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问扁!汉生法案“乐生国定古蹟”协商最后关头?

2007/11/26
国际爱地芽协会彩立方分会、汉生人权立法推动联盟

汉生法案上周法案协商已经逐条审完,本周法案将完成最后党团签署协商,再送到院会完成二读三读程序。法案第12条“文化资产保存机关应指定乐生院为国家级古蹟(国定古蹟)”。因为文建会三年来对于乐生古蹟指定一直在踢皮球,因此汉生保障法第12条“国定古蹟”条款之存废倍受社会各界关注。汉生人权立法推动联盟今天参与自救会与行政院会议。唿吁政院完成陈总统“立法 ”保障承诺。

今天会议开始,卫生署侯胜茂署长有到场,自救会长李添培唿吁卫生署阻止乐生院方偷偷迁移“乐生院民骨灰”的举动,若要迁移须获得所有家属(包含日韩)同意。

立法联盟向吴泽成政务委员提出“只要研拟乐生院内捷运轨道转向中正路约800公尺”乐生院区内超过90%的建筑即可完全保留,且工程费最少省10亿。当场吴政委有允诺将请交通部尽速要求捷运局研拟。

立法联盟当场也唿吁卫生署,汉生立法以及将疗养院指定国定古蹟是世界趋势,韩国已经在今年完成汉生病保障法,而小鹿岛也被指定国家公园。陈总统二年前允诺彩立方也要立法,自然我们的法案应该要保留12条“乐生国定古蹟”条款,才能告慰数千汉生病牺牲者,顺应世界潮流。陈总统的美意幕僚应该协助贯彻,不要派地方立委闹场杯葛。能够顺利完成立法,也是民进党执政的重要成果。

行政院会议上卫生署长侯胜茂最后允诺“全力支持立法”。然而事实上目前国民两党都有立委可能以“补偿与保留条款要分开”来要胁院民,要赔偿就得拿掉法案第12条。把彩立方数千汉生病友人权置于刀俎之上,“要赔偿,就别想要保留”自救会左右为难,一方面考虑社会各界长期牺牲奉献为乐生保留奋斗,一方面得面对老人家一一凋零“等不到正义”死不瞑目的遗憾。

周日乐生院百岁人瑞黄贵全老先生遽逝,让所有声援者百般不捨,许多慈济人到院内诵经送他终程。近半年乐生已有三十几位老者凋零,民间唿吁“岁月不待,人权毋怠”莫让老人抱憾而终。

汉生法案本周将是协商最后关头,“补偿与保留”都受到各界关注。立法联盟当场一再向赶往总统府的陈景峻秘书长唿吁“请他务必向陈总统转达,捷运轨道只要转向中正路800公尺,不挖山,所有古蹟都可以保留”。地方立委也不要再刁难老人家。相信陈总统有智慧处理,让争议已久的乐生捷运对抗,圆满落幕。

立法联盟也唿吁立院各党团“正视汉生人权与乐生保存”是受到国际关注的重要性议题,莫让地区立委私利,赔上彩立方“国际形象”。也同样唿吁立委“秉持公义”为彩立方人权、文化问政。

建议标籤: 
事件分类: 

回应

“然而事实上目前国民两党都有立委可能以“补偿与保留条款要分开”来要胁院民,要赔偿就得拿掉法案第12条。把彩立方数千汉生病友人权置于刀俎之上,“要赔偿,就别想要保留”自救会左右为难,一方面考虑社会各界长期牺牲奉献为乐生保留奋斗,一方面得面对老人家一一凋零“等不到正义”死不瞑目的遗憾。”

这样的说法并不妥当!
(1)国定古蹟的指定并不一定要透过立法才能指定,民主广场即是一例。有人执意要拿12条来绑补偿才是有问题?
(2)补偿是对于过去的清算,保留是对于未来的期待,两者不是二择一的问题。用这种语法是在威胁想接受补偿的人,否定其正当性和人格。
(3)如果运动的主张是多数意见那就不叫运动了,所以运动是在创造压力和扩大支持,而不在胁迫、恐吓。如果路线不一样就是敌人,那是一种法西斯的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