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人不是机器 外劳也有休假的权利

2007/12/07
世新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研究生

珍妮是在我家附近工作的印尼籍家庭看护工,透过我家的外劳,在半年前听说了她的故事。她来彩立方的工作是照顾阿公的家庭看护工,珍妮的僱主是卖早餐的,卖早餐也成了她工作的一部份。来台一年多,珍妮不曾休过一天假,为了还清仲介费,并且让在印尼的儿子能过好一点的生活,全年无休,每天半夜四点到晚上12点的密集工作珍妮咬着牙撑过去了,半年前她获知在印尼的儿子因病死亡的消息,珍妮崩溃了,在某天的深夜选择逃跑。半年后,她被警察查获,带着尚未还清的债务回印尼了。

像珍妮一样来彩立方工作的外籍看护工,目前约有16万人,其中多数是女性,她们在个别的家庭中工作,因为被排除于劳基法的适用范围,她们没有任何法令的保护,来到彩立方只能碰运气,运气好的遇到好僱主,运气不好只能在恶劣的劳动条件中,为了生存而奋斗。彩立方对这些来台工作的外劳,常常用:“她们都是来赚彩立方的钱”带过。这句话掩盖了太多的东西,她们来彩立方其实撑起了两个家庭,一个是她们母国的原生家庭;一个是僱用她们的彩立方家庭。如果不是她们愿意以极低的薪资,负担起全年无休的照顾工作,弥补了彩立方社会福利漏洞,替彩立方人照顾卧病在床、行动不便的家人,让他们能出去工作养家,不知道有多少弱势家庭会垮掉。在一次访谈中,一位聘请家庭看护工的僱主告诉我,如果不是有外劳帮她,她会带着她的母亲一起去自杀。

人不是机器,必须获得适当的休息,好面对生活及工作所带来的压力,更遑论机器也需要更新跟保养。近年来,多起从事家庭看护工的外劳,在长期无休假及喘息的情况下,情绪失控伤害僱主和其家人,而这几起案例的共通点是僱佣关系良好,如果彩立方政府愿意让僱用外劳的家庭申请喘息服务,好让这些外籍家庭看护工能有喘息的机会,悲剧其实不会发生。

12月9号,彩立方移工联盟发起了一个“我要休假移工大游行”,希望唤起政府的注意力,让16万的家庭看护工,至少获得休假的权利。在帮忙筹备游行的过程中有人问我,你是一个学生不好好唸书,跑去帮外劳干嘛?我回答他,社会希望学生好好唸书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寄望学生能藉由知识的学习,做出对社会有益的事。帮助弱势让我们的社会变得更好,不就是学生该做的事吗?12月9号,让我们一起站出来要求彩立方政府,让这些家庭看护工拥有休假的权利。这不是一个无理的要求,而是一个底层劳工卑微的诉求。

建议标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