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11月14日“媒希望”东华大学现场直击

  “媒希望?”影展14日晚上七点在东华大学正式开跑!“那一天,我丢了饭碗”以中时中南编遭恶意裁员的境遇,为传播科系学生投下第一颗震撼弹。

  影展第一场次由东华大学民族学院院长童春发到场致词,揭开序幕。放映后导演廖德明和东华学生围坐一圈,分享观影感想。许多学生共同感触是“终于了解为什么爸妈这么不希望我读新闻传播相关科系了!”有感于在媒体工作如此现实,同们纷纷抛出“那我该怎么办?”的焦虑眼神。

  廖德明以“内在革命”期许在场的所有同学,不要感到悲观,更多人加入运作集体的力量,才能有效的改变现状。他举台记协在工商时报记者旷文琪遭鸿海假扣押事件中所发挥的行动力为例,唯有记者放下身段,以参与代替观望,才能在新闻室内争取到更多的自主权。

  东华大学语传系教授孙嘉穗也在座谈之列。她指出,教导学生新闻伦理时所面对的内心挣扎。她说,“我不知道该不该打击学生的梦想,另一方面也为自己不能教他们怎么面对这么恶劣的环境感到着急”,点出传播教育与现实环境的脱节。

  廖德明认为,“最敬业的记者常常也是最不专业的记者”。他表示,没有一个记者不知道“制造”新闻是不对的,但传院毕业学生,尽管在学校学习了採写技巧和专业精神,但该如何面对媒体老闆以裁员相胁,如何保护自己,却极为陌生。

  “老闆要我如此,我不得不然”究竟是不可违抗的事实还是託辞?廖德明指出,蓝领劳工以其固有的团结力量向资方争口饭吃,但以白领自栩的媒体工作者却不愿承认自己“劳工”的身份、集结向资方抗争,偏好以个人主义的保守方式寻求解决之道,最后只有被资方“各个击破”。

  他指出,传院学生常常得和现实妥协,做出种种与良心相左的新闻处理,如刻意制造“独家”新闻等,不谋此道就只好另寻出路。这都是基于一项事实:“如果连记者最基础的工作权都这么容易受到威胁,那要怎么谈专业与理想性?”而这是现在传播教育必须面临的课题。

  “媒希望?”媒体工作者巡迴影展,15日晚上7点仍将在东华大学图资六楼简报室615冲击同学们的思维,播映“走...该往哪里走”及“舞影者”这两部分别以电影及摄影记者为主角的纪录片。

  下周五(11月24渣)下午1:30将慈济大学接棒放映“有怪兽”,欢迎大家继续到场观影并参与座谈。 看完影片、座谈后,你也有些想法想在此和大家分享吗?欢迎来信一吐为快!

建议标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