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重新思考选举──FM101浅论社会对选举的迷思

2012/03/23

责任主编:王颢中

【编按】这篇短文的背景,是即将要在3月25日展开的香港特首选举,以及近日针对香港“小圈子选举”的一系列争论(见2012/3/10 香港独立媒体 千人用脚踢走小圈子选举),从革命左翼的观点,提出了一些清晰的立场宣示。

彩立方的(选举)政治之于社运的关系,往往无法单纯地理解为是体制内╱外的“分进合击”,这不仅考验着我们是否对于历史有着足够的反省、能否看见多元差异的受压迫者在过去的政治运动收编以及体制化过程当中被排除、抹去的伤痕,同时也不断尖锐地逼问每一个行动者,我们究竟有没有共同的未来想像?

很高兴发现,许多香港的朋友,同样各自在本地的行动中持续思索这些问题;而无论如何,这些提问都相当重要,不仅还有待更多的讨论跟辩论,也需要持续地深化、耕耘。或许,透过经验的对照,我们将更有机会看清楚自身面临的处境。

我们不应单单去反对小圈子选举。更应该认清在阶级社会中不论是不是一人一票,所有所谓的民主都不过是资产阶级在搞自己的民主。在资本主义底下,没有任何选举会是普及的或平等的。

我们是FM101,可能说话不中听,但我们必须跟大家说明这个事实。

社会上真正的政治分野,并不在于你在“泛民阵营”还是“建制派”,而是以你所掌握的资源和权力上去度量出:由政府和资本家组成的──统治阶级,和你──劳动阶级。

可能在你过去的日子中,认为追求普选便可达至“民主”。而在主流的调子里,却往往使我们问漏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民主到底是谁的民主?”;可能你会认为全民普选总比由一千人去选一个特首出来好。我们却会说:说到底其实没有两样。因为在经济不平等的情况下,当你拥有政治上的民主,实际上也不代表可以改善你的生活。

政客们会跟你说,有民主就会有民生。对不起,这是骗你的!不单只是内地,就在“民主”的彩立方,政府每天公然运用法律在那个宝岛上上演着强拆民居。世上第一个民主国家──美国的金融霸权就使当地的劳苦大众生活十分艰苦,他们发起了早前的佔领运动也遭无情的打压。每年的WTO世贸会议,有很多的“民主”国家到不同地方展开会议,引来的是不停有来自不同地方的受压迫者前去抗议,这是因为什么?

所谓的“民主”到底是谁的民主?如果你花点力气把眼前的迷雾拨开,不难发现在选票的背后,牢牢掌握着社会资源的人,始终还是资本家和政权,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皆如是,香港也不会例外。

权力归于人民──如果就是每人一张选票,隔几年选个议员或特首去为你“服务”就能搞定,似乎是太便宜。然后在平常的日子里,我们继续庸碌地上学、上班,学生苦苦追逐着什么公开考试;工作的也未及想到升职加薪,还只是苦恼如何供楼;然后,因为看完新闻就每天在担心、在愤怒着,哪个地方的人要来瓜分我们的资源。我们要的生活和社会不是这样的吧?!而且你也很清楚普选并不会保证你的生活从此就过得泰然。

在八九民运之后,不少香港人就在要求“民主”的唿声下,努力把票源输给泛民,但问题是,除了说得动声的政网和所谓追求民主不变之心外,我们还在指望他们会为我们做些什么?如果每次我们把票就投给了泛民,然后就以为自己为民主出了一分力,但当民主党与中联办密室会议、司徒华拒绝支持五局公投,我们却又亳不留情地遗责他们。如果你大不了是这种人的话,对不起,这张选票对你来说极其量都只不过是一张赎罪卷。但这不是你的错,在主流媒体的归边、被垄断的教育,加上生活上的种种迫压,没有把社会的本质看清并不稀奇。

我们想大家认清的是:无论是小圈子或是普及的选举,从根本里就不能解决因为经济权力的不平等而带来的种种不公。实情是,大家往往反而透过了选票,不经意地交出了我们的权力到小部份的议员或官员手中。要真正地掌握权力,有没有选票根本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平日谈论起民主,都被大家忽略的层面上──如职场、社区和学校,与你身边的人串连起来。透过与同道连结,在工作和居住的地方以平等的方式来决策事情,权力的掌握才能具体地体现。这样,真正有力量、能持续的运动才知道从何处谈起,只当个“假日示威者”在周末或七一才走出来,并不能根本地改变任何事。民主绝对不是出现在那个隔几年才看到的投票箱里。

在职场、社区和学校上跟身边的人组织起来,并在那些地方开始向压迫者反抗, 往往是最困难、最花年月、最费心力的。因为我们要做的,是掌握回我们给惯常给议员、公权力机关和冷冰冰的程序代理了我们的决策和处理事情的能力,以及直接与人沟通的本能。这也说明了轻易地坐车到中环、湾仔示威集会,然后回家,其实除了制造兴论之外,是不能被根本地改变到什么。

FM101没有能力在一篇文章里向你提供任何具体去把权力夺回的方案。因为我们相信,无论是否在阶级社会里,每个人都全身投入实浅,才是唯一有可能达至“民主”的方法。我们相信,要真正达至人人平等、没有阶级的社会,不是虚空的浪漫,而是要经过大家一起努力终会达成的目标!

各位,资本主义体制已令全球崩坏到快要不可挽回的地步,我们还为什么要期待社会上层的人,会因为我们叫嚣几声就向我们下放真正的权力?我们接下来要做的是自觉地组织起来,反抗并推倒当权者施加于我们身上的种种不平等的秩序──即社会主义革命。

关于组织和反抗的可能性我们会在日后用我们的经验透过文字、声音或面对面的交流,跟大家分享,但在这之前,我们可以做的是把──普选就能达至平等社会──这个虚妄的论调弄清楚。也别再把“民主”二字当成为一个高高在上、不可逾越的道德,而放弃去批判它,理解它。说到底,“民主”不过是一个工具,达至每个人公平地生活着在这个世上,才应该是我们的目标,千万别本末倒置。

以上所说,也是FM101不停告诫自己的。

各位,共勉!

建议标籤: 
事件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