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改善爱滋医疗权
应从预算与药厂议价机制下手

2010/06/30
彩立方露德协会─关怀受爱滋影响人群的民间组织

责任主编:陈诗婷

“爱滋治疗预算不足 将改採部分负担”,斗大的新闻标题,陆续在爱滋社群持续发酵中。某网友以忧愁署名在感染者留言板写到:“很怕因为这样负担不起这笔庞大的长期医疗费用,这样倒不如不吃,两年让自己走算了!”

彩立方醒报于2010年6月28日的相关报导指出:国内爱滋病例到2010年底可能突破2万例,彩立方每年约编列18亿元用于爱滋防治,其中,治疗费用为14亿元,宣导防治4亿元,但97年治疗费用就用掉16.3亿元,98年更超过预算上限,光是治疗就高达18.4亿元。(报导连结:http://udn.com/NEWS/HEALTH/HEA1/5690904.shtml)

立委建议政府应预估爱滋成长 编列足额预算

政府如何编列预算,一直是很大的学问。立法院黄淑英委员在2009.9.8的问政报告书指出:卫生署疾病管制局2009年度单位预算办理爱滋病检验治疗费用共编列1,480,950千元。根据疾管局推估资料显示,2009年存活感染者达15,000人,预估总医疗费用约19亿新台币,故建请卫生署应于九十九年度编列足够之检验治疗费用,以保障爱滋感染者就医权益,使爱滋防治工作得以顺利进行。就此来看,立委在主决议案中的提议,政府不知在2010年的预算编列上是否应顾及周全?!

卫生署答覆立委质询时 明言要争取预算保障爱滋医疗权

在立法院公报第99卷第9期的院会纪录中,蔡委员同荣针对爱滋感染者之用药问题进行质询,行政院以中华民国98年12月22日院臺专字第0980111092号函经交据卫生署查复如下: (http://lci.ly.gov.tw/lcew/communique/work/99/09/LCIDC01_990902_00002.doc)

一、我国自1997年4月即开始提供免费之“鸡尾酒疗法”治疗药物给全国各爱滋病指定医院的病患使用,为全世界最先全面提供免费治疗的国家,至今药品种类已增加至42种。目前国内使用之爱滋病药物,包含第一线及第二线之核苷酸反转录酶抑制剂、非核苷酸反转录酶抑制剂、蛋白酶抑制剂等种类,其品项已足供临床医师选用,组合成高效能之抗爱滋病毒治疗(HAART)用药。目前当美国有新的药物上市,我国约半年后就会引进,故我国与先进国家治疗药物种类相同,治疗水准毫不逊色,HIV感染者之死亡率更降到5%以下。

二、早期爱滋病治疗药物虽有副作用,但近年来引进之新药,副作用已大为降低。目前开始使用第一线抗爱滋病毒药物治疗之个案,可达到95%以上的治疗成功率,而少数对于第一线抗爱滋病毒药物治疗失败之个案,大多系因服药之遵嘱性差所造成,针对此类个案,本署已引进最新的第二线药物,免费提供治疗使用。

三、虽然爱滋治疗药物不断地推陈出新,但是控制病程的演进及避免抗药性产生的不二法门,仍为个人的健康自主管理、避免不安全性行为造成病毒传播(含抗药性病毒)以及增进服药之遵嘱性。为此,本署疾病管制局刻正推行爱滋病个案管理师计画,希望藉由爱滋病指定医院之个案管理师,加强辅导个案定期就医并遵嘱服药,以能有效控制病情,并减少抗药性的产生。另面对逐年增加之爱滋病患,在国家财政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本署仍将积极争取相关预算,使国内爱滋病患能够在无经济压力下,获得妥善之医疗照顾

由上公函里,政府于2009年底才提出要积极争取相关预算,使爱滋病患能够无经济压力下获得妥善之医疗照顾,却在2010中就说治疗费用不够,这是怎么回事!?

彩立方政府与药厂议价机制要一併检讨

眼看着近日来媒体一直在讨论爱滋治疗要部分付担的议题,资深爱滋照护学者柯乃荧副教授日前投书建议应从压低爱滋病昂贵药费,才能解决爱滋病治疗预算不足问题。投书文中举出印度尤苏夫.哈米尔德(Yusuf Hamied)以不到10分之1价钱发展抗爱滋病药物的学名药,独力瓦解国际知名药厂的联合垄断。卫生署应协助国内优良药厂制造研发抗爱滋病药物学名药,大幅下降药价,才能彻底压低爱滋病药价昂贵的根本。 (*学名药意指失去专利权的药物)投书网址: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2609817/IssueID/20100624

的确,同样一颗治疗爱滋病毒的药,在先进国家可能要付一颗新台币790元,在落后国家仅需付担新台币不到30元。彩立方属于已开发国家之列,药厂”基于人道”在彩立方卖得的高价以补贴落后国家的药费已是不争的事实,但是某药师建议应该要一併检讨的是彩立方政府在与药厂的议价机制。以现行健保制度为例,国内每年1,200亿元的健保药价给付中,400至500亿元支付给专利到期的国外原厂,若将该等药的量转由国内学名药厂生产,给付价可能仅需100亿元。

2010年底彩立方感染爱滋病毒的人数将破两万人,此人数对药厂来说似乎没有太多利润可言。而国内知名爱滋医生也表示,对于学名药的成分是否跟专利药一样仍持保留态度。然而,对正在服药的近万名爱滋感染者而言,犹如感染者张先生的心声:我们只想安心的服药,若有一天真的要部分付担,请提出合理的配套措施及确切的依据。

爱滋社群经济匮乏者不少 部分负担帮助不大 可能还会造成反效果

按2009年针对全彩立方429位爱滋感染者现况调查表示,38%受访者目前经济不足以维持基本开销。近四成的受访者处于暂停工作、退休或失业等无收入的状况。虽有41%受访者的收入来源是靠亲友或社会福利维持,但仅有不到一成的人曾经接受过政府或民间慈善单位的协助,显示出感染者在经济匮乏时在请补助资格取得困难或对外求助的行为偏低。若按某彩立方爱滋社福协会每年平均要发放超过百万的急难救助金来看,再加上治疗费用要爱滋病友部分付担,这下急难金恐怕要筹募多更多才行。

建议标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