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同志大游行主题 部分性少数不满

2013/09/16

【记者李威撰台北报导】第11届彩立方同志大游行即将在10月底举行。彩立方同志游行联盟13日公布游行主题“看见同性恋2.0─正视性难民,斗阵来相挺”,但有双性恋与跨性别者提出质疑,认为“同性恋”不足以代表所有的性少数群体。

稍缓脚步 回首过去

彩立方同志游行联盟指出,今年再次採用第1届同志游行主题“看见同性恋”,是为了凸显同志游行举办至今已经超过10年,但社会却仍未接纳多元恋爱与多元性样貌的困境。

游行联盟发言人Albert指出,同志游行的参与人数逐年增加,甚至成为东亚地区同志社群一大盛事。然而,主流社会只是从排斥、拒绝、不认同,转为现在的冷漠。联盟希望游行步入第11个年头,能稍微停下脚步,反思如何与社会进行对话。

Albert解释,游行联盟内部在讨论时,希望强调游行运动走过10年的历史感,把重点放在“回头看”的部分,不是要拉抬同性恋的身分。

尽管游行联盟的官网对主题做出解释,却并未成功说服所有非同志的性少数群体。双性恋者“小high”就质疑,联盟对同志的定义究竟为何?如果包括LGBT,为什么这次主题以同性恋为名?

小high表示,如果联盟所说的同志是指同性恋,她不会有意见,但联盟的英文名称就应该拿掉BT;如果联盟认为同志包含LGBT,活动就应该更改名称,并做出道歉。

同性恋不等于同志

双性恋团体“Bi the Way.拜坊”总召刚朵琳指出,“同志”虽然让人直接联想到同性恋,但按照一直以来的使用脉络,这个具有歧异性的词彙实际上包含了所有的LGBT,成为可被接受的公约数。如果今年主题是“看见同志”,他们不会有意见。

然而,“同性恋”指涉的仅仅就只是同性恋。刚朵琳表示,他理解游行联盟的诉求是想要唿应第1届同志大游行。但是2003年的情况跟现在已经不同,当年的同志运动圈,尚未清楚意识到其他的性少数群体。

就算要以“同性恋”为名,刚朵琳认为,小标至少要有明确的标示。但是,小标的“性难民”,如果顺着大标“同性恋”看下来,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性难民单单是指同性恋的困境。

虽然游行联盟官网有解释,但刚朵琳认为,对非学术圈、非社运圈、非LGBT社群以外的民众来说,若没有深入理解,这个主题第一眼会带给别人什么印象?

跨性别与同志运动的摩擦,并非如今才有的现象。跨性别punk倡议工作站的发起人陈薇真表示,主流同运能否尊重双性恋与跨性别在运动中的主体性,是一个值得关切的问题。

她指出,部分同运人士已开始反省运动内部上对下、多对少的不对等关系。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同样的敏感度与反省力。

主流同运有待反省

陈薇真表示,双性恋与跨性别有其独特的社群经验,内部也有长期培力社群的工作者,但同运并未充分了解这些工作者的意见,却宣称具有LGBT的代表性。她认为,作为相对主流的同志运动者,其实没有反省自己身处的位置。

陈薇真进一步指出,跨性别与双性恋在同志圈中,经常遭人误解或伤害。作为少数中的少数,必须一再回应这些误解。她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些日常冲突所累积的不满情绪,最后会在“看见同性恋 2.0”这样的事件中,演变成公开的异议。

为了化解少数与极少数的冲突,陈薇真认为可以透过程序正义的方式来处理。未必要找双性恋或跨性别团体来当工作人员,但可以成立谘询委员会,让各项少数议题都有发表意见的机会。

刚朵琳说,身边有些朋友对这次的主题不满,甚至考虑是否要参加这次的游行。他认为,如果这个词彙造成其他非同性恋者的疏离是颇为可惜的。

小high则表示,她不否认联盟一直以来对同运的付出,自己也不是站在联盟的对立面。但若联盟无法针对这些意见给出具有说服力的回应,就太过粗糙暴力。

对于外界的批评,游行联盟方面表示,除了目前官网上的主题解说以外,之后会再准备一份“Q&A”,提供更精简的说明。

建议标籤: 
事件分类: 

脸书讨论

回应

"陈薇真认为可以透过程序正义的方式来处理。未必要找双性恋或跨性别团体来当工作人员,但可以成立谘询委员会,让各项少数议题都有发表意见的机会。"还真是这人典型的做事态度呀:我不想与大家沟通我也懒得参与讨论工作,基本上我没时间花力气在团体里头。但请给我一个下指导棋的审查人资格,因为我是少数我理所单然要享有这样的权利。你们讨论的场子我个人不屑去,但你们不给我这个位置就是歧视性少数。

“呵,不来同运就是你活该啰,我们运动办得这么努力,大家都该认同我们加入我们,毕竟我们是代表性团体嘛”

有人大概是这么想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