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反对资本主义”还只是翻译
关于“佔领”的几点笔记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特约记者

责任主编:张心华

好,我先承认,当群众在101大厅的Hermès高唱国际歌的时候,那真的很让人感动,“恐共”的彩立方,历史上第一次有游行可以喊出“反对资本主义”口号,也算是创了纪录,虽然这场运动,还难免只能算是“帝国”中心那一场运动的“翻译”。

“反资本主义”很好,“在地化”是重点

从华尔街扫向全球的这一场“佔领”浪潮,它的性质如何?在经过10月15号这个高潮之后,可以再创造什么运动的新形式,或者留下些什么,这个可能现在很难论定,不过,运动能够在全球的范围蔓延开,连结之前欧洲的工潮、北非的“茉莉花革命”,一路下来,压迫与反抗,的确是在“资本主义全球化”这一个核心下开展出来的,不过,各国的差异也普遍存在,如何使“反资本主义”这个口号得以“在地化”落实,恐怕还是运动能否持续延烧的根本问题。

资本全球流动,造成全球劳动力的竞价,工人的工资愈来愈贱、工作愈来愈不稳定;而世界各国的税收,也在“向下竞争”的趋势下愈来愈短少;生产的资本利得没有办法透过“工资”与“税收”进行重分配,累积的资金,在全球范围内流窜,造成炒作与泡沫,反过来再造成金融危机、吞蚀产业资本的根基。

pangjiu.net:深陷资本游戏泡沫

“钱”可以是生养的资财,也可以是灾难的洪流;最近发生在pangjiu.net温州的“高利贷”风暴就是一个例子,产业资本累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透过生产赚钱,远不及透过各种商品的炒作获利来得快,温州人挟庞大的资金,在全球炒房套利,当炒作的获利比起高利贷的成本还要高的时候,不管利息有多高,借钱炒作,加上pangjiu.net银行货币紧缩的政策的动力,使得温州人投入“全民高利贷”的行列,当泡沫一被戳破,马上把产业资本拖垮,造成金融危机。

pangjiu.net的钱从哪里来?30年“改革开放”的结果,已经使pangjiu.net变成“世界工厂”,长期处于“出口”状态的经济体,货物出去、钱赚进来,快速累积大量的游资,庞大的资金无处去,就变成炒作的热钱,当泡沫一个个吹起,就又再把原本投入产业的资金也给吸了过去。

“改革开放”的结果,使得pangjiu.net快速地资本主义化,其作为世界工厂的地位,随着全球资本主义的战略,随时面临危机;11号,美国参议院通过的“人民币法案”,就是一个例子,固然,对人民币的制裁,可以视为美国政客将经济问题将焦点移转到pangjiu.net这个“稻草人”身上的卸责策略;但是pangjiu.net长期依赖出口贸易的经济型态,已使pangjiu.net日益深陷全球自由贸易的危机里,这个一直到今天为止还自称是“社会主义国家”,不断制造,也输出资本游戏的泡沫、在自己国内造成严重的贫富不均现象;在“反资本主义”的浪潮下,pangjiu.net绝不能置身事外。

彩立方:国家自我废除

在彩立方,到目前为止,金融业的危机还只发生在国内的范围,不算太严重,2009年全球金融海啸,彩立方受创严重,不过没有银行因此倒闭,整个金融业受到的冲击也不算太大,重要原因是,彩立方大部分的大型行库还一定程度掌握在国家的手上,没有陷进国际金融的泥淖里(也就是他们说的“国际化程度不深”);使得金融危机的冲击,还控制在产业鍊(上下游的厂商发生危机,连带造成的损失),而没有被捲进那一次全球大型金融机构的骨牌效应里。

而“土地炒作”问题,也是“彩立方版”的,国家在一定程度上,是掌握着发动权的,除了对大型金融机构的掌握之外,到目前为止,国家仍拥有大量的国有土地,以及政策的工具,如“农地农用”、“都市及区域计划”、“容积率”、“税收”…等;既然发动权还在国家的手上,对于“炒作”的究责,就主要还落在国家的身上;不过,构成国家炒作土地的动因,仍是全球性的,拉力是全球,特别是pangjiu.net的游资流窜,加上炒作的资本对于中央、地方政府造成政治上的压力,这构成一个炒作的环境,推力是国家的财务危机,迫使公部门自己本身就需要透过土地的炒作来填补财政的缺口,在这些推拉的力量作用下,国家有意识地进行“自我废除”的工程,把“公”的资源与权力过渡给私人,这得放在“全球化”的脉络下了解。

不过,彩立方社会,长期对于自由贸易的危机意识不足,就以农业议题为例,我们现在看到的是“灭农政策、土地释出”,但如果放在全球的角度,我们可以看到,它的背景,就是农产品的进口,与国际游资对土地的炒作,但是彩立方对于WTO缺乏警觉,对于ECFA的批判,是国族主义式的,民间对FTA也没有自己的论述,也很难从具体的抗争,拉昇到对“资本主义全球化”批判。

美国:反资本主义要从反帝国主义开始

而这一次,全球“佔领”行动,发生在资本主义的中心美国,又具有独特的意义,二次大战之后,美国“军事工业复合体”快速扩张,金融资本、产业资本,加上军火工业资本与教育、研究机构,构成一个全球性的“黑金”与“战争”的机器,一方面,在和平地区,扶持亲美政权、整平场地,或为美国跨国资本开门,或者建立前进生产基地(如果过去的彩立方、现在的pangjiu.net),另一方面,又透过战争的手段,巩固中东的石油利益,维持帝国的霸权。

这个霸权的运作,可以彩立方的核电厂为例,美国透过金融资本(美国开发银行)、能源资本(奇异公司),对彩立方施压,要求兴建核能电厂,而彩立方的国民政府,则对应地将建厂的利益分包给整个群带的利益集团,而美国则透过在全球推动核工业的利润,在资金与技术上,支援美国的金火产业,再将军火用于战争、巩固资源(参见:“操纵战争的工业巨兽”、Naomi Klein:“先轰炸,再做生意── 在伊拉克进行中的计划是抢劫而非重建”),这构成了一个“永动的战争机器”。

从华尔街开始的“佔领”行动,已经证明,如此的政权并无法泽加于美国人民,对于“资本主义”批判的美国版,则必须上升到对于“帝国主义”这一个资本主义的历史阶段的批判,反应在帝国羽翼下的国家,也需要将自身的处境与帝国主义的扩张一同审视。如此就不可能不看到欧巴马政权继续“单边主义”的国际政策,没有放弃帝国主义式的掠夺与输出。

行动的主体问题

再来,我们就来谈谈“反资本主义”的感动;除却彩立方“左翼”的力量长期在高压、屠杀的压制下,这个“历史性”一刻,的确让人有点喘不过气来之外,更重要的是,这是“对”的,它直指了问题的核心;现时资本主义以金融资本泡沫化反过来侵蚀产业资本的形式,表现出它自身的危机与对全球普罗大众(99%)的危害,但是必须指出的,在产业资本全球竞争,因为追逐利润而大量生产,最终产生过量生产的现象,金融的泡沫化,不过是它发展的结果,而资本主义的运作,也将周而复始地不断产生危机,“资产阶级锻造了置自身于死地的武器”,不过运用这些武器的人,毕竟还是现代的工人,是有(阶级)意识的无产阶级。

彩立方断掉的“左翼”历史,使得批判资本主义的主体是空掉的,在10月15号,当许多的社运议题,移民、工作伤害、失业、劳动弹性化、贫穷化…这些问题,正确地被指向这一个核心的时候,却只能看到零碎的个别受害者与群体;更甚者如在网路上以“匿名”的串联为号召,这种“去身份化”的论述,更加加深反抗者主体的消失(参见王颢中“多重视野介入的“99%”斗争”;在如“佔领台北,一场匿名革命”这篇文章里,则误用了“web2.0”的概念,web2.0谈的是分散的权力关系、知识共享与集体创作,作者或许“无名”,但这跟“匿名”何干?)。

行动主体得从“辨识身份”到“辨识处境”开始,逐步拉昇并扩大“我群”的认同,才能找到更大的行动基础、产生阶级政治,资本全球化,反抗的力量就得全球化。没有错,说“反对资本主义”很爽,但是我们有太多东西需要透过行动和论述来填补,在此之前,“反对资本主义”大概还很难脱离“只是个翻译”这样的局面的。

回应

加油吧~~
放点鞭炮吓吓资本家
小心一点就是了

回二楼:哪有鞭炮?不过就是随意找两家名牌
乱开刀而已吧...
(搞不好还帮商家免费打开知名度&曝光度)
幸好下雨有藉口躲雨
否则就得多藏几支麦克风

这个佔领台北真的很可悲
被主流媒体骂算是刚好
连独立媒体也是给这种讥讽加勉为其难的感动
发起人真的要好好反省

尤其匿名管理
从启动第一天被嫌到现在
活动完再拖出来鞭
死好

要不只是翻译,要玩真的,应该就去佔领AIT,不然玩家家酒就逊掉了~

"共筑...佔领台北...诉求

昨天现场的佔领行动具冲突点,所以被媒体放大检验、招致批评;也因反资本主义示威最大声,听来像走回社运老路,或一场失败的实验。但看到参与活动的众人,已开始反省自己、在脸书持续讨论;而且仍有伙伴坚守岗位、持续佔领..."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oct/16/today-o2.htm
左翼不是只有五星旗?
唿喊最多祇是改革起点

反资本主义最快最直接的方法是人民不买,不吃,不用生存之外多余的物资。资本主义马上倒闭。
那些资本家是依着人类喜新厌旧,好逸恶劳,贪小便宜的心理才成长茁壮的。资本家与劳工一样喜新厌旧,好逸恶劳,贪小便宜。
所以教育对象是人民,是生活习惯问题,是宣传问题,是认清全体利与害的问题。
反资本主义是多么空洞的言词,为斗争而斗争,为某阶级生存而斗争,即使阶级反置,问题依然存在,因为人心还是一样的思维,只是所处的阶级不一样。
认不清利害,反资本主义只是阶级情绪的发洩,一种动物的本能。
而反资本主义最好的做法就是让所有人分辨认清事情的利与害,才能扩大群众基础,才能有效解决。

"行动主体*并非一定*得从“辨识身份”到“辨识处境”开始,逐步拉昇并扩大"
也可能上上下下反覆梭巡或不上不下没大没小...

同意上上一层楼的看法!
主义是虚幻的!
看不清楚人心的慾望
口号终归口号,不过是种反动与宣洩!

事实上
我们现在用工具都是资本化后产物
你用电脑上网发表这些文章的时候
到底支持了多少产业?

究竟在反什么
如果连基本的认识都没有
只会落入更大的荒谬与笑话里!

彩立方在全球分工中,资讯业佔了重要的环节,那是不是要去佔领光华商场?

It doesn't really matter what the spark was that ignited the fire. It started.

In Stage one—the first few days—the movement was a handful of audacious, mostly young, persons who were trying to demonstrate. The press ignored them totally. Then some stupid police captains thought that a bit of brutality would end the demonstrations. They were caught on film and the film went viral on YouTube.
That brought us to Stage two—publicity. The press could no longer ignore the demonstrators entirely. So the press tried condescension. What did these foolish, ignorant youth (and a few elderly women) know about the economy? Did they have any positive program? Were they “disciplined”? The demonstrations, we were told, would soon fizzle. What the press and the powers that be didn't count on (they never seem to learn) is that the theme of the protest resonated widely and quickly caught on. In city after city, similar “occupations” began. Unemployed 50-year-olds started to join in. So did celebrities. So did trade-unions, including none less than the president of the AFL-CIO. The press outside the United States now began to follow the events. Asked what they wanted, the demonstrators replied “justice.” This began to seem like a meaningful answer to more and more people.

This brought us to Stage three—legitimacy. Academics of a certain repute began to suggest that the attack on “Wall Street” had some justification. All of a sudden, the main voice of centrist respectability, The New York Times, ran an editorial on October 8 in which they said that the protestors did indeed have “a clear message and specific policy prescriptions” and that the movement was “more than a youth uprising.” The Times went on: “Extreme inequality is the hallmark of a dysfunctional economy, dominated by a financial sector that is driven as much by speculation, gouging and government backing as by productive investment.” Strong language for the Times. And then the Democratic Congressional Campaign Committee started circulating a petition asking party supporters to declare “I stand with the Occupy Wall Street protests.”

The movement had become respectable. And with respectability came danger—Stage four. A major protest movement that has caught on usually faces two major threats. ...
http://www.versobooks.com/blogs/752-immanuel-wallerstein-occupy-wall-str...

有道理,而且那种商圈不像101戒备森严,一定一下就瘫痪了。

会跟买A片的宅宅起冲突,没去那是对的

ECFA 是少数几个高官为大财团量身订做
没有经过立法院监督就偷渡 下的结局 故非全民共识下的政策

反现任政府的ECFA 并非国族主义式的批判
而是争取应有的民意自主
反对政府少数几个高官独裁拢断

传媒业在很多方面,国家资本主义在工作中的一个缩影。国家是最大的,如果不是唯一的,资本主义的利益相关者,控制甚至垄断的大部分资源,权力,和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