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力霸风暴金管会难辞其咎

  力霸集团爆发财务危机,连带影响旗下企业,金管会却一直老神在在,等到中华商银的挤兑效应越演越烈后,才知道事情严重宣布介入接管,将已在国外的力霸创办人王又曾限制出境。金管会掉以轻心,呈现了金管会作为监理金融机构的最高行政机关,对中华商银及母集团的体质却毫无掌握,这才是最该检讨的地方。

  根据法令,金管会的任务绝不是擦屁股用的,它主管金融市场及金融服务业之发展、监督、管理及检查业务,也就是说,金管会必须禀于权责,针对金融业进行稽核、查察,并要求做好内控管理,在事件演变到不可收拾前防范于未然,以对社会及投资大众负责。

  事实上,力霸集团的财务槓桿游戏早就玩到了尽头,除了银行团在去年中就宣布拒绝抒困之外,集团去年底还向法院声请重整。金管会自己早公布的资料,中华商银的逾放比率、现金卡余额、未出售不良资产都超过正常数值。但在事件爆发后,才慢慢发现黑洞无底无边,中华商银的正净值有问题、母集团交叉持股的情况严重、延迟揭露重整重大讯息、力华券对相关企业的保证余额超过限额一倍、力霸高层甚至传出有事前脱手股票等内线交易之情事,从2004年底金管会开始公开揭露的“重大裁罚公布”到现在,问题重重的中华商银及力华券却从未有任何的重大违规事项,真不知道金管会是怎么“依法行政”的,这些公司治理ABC的事情,金管会却一直要等到一发不可收拾时才“恍然大悟”,忙着收烂摊子。

  另外,银行对力霸集团及嘉食化的借贷金额,高达280亿元,如果处理不善,极有可能爆发骨牌效应,演变成金融风暴。金管会主委施俊吉在昨天才向媒体表示:“力霸、嘉食化等公司亚洲金融风暴后,发生问题至少已经有十年了。”但这种事后诸葛,刚好证明了金管会事前查察不力、事后又掉以轻心,十年来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难辞其咎。到底是不是因为力霸王家的政经实力让金管会多年来投鼠忌器,难道不该有个说明。

  而让社会大众最忿忿不平的是,金管会对于升斗小民的卡债始终站在高姿态要求限期清偿,但对于银行高层乱搞,烂摊子却由纳税人承担,金管会接管的后盾,还不是由政府编列预算成立的金融重建基金,但这些钱却都是人民的血汗钱。到现在金融重建基金已经见底,但最近却又陆续接管东企、花企、中华商银,并还有另外两家银行等着排队。而离谱的是,这些涉嫌淘空、影响金融秩序的财阀巨纛,却常常一走了之,从陈由豪、辜仲谅,再到王又曾,都在事情临爆发前“恰巧”出国,依旧“荣华富贵”,违法图利的成本如此低廉,也难怪企业弊案层出不穷,但政府又何曾对此痛定思痛,予以严惩?整个政商关系的巨网让号称独立机关的金管会动弹不得,只剩下担任救火队一途,又对得起社会大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