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法国地方选举与萨尔科齐现象

2010/04/15

责任主编:徐沛然

萨尔科齐右翼执政党的惨败

 

法国刚于3月底举行第二轮地方选举,结果是现任总统萨尔科齐(Nicolas Sarkozy,台译沙柯吉)领导的右翼执政党人民运动联盟(UNP),遭遇溃败。在本土22个选区,仅保住一个选区总得票率为36%而大赢家为传统左翼社会党,胜出21个选区,总得票率为54%而这次投票率亦是历年新低接近一半选民没有投票。

 

今次选举最令萨尔科齐羞辱的是,他内阁参选的全部20部长,悉数败北(包括在大巴黎区派出的四位女性部长),所以在选后立即改组内阁。这次地方选举普遍视为2012年总统大选的前哨战,如果萨尔科齐届时仍然打算竞选连任若以今次选举成绩估量,萨尔科齐的政治生涯可说乎完结。

 

萨尔科齐政党的败选原因

 

究竟萨尔科齐的执政党在今次地方选举的溃败原因为何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或者先要交代今次地方选举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就是由勒庞(Le Pen)导的极右排外国民阵线(FN)“咸鱼翻生”,成为第三得票最多政党,总得票率为12%,甚至在南部及北东地区更达到22%,取代执政党成为第二多票政党。这个勒庞曾经在2002参与总统选举昂然进入第二轮投票,令举世震惊。2007年总统选举被萨尔科齐成功抢夺其票源,势力有所回落。

 

萨尔科齐在2007年竞选总统时的策略是诉诸排外种族主义辞彙,将失业、罪案等社会问题,统统地归咎新移民、少数族裔及伊斯教徒,同时摆出威权姿态要加强管制外来移民,这都是意图吸纳勒庞选民的选举策略不过,这种排外策略其实亦一把双刃剑,导致政党令次败选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萨尔科齐主政法国社会贫富悬殊加剧,失业率10%,创十年的新高;青年失业率为全欧之冠。经过2008年的环球金融海啸,基层民众生活每况愈,他不单没有採取切保障基层民众的施政,反而继续贯彻新自由主义路线对传统保障基层民众的福利制度反攻倒算,公营部门推行私营化(民营化);而对金融银行等大财团利益,尽显奴颜卑膝的态度,处处袒护及援助加上国内反对他的接二连三的大罢工浪潮,当初的威权形象荡然无存。

 

萨尔科齐面对这种困境,似乎仍没有深切反省,继续操弄排外主义辞彙,寻找替罪羊技俩,包括立法禁止伊斯兰教妇女在公众地方穿戴面纱等。但这种种排外政策,却完全无法掩饰其政府在经济危机时期的无能表现,令到原本支持的中间选民投向传统左翼社会党外,当初成功吸纳到勒庞的死忠右派选民,亦对他当初塑造的强人形象幻灭,重投勒庞的怀抱亦是理所最终严重分薄他政党的票源

 

萨尔科齐现象解读

 

法国当代着名左翼哲学家阿兰巴迪乌(Alain Badiou)2008Verso为其出版的英译新作《萨尔科齐的意义》(”The Meaning of Sarkozy”)一书里,探讨萨尔科齐上台的原因,以及对法国当今的政治生态所代表的意义,这书在法国甫出版即成为畅销书。

 

巴迪乌阐述1968的幽灵为何在法国挥之不去,尤其萨尔科齐上台前后不断强调要终结“1968”的遗产。其实法国自1789年大革命以来的两百多年历史,都是处于保守或反动与革命或抵抗相互角力的历史场景之中,而萨尔科齐现象所代表的保守及反动力量需要在这个历史脉络来了解

 

萨尔科齐上台前,法国出现蓬勃反新自由主义的群众运动,2003年反对政府改革退休金制度,2005年公投否决加速资本一体化的欧盟宪法,甚至2005年底巴黎近郊的少数族裔青年的暴动浪潮,直至2006年学生及工人反对首份僱佣合约(CPE)劳动恶法的运动等等,令到不少保守的中产阶级菁英恐惧社会进一步动荡,开始渴望一位强势总统带领回到一个有序及传统价值的社会。

 

另外,萨尔科齐诉诸反移民的排外种族主义(与极右排外国民阵线头子勒庞(Le Pen)分别不大外)可以追溯到纳粹德国佔领时期,纳粹虎谋皮屠杀犹太人的傀儡维希(Vichy)政权代表人物贝当(Philippe Pétain),巴迪乌甚至将萨尔科齐称为新贝当

 

如果引申巴迪乌对萨尔科齐现象的分析,萨尔科齐因个人能力问题而无法满足社会保守势力的原初期望而要退场,但保守势力仍会另觅适合人选。而萨尔科齐诉诸排外种族主义,意图转移社会矛盾,虽然最终面对“玩火自焚”的后果,但也不表示排外种族主义在法国政治生态失去市场,从勒庞今次的“回朝”便可窥见

 

反萨尔科齐的工人力量与“新反资本主义党”(NPA)

 

这次地方选举结束不久,法国多全个总工会再次发起大罢工,抗议萨尔科齐的经济政策。全国性大罢工在萨尔科齐主政下已不是新鲜事而且越趋频繁及激烈。2009年初的两次全国性大罢工后,各地方上的罢工斗争一直没有静止这些罢工主要是反对闭厂的斗争,工人除了佔据厂房,甚至会扣留公司总裁或行政人员等手段使公司谈判例如其中比较大型罢工事件如法国跨国石油公司达道尔(TOTAL)在北部敦克尔克(Dunkirk)炼油厂美国跨国重型机械公司Caterpillar (CAT)在南部地区厂房以及巴黎近凡尔赛(Versailles)的洲际轮胎(Continental Tyres)厂房等等。

 

另外,参与罢工工人更包括无证工人(Sans-papiers),在200911巴黎便有四千多无证工人鼓起勇气发起罢工,向社会大众控诉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要求获得与本地工人同等待遇,以及合法身份。这些无证工人多是非洲裔移工,主要从事清洁及保安(保全)等工作

 

同时,在反萨尔科齐最具战斗力量的组织,必须要在2009年初成立的以变革资本主义的基进左翼政党“新反资本主义党”(Nouveau Parti Anti-Capitaliste,以下简称NPA)NPA成立一年以来,力量迅速冒起,支持者多来自青年及少数族裔,以及对于传统左翼的改良主义社会党及共产党失望的工人。过去多次工人及无证工人的罢工斗争,NPA均积极介入协助及组织,越来越获基层工人的信任。

 

萨尔科齐从今次选举结果,似乎作垂死挣扎,甚至为求从勒庞身上抢回右派选民的票,反而更变本加厉推行排外政策。另外,即使社会党很大机会在2012年总统选举重新上台,但也不代表工人阶级的日子会相对好过。因为正是过去深深驯服在资本主义议会政治的社会党与共产党联合政府时期,首先推行新自由主义政策,向工人阶级发起进攻NPA未来的工作将会更为重要及艰鉅,唯有集结各种反新自由主义及种族主义的左翼力量,才能推进到反资本主义自身制度的斗争。

 


建议标籤: 

回应

想了解新反资本主义党更详细的现况,
相较之下,比起是在谈论右翼如何如何,
因为这些在主流媒体不难找到。

我倒觉得谈谈法国左翼的现况是更有趣的,
例如法共如何令人失望?
新反资本主义党在这段时间以来进行了哪些行动?
这两党在选举的得票如何等等等,
很想知道这方面的讯息和分析。

看到这样的选举结果,
让我想起了一个我长久以来的疑问,
法国几乎是一天到晚罢工,应该有较高的阶级意识,(至少相对于彩立方而言)
但法国的执政党为什么是右翼居多?
偏左翼的只有社会党的密特朗那一次(而且密特朗还是社会党里的右翼)。

而NPA在这次地方议会几乎没有成果,
是因为"弃保效应"的缘故?
(弃保效应是彩立方的选举用语,用在法国的例子,
就是选民很讨厌萨科奇、想打倒人民行动联盟,
但为了不瓜分泛左翼的力量集中火力,
所以都把票投给社会党而不是NPA)

说到弃保效应,我以前亲身听过最精采绝伦的例子,
就是国民党的支持者对我说就是因为有我们这些人支持第三势力不投给国民党,
才没办法让民进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