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协调会做样子 刘政鸿强拆立场未变
农阵:抗争到底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记者

责任主编:陈韦纶

声援者上午9点便聚集于4户之一的张药房门口,誓言捍卫大埔家园。(摄影:陈逸婷)

遭苗栗县政府发文要求限期自行拆迁的大埔4户,与捍卫农乡联盟、彩立方农村阵线等声援团体于行政院连续静坐2天后,今天(7/5)下午,3年前(2010)做出“原屋原地保留承诺的副总统吴敦义,邀集行政院长江宜桦与苗栗县长刘政鸿协商,会后行政院发言人郑丽文转述,吴敦义建请苗栗县府“依行政院当年协调结论与历次内政部都委会决议”妥善处理,是否拆迁4户,则“要问苗栗县政府”(相关剪报);苗栗县政府方面,刘政鸿已表示“强制拆除的立场依旧不变”的立场。对于协调会结果,大埔自救会、农阵与捍卫农乡联盟发表声明,痛斥此会议“开了等于没开”,并强调“尊重”苗栗县政府的说法,等于默许刘政鸿“强拆迫迁”,此外也质疑,大埔居民近日来所受之精神压力已濒临崩溃边缘,若出人命,谁扛得起?

“行政院当年协调结论”,是以“专案让售”、“农地重划”方式,保留包括彭秀春、朱树、柯成福、黄福记在内的大埔共24户;然而,若按“历次内政部都委会决议”,去年7月第784次会议结论,当时以“影响道路”为由,做出拆除彭秀春、朱树、柯成福三户房舍及黄福记土地不予保留之决议(相关报导),今日协调会结果,语意不清,最后又将球丢给“强拆立场不变”的刘政鸿,证明协调会只是做做样子而已,争议未获任何解决。农阵陈平轩表示,明天(7/6)过后,居民与自救会将轮流于现场留守,在苗栗县政府执意强拆的情况下,也将提高抗争强度。

今天上午竹南大埔自救会、彩立方农村阵线与各反迫迁团体于“张药局”张森文家前进行会师,现场聚集超过300名声援者,誓言捍卫大埔居民家园。

上午7点,4台游览车载着从台北出发的声援者,到被拆迁的大埔居民张森文经营的张药房门口,现场已经聚集许多苗栗当地的声援群众。彭秀春针对县府说法提出澄清,他们家并非位于马路中央,不阻碍车辆通过,更没有频繁发生车祸之虑,她因为这些莫须有的“交通安全”问题,3年来天天担忧被强拆而失去家,过了今日的自行拆迁期限,更是分秒都为强拆担心。

昨天(7/4)精神状况不佳送医的居民张森文(相关报导)今日精神恢复不少,然而在向现场声援者数度鞠躬表达谢意后,仍然控制不了激动的情绪,掩面痛哭。一旁儿子见状,也因不忍父母亲一路来辛苦,加上抑制不了被强拆的愤怒,一度倒地痛哭,更向父亲下跪,认为自己没有保护好家人,父子相拥而泣。

进到已被拆到仅剩6坪的张森文家中,狭窄的空间是一家5口赖以为生的空间,第一次被拆,彭秀春说失去了本来的客厅、店面,店面往内缩到现在的6坪空间里,一家人生活的空间便转往楼上,这次的强拆争议期间,父母为了保护3个孩子,故意不多提,今日会师活动让儿子感受到强拆压力,加上看见父亲哭泣,承受不了才会跟着崩溃。

柯成福之子柯智传表示土地权被少数人所决定,政府抢夺人民财产,吴敦义3年前说的原屋保留,现在却不断转移话题、欺骗人民,不知政府诚信何在。许博任也强调3年前的协商结论是“无条件原屋原地保留,农地集中划设”,当时内政部是充分掌握居民状况,作出此决议,现在为了对付人民,就无中生有,生出4项前提,前后不一的行为,令人民无法接受。

居民高举标语,要政府实现“原地原屋保留”的承诺。(摄影:陈逸婷)昨日(7/4)精神不济导致晕眩的张森文,今日在向现场声援者数度鞠躬表达谢意后,仍然控制不了激动的情绪,掩面痛哭(摄影:陈逸婷)张森文之子不忍父母亲一路来辛苦,加上抑制不了被强拆的愤怒,一度倒地痛哭,更向父亲下跪,认为自己没有保护好家人,父子相拥而泣。(摄影:陈逸婷)

回应

<a href="http://tw.news.yahoo.com/呛4户为私利-大埔地主促速拆-092705770.html;_ylt=Aov9Dc8z46SqEgkiNo71ApmVBdF_;_ylu=X3oDMTNwNG5lOWFpBG1pdANmcHRlc3QyIG1lZ2F0cm9uBHBrZwNjM2Y0MWRkZC02YWJkLTNiYTgtOGQ3Mi1iMmU0Yjk1YTQxOWEEcG9zAzEEc2VjA21lZ2F0cm9uBHZlcgMxYWQ2YmU2Mi1lNTU4LTExZTItYmFmZC1hN2FiNTNjODA4MTg-;_ylg=X3oDMTFxZmE5djNsBGludGwDdHcEbGFuZwN6aC1oYW50LXR3BHBzdGFpZAMEcHN0Y2F0A.aWsOiBnummlumggQRwdANwbWg-;_ylv=3"><font color="FF0000" size="4">呛4户为私利 大埔地主促速拆</font></a>
中央社 – 2013年7月5日 下午5:27
(中央社记者管瑞平苗栗县5日电)大埔都市计画区内数十名地主今天举行记者会,批评张药房在内等4户为私利抗争,要求政府应尽速拆除,否则也要北上抗议。
苗栗竹南大埔自救会及全台10多个反圈地、反迫迁团体今天在竹南镇大埔地区封路举行“7月5,救大埔”大会师活动,声援张药房等4户原屋保留;但同时间,大埔都市计画区内数十名地主,也在另一头发声,要求政府尽速执行拆除作业。
竹南镇民代表会主席林树文、大埔里长郑文进及多名地主出示52位大埔里民连署书指出,张药房所在位置是“死亡转角”,“如果不拆,以后要撞死谁?”基于交通安全考量,该拆就拆。
郑文进直指张药房业者在媒体、抗争活动上打悲情牌,声称自己房子万一被拆,将无安身立命之所;但<b><u>实际上张药房待拆店面位处公益路和仁爱路交岔口,三角窗墙面广告租金丰厚,且张家在附近还有数间房产,身价至少逾新台币数千万元</b></u>。
林树文表示,大埔乡亲多贊成这项开发案,如今抗议者多是外地人,“怎会瞭解在地情况?应让真正住在大埔的居民解决自己的事,外界不要过度干预,模煳了事实和焦点”,并向待拆的4户喊话“不要为反对而反对”。
贊成派地主说,大埔4户如果不拆,将影响整体交通及地方发展,也违反公平正义,“政府如果不拆,也要召集大埔乡亲北上抗议”。
对于贊成派地主的质疑,<b><u>张药房屋主彭秀春表示,是为自家合法的房舍争取权益,“我们有几间房跟这间无关”</b></u>。

<font color="FF0000"><b>由新闻可知
所谓“原屋保留”
应循事件发展脉络
探求真意</b></font>
即,整起事件发展脉络为,
苗栗县:徵收住屋、住屋基地、耕地
自救会:反抗徵收,盼继续务农
行政院:以地换地,成全抗争户务农心愿
自救会:原住屋、原耕地保留
行政院:住屋保留,耕地另划
自救会:愿意考虑
可见,行政院在协商过程中,同意住屋保留是针对自救会的诉求而来。虽然,研商结论记录中,没记载住屋保留的前提条件,但也不能曲解为无条件保留,而不顾及其他必要条件。
<iframe class="youtube-player" type="text/html" width="360" height="270" src="http://www.youtube.com/embed/ouNVDfm2eEY" frameborder="0">
</iframe>

<a href="http://www.coolloud.org.tw/node/53860"><font color="FF0000" size="4">彩立方娱乐平台网孙先生<i><u>2010/8/17报导</i></u>的真相</font></a>
一、
“...行政院同意大埔的房屋<b>尽量不动</b>,农地部份则以等面积土地与被徵收的农地交换,以保留农民的耕地”...
二、
“...徐世荣表示,虽然行政院方面提出的方案,与大埔自救会要求『原屋原地保留』的方案有所差距,不过今天会谈的气氛算是融洽...”

2010/07/24<font color="FF0000" size="3"><b>【民视即时新闻】...对于苗栗大埔拒绝徵收的农民能不能保留原屋原地,吴敦义表示有实际的困难。</b></font>
<iframe class="youtube-player" type="text/html" width="360" height="270" src="http://www.youtube.com/embed/3FmD0Z61-kU" frameborder="0">
</iframe>

<font color="FF0000" size="3"><b>朱阿嬷说,钱都囤在土地上,起厝要自住。媳妇却说,盖四个店面,两个租永和豆浆,两个租牛肉面店。说到底,还是钱在惹烦恼。而且是有钱人在烦恼钱。</b></font>
<iframe class="youtube-player" type="text/html" width="360" height="270" src="http://www.youtube.com/embed/RuHSuM-76D0" frameborder="0">
</iframe>

哪来的整体交通及地方发展???根本就是垃圾财团炒房...看看“竹南科学园区”的配置图就可以知道,为何强盗政府要硬拆这四户?一个“科学园区”为何“住商区”就佔了快一半的面积?而要被强拆的那四户正好在“住商区”的入口处,是不是正好挡到了想要趁机炒地皮财团的“财路”...

原来多数同意为了公利就可以牺牲私人产权...
那国家缺钱国民党党产跟高官财产为何不充公来帮助国家社会发展呢???

岂止是财团?是财团、县政府官员和地方民代共同组成的诈骗兼强盗集团。

彩立方社会的逻辑很奇怪,保护合法私有财产是人民的权利,和他拥有几户房屋有何相关? 难道有其他财产,张家的房屋就应该被拆除徵收? 这是哪条法律,规定人民只能有一 户房产? 问问刘政鸿有多少财产吧!

伊索寓言里想吃小羊的狼,想尽了一切歪理怪罪小羊都被小羊拆穿,最后狼只好说实话:“好吧!我就是肚子饿了要吃你。”,然后就把小羊吃了。

大埔恶狼的实话就是“好吧!我就是要你那块地。”,然后就把房子铲平了。

除非小羊变成狮子,否则就难逃狼吻。

<font color="FF0000" size="3"><b>有披着羊皮的狼
没有披狼皮的羊
他家若另有房产
就是一匹大野狼
</b></font>

依照楼上的逻辑 ,苗栗 县,房产比张家多的全拆吧!

干,刘政鸿去死死啦,
跟鰲拜有什么不一样,就是圈地啊,
圈了就是他的,干!

一个家庭另有房产就是大野狼?这是什么样逻辑思考才能写出来的白痴贴文??

“...政府以为他只是徵收我6坪,但是这6坪是我的全部”
<font color="FF0000" size="3"><b>小羊不会说谎
不会披着狼皮
大野狼会说谎
会披羊皮装羊</b></font>

“...政府以为他只是徵收我6坪,但是这6坪是我的全部”

在官员看来不过是徵收6坪,在张家看来那房子全部就只有6坪!
如果该房屋有60坪,被徵收6坪无所谓,还剩下54坪可以使用!

骂人大野狼之前,先找医生检查脑袋吧!

张家根本排不上彩立方富豪,顶多就是和许多彩立方人一样打拼攒积一点房产,是什么样的仇恨,让你把他们看成大野狼?

在这里竟然看到有人支持手握公权力的官方,只因为被徵收的小民拥有一点小资产.....

(说到底,还是钱在惹烦恼。而且是有钱人在烦恼钱? )

朱阿嬷和张家,这一点小资产比起大财团,连一根脚毛都算不上。
朱阿嬷和张家,这一点小资产也是几代人辛苦打拼累积而来,可不像财团政客透过公权力成为暴发户!

要仇富,拜託也去仇那些动辄数十亿百亿的好野人,仇这种乡下市井小民,你会不会太没出息了?!

很多时候, 少数不一定错, 多数也不一定对ㄝ, 因位立场不同, 必须邀多沟通. 而这几年的争地事件, 很多都是与 "土地重划" 利益有关, 短期看来, 可以增加公共支出, 不过, 真的对地方有益? 很值得思考. http://morrisjfwong.com/blog/%E5%9C%9F%E5%9C%B0%E9%87%8D%E5%8A%83-%E8%BE...

四比九百,这就是苗栗县政府的民意依据。但“政府必须作弱势者的保护人”,即使是一人一户的利益,政府也应穷尽可能予以保护,遑论四户?四与九百祇是冰冷的数字,并非政府依法行政的依据。

全文网址: 王健壮:四比九百的荒谬 | 名人堂 | 意见评论 | 联合新闻网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4/8012000.shtml#ixzz2YNQf87gy
Power By udn.com

换个立场,如果是你的房产要被徵收,你会敲锣打鼓、舞龙舞狮,放烟火庆祝吗? 请顾大局配合地方发展喔^^

土地徵收有二种,一是图利权势者,抬高价格、规划马路、分配商业区,被徵收者皆大欢喜;二是掠夺乡人草民,依照公告地价、分割零碎、一头牛换一只猪母,被徵收者哀号打滚 ~~
一般无权无势、没有官员政客做靠山的死老百姓遇到徵收,只能沦为后者,祖先几代人攒积下来的房产田地就此被充公, 人掠厝拆,鸡仔鸟仔赶存无半只

五毛党先生一定很喜欢刘政鸿的杰作马粪馆....徵收500坪私有土地耶

喂! 问一下,为什么郭首富、连员外他们都不会遇到强制徵收土地这种鸟事啊?

在没有记载住屋保留前提条件下,不能曲解为无条件保留,但可以曲解为有条件保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