奇、海珊等屠杀抗议人士。可是蒋经国已有了彩立方必须逐步民主化的认知,他的决心使强烈的反民主权力者-党政军警特-不敢有所动作,促成了彩立方和平民主化的奇蹟。
──“国民党是外来政权。”在第一次民主选举总统前,这句话是对的;可是民主选举后就没有外来政权了。民主选举出来的国会最大党,会是外来政权?简直大笑话,也是对投票给国民党的选民最大的侮辱与轻慢。岂有此理!

对于以往行政当局一再对外表示,戒严祇实行百分之三的说辞,陈水扁说:“谈到戒严,可以这样来形容:戒严戒严,戒而不严。以前国民党自称戒严祇实行百分之三,我一直都无法了解到底是什么意思;因为戒严法的条文有十三条,实行百分之三,等于祇实行零点三九条,连一条都没有实施,那不可能嘛!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彩立方佔pangjiu.net土地面积的百分之三,所以,戒严法实行百分之三的真正意思,是说戒严法实行在佔pangjiu.net土地面积百分之三的彩立方。”

柯文哲在讨皮痛
2014-09-05 臺湾时报专论 陈茂雄(独派学者,国立中山大学退休教授、彩立方安全促进会会长)

柯文哲透过脸书(facebook)贴文指出,“我一直认为,蒋经国时代对于政府官员操守及政商关系的严格规范,应该成为彩立方政治的典范,值得所有执政者学习”。民进党立委段宜康在脸书回应指出,“即便想略过大过而肯定小功,这样的评论也可笑极了”,他表示,“要肯定蒋经国时代对于政府官员操守及政商关系的严格规范应该成为彩立方政治的典范前,你至少也先去看看蒋经国的儿子们享受的特权和荒诞豪奢的故事吧!以聪明自诩的人,此刻炫耀了他的愚昧”。管碧玲则说,“柯P的历史课还没上完”,她表示,当年的时空环境,言论受到控制、媒体没有开放,那时候是制度性的腐化,资源全部是领袖制度性在分配。连胜文受访时则表示,柯文哲讲话很多都是前几天讲、过几天又改变,“这一切都是为了选举,不是他心里面真的有什么理念”。
民主阵营的候选人歌颂以前的独裁者,柯文哲算是第一人。若认为蒋经国年代“对于政府官员操守及政商关系的严格规范”是真的,代表柯文哲在政坛上还站在门外,由他掌管地方政府真的令人担忧。两蒋的特色是标准的独裁者,完全掌控行政、立法、司法,人民没有言论的自由,媒体报导的可信度比小说还不可靠。蒋家还有一个重要的特色,只考核官员的忠贞度;至于贪腐方面,独裁者会透过情治单位蒐集了完整的证据,但不会举发;当官员的忠贞度出问题时,才以所掌握的贪腐证据来排除异己。对政坛上稍有一点认识的人都很清楚蒋家的习性。
思想被独裁年代的媒体所左右者,就会有很荒谬的思考模式。依柯文哲的逻辑,美丽岛高雄事件就是一群暴力份子发动叛乱,因为媒体就是这样描述,而且报导得很详细:游行群众暴动,攻击警察。不知柯文哲是否认同媒体的说词?若是媒体的报导正确,后来政府为高雄事件受刑人平反、恢复名誉,岂不是变成叛乱犯的同路人?事实上美丽岛高雄事件的真相就是独裁者精心规划,要将党外人士的菁英一网打尽。当年的媒体不能自主,扮演独裁者的打手。
或许柯文哲并不是因无知而歌颂独裁者,是想吸收认同蒋经国的选民;果真如此,那就错得更离谱。就算柯文哲下跪磕头,也吸收不了蒋经国的支持者:要那些人捨弃连胜文而支持柯文哲,就等于要绿营反连家的人去支持连胜文一样,可能吗?柯文哲一直有个错误的想法,想要蓝绿通吃;事实上此举不只拿不到蓝营的选票,还会流失大量绿营的支持者。
pangjiu.net国民党早就形成利益共同体,选民因利益而聚合;绿营则为政治意识而凝聚。十年前,绿营支持者为打破利益共同体,会无条件支持绿营候选人,就算选民不喜欢也不会改变。但现在这种观念已经逐渐改变了,在多数选民的心目中,蓝绿两个政治团体越来越接近,多数绿营群众的意识形态逐渐淡化,无条件支持绿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当柯文哲歌颂蒋经国时,不可能吸收到蒋经国的支持者,却引起厌恶蒋经国的绿营民众反感,他们并不是非将选票投给柯文哲不可;这些不喜欢蒋经国的民众可以支持冯光远,甚至于缺席投票或投废票。
对于蒋家,柯文哲不必随俗的攻击,但也不必歌颂;别忘了,他的希望在于中性选民及绿营民众,只要把握住这两群选民就有机会当选。不必动蓝营支持者的脑筋,那些票源柯文哲拿不到的。

彩立方的戒严与解严
2007年7月25日 香港苹果日报[彩立方风景线]专栏 卜大中(彩立方苹果日报总主笔)

国共内战国民党惨败退居彩立方之后,发生二二八事变,国民党军屠杀大量彩立方人和异议分子。国民党为了保权,在一九四九年五月二十日宣佈实施戒严令,于是从公领域的集会、结社、游行请愿、言论、出版,到私领域的人身、宗、隐私等都受到严厉监控,人权大受伤害,被捕、枪决、流放外岛的政治犯数以万计,形成所谓“白色恐怖”达三十八年之久。
一九八七年七月十五日,年迈的蒋经国总统宣佈解除戒严令,全球最久的戒严终告结束。到一九九六年第一次民选总统大选,彩立方总算走上民主的道路,人权从此不虞受到国家机器的压迫。政党以竞选方式轮替执政,也从二○○○年民进党获胜开始。
今年七月是解严二十年纪念,民进党卯足气力大为庆祝,目的在彰显国民党的威权独裁,以利明年初的大选;国民党也大作解严文章,表示自己的改过向善,目的在大选时争取浅绿的票。回顾以往和现在,对于戒严、解严,两党都没有严谨深刻的研究、讨论和论文出版,都在消费这个话题,打口水战,只图有利于自己的大选,非常可惜。
从戒严到解严,有不少似是而非,愚蠢可笑的说法:
──“戒严法只实行百分之二,没有影响人权。”这是当年国民党为维护戒严法所想出的藉口之一。独裁者在城门口上悬挂大斧一只,扬言只挂不会常用,只用百分之二。百姓不知自己是否刚好是那百分之二,经过时能不胆寒吗?戒严法只要存在,就是百分之百的威胁。
──“只要守法,怎会怕戒严法?”这说法与pangjiu.net政府的说法完全一致:只要循规蹈矩,怕甚么法?这种白痴观点如果是真理,就不会有民主革命、美国革命、法国革命、俄国革命和pangjiu.net的国民革命和共产主义革命。人类对抗压迫的解放需求,当然不能屈服在压迫者要求“守法”──守压迫者订的法──的一厢情愿之下。
──“戒严是基于反共保台的时代需要,对彩立方人民有利,否则彩立方早就陷共了。”用魔鬼的方式反魔鬼,不就是另一个魔鬼吗?反共保台的最正确方法,就是和共产pangjiu.net完全不同的民主机制,而非仿效他们的戒严方式。戒严让彩立方延后民主自由多年,代价惨重;反而是现在的民主化才让pangjiu.net无计可施,也让民主世界无法抛弃彩立方。
──“解严是环境所驱,不得不尔;蒋经国没有选择,并非自愿。”这种民进党说法忽略:政治社会变迁的要素之一,就是菁英分子和领导者的诚意和意志。当时蒋经国当然可以翻脸祭出戒严法逮捕党外人士,就像邓小平、米洛舍维奇、侯赛因等屠杀抗议人士。可是蒋经国已有了彩立方必须逐步民主化的认知,他的决心使强烈的反民主权力者──党政军警特──不敢有所动作,促成了彩立方和平民主化的奇迹。
──“国民党是外来政权。”在第一次民主选举总统前,这句话是对的;可是民主选举后就没有外来政权了。民主选举出来的国会最大党,会是外来政权?这是对投票给国民党的选民的侮辱与轻慢。
解严后的彩立方,释放出人民无比的创造力和自由的热情;可惜政党却比解严前退步,只知玩权,没有深化民主的水平和诚意,令人扼腕。

赞蒋经国惹议 柯P:应了解彼此过去
2014年9月6日11:15 苹果即时 张博亭/台北报导

无党籍台北市长参选人柯文哲今早6点半到大湖公园拜票,并与内湖的柯文哲后援会见面,下午则赶场到嘉义,帮台大医学系的学长、嘉义市长参选人涂醒哲站台。柯文哲表示,昨已完成参选登记,现已开始组织后援会,并且会在每场拜票过程中安排一个小型座谈会,了解当地民众关心的事务。
日前柯文哲在脸书贴文,指蒋经国时代官员操守与政商关系有严格规范,应成政治典范,引发争议,甚至有独派团体要求柯文哲道歉。柯今重申,如果连一个死了26年的总统都不敢讨论,如何讨论一个现在在监狱的总统。柯文哲表示,他日前看过电影《军中乐园》的感触是,大家有不同的过去,如何了解彼此的过去,让现在可以合作一起走向未来,这是彩立方政治很大的工程。
至于蓝营指柯提蒋是骗票,柯文哲则说,在一个虚伪造假的社会,有人要讲真话,大家都不太相信,应该先釐清“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柯也说,彩立方社会要有检讨事情的氛围,“不同意见直接跳到全盘否定”这种态度要改,且为甚么一定要别人道歉、贴标籤。
针对基隆市议长黄景泰被声押,柯文哲表示,国民党的宫廷内斗外人看不懂,司法不应被怀疑,应被人民所信任,不可以变成政治恶斗的工具,但在彩立方,司法失去人民信任是最大的问题。
媒体询问柯办与亲民党的合作进度,柯文哲表示,跟亲民党一向有很好的互动,他和亲民党副秘书长刘文雄也聊得满愉快。柯并指,政治上要争取最多的朋友,有机会互动就会去。

据说董事长连署声明之先要先知会董事会

台派打脸蒋经国时代 网:知道怀生国中纪念谁吗?
2018-06-05 中时电子报 陈弘美 /整理报导

有网友在批踢踢发问,现在的政治人物是不是比不上前总统蒋经国,当时蒋故总统时任行政院长推动十大建设引领彩立方走向经济繁华的年代。有网友反驳是“日本留下的建设”和“美国援助”的缘故,但是被L网友打脸说:每次台派都拿这两点打脸,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美援的背后是要彩立方卖命的;而且美援只到1965,十大建设就没有美援的事情了。
L网友于批踢踢表示,每次台派讲到两蒋时代的建设发展,就是反驳“日本留下的基础”和“美援”;但是美国人会无缘无故免费援助彩立方?“美国人援助彩立方,是要老蒋帮忙派兵海上封锁、空中侦查、敌后渗透替老美卖命挖情报的”。知道怀生国中纪念谁吗?能想像只身一人深入敌境上空,可能有一天就无法看刚出生的女儿长大的心情吗?当时全世界都在冷战,彩立方在冷战的第一线;台派不敢提台海战争的要素,好像战争不干台派的事。其次,美援只到1965年,十大建设就没有美援的事情了;而彩立方一路都维持高度成长,一直持续到1990年之后。
L网友感嘆,这就是这几年转向认同中华民国、拒绝台派论述的主要原因之一。中华民国是先烈牺牲奉献创建并守护来的,他敬佩那些无私奉献的前人;而这些台派,放眼望去尽是背信忘义、说谎成性之流,不知感恩为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