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倾斜的天秤】再探健保制度 评论系列三
跨国药厂‧超级黑洞

我们之前从费率结构与医疗化、商业化的角度批判了彩立方的健保制度,接下来,将从药价结构来看健保出了什么问题。

健保支付给医院的价格与医院实际进药的价格的差额叫做“药价差”,根据公平会的看法,这药价差算是医院的利润,但是当买方要买什么都由卖方决定、成本和利差都莫名其妙的时候,就变成了“黑洞”,药商到医院之间利差的黑洞,已经在前波的反调涨行动中被揭示了出来,而我们再进一步探讨,制药产业内部的黑洞。

制药是一个庞大的跨国产业,2001年的时候,全球制药产业的总市场销售额,超过3兆8千亿美金,这块惊人的大饼,有一半以上是由世界前二十名的大药厂所分食,药品制造本身并没有多大的生产成本,而根据药厂的说法,制药成本主要是用在“研发”上面,但,这一笔戴着“科学”防护罩的成本,夹藏了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根据美国的统计,在药物研究的经费中,基础药物的研究仅佔总研究经费的9.5%,其余都以类似临床实验计划经费这种名义,对医院及医师进行名为补贴的贿赂;此外,在研发费用中,高额的促销费用,则用在药厂与医院、医师与各国政府的“公关”费用上。

根据统计,在美国,药厂平均用在一个医生身上的钱是8千美金(当然不是每个医生都能得到),澳洲一位犯罪学者Braithwaite曾经指出,制药业在贿赂、诈欺等方面,是所有产业犯罪中最高的一个;面对黑幕重重的制药业,西方国家莫不使劲浑身解数与其对抗,早在1962年的时候,美国试图提出降低药品专利权年限、设定市场垄断限制等的法令;而各项社会福利措施(社会福利体制下对健康的观点是“去医疗化”,药厂当然没有赚头,见〈独漏全民与健康的保险〉),也都限制了跨国药厂在西方国家获取暴利的机会。

在这种情形下,跨国药厂,就积极寻求海外的发展,到哪里去呢?当然是第三世界国家,他们将大量专利权在本国过期、甚至已被认定为无效的药品向第三世界国家倾销,创造高额的利润,跨国药厂在本国的转销,利润约在25%至37%之间,而一旦跨出国境,利润就超过50%,部分国际大药厂,在国际销售上,甚至有接近100%的获利能力。2001年,南非为抑制因为跨国药厂专利而过度昂贵的爱滋药品价格,使爱滋病患能买得起药品、得到治疗,实施“药品与相关物资控制修正法”,却引起39个跨国药厂联手用诉讼的手段抵制,经过跨国的串联抗争之后,药厂撤回了告诉,这一次胜利,使第三世界国家人民正视到跨国药厂的危害,但是很可惜的是,只有在“南非爱滋药品事件”这种极端的例子中,第三世界人民才能获得些许的胜利,而在大多数的时候,跨国药厂,靠着第三世界国家种种利益输送的健保、医疗制度,却早已经捞尽油水。

任由跨国药厂无法无天的作为,和工业发展国家自己不要核能发电,却强迫第三世界国家接受核电,说起来颇为类似;而另一个类似的地方,就是这种明摆着的利益输送,是在“专业”、“进步”这些伪装下进行的。说起来很奇怪,在彩立方,对于本土的“黑金政治”、“官商勾结”这些现象,大家说起来是咬牙切齿,但对于更大规模的跨国资本的种种伤害更深的作为,却似没有感觉。前波对健保“药价黑洞”的批判,也就止于医疗产业到药商之间的这一段药价差,而未能触及跨国药厂的这一个超级黑洞。不仅如此,透过智财权规范的压力,美国方面处处进逼,企图扩大跨国药厂的获利,接下来,我们将讨论“智财权”在健保药价中扮演的角色……。

【倾斜的天秤】再探健保制度 评论

脸书讨论

回应

应该是让黑心官厂了结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