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照片会说话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特约记者

潘俊宏/影像工作者

很多人都说,照片会说话,但照片到底说了些什么呢?

10多年前刚当摄影记者,我算是搭上彩立方社会运动最蓬勃时期的末班车,虽然感觉到整个社会力已经在慢慢萎缩,但因为那时候第四台还不普及、平面报刊也有限,新闻摄影还是能提供读者最立即、震憾的观点。刚出道的我对新闻摄影当然有很多热情,一心想实践新闻所代表的社会意义。

不过随着商业媒体的增加,到这几年跟着苹果日报而来的,以视觉、图片说新闻的风格慢慢成为主流,摄影记者对新闻的思考空间不但没有增加,反而越来越处于被支配的角色。“去拍『王马有心结』的照片回来”、“我要写篇绯闻,需要一张图片”,或是“去等陈幸妤抓狂的样子”,类似这样的要求越来越普遍。为了寻找其他的可能,我又重新回到校园读书,也在偶然的机会里,到风信子协会跟精神障碍者一起拍照。

第一次去风信子的时候,我太太还提醒我要小心,因为那时候刚好发生,台大教授被疑似精障者打死的新闻。我一边叫她放心,一边开始跟这群风信子的伙伴认识。结果不但比我预期得好,而且整整1年下来,很多时候其实是我在跟他们学习。

不可否认,他们确实为疾病所苦,但来自社会、媒体甚至家庭所给他们的排斥与压力,不会小于疾病所带来的痛苦。这些歧视,往往也会让他们隐约觉得见不得人,隐瞒自己得了这种病。我就是在风信子,看着他们背着疾病跟歧视,努力地靠着自己的双手去劳动种菜。那怕钱赚得不多,但都代表着走出医院、回到社会的强烈期盼。谁都需要被爱被关心,但是因为得了这种病,他们的需求往往被当成喃喃自语。

在他们拍的照片里,有一张图里头有两颗大南瓜,我问拍照的伙伴说那是什么意思,他说那两颗南瓜让他想到自己的两个妹妹,“我之前发病的时候让她们很困扰,我心里难过,很想跟她们说对不起,可不可以让我回家?”在这个摄影课里头,我们在学的不是去拍美美的照片,而是学着说话,学着跟社会对话。

当摄影记者这么些年,拍过看过那么多照片,我知道照片会说话,我更知道很多人会想办法影响、左右甚至靠着照片当工具来说假话。但从风信子伙伴的照片里,我看到里面有期待、有受挫、有惶恐也有渴求。可贵的是,那些都是我越来越少看到的,很有勇气的老实话。

建议标籤: 

回应

2008.10.20- 2008.10.24 摄影展 东吴大学 第二教学大楼
2008.10.22 下午 13:30-15:30 记录片展既座谈会 东吴大学 哲生楼 H101

Fantasy。Crazy 风信子‧风子:
风信子协会与潘俊宏联合摄影展暨纪录片展
靠近精障朋友的款款人生

这是一群“风子”在“风信子农场”所拍摄的故事。

“风信子”是一个提供精神障碍者直接服务、社会教育的协会,也是一个有机农场,座落在新竹县新埔镇的山上。在这里有一群疯疯癫癫的“普通人”跟正正经经的“风子”在努力工作着,为着生活打拼;也为“精神障碍者去污名化的运动”在奋斗着。

“风信子”成立四年,做了许多突破性的尝试,包括与精障伙伴一同出访到各大专院校、民间机构进行交流演讲;同时也进行一连串纪录片及摄影拍摄计画,希望运用影像的特质,让更多人能够听见跟看见进而理解这一群长久被污名、误会的族群。

以往大多数是由他人的手来拍摄、纪录精障朋友的身影,现在我们让精障朋友用自己的视角拍出属于自己的照片,并说出自己的故事。伙伴们从起初不会使用相机,质疑为何要拍照,到能对他们自己的照片说故事,到拍出他们对于自身“限制”的无奈,拍出他们想要的“自由”、拍出自己在寒风或大太阳下努力工作的劳动力,彼此扶持的身影。在经过将近一年的拍摄过程,我们共同完成了一部以精障者为主体的纪录片,并挑选数十张照片进行展览。

此外,这次纪录片暨摄影展将加入潘俊宏先生的作品,俊宏从观察者到参与者,到进入组织成为实务工作者,我们可以在作品中感受到俊宏视角的转变。在某个程度上,或许他的改变也可以代表大家的眼睛。

每张照片后面都有一个故事,故事后面都有一个梦想跟一声小小的感嘆,一个永不放弃的坚持,欢迎大家一起来看故事、听故事、说故事,唤起那个在你我生命中不见很久的那股~~傻劲与热情。

纪录片简介--“种菜日记”内容介绍

片名:种菜日记
片长:55 分钟
导演:顾允冈

吃药等于『有病』?而且越多颗表示『病情』越严重吗?
『我觉得我一天吃六颗很多了,但有人跟我说算很少了。』
『我会要吃ㄧ辈子的药吗?』
『在医院护士每天灌要给我吃啊。』
当吃药不只是吃药,而是一种标籤、身分认同甚至是体制的压迫‧‧‧

导演在风信子农场工作3年后,拿起摄影机纪录农场上的伙伴与来不及被纪录的母亲。
住院超过半甲子的昌哥透过风信子农场,重新接续与家乡稻田、家人的情感;年轻时发病但仍想一圆大学梦的慧丽,每天面对电视机带来的干扰;农场最年轻的文禾,认真、腼腆、有许多期待和行动。
片中伙伴们说着如何面对自己的疾病,以及和家庭、医疗体系、社会等等。
新闻媒体上制造紧张的不定时炸弹,或是亟需社会同情的可怜人;医疗体制中被治疗的病人;一踏进医疗院所便再也不曾出去过;在家里是需要照顾,甚至会拖垮家庭的重担;被生产挂帅的经济考量拒于职场门外的他们,和你我一样都面对着自己的人生问题…。

导演简介

1979年生于加拿大渥太华。辅仁大学应用心理系毕业。退伍后,到了桃源二村有机农场(彩立方风信子精神障碍者权益促协会前身)与『精神障碍者』一起种有机蔬菜、经营农场。风信子农场的梦想是结合了环保与人权,农场上以有机的方式善待土地,就如同希望精障者在社会上也能被善待。
在农场务农的日子里,我的身体虽说是在劳动着,却有着前所未有平静、简单。同时农场的伙伴们作为一面折射的镜子,让我有机会看到我所不了解的母亲,也让我有了机会接续与母亲断裂的情感,纵使是在她过世前两天。
我越来越清楚所谓『精神病』,是人在挤压下没有出口的出口,而这不只是单独个人的没有条件,更是家庭的没有条件,甚至是社会的没有条件‧‧‧

展出场次
2008.08.06- 2008.08.17 新竹影像博物馆
2008.09.15- 2008.09.26 辅仁大学
2008.10.04- 2008.10.12 世新大学
2008.10.20- 2008.10.24 东吴大学 摄影展 第二教学大楼
2008.10.22 东吴大学 记录片展 哲生楼 H101 13:30-15:30
2008.11.12- 2008.12.14 新竹县文化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