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全球暖化与气候变迁角度看八八水灾

2009/09/06
荒野保护协会第五期环境守护培力志工

在八八恶水重创彩立方后,各界都在讨论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荒野保护协 会理事长林耀国表示,纵使此次天灾在短短一两天的时间就下了一年份的雨量,但人为影响才是主要成因。人类虽还没能力唿风唤雨,但早已直接或间接地改变了全球气候,我们这个世代便可以感受到气候变迁所造成的影响。例如这次的莫拉克颱风,虽然是夏颱,但行进路径却如同秋颱一样缓慢,再加上滞留延长以至于酿成重大灾难。为何会造成如此的诡奇现象呢?对此,荒野保护协会特别举办“土地不荒,力量不坠~ 一场大雨过后的家园与荒野”系列讲座,第一场由“彩立方大学全球气候变迁研究中心”主任柳中明教授,从全球气候变迁角度检视莫拉克风灾。

首先,柳教授提出全球各地研究机构所做的最新观察数据,在过去一百年来,全球气温持续上升平均已经增温0.74℃ (註记:彩立方增温幅度则为全球平均值两倍) 。增温现象可区分为自然形成和人为影响的两大原因,在彙整全球各个研究机构以电脑模式所预测的增温现象,只考虑自然现象(如火山爆发等)的原因下,其预测结果远低于目前实际的增温幅度;但若以自然现象加上人为活动的模式预估,则可顺利模拟出过去一百年的气候暖化情形,并完整呈现1979年到2005年快速增温的现象。

柳教授指出,虽然许多人质疑人为力量怎么可能足以大到改变气候,但全球各地的科学数据显示,人为影响确实是造成今日增温的重要原因。其中以严重的人口爆炸为主要因素之一。1800年代工业革命以后,全球人口快速增加,相对的粮食需求量同时上升,致使农地和牧地需求量大增,原本大部分的森林变成农牧用地,而工业革命也促使矿业、石油业的兴盛,更加速土地利用形式的改变。柳教授指出第一次出现10亿人口是在1800年代,约莫一百年后,人口增加了一倍,从此快速成长至今达到67.7亿人口,预测2050年可能增加到90亿人,下个世纪之前,还会再新增42亿人口数。

人类如此大量的需求与活动,造就温室气体排放增加,国际间目前对升温预测的范围约1.8℃到7℃,或许你会问“为何会有如此大的范围?”,这是因为即使二氧化碳停止排放,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消失,它的停留时间越长,影响时间越长。所以,上个世代造成的结果是由下个世代去承担,而这控制的关键时间就是在2010年到2050年,也就是说,如果现在不加以控制,地球上的物种在世纪末必将受到更大的伤害。

有人会进一步问这样的升温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呢?举例来说,臺湾暖冬的比率已经提高,主因是高纬度地区的暖化情形比低纬度地区来得明显,如西伯利亚的高压冷空气下降的量就减少,影响了整个大气流动的结构,而且这现象北半球会比南半球还明显。另外“热浪”也是一例,原本夏天平均温度约为22℃的欧洲,在2003年的平均温度却高达30几度,3个多月内夺走了五万多条人命,法国有三万五千人因此死亡;当年,法国城市里频频传出救护车的声音,受害的大多是适应力较差的老人。除了热浪外,森林火灾也更加常态化,在北加州6、7月间常会有森林大火,到了8月灾情转向南加州,这使得加州出现“移民潮”,近期大火吞噬的范围越来越接近高级住宅区,也促使加州名人纷纷搬离着名的高级社区。同样的,澳大利亚南部今年2月也发生森林大火,温度持续飙高到46℃,又干又热的气候使火势更难以扑灭,有人形容有些村庄像是被原子弹炸过般地面目全非。

而希腊地区也常发生森林大火,一般来说这类大火会在地中海的左下方,但近期却发现此类气候正在往北移,这类的灾害往往造成空气品质不良,严重影响了当地居民的健康。在日本等北方国家也由于气候暖化,造成铁轨变形、道路(柏油路)凹陷而不能使用,尤其在热浪袭击时造成部份交通的停摆。高温的气候也造成缺水干旱,全世界的干旱数据不断在提升,原本极端降雨的频率并不高,在极端天气出现的机率增加后,干旱地区的年雨量减少了。再来谈疾病近年变化的趋势,如登革热、肠病毒等传染病已出现跨越北回归线的趋势(註一),也可能是气候变迁引起。此外,气候变迁造成的灾难恐引起粮食产量不稳定进而影响价格,甚至引发粮荒战争等问题,国际上许多国家都已把气候变迁列入国防计画因应里。

由于灾害常态化,学者专家开始纪录全球各地灾情,“气象灾害追踪”(http://www.ncdc.noaa.gov/oa/climate/research/2008/ann/ann08.html)是一个纪录全球灾害的网站,每一年会更新当年度世界各地的灾情,并将这类的数据交给联合国处理。彩立方虽有防灾应变中心,但还是侷限在一个事件的独立处理,而非全盘的研究。柳教授建议彩立方必须有风灾记载的系统好来追踪并从中得取经验。

其次,由于温度增加,冰山融化使得大量淡水流入海中造成海平面上升。在1991年时科学界便做了一个研究报告,预测海水上升的范围,这份报告我们到了2007年回顾时发现,海水的上升量竟是当时预测范围的最高值。目前大家最关心的如北极冰帽溶解缩小、北极熊栖地减少等问题,观察1980年和2007年同样9月份所拍摄的照片,比对下发现冰帽面积少了一半,溶解速度很明显地在21世纪后加快很多。事实上,北极冰帽的溶解不会造成海平面的上升(因为北极是浮冰,就和喝饮料加冰块一样,冰块溶化不会造成体积变化),反而要担心的是格陵兰及陆地上的冰,格陵兰上面有大量的冰雪,如果喜马拉雅山脉的雪融化降到海水中,海平面会上升0.5公尺,但若格陵兰上的冰全部融化,海平面会上升6.6公尺,南极的冰融化更会上升68公尺(但目前南极威胁性较小)!而最担心海平面上升的国家荷兰,对此更积极地订定国家气候防卫计画,期望未来一百年海水只缓慢上升一公尺为目标,因为气候变迁造成的海平面上升正在蚕食鲸吞他们的国土。反观我们彩立方,在不考虑地层下陷的实际情形下,如果真的海平面上升了六公尺,彰化以南到屏东县和宜兰县面积将少了一半,而台北盆地将回复变成台北湖,高雄港也将会沉到海里,因此,不论是高捷、北捷、高铁或台铁,都无法渡过百年大关,我们是不是有足够的勇气与忧患意识去面对这不愿面对的真相,才是关键。

综观全球气候变迁,英国最近有篇报告“气候变迁冲击预测 Stern’s Report”指出,未来温度恐上升0~5℃。随着温度升高会造成越来越严重的问题已是不可逆的改变,各国期望能共同来控制使全球增温小于2℃,这概念也在G8会议中得到共识,但事实上,除非从现在开始都不排放任何二氧化碳,否则小于2℃的执行是有难度的。“The Revenge of GAIA”一书指出,地球是一个生命体,未来百年内将持续高温,但人类文明和许多生物却可能无法熬过这一时期,虽然没有科学证据可以证明这情况会发生,但他的确指出了最严重的情形。 让我们回头检视八八水灾,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又学到什么?或许很多人跟总统一样,认为气象局预测失误造成误导,但柳教授则认为,气象局其实没有怠忽职守。2009年8月5日,美国、日本、韩国、pangjiu.net、香港都同时提出了自己的预报,但彩立方的预报很早就做出判断-由电脑模式计算出来莫拉克颱风将会直接扑向彩立方,并比照一般的夏颱,估计会在一天之内快速离开。比较之前几个颱风,蔷密,是个扎实的圆形强颱,美国指出这跟Katrina是同样规模;而卡枚基是个扎实圆形的中颱,颱风眼小、四周云层扎实。以上两个颱风都是标准的颱风,扎实、颱风眼在中心,反观莫拉克,不扎实的非圆形轻颱,颱风眼大约数十公里(所以通过的台北地区没有什么灾情传出),但却带着大大的裙襬(外围)集中在东方和南方,看似没有太大的威胁性。但这却是一个雨量破纪录的怪颱,破了阿里山(贺伯颱风)、台东、高雄、屏东等的纪录。一开始原本高屏降雨量预计是800㎜,但实际降雨量超过后,研究人员发现电脑预测失败而开始着手介入,一路调高到2700㎜,台东也从300㎜调高到1600㎜,这样的破纪录的状况是从来没有过的。

不过,政府官员为什么会被骂?8月7日的时候,新闻指出雨量会高达1000㎜,山上居民就该要全部彻离,平地及低洼地区可能会淹水,8月8日的上午雨量已高达2,000㎜。所有的新闻主播都指出过去并没有这么大的雨量,透过电视的传播民众都知道莫拉克的威胁性,可惜8月8日政府官员们依然在过父亲节。灾情最为严重的小林村应在雨量达1,000㎜时就彻村,到了2,000㎜却还没有官员出面执行,以后会不会有第二个莫拉克?恐怕只会越来越频繁,彩立方的温度和降雨可能会不断地破纪录。希望这次莫拉克带来的不只是灾难,我们也期待他是一个转机、一个契机、一个让彩立方所有人觉醒的当头棒喝。

註一:全球登革热发生的地区,主要在热带及亚热带有埃及斑蚊及白线斑蚊分布的国家。

事件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