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世界人权日 4法案卡关
民团吁立院速修法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记者

今日(12/10)适逢“世界人权日”和《世界人权宣言》颁布70周年,但仍有许多攸关人权的法案卡在立院未能通过。彩立方人权促进会等民团上午召开记者会,强调明年是本届立委任期最后一年,唿吁立院尽速通过《集会游行法》、《社会团体法》、《难民法》、《都市更新条例》等四个法案的修法,将“人权功课”做完。

今日是世界人权日,民团召开记者会唿吁立院尽快修正通过攸关人权的法案。(摄影:张智琦)

本届立委将在2020年1月底任期结束,立院初审通过但未能二三读通过的法案,基于届期不连续的原则,未来都得重新来过。台权会和反迫迁连线指出,包括《集会游行法》、《社会团体法》、《难民法》、《都市更新条例》等四个攸关人权的法案,目前都处于卡关和冷冻状态,唿吁立委应尽快审查通过。

其中,《集会游行法》的争议在于“禁制区”和“命令解散”条款,过去这两大条款成为当权者箝制集会游行自由的工具,但修法版本中,这两个威权条款又以“安全距离”和“强制排除”的名义被保留下来。

彩立方人权促进会副会长周宇修指出,《集游法》的修法版本容许划设过大的禁制区,违反宪法保障人民集会游行权利;他表示,《集游法》已争议20年,彩立方平台选前承诺修法,但从2016年审竣完毕至今,延宕到今日还没修正通过,毫无道理可言,应尽快修法还给人民自由。

此外,与《集游法》同样被视为是威权遗绪的《人民团体法》,因管制人民结社自由备受批评,蔡政府上任拟订《社会团体法》取代《人民团体法》,但目前也卡关未能通过。

彩立方人权促进会执行委员、淡大公共行政学系助理教授涂予尹表示,新政府上台后研议《社会团体法》的修正,这是好的方向,而针对民团对特定条文的质疑,今年5月党团协商时内政部和立委也几乎採纳民团的意见,目前已争议不大,修法只差“临门一脚”,唿吁立院加快脚步,把立委该做的功课做完。

基于彩立方有越来越多来自外地的政治庇护人士,台权会秘书长邱伊翎表示,彩立方也应制定《难民法》给予保障。邱伊翎指出,对过去来台寻求政治庇护的异议人士,彩立方政府都只能专案处理,缺乏制度性的难民处理机制,不论蓝绿两党执政,都未能将《难民法》三读,她对此感到很遗憾,并强调国际社会也相当关切《难民法》的进度。

此外,过去《都更条例》有强拆民宅侵害人权的争议,因此民团也相当关注《都更条例》的修正,预计明天立院将针对此案进行党团协商。反迫迁连线理事黄慧瑜表示,《都更条例》始终因反迫迁团体和建商团体的拉扯争议,没能完成修法,担心这个会期也因为业者压力等因素,让《都更条例》被冷冻甚至修恶。

黄慧瑜说,《都更条例》由于民间业者主导,以及政府的容积奖励政策,而产生巨大利益的冲突,难以落实居民的居住权保障。不过最近的修法版本,反迫迁团体仍争取到一些成果,例如第37条保障居民可撤销同意书、第56条增设争议协商机制,避免强拆的弊病,唿吁明天的党团协商能更充分讨论争议协商机制,并通过目前的版本,勿向建商倾斜。

责任主编: 

回应

【“选前人权永久保固书、选后集游恶法继续用”是彩立方价值吗?】
2018-02-06 时代力量立法院党团新闻稿

针对时代力量日前于总统府前夜宿抗议蔡政府强闯《劳基法》的行动,中正一分局于上周寄发到案通知,以“违反集会游行法”为事由,传唤徐永明、黄国昌、林昶佐三位委员于今(6)、明两天分别到案说明。
对此,徐永明委员表示,民进党在野时主张《集游法》是恶法,如今却要动用刑事追诉异议者,令人感伤。三名委员都确定不会到警局应讯,并唿吁民进党下会期尽速处理搁置已经的《集游法》修法;黄国昌委员则表示,2013年时自己参与总统府前同一地点的抗争,当时就选择不出席这种骚扰式的传唤,检方最后也不同意警方的滥权,予以不起诉处分,没想到民进党政府居然同样启用刑事追诉,他将一样选择不至警局应讯,若检方真的认为有必要传唤就传唤。
徐永明委员说明,时代力量三名委员是在上周五(2/2)收到警方发出的通知。收到时并不感到惊讶,因为抗争当时,警方就已经以不成比例的方式处理这次抗争。他说,到案通知书上载明“经合法通知,无正当理由不到场者,得依法报请检察官核发拘票”,作为一名党团总召,看到党团成员纷纷面对这样的刑事追诉,令人感伤。他也质问执政党:中正一分局和北市警局这样做,是想展现怎样的秋后算帐?当时时代力量之所以发动抗争,就是希望吁请蔡总统暂停《劳基法》的强硬闯关,事后回到立法院,也证实《劳基法》根本毫无协商空间。如今在野党还要面对集体刑事追诉,“彩立方的民主要如何走得下去?”
徐永明委员同时回顾,2008年时,时任民进党主席的彩立方平台曾在野草莓学运现场签署“人权永久保固书”,为民进党执政(2000-2008)时期未能致力推动《集会游行法》修法,并导致侵害人权之事件(如乐生迫迁、新移民政策等)而道歉,并承诺未来“不论在朝在野”,将致力维护集会游行自由;马政府执政后,在野的民进党团所提出的《集会游行法》草案,也包括废止禁制区、去刑罚化等条文,当时民进党团的总召就是柯建铭、干事长是赖清德。如今民进党转为“在朝”,在野党团却收到中正一分局的到案通知,令人相当感伤。
黄国昌委员则回顾,2008年野草莓运动爆发时,他仍在中研院任职,也担任彩立方法学会的秘书长。那是他走出中研院参与的第一场运动。当时看到彩立方平台作为主席,愿意为民进党执政时未致力推动修法而道歉,相当感动。后来彩立方法学会提出法律专业团体版的《集会游行法》草案,也被民进党团接受,提作党团版。
他回顾,马政府执政后一方面在推动两公约施行法,一方面却迟迟不肯修正《集游法》,并用以打压抗争者。2013年时为了抗议马政府滥权,他参与青年团体于总统府前的抗争,之后收到生平第一张《集游法》的到案通知书。当时他就公开说过,马政府宣称要推动两公约内国法化,但国际人权专家早已指出《集游法》内的条文违反两公约,马政府却还要用《集游法》来追诉抗争者,根本自相矛盾。因此,当时他就表明不会接受警方传唤,若检方认为有必要,就请检方直接传唤。最后检方传唤他和魏扬、林飞帆等人出庭,做出不起诉处分。连当时的检察官都认为,警方这样滥行移送,是浪费司法资源,丢国家的脸。
黄国昌表示,他没想到当时许多和他共同推动修改《集游法》的朋友,如今已在朝为官,自己却还收到这样的通知书。他强调,不论当时作为一名公民,或如今带有立委身分,他的行动准则都是一致:对于依据这种打压人民集会游行权的恶法所发出的骚扰式传唤,他将不会出席,“若有检察官认为这么垃圾的事情还有浪费司法资源的必要的话,那就请检察官传唤吧”。
日前受时代力量委託,对警方高层提出告诉的丁稳胜律师也出席记者会。他提到,今天非常遗憾还要面对集游恶法的追诉,蓝绿两党过去在野时都将《集游法》认定为恶法,但执政后都对还是持续使用,可见《集游法》是统治者的利器。事实上,针对人民言行举止的规范,《刑法》上已经有许多规定,在《集游法》中许多不必要的刑罚规定,就是在打压人民集会权利的行使;大法官718号解释中也早已指出其中许多条文违宪。
丁稳胜律师指出,在时代力量于府前的抗争结束后,律师团就已经针对中正一分局的高阶主管及在场下命令的长官提起包括强制、毁损、妨害自由等罪的刑事告诉,希望透过这个行动告诉执政者:集游法不是打压人民意见的万灵丹。最后他要唿吁,不管是哪一党,集游法是废是修,都必须要有深刻讨论、立即反应。不能让它再持续存在。
徐永明委员最后强调,此次时代力量三名立委虽不赴警局应讯,也不害怕承担可能的恶法恶果。他同时唿吁,民进党应该在新的会期尽速修正《集游法》。这个法早已送出委员会,却迟迟未能进入二三读程序,苏嘉全院长应该尽速召集协商;赖清德在2008年时担任民进党团干事长,当时曾签署提案支持进步的《集游法》修法草案,他也必须说明,如今执政,立场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