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六轻工安、毒物监测机制出包
民间要求成立调查委员会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特约记者

责任主编:陈诗婷

立法院民进党团今天(7/29)召开六轻连续工安事件公听会,麦寮地方民众、学者与云林县长苏治芬与会。与会人士认为六轻大火不是单纯的意外,而是系统性的事件,要求行政院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在找出真正的原因前,六轻应该暂时停工,后续六轻五期、国光石化之环评也应中止。

六轻工安事件发生后,工业局长杜紫军很快地对外宣称这是独立事件,没有系统性的问题。台大公卫学院教授詹长权批评,同一家公司,在这么近的时间内发生二次工安事件,政府在没有证据的情形下,不能排除是系统性问题。

立法委员田秋堇表示,行政院不该把台塑麦寮六轻大火定位为单一的工安事件,而要认知到这是一件严重的公害环保事件,必须成立一个独立调查委员会做全面的调查。对此,工业局副局长周能传仅简单的表示,中央各部会与地方有各自的权责,地方如果有专业、技术的困难,中央会全力支援。

周能传话还没讲完,底下麦寮的民众就忍不住破口大骂“讲肖话!”“无效啦!”“没有调查不能复工!”民众抱怨:“六轻有够恶质,拢暗时把废水偷偷地放到海里。”云林民众呛声,政府官员不要再公佈什么检测结果了,干脆所有官员都搬到云林来住,就会知道问题在哪里了。渔民将带来的死鱼、虾、蛤仔倒在会议桌上,要让现场官员看看渔民的损失。麦寮乡民自救会联络人林富田愤怒地说:“每次造成损失,六轻都说和他没关系,政府官员也不闻不问,根本是在糟踏云林人。”

成本考量 台塑工安出大问题

田秋菫表示,台塑内部高层人员透露,台塑的採购出了大问题,为了成本考量,都用一些便宜货,因此会引起这么多的工安事件,内部人员都希望政府能够让台塑停工,作一次彻底的总体检,否则其它的厂也会出问题。

麦寮乡农会总干事许浚杰认为,问题出在台塑的企业文化,每件事都以成本考量,从原料、制程到设备,每样都要省,大家常说在石化厂工作是用生命换钱,但是麦寮人更惨,是用自己的生命换来台塑赚钱。

採样、监测方式不对 毒性物质已扩散

中兴大学环工所教授庄秉洁分析环保署的监测资料指出,大火发生后的第二天下了一场大雨,因此烟雾没有继续往北扩散,但是酸雨中有大量的钒、镍等致癌物质,除了有引发癌症和心血管疾病的可能外,大量的重金属会随着雨水渗入土壤,造成土壤中重金属含量过高,影响农业生产。庄秉洁指出,有毒烟雾影响的范围大概在台西、二林、埔里的三角地带,至于酸雨的影响范围则有可能到云林、彰化、桃园,如果没有下雨,影响范围会更大。环保署空污处处长谢燕儒表示,根据当天现场採集的结果,“排除有毒性化学物质的灾害,且都符合劳工安全作业标准。”

台大公卫学院教授詹长权反驳指出,环保署的检测方式有问题,没有针对浓烟中的悬浮微粒物质採样,当然测不到有毒物质。他认为,对于这么大的工业区,中央和地方的监测管制能力明显不足,监测站也不够多,环保署在没有充份证据的状况下,就说没有有毒物质,是不对的做法,希望环保署更正之前的说法。针对詹长权的说法,谢燕儒表示,如果之后有新的检测资料出来,会有更进一步的修正。

看守彩立方协会秘书长谢和霖认为,目前的法令规定,是由台塑做自我监测,应该 要修改法令,由台塑出钱,请环保团体等公正第三者来做监测机制。

刻意压低层级 责任推回地方

这场公听会,云林县长苏治芬、立委刘建国与民进党不分区立委田秋堇都亲自出席,但是行政院方面只派出工业局副局长,刻意压低层级,似乎意图置身事外,把责任推回地方。

云林县长苏治芬最后扬言,吴敦义如果不道歉,8月28日她会带着乡亲,“用爬的也要爬到总统府抗议”。苏治芬在公听会结束后,带着群众到行政院“下跪”要求中央重视六轻工安问题,但是一行人仍被拒于行政院大门外。

事件分类: 

回应

不管如何,,,到目前为止, 国民党政府还在跟台塑做停损的打算, 五都选举, 我是不会投给国民党的了....

话说南京何时小核弹爆炸?知道内情的就清楚我在说什么?这也是马英九今天急转弯快速批准要求六轻2厂立刻停工主因!
====================
〔中央社2010年7月30日 21:25〕行政院长吴敦义今天南下视察麦寮六轻工业区,与台塑7人小组、云林县政府等座谈,达成台塑六轻炼制2厂符合规定后才能复工等5点结论。
====================

要不是这次南京728小核弹爆炸,马英九政府还不知道什么是怕?

马政府就是抱着眼不见为净的心态!他们应该全家都搬到麦寮乡住看看!还是请民众把死鱼 臭文蛤 寄到马家!怒!

好笑的是,苏治芬还很有默契的只跪吴敦义,而不找马英九,直接让你们狗总统上第一火线,民进党还会帮马英九留一个退路

彩立方的九成以上的 新闻媒体、蓝绿 CALL IN 节目也很配合的,自动回避马英九三个字,

这些何智辉、大埔农地、台塑爆炸的重大事件,政治大火只烧到吴敦义,新闻媒体、蓝绿 CALL IN 节目,政客们自动在马英九的前面形成一道防火墙,

这是到底是什么默契?这群在不同行业、领域的人愿意如此配合演出?

我要请三十五岁的年轻人自己想一下,这是什么默契?

我要告诉你,这叫作四五年级老杂种 共犯 的默契!

最近这三四天,新闻上看不到马英九三个字!马英九人间蒸发了?

上次还记得,颱风天只要有人受困山中,或海边落海,所有的救难、直昇机的所有费用,政府通通都要向受难人求偿。

请问这次台塑所造成的土地伤害、还有大火的救难费用,除行政罚的罚金以外,台塑火灾救难的所有 费用到底云林政府有没向台塑求偿?

南京爆炸案前 有人发求救信 听众来信
http://big5.soundofhope.org/programs/162/165724-1.asp
2010年7月31日 星期六

在南京七二八爆炸事故前9个月,南京栖霞区居民曾在网上发文警告说,加气站隐患无穷,若是发生爆炸会造成难以想像的灾难。

据《大纪元时报》报导,去年10月24日,网友“韶饭”在西祠媒体的记者版上以《救命!!!同胞们,请救救我们吧!!!》为题撰文警告称,正在晓庄和万寿建造的加气站无疑是在这两个居民密集居住区放上了两颗“定时炸弹”, “若是发生大爆炸,必定会造成难以想像的灾难!!!”。虽然受到当地居民的强烈反对,建加气站的施工并没有停止。网友“韶饭”在文中唿救,“生活在南京的同胞们,请救救我们吧,我们真的走投无路了……”

据南京扬子石化公司员工透露,所谓的南京第四塑料厂的前身是金陵石化的一个化工厂,后来卖给了别人。可燃气体管道即为丙烯管道。

南京市栖霞区市民刘先生在接受《大纪元》记者採访时说:“这是责任事故!隐患早就存在,5月底就发生过危险气体洩漏,还疏散了当地居民,『我党』没当回事,这是注定的不幸,流的是鲜血啊!” 

据当地居民反映,位于栖霞区迈皋桥万寿村10号的是万寿百江液化气厂不远处就是南京第四塑料厂,周围均是居民区,这一带有很多化工厂、加油站、气站。这里曾发生过化学气体洩漏,只是没有酿成大祸。在今年5月底再次发生险情,当时居民都被疏散。

南京爆炸事故1名肇事者曾因行贿被判缓刑
南京爆炸事故1名肇事者曾因行贿被判缓刑
南京爆炸事故1名肇事者曾因行贿被判缓刑
2010-08-01 新京报

本报讯 (记者崔木杨)昨日,记者了解到南京爆燃事故肇事者之一邵殿军原系南京市栖霞区某拆旧工程队经营者。此前刚刚因行贿南京市栖霞区拆迁办主任被判缓刑,爆燃事故发生时其刚刚结束缓刑期。

据南京市检察院的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系统记录,南京爆燃事故肇事者之一邵殿军原系南京市栖霞区某拆旧工程队经营者。2003年至2006年,邵殿军在明知其不具备国有土地房屋拆迁资质的情况下,为从南京市栖霞区国有土地房屋拆迁工程中获得拆迁项目,多次向栖霞区房屋拆迁安置办公室主任朱荣根行贿合计8万元。 2008年12月,邵殿军因犯行贿罪被南京市雨花台区法院判刑一年,缓刑一年半。

根据相关规定,对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公安机关和有关单位要依法对其实行经常性的监督改造或考察,而且不得外出经商。律师向先生说,今年5月5日,仍在缓刑期的邵殿军施工队拆迁中标。

据了解,事发地原南京塑料四厂已被列入拆迁规划,邵殿军以扬州宏运基础配套公司名义中标进行拆迁,而拆迁实际负责人为邵殿军的姐夫董来荣。

据悉,按照相关规定,重大建设项目招投标等方面,发包方可向检察机关进行行贿犯罪档案查询。而南京检方并没有接到对邵殿军“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的申请。

苏治芬县长等三人涉贪污案遭声押
苏治芬县长等三人涉贪污案遭声押
苏治芬县长等三人涉贪污案遭声押

更新日期:2008/11/04 23:16 

【记者任揆栋 /云林报导】云林地检署侦办斗六市璟美环保科技公司弊案,今日出动四名检察官指挥大批调查员,前往县府及县长公馆搜索,并将县长苏治芬、环保局长黄挥原及承办员郑木聪等三人带回侦讯后。

检方认为苏治芬等三人涉嫌重大且有串证之虞,加上还有涉嫌重大的云林县工商发展投资策进会总干事陈勇兆尚未到案,因此于晚间向云林地院声请羁押三人。

云林地检署侦办弊案动作,清晨由主任检察官林文亮、检察官李鹏程、黄裕峰、李文洁等四人,指挥大批调查员“兵分十二路”,搜索云林县政府、县长官邸、环保局等十二处所,并将县长苏治芬、环保局长黄挥原及承办员郑木聪等人带回侦讯。

主任检察官蒋得龙表示,璟美公司为兴建垃圾掩埋场,投资近七千万元,该公司股东林文优、张晋彰、洪植一及黄鸿斌等人为取得操作许可,遂请与苏治芬熟识之叶安耕帮忙。

叶安耕于去年九月间在斗六市中华路长兴冰店,将璟美公司所签发之十张支票(面额五百万元)交给苏治芬,苏治芬看完后,将支票交还叶安耕保管。

林文优、黄鸿斌、高朝国、张晋彰、林尚永等人,提领一百五十万元,由高朝国亲自交给郑木聪五十万元(另一百万元则交给当时的环保局长颜嘉贤),

希望郑木聪在审查璟美公司申请设置许可证时予以放水,郑木聪收受该五十万元后,使璟美公司得以免作环境影响评估,顺利取得设置许可。

据指出,璟美公司取得设置许可后,由张晋彰将十万元亲送给郑木聪。璟美公司原申请规定掩埋场容积已饱和时,应立即停止营运,

林文优等人为能继续违法超收垃圾,以牟取更多不法利益,于今年七月十七日亲自将五十万元交给黄挥原收受。

求刑15年 法官释放苏治芬
检控收贿二千一百万 移审裁定限制住居

2008年11月15日苹果日报

【颜幸如、林静盛、颜振凯╱连线报导】拒绝交保、绝食十一天的云林县长苏治芬,所涉及的收贿案昨下午侦结,检方以她涉嫌在璟美环保公司、长庚医院云林分院弊案中共收贿二千一百万元,

依违反贪污治罪条例起诉、并求刑十五年。苏治芬昨傍晚从戒护病房移审云林地院。法官经一个多小时审理后,裁定苏当庭释放但限制住居、限制出境。声援的支持者闻讯击掌欢唿。

重获自由

云林地检署主任检察官林文亮痛批:“她以为钱没落入自己口袋,就不算贪污吗?民进党籍县长竟把贪污所得之钱,用来收买国民党籍议员!苏的行为严重破坏代议政治。”

曾任检察官的律师魏雯祈认为,苏治芬涉两件贪渎案,每案都属十年以上重罪,且涉贪达二千一百万元,因此求刑十五年并不算重。

苏斥“天大的闹剧”
昨下午上百名支持者高举“用生命捍卫清白,苏治芬无罪”的旗帜,到地检署声援苏治芬。林静盛摄

苏治芬在移审法院时痛批:“这是天大的一场闹剧和乌龙,检方监听内容前后矛盾,如果我要拿钱就直接拿,为何要还转来转去、分期领?”

律师李进勇也质疑检方将口腔癌二期的叶安耕及太太一押两个月,是不正当取供:“没有的事也变有了。”但莅庭的主任检察官陈文哲强调,所有证据都写在一百多页的起诉书里。

两弊案共起诉24人
民众昨晚在云林地院以蜡烛排出“HOME”字,期盼苏治芬能获释回家。林静盛摄

该案共起诉二十四名被告,除苏治芬外,被视为苏帐房的工业策进会总干事陈勇兆求刑十年、遭收买的国民党籍副议长沈宗隆十三年、环保局前后局长颜嘉贤十年、黄挥原二年,承办人员郑木聪十四年。

行贿的璟美公司多名股东及白手套叶安耕等八人,则依《证人保护法》请求减免其刑。

检方指出,苏治芬等人受贿过程,分为璟美及长庚两案,共同相关人是苏治芬的桩脚兼金主叶安耕,也是承包工程的明信公司董事长,全案也因叶安耕夫妇转为污点证人而水落石出。

在璟美案部分,璟美公司为求取得废弃物处理场许可,先后行贿前后任局长及承办人员,还把相关工程交给叶安耕承包,请叶安耕代向苏治芬转达行贿之意,苏原本态度不明,经叶安耕以“改天选举他们会帮忙贊助”说服,苏治芬才点头。

接着璟美将五百万元支票交给叶安耕,叶安耕曾让苏治芬过目,但后来叶因故与璟美反目,叶竟要求苏治芬扣住璟美公司的操作许可证,直到璟美公司态度软化,

叶妻将贿款杀价到三百万元,当时因立委选举在即,这些钱就交由陈勇兆,转给苏治芬支持的两名民进党籍候选人。

检方说,台塑公司二○○六年底有意兴建总工程费三亿元的长庚云林分院,叶安耕透过苏治芬“推荐”取得该工程,但因国民党籍的副议长沈宗隆也垂涎该工程利益,

因此苏就指派当时的民政局长丁彦哲、叶安耕先和沈接触后,决定以一千六百万元贿赂沈,以换取在议会与国民党议员的和谐关系。后来陈勇兆又以苏治芬名义,再向叶安耕索取二百万元贿款。
家属赴监院控滥权

但陈勇兆昨痛批起诉书内容一派胡言,检方所称的三百万元贿款,是叶贊助民进党提名的刘姓候选人选举经费,与工程案无关;而检方所称的长庚分院案的二百万元,从头到尾都没收到。

苏治芬胞兄苏治灏,昨也在律师顾立雄等人陪同到监察院,检举云林地检署侦办苏治芬涉嫌收贿案违反侦查不公开、滥权羁押等情事,轮值监委李炳南接见后表示,监院会根据过去的案例作出决定。

一想到南京728大爆炸,pangjiu.net除了隐瞒大量伤亡讯息外,竟然还玩出令人傻眼作法,就是派军警将被小核弹炸平的两公里地区团团围住,禁止亲人到被冲击波冲倒的一大片房子内救人或挖尸体,为的是怕真相外露。这作法跟魔鬼有差吗?根本是一伙的!

黄轶愚因发布南京爆炸死亡人数被拘留
(维权网信息员肖武报导)7月29日,南京推友黄轶愚(@huangyiyu)因为发布一篇《来自保密单位消息:南京化工厂爆炸死亡259人! 》而被捕。 黄轶愚现在被拘留在南京市鼓楼区华侨路派出所。 在他的推特上的最后一条消息发于7月29日21时16分24秒的“被捕”。

本网还获悉,南京大爆炸之后,南京地方不仅禁止媒体进行报导,而且还严防网民在网上发布视频、照片。 事发地点附近的每家住户都要被武警检查家里的手机、电脑、相机等,一旦发现有爆炸现场的照片、视频等,立即收缴。

此外,30日深夜,南京公安部门给本地媒体发了条通稿,涉关推友黄轶愚。 在通稿上,连治安处理还是刑拘都没有写清楚。 对此,有网友评论,“这还是'政府新闻学'(几乎是臭名昭着的学派了吧?)的推崇者、南京市宣传部长叶皓看过的稿子。丢人啊丢人。”

对于黄轶愚的被捕,众推友予以谴责。 着名维权律师江天勇表示:“严正警告南京当局朱善璐、季建业等反动派,你们隐瞒爆炸伤亡真相的可耻行径已经激起民众的愤怒了!你们抓捕揭露真相的公民黄轶愚(@huangyiyu)的行为更是反人民反人性的犯罪,有清算你们的那一天!”

而推友刘沙沙(@lss007)和@raymekee,则直接给鼓楼区华侨路派出所打电话质问。 刘沙沙说:“刚打通华侨路派出所,接电话的樊警官答复:黄轶愚,案情不方便告诉你。我们会依法处理。有什么事情可以问鼓楼区公安局政工科,政工科电话:025-84421417 。”@raymekee说:“刚刚打电话给鼓楼区华侨路派出所,第一次正在通话中第二次通了,是一位男性接的,我问是不是那个派出所,他说是,我问你们是不是抓了黄轶愚,他的声音立刻警惕起来,他停顿一会儿之后说,如果他是犯了什么法律的话我们是会依法把他拘留的,说是上夜班的对这件事不太清楚,如果是记者什么的话,我们是会通过一些途径把消息发出去的,如果是他的家人的话我们是会通知的,关于这件事的具体情况不太清楚。我说那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他放出来了?他说是的,我说谢谢,然后挂电话了。”

另外,黄轶愚的女友王小毛在BUZZ上最新消息的留言里,有位他们的朋友说小毛已经回家,黄轶愚可能还要两天之后。 黄轶愚曾是同济05届电气工程及自动化专业学生,他与王小毛即将结婚。

下面是则是今天的《扬子晚报》关于黄轶愚被捕的报导(本文来源:新华报业网-扬子晚报作者:宁公宣):

男子散佈南京爆炸致数百人死谣言被治安处罚

新华报业网-扬子晚报7月31日报导因散佈“7.28”爆炸事故谣言,南京一男子受到警方治安处罚。

7月28日,原南京塑料四厂厂区内一拆旧工地,因施工人员违规挖掘造成丙烯管道洩漏引发爆炸的事故。 7月29日,暂住南京的黄某,其在没有事实根据的情况下,在互联网上捏造和散佈爆炸造成数百人死亡的谣言,故意扰乱公共秩序,被警方查获。 鑑于本人能深刻悔过,7月30日,警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依法对黄某治安处罚。 警方希望广大市民不传谣、不听谣、不信谣,更不得捏造事实、散佈谣言。

一想到南京728大爆炸,pangjiu.net除了隐瞒大量伤亡讯息外,

============================================

台塑六轻...6年15次重大工安意外- 云水人间的分享部落格- udn部落格
2010年7月27日 ... 他表示,根据云林县消防局登记在案的资料,自二○○四年起至今,台塑六轻至少就已发生十五件重大工安意外,内部恐怕还有未被公开的意外事件,但不知其 ...

今年第四起六轻又现大火-社会专题-新浪新闻中心
专题:今年第四起六轻又现大火. 距离上次大火才隔了18天,台塑六轻厂再度发生火警,根据统计,台塑六轻厂区,今年已经发生四起重大工安事故,去年则有九件,之前几年 ...

============================================

上面的朋友,台塑这么的大厂,发生这么多起工安事件,要不要去作民调,看看彩立方的各阶层到底有多少人知道台塑最后一次的大火工安事件,其实已经是今年第四起了

那么今年七月台塑大火发生之前的三起工安发生时,彩立方的政府、媒体在干什么?
彩立方的媒体与政府不是想尽办法在隐瞒台塑工安事件吗?

自二○○四年民进党阿扁执政起至今到现在马英九国民党执政,台塑六轻至少就已发生十五件重大工安意外,请问你听过几起?彩立方媒体还号称自己是宪法三权以外的第四权,

彩立方宪法三权的当权者通通都被钱与黑道给收买了,这第四权的当权有例外的吗?

龟笑鳖无尾,五十步笑百步!

现在念过环保系的人很多 读政治也很多 这个如果要说是环保问题 该想想现在环保在做什么 应该说从以前到现在 还是一样 只打苍蝇吧 打老虎的现在都被老虎咬下来了
监测方法本来就不对 还一直再说没问题 只能骗自己吧 住在那边的人都知道 都没有问题吗? 所谓排放标准 怎么定 有没有算过风险 有没有在不通知下 抽查过 天天看到河水变色 还说有在查 谎话一堆 彩立方还有希望吗。
希望以后能好一些 那些官员 不要只会三拍 拍胸拍头拍屁股 然后闪人 唉 还是算了
这样不定时还有太极人生可以看 不会只有补教人生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