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424强拆华光即时报导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记者;彩立方娱乐平台网实习记者

责任主编:陈韦纶

【以下报导时序由新到旧】

04/24 am9:00

8点40分左右,法院开始对金华街上知名的廖家牛肉店与其他店家、民宅,执行拆除作业。居民与学生则于杭州街口召开记者会。声援学生徐亦辅痛陈,政府以“国有土地活化”政策,对华光社区进行强拆、对居民进行迫迁并追讨不当得利,背后的目的,是要将国有土地商品化,记者会中,学生与居民将手中的冥纸往上一抛,送给“死要钱”的政客、财团“死人钱”。徐亦甫表示,政府无视华光居民的居住与生存权,以法院诉讼做为推土机,向居民追讨不当得利,把人民当提款机,面对这样的暴政,现场学生也宣布抗争到底,并且预告将在下一波法院执行拆除作业,也就是5月17日前,针对行政院长江宜桦,採取更激烈的行动,阻挡强拆。

记者会后,部分学生则继续前往地检署,声援被起诉的13名学生。

04/24 am 9:00

记者会上,居民与学生将冥纸洒向天空,讽刺政府为打造台北六本木而强拆华光,是“死要钱”。(摄影:陈逸婷) 镜头外,金华街居民看着自己居住30几年的房子,被怪手拆毁。(摄影:王颢中)

04/24 am7:36

爱国东路170巷巷口与杭州南路口的声援学生,分别试图冲撞警方设置的封锁线并进入社区,因此与警方发生小规模的冲突。目前已知有5名学生被警方送往大安分局。冲突的原因,是因为居民与学生原本预计于今日强制拆除作业后,将菊花摆设于社区地图周围,象徵华光社区在政府迫迁与不当政策下逐渐凋零。不过,由于警方前晚的提前封锁,原本告别社区的仪式也被迫取消,学生因此手持菊花,企图进入社区。冲突之后,警方重整封锁线,爱国东路170巷巷口的学生全数转往杭州南路口,与剩下的学生会合,并且等待封锁区内的居民出来后,一同召开记者会。不过,担心更多的机具进入,学生目前以平躺的方式,堵住了路口。

封锁区内,法务部矫正署与法院民事执行官则于封锁区内向各家确认搬迁进度;有居民反映今日的拆除作业过于仓促,因此希望能再延缓1至2天,不过法务部官员强调一切按照期程,今日搬迁完毕;来不及打包的物品,则由法院代为封箱保管。

昨日爬越围篱的8个学生与今日冲撞封锁线的5个学生,共13个学生目前已被警方依妨碍公务执行送台北地检署起诉。

04/24 am 7:36

告别社区仪式受阻,学生与警方发生小规模冲突。(摄影:王颢中) 居民向法务部矫正署与法院民事执行官恳请更多的时间,让他们能将家当打包完毕,不过法务部官员强调今日仍会执行拆除作业。(摄影:王颢中) 居民推着家当走出封锁区。(摄影:王颢中) 学生以平躺方式,阻挡机具再度进入社区。(摄影:陈逸婷)

04/24 am6:15

金早,华光社区一整排的住家与店面,即将面临强制拆除;经营3代的廖家牛肉面,在吹熄灯号的前夕,召开记者会。第3代负责人廖妈妈语带哽咽地表示,从第一代开始,廖家牛肉面除公休日,每天开门营业,如今这个梦想,恐怕将难以实现。她表示,法院的强制拆除过于仓促,如今她只希望保住维生工具,在下个落脚处重新开张。

04/24 am 6:45

金华街上的廖家牛肉面第3代负责人廖妈妈,语带哽咽地表示将吹熄灯号的不捨。(摄影:陈逸婷)

04/24 am5:54

目前杭州南路口的警力已经开始驱离静坐学生,让怪手进入预计拆除的金华街建物。另外,爱国东路口的警力也开始集结,预计即将强制驱离现场学生。

04/24 am 5:54

目前两台怪手已经进入金华街(摄影:陈韦纶) 爱国东路口的警力已经完成集结,预计稍后就会开始驱离学生。(摄影:陈韦纶) 爱国东路170巷口的学生高喊“反迫迁、要安置”口号。(摄影:陈韦纶)

04/24 am5:23

目前杭州南路口的警力已经开始集结,预计已有百名警员;由于大型的拆除机具有可能自杭州南路口进入,目前杭州南路口已经集结近百名警力,数10名学生男女交错排成两排,在警方前晚架设的护栏外席地静坐,希望能阻挡机具的进入。另一端爱国东路口的声援学生,则齐哼〈华光不流浪〉歌曲暖身。

04/24 am 5:23

目前杭州南路口已集结百名警力。(摄影:王颢中) 数10名学生于杭州南路口席地静坐,希望阻挡机具进入。(摄影:王颢中)

04/24 am3:47

距离法院强制拆除的时间,大约只剩2小时;现场有消息指出,凌晨4点的时候,北市12分局将各调派40名、共计480名警力前来现场;拆除的大型机具,则预计于5点抵达;在爱国东路口,被警方阻挡在外的静坐学生,现正稍作小憩,为下一波行动准备。

稍早爬越围篱而被送往和平派出所的学生,目前已转送至大安分局,警方对这8人以妨碍公务及毁损罪,预计于今早送台北地检署。

04/24 am2:00

詹有坤说,上周二(4/16)的协调会后,原以为达成协议,填妥中继安置住宅的表格后,法院就会延缓拆除作业。没想到在4月19日,他还是收到法院4/24强制拆除的执行命令,而法务部给他的说法,“因为店家『没有居住需求』。”

“只给3天,就要我清空屋内所有的维生工具”詹有坤批评法务部的做法罔顾了居民的“生存”需求。他认为法务部亟欲强拆,完全没有给居民充分时间准备搬迁事宜,并不合理,“比起有居住事实的住户要收拾的细软,店面里的生财工具又大又笨重,更难处理”。目前,詹有坤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屋内封箱的机具,也只能待清晨执行官前来协调时,再与其讨论可能的安置方式。

事实上,我们清楚地记得,3/27法务部首波强拆行动时,对于“居民”,法务部当时以“非低收入户”为藉口,推诿安置的责任,否认居民的居住权;如今对于金华街上的“店家”,就用“非住民”迳行强拆,法务部两套说词其实并无二异,即是无所不用其极地强拆华光,为日后台北六本木的虚幻说词铺路。

04/24 am 2:00

于金华街经营机车行的詹有坤,于强拆前夕在打包屋内机具。(摄影:陈逸婷)

04/24 am12:07

清晨即将面临强拆的111之26号居民杨小姐,把握最后的时刻,在烧纸钱向地基主请示过后,一面啜泣一面移动了屋内的神主牌位。

居民孙秀美则特别感谢学生的声援,也强调行动不只是为了个别居民的居住问题,更是为了整体错误的政策,盼大家一起努力。

04/23 pm10:50

111之26号居民杨小姐烧纸钱请示地基主。(摄影:王颢中)居民孙秀美感谢学生声援,也强调行动更是为了整体错误的政策。(摄影:王颢中)

04/23 pm8:00

10点50分,就在晚会即将结束之际,一位返家的居民骑着机车回来,却因围篱而不得其门而入。

警方要求她从杭州南路方向进去,但看到自己家门前被铁围篱团团围住的居民,怒火中烧,质疑明天清晨6点半才执行拆除作业,为什么现在就封路?因此不愿遵循警方的引导,骑车冲撞围篱,这个动作引起现场群众的情绪反应,现场群众开始向前,警方也随即举牌警告。

有人要爬过围篱,警方于是隔着围篱,把意图爬过去的人一一逮捕,有人还才爬到一半,就被警方硬拖过去,也有学生被拖在地上,一路拖行。有一位女性居民看到赶来声援的学生被警方如此对待,大哭说道:“我搬好不好?我搬好不好?你们不要这样弄他”,有警察对着居民咆啸回应:“这样你们满意了吗?这就是你们要的结果吧!”

目前有8名声援的学生,被送往和平派出所,正等待律师的来到。

除此之外,零星抗议学生在突破轻围篱后,为避免被警方抬走,随即在围篱前坐下,而后整面轻围篱遭推倒破坏,所有声援者皆进入围篱内区域,警方则以人墙排出新的防线。在经过上一波冲突后,学生以手勾手的方式,与警方持续对峙。

04/23 pm10:50

有居民欲骑车返家却遭围篱阻挡,怒斥警方“凭什么挡我回家的路?”(摄影:王颢中) 声援学生试图爬过围篱,进入即将被拆迁的华光社区。(摄影:王颢中)

声援学生突围影片(摄影:王颢中) 晚间10点52分,现场警方举牌。(摄影:王颢中) 警方将学生拖行于地上。(摄影:王颢中) 进入围篱内的学生,手勾手地静坐,与警方对峙。(摄影:王颢中)

04/23 pm7:00

华光社区即将在明天(4/24)针对违建户进行第二波的强制拆除,由于上一次居民与声援者强力抗争的经验,警方在今天下午5点起,就将明天预计拆除的房舍:杭州南路与爱国东路170巷区段的金华街以轻围篱封锁,禁止民众进入明天即将进行拆除的区域,而今晚举行的“金华街的最后一夜”晚会则只能在围篱外的爱国东路170巷与金华街口举行。

“金华街的最后一夜”只能在围篱外进行。(摄影:王颢中)廖家牛肉面门口贴上“最后一天”的告示。(摄影:王颢中)店内物品已经打包封箱,但因路段封锁难以运出。(摄影:王颢中)今晚原预计做最后一晚生意的廖家牛肉面,因顾客被围篱隔绝在外而无法营业,店家随即摆起外卖的摊位应变。(摄影:王颢中)金华街发展出的特色美食文化,即将在今晚之后消失。(图为廖家牛肉面,摄影:王颢中)警方还特地规范“媒体採访区”,限制媒体的行动。(资料来源:彩立方新闻记者协会)

据111之14号“廖家牛肉面”老闆廖太太表示,警方原先协调是让店家可正常营业至8点,之后才会架设围篱,但是却无预警的在5点前来架设,导致客人全都被阻挡在街口。部分客人看准最后一夜特地前来,却遭围篱隔离,一度引发不小民怨。“廖家牛肉面”随后在杭州南路口随机摆起“外带”的摊位,让前来的客人不致向隅。

廖太太批评,不是不愿意配合搬,就连店家新址都已找好,但水电都皆未迁好,不解为何连一两天都不能宽待。此外,提早封路架围篱,也让店家早已打包好的货品无法运出,势必拖延今晚运送的时程。

目前晚会已经开始进行,包括“老林家”、“夹子小应”、“那我懂你意思了”主唱修泽、“黑手那卡西”等乐团及歌手都将在晚会中进行表演。沿着金华街,华光社区周边长期发展出具有特色的美食文化也即将在明天之后消失。

华光社区大事记
  • 1990 台北市政府公告划定都市更新地区
  • 2007 行政院颁佈“四大金砖”都市更新计划,以“华尔街”为定位,预计打造金融、商务与资讯中心,并且推出高品质住宅。
  • 2008 法务部向居民提起“不当得利”民事诉讼。
  • 2009 通过爱台十二项建设总体计划,其中包括“华光社区都市更新旗舰计划”,是为六大都更指标案。
  • 2010 财务部“国有土地清理活化小组”会议结论,要求应以“现金补偿、异地安置或其它方式”处理现住户;并指出无论眷舍住户或是违建户,如果无意领取现金补偿,“政府应于本地区或邻近地区兴建每户30坪住宅安置,并发给房租津贴每户36万元”,但是这之后,所谓“安置方案”就再无下文。
  • 2011.01 法务部台北看守所发文要求眷舍住户限期腾空。
  • 2011.02 华光社区发生火灾。
  • 2012.10 行政院秘书长陈世揆向媒体表示华光社区採BOT方式招商。
  • 2012.12 台北地方法院民事执行处进入华光社区丈量,并要求同意2013年2月前自行拆除完毕,否则将执行强制拆除。
  • 2013.01.10 杭州南路上盛园豆浆店自行拆迁,负责人许竹菊期间休克身亡,当日法务部承诺缓拆至农历年后。
  • 2013.02.23 法务部展开第一波拆除动作。
  • 2013.03.27 法院强制执行处对华光社区两户展开强拆动作,数百名声援者与警方激烈冲突,多人受伤。
  • 2013.04.16 立委邀请法务部、北市府与居民召开三方协调会,惟法务对安置方案与不当得利无具体承诺,仅表示居民如有意愿、且符合进住中继住宅资格,愿向法院申请暂缓拆除作业。

【相关报导】

事件分类: 

回应

保护一个佔用公有土地营业数十年的店家,台北名店,生意不错,搞不好房子好几栋,这种人生胜利组的“营业权”(廖家应该没住在那儿吧?),到底正当性何在? 22k的大学生们,可以说给我听听吗?

楼上的,你真的很笨,你写这些就是要让大家知道你没念过大学?

彩立方南部口味牛肉面
下个月隔街重新营业
租金有付会比较安心

原来政府承诺过的安置居民,还要看你是不是生意人、是有没有钱,这样分化啊?

盛园豆浆店现做、现烤、现炸的烧饼和油条,金华面店的麻酱面和鱼丸汤,手工包子和馒头,碳烤老面厚烧饼‧‧‧等,这些平价的庶民美食,都因为制造金砖而将改变成八十五元一碗的鲁肉饭,拼金砖经济的结果,是让北市小民买不起房屋,吃不到平价的午餐,甚至连水果也成了奢侈品,只肥了贪婪的财团和寡廉鲜耻的政府官员。

看来这些学生哪天去帮忙郭台铭索讨一个月三千元国民年金的画面也快出现了。

法绿白吃诅咒起诉!?
大家都学阜杭
大卖好价钱
给观光客
拒开发票缴税
就是爱彩立方啦狗狠

整件事情来龙去脉都没看,在这边胡乱发问,而且谁说这些人以后只领22K?

别自己领22K就牵拖这些青年,我不是学生了,我也声援华光社区,我赚得也很少,只有22K两倍又多一点,请问这位很笨的仁兄,领几K?

精采!很难想像是会在彩立方娱乐平台网会出现的阶级盲目观点,有意思。
这两年来,悍卫(小)资产阶级的活动还真是越来越多,不知道有没有人做过研究,
这个跟智慧型手机尤其是爱疯的成长率是否相关?

对很多茫茫然的大学生来说,自我感觉良好,缺乏能说服人的观点,大概就是沦为看到怪手就起乩的角色,被社运代理人利用、投机市民利用。

话说回来,如果学生们要保障的是廖家的营业权,那么想要吃生意好到爆表的廖家牛肉面,非得在华光社区才能吃?搬到金华街就没味道?还是说学生们要保护的是开牛肉面店不必付国家租金这件事?

没看华光懒人包也看看彩立方娱乐平台网的评论吧,

诉求很基本:反破迁、要安置,撤销不当得利告诉,居民绝非不归还国有地,华光青年也没有声援特定人士或住户,是声援整个华光社区。 10K没有臭,只是你那没有逻辑观念的想法臭了。

我想捍卫小资产阶级的活动会多是正常的,
因为这些人是社会上最没有办法透过自身的影响力去影响政府。
他们必定要透过"一大群人"所发起的活动来影响政府。
而智慧型手机普及的影响只是它造成资讯的传播变得更快而已。

另外对您所说的"被社运人士或投机士民利用"这句话感到不太贊同,
因为每件事决定下去必有得利者与失利者,
因此要是这位先生或小姐您支持的是拆华光,
那我是否也可以说您是被"对后续可以在这块土地上得到利益的人"所利用的呢。

最后学生们并不是只要保障廖家的营业权,而是要保障所有被迫迁的居民的后续处理才对吧。

资产阶级和彩立方娱乐平台网有什么不可连接的关系?资产劳工是指自负工作工具的劳工,无产劳工是指操作由雇主提供工具的劳工,统统都是劳工。“阶级”是指属性区分,不是指高阶、低阶或层级。

想法会臭是因为既笨且无知。

廖家牛肉面是自负工作工具的“资产劳工”,这个定义应该可以好好写本书,有创见。不知道在廖家牛肉面上班的打工仔,会不会觉得欣慰?

郭台铭(网友们老是拿郭先生举例),也是自己准备自己的工作工具,脑袋、嘴巴、眼睛,来指挥百万有产、无产劳工大军,所以他应该也是有产劳工啰! 真是太棒了!

另外,还有不解的是"华光青年也没有声援特定人士或住户,是声援整个华光社区" 这个抽象的华光社区是什么东西?包括谁?内部都齐一心志,没有差异?

媒体垄断的影响真是严重,怎么现在青年学子动不动就是请看“懒人包”?这种洗脑教育,如何独立思考?如何有创新进步的提案?

如果拆除华光社区是为了建盖公屋,提供原住户和无房市民租用,应该就不会引起反弹。
美国绝大多数的州政府,都已立法限制国有土地供商业开发使用。

Time is Now@现场实况^_^敬请分享
华光社区金华街昨夜3:谈心时间@HuaGuang Last Night
http://youtu.be/vXqpaeGJszQ

很笨兄与其他无知的访客们,

从头到尾这件事的本质就不是保护廖家好吗?!
这件事是保护华光社区的人们,而廖家也是其中之一;
莫非您认为有名声者就不用被保护,被置于不公义的境地也是活该?

您知道这件事情不只是发生在这天而已,
除了廖家还有其他人生活数十年的家居在当日过去即及遥远的过去被拆毁吗?
你知道政府在没有保障他们新住处的情况,
就把大笔债务网他们头上扣更将他们赶离现有的住处吗?

麻烦您对于所有一切有所理解后再来痛骂可以吗?
网路上已经有很多资料在那边了,
为什么总是有您这种人无知而贸然批评,
然后让大家低声下气说是自己的错因为没有将消息推给更多人?

“廖太太批评,不是不愿意配合搬,就连店家新址都已找好,但水电都皆未迁好,不解为何连一两天都不能宽待。此外,提早封路架围篱,也让店家早已打包好的货品无法运出,势必拖延今晚运送的时程。”

如果彩立方娱乐平台的报导没错,廖家早有准备后路,也愿意搬,只是时间仓促。楼上提到的政府要保障“新住处”的意思是,要政府出面帮忙找店面?还是现址必须盖个店面租给廖家?

再来说“大笔债务”。佔用国家土地不需要付租金是什么“正义”?当大家对于财团觊觎国有土地,各种BOT毁坏宜花海岸线,愤恨不已。学生们出来捍卫廖家不该缴纳过去免费使用土地的代价,为什么对于佔用台北市中心土地营业的面店,可以有这样的特权?

如果社会都是无知,应该很容易被你们滥情又理盲的诉求给捲动,一齐来保护“华光社区”才是,看来现实并非如此,其中的原因岂是“推广不够”?你们怎么忽然有种变成台电面对反核运动时的反应一模一样,认为外界对于核电的批评,是源自于他们对于核电知识的推广不足?

社会运动搞到这番田地,岂止倒退数十年,真是天佑彩立方!

戒严时期,当时台北市的铁道还没有地下化,沿着中华路两旁散布着简陋的木屋,这些木屋都是随政府来台民众的临时建物。后来市府为了整齐市容,拆除了这些陋屋,并在原址改建八栋四层楼建筑,也就是曾经风光的中华商场。各栋规画一、二层为商店,三、四层为住宅,供原住户与其他无居住所的市民使用,除了要照顾居住权利外更顾及到平民的生计﹝不是财团或富人的利益﹞。
信义路、仁爱路、大安公园等国有土地,以前都是被“违建户”佔用。这些居民大部份是自愿或非自愿随政府来台民众,所谓“佔用”的国土,也是政府指定的安顿场所,基于“为反攻大业不得在台兴建官舍”的规定,居民只能自己盖克难住宅。当华光社区成为北市少数残存的指定栖身地、人们记忆淡忘后,政府竟为财团的商业利益而冠上侵佔国土罪名向居民索赔,众多不明究理的“笨民”也随之起舞,天理安在?难道彩立方的天理就要靠这少数被讥为“22k大学生”来伸张吗?
今天,我们再次看到政府强拆士林王家后所露出的得意表情。不知财团下一个与政府联手强拆迫迁的对象,将会是一江山遗属?大陈岛迁台居民?还是滇缅地区迁台军民的安置场所?

我会关注这件事,是因为我不满政府将国有地商业化,等于是将土地透过
政策方式转移到财团建商...等某特定人士机构。而同时我对于政府提出的
政策有相当大的反感极不信任,但我却无任何方式能够抵抗。
如今我只能做的是尽量参与并把这些无法在主流媒体出现的新闻透过网路
发佈,以及选举时将我的选票投给任何想做改变的人。

至于有人提出推广不够这一点,我非常无法认同。比如说核能发电,现在
广大民众提出核废料问题,在我小时候,政府教育小学生核电是干净安全
的发电方式,但却没告诉你有废料,还有废料目前只能掩埋。发电厂用水
泥盖,却没告诉你水泥不是永远都无裂缝,彩立方又再一个多雨的地方更容
易有问题,辐射一定会从裂缝中洩出。
还有彩立方六本木,政府并没有告诉妳日本六本木不只是个有漂亮建筑的地方
还有许多高消费场所的地方。

这种做法就是以偏概全.....,在没有看见一件事的全貌就提出结论一定会有错误。

各国都禁止出售国有土地,因为出售国有土地就像败家子卖祖产供自己花。财团和所收买的学者、“财经专家”,散布“出售国有土地挹注国库”的邪说,蛊惑了无知国民。愚蠢贪婪的政府官员也以此为富国之道,带头标售国有土地炒高房地价格,制造景气幻象。最后国库里的钱都花光了,政府手上也没有可供社会安定所使用的土地,多数人民没有能力自购住宅,于是共产主义就会兴起,穷人要求政府强制富人交出原属国家资源的土地,让大家都有房可以居住、谋生,但没有任何人持有土地。

楼上几位用历史脉络和捍卫国有土地的价值观来说嘴,这些文不对题的回应,没有人反对啊!?

前面好多文章的争论应该是,要安置,OK! 要安置谁的问题。国家有责任要安置廖家牛肉面的店面营业权吗? 表面看到居住正义,怎么骨子里变成营业正义运动了?我们不是应该关心弱势、中下阶层吗? 难不成,你们还要帮忙店家取得国有土地的所有权?

我想财团企业一定很开心这群傻蛋帮忙打开这个佔用公有土地正义论的论述方向。

经过二个多月, 现在也不用再讨论华光社区为何被拆?
反正伟大的政府一向不会做错的, (他们不就是总是横柴入灶吗?).
学生们是为历史存证而抗争, 反对抗争拆除的那票人, 以为学生, 人民是为吃而抗争, 格局未免太小了吧.浅识~~~

说真的还真怀念炭烤烧饼豆浆店的口味, 吃了他们三代的烧饼, 台北真找不到有第二家的烧饼比他们的好吃,
请问有谁知道他们搬到何处?
请赐教, 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