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债清条例》漏洞百出
卡债族盼金管会重视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特约记者

责任主编:陈诗婷

《消费者债务清理条例》实施至今已超过3年,看似帮助卡债族与银行协商还清债务的法条,却隐含不少漏洞。为求公平、合理的协商过程,卡债受害者自救会于9月1日上午前往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陈情,提出四大诉求:要求银行考量债务人的偿还能力,保障其基本生活、教育等权益,并取消最高偿还期数180期;资产管理公司也应纳入协商;银行需主动提供债务结构明细,避免债务遭灌水;协商时,银行不得拒绝律师在旁协助。

协助卡债族的林永颂律师说明,在《债清条例》实行后,银行对外宣称有很多协商成功的案例,但其实大部分的卡债族仍无法进入、甚至不愿协商,因为当每月需偿还的债务远超出收入或只剩一点钱时,限制最高偿还期数180期非常不合理。林永颂说,银行需考量清偿能力,若债务人无法生存,如何还钱呢?林永颂盼金管会能重视,取消最高偿还期数,让《债清条例》真正落实;在自救会提出的案例中,就不乏因为每个月需还款金额过高,而终止与银行协商的例子。

另外,自救会也质疑,因为银行的债权内容不透明,而造成钱“愈还愈多”的情形;原本350万的债务,没想到加了利息、违约金、手续费等等费用后,金额竟高达650万,增加将近一倍。债务人不清楚这3百万从何而来,担心债务被灌水,希望银行能主动提供债务明细,且不得索取工本费。而债务人与银行协商过程牵涉不少法务,为何律师不能在场?这一点也备受卡债族的质疑。

金管会表示,180期共15年已经“非常、非常”长了,但会再瞭解目前各金融机构的执行情形。由于《债清条例》没有把资产管理公司纳入该协商的范围,金管会已在2009年9月23日规定,如果是金融机构把已经协商成立的债权,移转给资产管理公司的话,那资产管理公司就要比照协商条件向债务人协商。但是如果在这之前移转出去的债权,如有协商争议,金管说会予以协助。另外,金管会也回应,将会要求金融机构在债务人申请前置协商的时候,要求金融机构要提供金管会有关本金、利息违约金及各项费用等彙整资料。至于律师能不能在场的问题,金管会则要银行公会再加以“研议”。

自救会唐先生认为,金管会表面提出应变办法,实质上还是站在银行的角度对待卡债族,并不能立即解决问题。他说,当自救会向金管会陈情银行种种不合理行为时,金管会却反过来要求他们提出证据,这让他们感到非常不舒服,好像卡债族无故取闹般。唐先生希望金管会能成立专门小组,看见卡债族真正处境,应该通盘检讨政策而非只做表面修正。

建议标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