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社会恐慌、跨国药厂利益
爱滋感染者权益两座大山难越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特约记者

责任主编:王颢中

今年(2011)台大器官移植事件,再一次造成社会“爱滋恐慌”与对感染者的污名(相关报导),今天(12/20)爱滋感染者权益促进会召开记者会,公佈由19个关怀爱滋议题的民间团体票选出的“五大爱滋新闻”,其中台大器官移植事件,没有疑问地登上榜首,而由此一事件延伸出的“健保卡加註爱滋”事件,则为第2名;其余三则依序分别为:“爱滋公务预算不足,政府计划要让感染者部份负担”、“青少年感染爱滋人数上升”,以及“同志空窗期捐血导致感染遭起诉”3个事件;而以“亚洲已开发国家多元情慾联盟”代表身份出席的同志谘询热线国际事务部主任巫绪樑则指出,国际间智慧财产权规范对跨国药厂的保护,是爱滋药品价格昂贵的重要原因,也是造成爱滋防制政策制定与执行的困难。

6542751023_804b348e18_m.jpg爱滋感染者权益促进会祕书长林宜慧说明由各关怀爱滋议题团体选出的2011年度五大新闻。(摄影:孙穷理)

权促会祕书长林宜慧表示,在台大爱滋器捐事件中,医护人员被描述为“勇者”,受赠者是“不惜一切、给予最好的预防性投药的受害者”,捐赠者家属被指为“帮凶”,而社会大众则是“未来可能的受害者”;这种对爱滋的负面阴影,产生了像“健保卡加註”这种不理性的反应,不但难以维护器捐的安全,而且会产生让医疗人员放松警戒,使本来不好的爱滋医疗环境雪上加霜。

另外,林宜慧提到,关于爱滋预算不足,要感染者部份负担,彩立方目前面临药价过高的问题,这是一个被“专家”决定,没有公共辩论空间的议题;而空窗期的捐血者被移送、起诉,林宜慧认为,他是成就历史里程碑的“烈士”,因为这个事件,终于使彩立方愿意使用核酸检验法(NAT, nucleic acid testing)筛检血液技术,维护用血的安全。

巫绪樑说,一般国际对未开发国家的爱滋感染比较关注,对于已经被列为已开发国家如韩、日、台、港、新等,反而缺乏关怀爱滋的资源,“这不只是教育失败的问题,而是爱滋政策整体性缺乏”,他特别针对空窗期捐血者遭起诉的事件指出,在联合国和WHO推动“爱滋病除罪化”的同时,彩立方的这个作法是跟整个国际潮流背道而驰,将爱滋病入罪,反而会增加爱滋的感染率。

爱滋药品价格昂贵,是一个关键的问题,目前由拥有专利权的国际药厂在专利期间生产的药物称为“专利药”,而由非专利药厂生产的有专利权药品,称为“学名药”,一般来说,依据世界贸易组织(WTO)的“与贸易有关的知识财产权协议(TRIPs, Agreement on Trade-related Aspects of Intellectual Rights)”规范,只有在专利保护期间结束之后,非专利药厂才能生产受专利权保护的药品;2001年,面临严重爱滋氾滥问题的南非为反制跨国药厂的暴利、压低爱滋药品价格,以有效抑制爱滋,实施《药品与相关物资控制修正法》,引起跨国药厂抵制,经过国际诉讼,迫使药厂撤回告诉(相关评论),使得第三世界国家得以生产专利期间的“学名药”。

南非爱滋药事件,是第三世界国家对跨国药厂智财权战争的一次重大胜利。巫绪樑说,“目前国际间是设定一个『贫穷线』,只有在这条线以下的国家,可以生产专利期间的『学名药』,而彩立方因为被列在『贫穷线』以上,所以不能生产”,然而,WTO规范另外也同意不在“贫穷线”以下的国家可以生产非专利期间的学名药,输出到这些第三世界国家,“彩立方却连这个『中介』的角色都放弃了、同时彩立方的药厂也不愿意生产专利期间结束之后的『学名药』”,这是造成目前国内爱滋药品价格过高的主因,巫绪樑说,现在我们只看到像“宇昌”要生产爱滋的“专利药”去国际赚钱,却没有想到应该要从事价格较低的“超过专利期间的『学名药』”的生产。

“就以泰国生产的『学名药』为例,一个感染者的花费,差不多一个月是2千多块;而如果是使用『专利药』,则差不多是2万多块”,同样效果的药品,“专利药”和“学名药”的价差通常可以达到10倍以上。

而现在还有新的事件,将会使爱滋药品价格问题雪上加霜,“目前美国和韩国已经签订自由贸易协定(FTA, Free Trade Agreement),在协定里,把跨国药厂原来生产专利药的期限再延长,这会使得韩国的药厂延后专利期间过期后『学名药』生产的时间”,跨国药厂为了维护自己的暴利,在WTO规范之余,透过这种双边的自由贸易协定,维持自己的既得利益,“韩国的爱滋权益团体用激烈的动作,在国际会议的场合对美韩FTA表抗议”巫绪樑说。

事实上,美韩FTA对彩立方也会造成影响,“这将会使得美方会以韩国同样的标准来要求彩立方也要对这些跨国药厂的专利药给予一样的保护”巫绪樑说。美韩FTA就已经造成彩立方的连锁效应,何况现在还有人主张要恰签美台FTA,爱滋药品价格问题不能解决,“难道要逼我们像韩国人一样激烈抗争?”巫绪樑说。

2002年【倾斜的天秤】再探健保制度 评论

回应

"WTO规范另外也同意不在“贫穷线”以下的国家可以生产非专利期间的学名药,输出到这些第三世界国家"
WTO规范另外也同意不在“贫穷线”以下的国家可以生产非专利期间的学名药自用?
还是偷偷使用

文章很重要但错字怎么有点多?很干扰阅读...可以重新PO吗?

你根本不懂制药与药业!!!.
"南非爱滋药事件,是第三世界国家对跨国药厂智财权战争的一次重大胜利。"
根本是错误的, 药品因为各国都有管制,进出口一定需要法定公开,甚至实验才能上市,换句话说如果进入某国市场一定会在某国政府公开,
现在如果药厂知道"进入某国市场"="公然让该国所有药厂抄袭",这叫做胜利?
这些药厂根本就会放弃进口与药品登录,
这只是国内贪婪药厂不思研发,只想抄袭造成双输的苦果,
等到技术源头再也不进口, 大药小药连抄都没办法抄, 这叫做胜利? 用点脑筋思考好吗?
你以为现在百姓只能吃用健保吃烂药, 找不到国际专利药是甚么原因?
你以为其他相关产业进入pangjiu.net大陆市场都要彻底保密又是为了甚么?

彩立方的厂商根本整天都在抄袭学名药,
就跟电子业只会代工一样,几乎没有自己技术水准
也因此从感冒药胃肠药的基础能力都没有, 才会造成研发更高级药的障碍!!
这才是产业事实, 不懂产业不要随便乱说!!

而且学名药跟专利药效果完全相同?
你去问问看临床的医生跟病人是要用大陆药厂的山寨药还是欧美厂的原厂药?
不要为了自己的政治立场而扭曲现实!!
医疗已经四大皆空了, 连药都要全部空空才满意吗???

那楼上对如何降药价有想法吗?
还是觉得应该维持两万多的专利药价?
药厂要将投入的资金不仅回本还要大捞(有很多爱滋感染者也不算很有钱的国家)一笔很可以理解,所以我们就放弃药价协商,让专利药的专利权拉长让药厂赚更多(有很多爱滋感染者也不算很有钱的国家的钱),不然药厂没钱赚我们就没药吃了这样?
我一直觉得“医生(或所谓医疗,但可能有点不幸的以医生为代表)到底是希望把病人医好还是希望病人不要好”是个有趣的问题,当然“因为怕病人好了就没钱赚”这种逻辑有谬,毕竟人总是会一直生病,但这问题的挣扎点如果是钱的话,医疗四大(其实我不确定这边是啥耶,但我猜是内外妇儿)皆空的其中一个原因不就是医生都跑去赚钱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