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发表回应

我不知道楼上两位是哪里人,但就我一个从有意识以来就在凤山长大的人来说(人在台北念书),看到这篇真的有很多特别的感觉。

突显南北差距的确不是那次游行的本质,但我觉得这篇文章比较属于事后的检讨、心得,因为南部真的没有什么社会运动可言,但很奇怪的,南部却是蓝领阶级比例最高的地方,但大部分工运组织却集中在北部,或许是因为距离行政中心比较近,好抗议?北部记者比较多,比较容易搏版面?

为什么选凤山喔,因为游行跟公视有关,而公视又跟林益世有关,巧的是林益世的服务处就邻近凤山火车站,游行地点就选在凤山火车站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