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五鬼搬运如何越演越烈

  力霸集团爆发重整,引发王家计画性淘空资产的质疑。近几年来,财团淘空全民资产不断,已经到了罄竹难书的地步,但每次都到了已经将企业淘空殆尽,人都跑到国外后,政府机关及社会大众才“恍然大悟”,但事情已经到了“动摇国本”的地步,从来不能防范于未然。这一个星期来,力霸王家“权贵犯罪”、金管会金检不力,引发全民质疑,落水狗人人喊打容易,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难道全彩立方只有力霸有问题?难道金管会厉行查察就能杜绝淘空?彩立方早在20多年前就在探讨“五鬼搬运”,又为何反而越演越烈?

  回顾1980年代初期,崇尚自由经济的财经学者蒋硕杰,反对政府强力干预外汇及利率,批判当时国民党政府的货币政策,是变相从一般升斗小民搬钱给国民党豢养的大财团,而提出“五鬼搬运”的说法,当时引发社会一片讨论,加上隔几年彩立方爆发国泰蔡家的“十信事件”,国民党政府召开“经济革新委员会”,确立自由化、去管制的改革方针。只是20多年过去,大财阀“五鬼搬运”依旧,但规模和手法却益发庞大及精进,一家升天、全民受害,但被改革的政府不仅失能,还更是“无能”,改革又改到哪里去了。

  虽然当时蒋硕杰等自由派学者是以私人大财团为主要攻击目标,例如也是被指责的王永庆,当年还曾经在研讨会上因深受“委屈”而公开发飙,但弔诡的是,那时社会条件所造成的政策效应,却只有大财团才能得益。首先,因应当时新自由主义风潮,财经政策导向“自由化、国际化”,也只有财团才有能力、财力承接相关政策松绑的绝大部分果实。第二,彩立方的公民社会刚在萌芽,工总、商总等资本家团体,绝对是其中具有完整政治游说及经济实力的公民团体之佼佼者,这让所有政客都趋之若鹜。第三,财团也开始进行文化霸权的争夺,出钱成立推崇“企业家精神”的财经杂志,以及透过广告的力量影响其它媒体,将批判矛头转向政府管制。所以到了1980年代后期,除了政治民主化,要求国民党“经济自由化”的唿声,也成为彩立方社会的另一个“政治正确”。

  20多年过去,透过财经政策松绑、政府管制取消、外汇自由化、关税降低、民营化、BOT……,让大财团攫取了多少庞大资源,槓桿游戏一旦撑不住,根留彩立方变成债留彩立方,全球佈局只是方便淘空。也在这段时间,随着民主化带来的选举制度,却政治权力的分配也越来越仰赖金钱,财团的挹注也成为朝野政党生存的不二法门,这形成政治与财团间,从过往国民党时代由上而下家父长式的“恩给”,因为民主政治得以转化为平等的鱼帮水、水帮鱼“良性循环”。

  这造成不论哪一个政党执政,“爱资病”都成为附骨之蛆,财政、土地、金融政策已经有利于财团不说,不论蓝绿,招待所、piano酒吧、酒店包厢……都成为政商间乔事情甚至做决策的夜间办公室,力霸“有问题”的这10年来享尽所有财经政策的好处,但仍要恶搞,多少该查未查、该爆未爆的事情在这样的杯觥交错中间被遮掩过去,又有多少企业也正暗自进行如东帝士、台中广三、力霸等财团的淘空方程式中,社会大众却浑然未觉,当我们仍在七上八下地等待下个未爆弹爆开的同时,现在力霸风暴的检讨却只导向绿营天王内斗,难道不该对这20多年来财经政策作总清算?

建议标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