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台大工会卡住 助理权益难保
僱佣关系? 北市劳工局还是不清楚!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记者

责任主编:陈韦纶

9月3日,劳委会以处份书没有载明事实、理由与法令依据,违反《行政程序法》为由,撤销了台北市政府驳回台大工会成立申请的处分(相关报导),今天(9/14)台大工会在立法院召开记者会,与台北市劳工局当场对质,台大工会理事长黄守达批判劳工局“不只是驳准没有附理由、不清不楚,更是打压工会!”代表劳工局出席的劳资关系科科长江明志,除在会中反覆强调“依法行政”之余,却仍坚持台大工会中的“兼任助理”、“研究计画临时工”与“教学助理”三者与台大间的僱佣关系仍难确认,希望工会和校方再出资料,以便劳工局釐清。

工会已提资料,劳工局还是无法认定僱佣关系

台大工会法务张智程拿出由台大统一制作的教学助理的契约书,这些契约书,都是依据台大的“教学助理制度实施准则(相关连结)”订定,而这些助理的聘用与工作规则,也是由校方统一规定、并由校方与助理签订;至于国科会的助理,张智程表示,依照国科会“助理人员约用事项”,所有聘用的助理都需经过台大报聘系统核准,张智程认为,教授只是被学校授与指挥监督的权限而已,真正的雇主应该是学校。

在台大的教学助理契约书上就明白写着“不适用劳基法”。(资料提供:台大工会)台大工会成员(左、右)与市议员在立法院召开记者会。(摄影:孙穷理)

在教学助理的契约书上,把工作时间、内容、劳务的对价定得很清楚,但是在上面也明明白白写着“不适用《劳基法》”。不过,适不适用《劳基法》难道是雇主说了算?他表示当然不是。他拿着劳委会撤销劳工局的诉愿决定书解释,判断是否具有劳雇关系,除了“从属性”、“劳务对价”外,“还有『其他法令』的规定。”什么“其他法令”呢?他说台大的“教学助理制度实施准则”,里面有“服务”(而非“劳务”)的字样,只是这是学校自定的准则,可以说是“法令”吗?学校说是“服务”就不是“劳务”吗?江明志则再强调“那也不一定。”也就是说,这些都不能说明教学助理与学校间“不存在”劳雇关系。

争议背后的《劳基法》与劳健保问题

为了说明研究案的兼职助理和工读生“有问题”,江明志甚至试图否认老师接国科会的研究案属于他跟学校劳动契约的一部分,“学校对老师『接案』这件事,强制到什么程度、有没有指挥监督关系”江明志自问自答说“还要查”;如果研究案不是老师在学校的工作,并可以此切断学校跟学生的关系,而如果老师承接研究案,不是他在学校僱佣契约下劳务的一部分,又为什么可以使用学校的设备、资源?“所以说国科会的计画要付15%的行政费用给学校嘛”,所以15%是租金?江明志说他没有“15%”的资料,所以“不了解”。

这实在太玄了,号称“研究型”的台大,老师做的研究工作,却被说成不是台大的工作?那么老师做研究是“派遣工”、台大是派遣公司(即便如此,派遣工跟派遣公司之间仍然具备劳雇关系)?面对一连串的质问,江明志仅表示“这只是我的脑袋想到它的可能性,我没有说它一定是怎样”。

对这个也疑惑、对那个也疑惑,那江明志到底要工会拿什么东西出来,也说不上来,但是劳工局的的确确驳回台大工会成立的申请。为什么?江明志说“驳回可以再送啊!”。他强调,之前已经跟工会沟通过,可以先找没有问题的“专任助理”和“工读生”,凑满30个人,把工会组起来再说,工会也有这个能力,但是却没有这么做。

也许,问题不在“打压工会”,而是劳工局不敢正视兼职、教学助理和临时工适用《劳基法》与劳健保、劳退提拨的问题。

劳委会不接球

江明志说,台大校园里头的这些工作关系,是“不平等权力下的产物”;劳工局应当解释是驳准的理由没错,不过还是得“回到教育体系里要去处理”。那就对了,劳工局认不认定,是要等这些助理们的雇主和雇主的上司们点头。

适用《劳基法》与劳健保、劳退的提拨,直接牵涉到聘用这些为数众多的“部分工时”助理的经费,今年8月23号,国科会修正研究助理约用注意事项(相关连结),提到“兼任助理”和“临时工”劳健保如果要保劳健保,可以从计画的“业务费”支出,而如果因为他们适用《劳基法》所生的支出,可以从计画的“管理费”支出。国科会负责相关业务的人员强调,国科会并没有“强制”要这些人都适用《劳基法》与纳保的意思,只是在讨论如果有人有条件纳入,钱可以从哪一个名目支出。但弔诡的是,如果要纳保的话,“投保单位”仍是计画的“执行机构”,也就是学校,而劳雇关系不确认,就不知道适不适用《劳基法》、也不知道要不要提拨劳保劳退。

“在学校里面的受雇者,私立学校除了教职人员之外,都适用《劳基法》;而公立学校,只要是非依公务人员法制任用的,也都有《劳基法》的适用”,劳委会劳动条件处处长陈慧玲如此回应。不过,这样的答案,对于校园内从事劳务学生的劳工身分与僱佣关系,仍然没有釐清。劳委会劳资关系处处长刘传名也只是强调,僱佣关系要回到人格、经济的从属性来看;“不过这是个大原则”,他表示还是得回归个案去判断。至于个案事实,是“由地方主管机关认定。”总而言之,又回到满腹疑问的台北市政府劳工局的手上。

工会:短期内争取劳雇关系比工会成立还重要

黄守达说,这次台大工会送件的发起人中,专案研究计画的“兼任助理”与“临时工”大约20人左右,超过一半,这些人在被劳工局认定“不具劳雇关系”后,工会也就难以成立。为什么不照劳工局的说法,先凑满资格符合的人(例如30名专任助理),让工会合法成立再说,他表示对工会而言,这些人“被承认”是一件重要的事,如果不这样,即使未来工会成立,还是要再吵一次这个事情;而如果在这件事情上得到突破,对于其他学校的助理,也会有很大的帮助。他同意,短期之内,让这些人得到僱佣关系的认定,可能比起工会合法成立还要重要;因为这牵涉到工会未来的实力问题。

僱佣关系谁认定?劳政机关互踢皮球

此次台大工会向北市劳工局申请登记成立的30位发起人中,包括8名专任助理、3名校内工读生,在5/16日劳工局做成的驳准文中,认为这两类与台大校方具有僱佣关系。

江明志在接受访问时指出,专任助理有“劳动契约”、工读生有“劳保”资料,因此得以认定劳雇关系;但是被排除的“研究计画兼任助理”、“研究计画临时工”与“教学助理”三种人,也都有“劳动契约”,只是劳工局不清楚那是不是“劳动契约”;而是否具(有一定雇主)的劳保身分,也是以确定劳雇关系为前提,以有劳保身分倒推有劳雇关系,也是迴避问题的谈法。

劳工局在“不清楚”是不是有劳雇关系的情形下,驳回了台大工会成立的申请,而劳委会诉愿委员会撤销劳工局处分的理由,也并不是认为这个处分不对,而是“没有附理由或法令依据”,把球踢回给劳工局;劳政单位不敢解释、踢来踢去,根本问题恐怕还是在“教育界”的教育部与各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