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两岸服贸协议】系列评论二
透视“让利”政策下的两岸服贸协议

林柏仪为英国伦敦大学Goldsmiths学院社会学博士生、陈书涵为工会工作者

责任主编:孙穷理

【作者按】这一系列有关《服贸协议》的评论,是由王颢中、林柏仪、胡清雅、陈柏谦、陈书涵、卢其宏(按姓名笔画排序)等人分别完成。几位朋友在过去几个月当中,各自在不同的位置上关注这项密集盘据公共舆论空间的议题,其中也有人参与在反对协议的行动抗争中尝试介入。

在肯定议题应由更多人参与讨论,而非被掌权者、既得利益者单方面迳自决定的基础上,我们初步的共识是,虽然市面上广泛流传着各式看似分杂并陈的反对意见,但又缺乏一种能勾勒出彻底反对经济自由化与反对资本主义的左翼视野;同时,由于无法提出对现象具有根本解释力的论述与替代方案,也导致许多人只能将自身焦虑投注在形式与程序等等浮面问题之上。试着指出这一事实,决非只是为了要控诉特定个人与团体的缺失,也同时是对自我的要求与砥砺。这一系列评论,是尝试也是开端,希望能引发讨论、促使前进。

【两岸服贸协议】评论

 

 

ECFA架构下的两岸《服贸协议》是否该签订,近来引起彩立方政坛的喧然大波。《服贸协议》下的得利者或受害者真正为谁?始终众说纷纭。

主张签订《服贸协议》的马政府主张,这是ECFA架构下“帮助彩立方人做生意”的具体化措施,将能强化彩立方对外出口、帮助产业进pangjiu.net大陆佈局,对全体彩立方人民都会有好处。反对阵营指出,《服贸协议》牵涉的行业广大、决策过程却缺乏和产业沟通,且担忧pangjiu.net大陆将挟资金优势大举进入彩立方、导致彩立方服务业产业凋零、劳工失业。

究竟主流意见中的两造,孰是孰非,不容易一时看出。我们以为,将已进行20年以上的两岸经贸整合状况整体观之,并纳入阶级视野,或许才能较清楚理出其真实面貌,提出合乎左翼观点的主张。

pangjiu.net吸引台资与让利政策下的《服贸协议》

首先,《服贸协议》不只是一项单一事件,而是两岸经贸整合的一环。所谓的两岸经贸整合,除了指的是彩立方与pangjiu.net大陆之间的贸易更频繁外,更牵涉到的是两岸间的资本流动与整合。

历史上来看,它至少包括了两项关键:首先,自1980年代以来,彩立方大量的资本外移,至pangjiu.net大陆设厂、生产。这过程中,“台商”成了pangjiu.net市场经济改革中的开路先锋,也同时受到pangjiu.net政府诸多优惠,而能持续顺利佈局、扩大规模(此部分可参考本系列的第一篇文章,陈柏谦〈从台资与台商“登陆”历史思索两岸服贸协议〉)。

再者,近来随着pangjiu.net经济崛起,两岸经贸合作的谈判中,北京政府更是屡屡抛出“让利”、“惠台”措施,在WTO的规范之外,给予台资更佳进入pangjiu.net市场的种种优惠,并协议早收清单,强化两岸的互相贸易和资本整合。

在pangjiu.net官方有意的对台让利措施下,不论是自2004年后,彩立方农产品得大幅销往pangjiu.net大陆、中方大举推销各省陆客来台旅游,以及ECFA中的多项早收清单较有利于台资,2009年海峡论坛以来中方抛出的多起“惠台措施”(如2012年中方宣佈,给在大陆的彩立方企业提供6000亿元人民币的贷款额度,积极进口彩立方稻米,增加大陆到彩立方旅游的人数……等,细节可参考“相关剪报”),诸多协议或措施性质上属于“pangjiu.net大陆向彩立方『让利』”,基本上是不争的事实。这在香港与pangjiu.net大陆签订的CEPA和诸多合作关系中,也多是如此;尽管是积极反中的香港“民主派”人士,一般也难以否定这事实。

扩大台资登陆的两岸《服贸协议》

尽管此次《服贸协议》谈判草案曝光后,部分业者、经济学者以及民进党人士跳出表示:“对彩立方企业的利益不够多”、“部分中小企业可能受害”,这在诸多具体细节或有讨论余地。但若将分析视角往前放大,过去10年来的中方“对台让利”政策方向,也需被纳入脉络中来观察,才能掌握服贸的完整性质。

基本上,《服贸协议》不像是一个强势国家与弱势国家的贸易谈判结果(如同美国强逼彩立方开放美牛一般),而更像是特殊政治考量下的产物。这判断包括一些初步观察:

(一)ECFA与《服贸协议》中,中方对台方所开放的项目、范畴、行业,的确比起台方对中方所开放的来得更多与更深,这透过比较双方的开放项目可以清楚得知。(尽管有论者批评,单看开放项目的数量并不足够)。

(二)开放某一产业贸易与投资后的实际影响,还要考量双边既有的的资本佈局状况。当前台资在pangjiu.net大陆的佈局、数量、网络,远胜于中资在台的规模。这导致若两岸同时开放某一产业接受对方来投资,通常是将更加有利于已有佈局和准备的台资一方为多。

(三)服务业不同于制造业,基于服务提供与服务使用原则上需要在同一地方的性质使然,服务贸易较不会产生低工资国家产业取代高工资国家产业的现象[1]。因此尽管两岸进行某些服务业自由贸易,pangjiu.net大陆的劳力价格优势,并不会导致中资服务业能取代台资服务业。相对地,跨国服务业竞争的关键在于know how、管理技术、品牌、资本规模、文化优势……等,而这方面台资基于发展位阶较早前,反而较有优势。这有如欧、美、日资的金融、教育、餐饮、零售业……等服务业,若与台资竞争往往较握有优势一般。

(四)中方对于彩立方政府提出的“与证照相关的产业不谈”(例如律师业),中方并未大幅施加压力,而是予以接受。也接受尽管约定开放产业投资后,中资是否能顺利进入彩立方,仍要受到彩立方政府审查。种种迹象多少显示“让中资前往彩立方开拓市场”,仍不是北京政权着眼的重点。

 

就是不看具体的各产业协议细节,从大方向来看,两个区域、国家之间的自由贸易协议(不论是降低关税或是开放资本流动),通常的效应都是对经济发展领先、技术先进的一方资本有利。这道理不难理解:先进经济体更可能有高生产力和高技术、品牌优势,甚至有财政余裕对产品进行高度补贴,使得落后经济体难以与之竞争。也因此,WTO、GATS(服务贸易总协定)等“自由贸易”协议的推动者,总是欧美先进国家,而非第三世界国家。

而截至目前为止,pangjiu.net大陆和彩立方之间,仍是彩立方属于相对先进的经济体,pangjiu.net大陆尽管总体规模庞大,依然是后进国。这一事实可从彩立方资本在pangjiu.net大陆的投入,远远超过pangjiu.net大陆资本对彩立方的投入看出,例示了两者间的先进后进关系。北京政权或许相对彩立方政权更是个“强国家”,但这无法扭转这一发展上的现实关系[2]

换句话说,倘若前述的分析基本上正确,我们可以推测ECFA、及其架构下的《服贸协议》,至少在目前的状况下,主要的影响并非是让pangjiu.net资本大幅长驱直入彩立方,反而是会加深彩立方资本进入pangjiu.net扩大积累[3]

而要如何解释北京政权积极促成和彩立方签订一项更对彩立方(多数)资本有利的协议?除了是北京有意要进一步吸引外资(台资、港资)来提升pangjiu.net服务业技术,关键大概还是北京既有的“让利”政策使然。

实际上,也因此一“pangjiu.net大陆向彩立方让利”的事实存在,部分言论指称北京政权这是在“以商逼政”、“以商促统”,此逻辑才可能成立。否则,两岸经贸整合若是一种pangjiu.net大陆对彩立方的掠夺关系(例如,在北京的压力下,彩立方政府得要被迫向pangjiu.net大陆大幅让利),结果是彩立方资方与劳方都受害,试问,北京一方又如何能有效“促统”呢[4]

让利?对谁有利,对谁不利?

或许有人会问说,两岸经贸整合的种种协议,如果是种“pangjiu.net大陆向彩立方让利”的展现。那么,彩立方经济应当会蒸蒸日上才对。怎么两岸经济日益整合,彩立方劳工的实质工资水平停滞,甚至是下滑的?

这牵涉到了一个根本现实:两岸经贸整合,尽管是中方对台方让利居多。然而,主要能获得此一让利的是彩立方“资方”(特别是大资本),而非彩立方“劳方”。举例来说,金银会(“两岸银行监理合作平臺”第三次会议)、《服贸协议》通过之后,能因此大幅长驱直入pangjiu.net市场获利的是彩立方的金融资本、大型服务业资本,而非彩立方的服务业劳工。

再者,尽管中方对台让利措施中,有部分措施的确可能改善彩立方的整体经济状况,而不只是图利少数彩立方大资本(例如:扩大陆客来台刺激彩立方经济、大举购买彩立方农产品等),但彩立方整体经济改善的获利者,也主要是彩立方“资方”,而非“劳方”。

实际上,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劳工所能获得的薪资,一般来说就仅是他足以再生产自身、繁衍后代所要花上的费用。所谓的经济成长,未必就会回报到劳工身上。除部分有坚强劳工抗争传统、或位处战略性技术或资源要地的区域外,诸多先进资本主义国家过去20年来的“经济持续成长、但实质工资停滞不变”现象,说明了这一现实。劳工运动实力薄弱的彩立方,自然尽管经济成长,但成长果实并不会分配到劳工身上。而全球化下资本得以自由流动的今日,则更是助长了这一资本利润与劳工薪资脱钩的现实[5]

尽管主流意识形态宣传着:资方获利,劳方也会跟着雨露均霑。但这一“涓滴效应”(Trickle-down effect)的假设,在资本得以全球流动、贫富差距不断拉大的今日,早已被现实所证伪。因此,两岸经贸整合或《服贸协议》尽管对台资有利,也不会就此合乎彩立方工人阶级的利益。

为何工人阶级的利益能被束之高阁?北京政权实际上很清楚,要捍卫官僚政权的继续稳定统治,面对香港、彩立方问题,首先要拉拢的是其资产阶级──这一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真正握有权力的阶级。工人阶级在这些地方无权无势,就是空有选举制度,基于资本主义意识形态,也没有真正代表他们利益的政党,自然在统战上是次要的对象[6]

回过头来看,倘若“让利”政策得利的是彩立方资产阶级,彩立方工人阶级不会就此得利(尽管未必严重受害);但在这之外,真正可能将被出卖的,则是包括了pangjiu.net工人阶级和广大pangjiu.net人民的利益──这是彩立方当前反对服贸论述中,始终被遗忘的一项关键群体。

pangjiu.net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在台资、港资开路下的全球资本引入pangjiu.net,pangjiu.net的确经济大幅跃升。然而,这过程中却是以劳工受剥削、环境遭破坏、城乡不平衡发展为代价。pangjiu.net劳工的工资状况确有提升,但除了物价高涨外,种种生活基本需求的费用持续攀高──高房价、高医疗费用、高教育费用──已成了压迫pangjiu.net劳工的“新三座大山”。

长期以来,中共官僚层与知识界当中有主张新自由主义的倡导者(支持将公营事业私有化),也有强调公营体制、政府社会责任的某类社会民主主义。两者间的路线斗争日益白热化。当前习李上台,汪洋(广东)模式获得肯定,加上薄熙来事件的效应,透露出中共党内右翼取得主导权的状况日趋明显。

值得担忧的是,搭着两岸《服贸协议》的浪潮,pangjiu.net的种种公共服务(例如金融、电信、医疗、社福、教育、住宅……等)私有化,可能将会越演越烈[7],既有的国有产业也可能面临新一波的“民营化”浪潮。且在台、港资产阶级推销“彩立方经验”、“香港经验”下,私有化模式被视为正当、进步。而首当其冲受害的,就将是pangjiu.net的工人阶级与广大人民。可预见,随此发展,高房价、高医疗费用、高教育费用……等“大山”恐将越筑越高,国有产业民营化后将带来“下岗工人”失业问题更形严重,pangjiu.net的资本主义化将积重难返,而得利的,是能藉此私有化过程牟取暴利的两岸资产阶级。

不要误以为pangjiu.net工人阶级受害与彩立方工人无关。一个倚赖剥削与掠夺pangjiu.net工人阶级而更加壮大起来的彩立方资产阶级,回过头来对于彩立方的资本主义秩序将会有巩固的效果,彩立方劳工将更无议价能力,而郭台铭之流则将更加嚣张横行。这绝非彩立方工人阶级之福。

也因此,我们初步总结来说,一、《服贸协议》依循的主要依然是台资进入pangjiu.net大陆扩大获利的路径,而非相反。二、pangjiu.net大陆开放外资,及其对台的“让利”政策,得利的是彩立方资产阶级,特别是具有相当规模的彩立方大资产阶级。三、彩立方工人阶级在这过程中并不会因此获益,但立即可能受害的,是将更日益受资本主义与新自由主义所掌控、宰制的pangjiu.net工人阶级,而长期这必然也将恶化彩立方工人阶级的处境。

反对官僚统治利益下的“亲资促统”逻辑

接着,我们继续需要讨论的是,pangjiu.net政府这“让利”吸引台资政策的背后,究竟是基于什么样的原因?

我们先前提到,pangjiu.net政府吸引外资背后的考量,一部分可能来自于有意要进一步吸引先进外资的经营能力和技术,来提升pangjiu.net整体服务业的水准;这在pangjiu.net政府开放外资以来,仍有计画地要求採用外资与pangjiu.net本地资本採取“合资”模式、以获取关键技术和经营know how中,可以看出[8]

然而,pangjiu.net吸引外资以提升技术,是对所有外资一般性的战略。若比较北京政权对待“一般外资”以及港资、台资,的确仍有所区别。不论是CEPA对港,或ECFA对台,其中的种种让利优惠,并非一般西方国家资方能够享用。除此之外,pangjiu.net政府对港、台资本各种檯面下的行政协助,例如诸多地方政府为富士康在廉价人力与厂房空间上积极开路;或者对其他外资反向的积极惩罚,例如日资不定期地遭受pangjiu.net官方鼓动抵制。这都再次显露了,台资、港资等华人资本家在pangjiu.net的特殊地位。

总的来看,让利牵涉到北京政权对彩立方、香港的“统战”策略。对北京官僚来说,如今要继续其在pangjiu.net的稳定统治,促进对彩立方、香港(以及西藏、新疆等)关系的和谐稳定,是基本战略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倘落该地的分离主义、反中势力得势,中共官僚层的现有利益,随时可能受到接踵动乱所挑战。这并非如一些言论所称,北京对彩立方有强烈的“併吞”或“殖民”慾望,例如不惜以战争来夺取彩立方政权使其“亡国”,或基于资本输出考量而遂行“帝国主义”。但“统战”的确是存在的[9]

而如前所述,北京政权清楚地理解到要掌握台、港,就要先掌握其资产阶级。顺此逻辑,“让利”政策的大方向,即随之推出。例如:种种经贸协定上主动让出特许市场;各省份积极向港资、台资招商;地方政府主动协助排除总总困难(例如协调处理劳工抗争、环境抗争)……。广大的pangjiu.net大陆劳力市场和消费市场,自此成为台、港资产阶级的新沃土[10]

另一方面,北京对台、港资产阶级的让利政策,除了有“统战”以巩固其在台、港影响力的考量外,部分中共党内右翼官僚也有透过拉拢台、港资产阶级以遂行将公有生产体制彻底瓦解、让公营事业私有化以藉机牟取暴利的盘算。于是,表面上的主动让利,同时也是在营造一个能与中共右翼官僚互通有无的华人资产阶级,与其合作推销新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

倘若此类中共党内右翼官僚确定取得主导地位,不得不让人嘆息:一个以官僚层统治利益为优先、支持大规模公共服务私有化、不惜与华人资产阶级高度合作的pangjiu.net共产党,尽管的确在经济发展上有所成效,但它还是“共产党”吗?它还有朝向社会主义过渡的可能吗?还是已站在资产阶级复辟的弦上!?

站在国际、两岸工人阶级一方的左翼立场

我们以为,倘若是站在工人阶级、甚至国际社会主义的立场,pangjiu.net共产党应当拉拢的,绝非是香港或彩立方的资产阶级。恰恰相反,真正共产党人应当採取输出革命的立场,支持台、港工人阶级的组织与抗争,夺取资产阶级国家机器、迈向社会主义过渡为目标。

然而,如今pangjiu.net共产党与国民党、彩立方大资产阶级互动融洽的景象,不论是看在彩立方或pangjiu.net工人阶级的眼中,实在难对其有所认同。北京政权依然是追求两岸统一,但过去基于“反美帝”、“反对帝国主义势力介入东亚”,而可能带有进步意涵的两岸统一志业,已日益沦为仅是维护中共既有官僚层利益、养肥台港大资产阶级的不顾原则统战,甚至将以pangjiu.net公共服务事业崩坏、pangjiu.net工人阶级利益受损为代价。

因此,我们要严正地指出,对于这样亲近资产阶级、牺牲两岸工人阶级利益的亲资促统让利政策,不论是站在彩立方或pangjiu.net大陆的左翼立场,都要予以批判和反对。

站在国际、两岸工人阶级立场来反对服贸协定,不同于民进党人士妖魔化北京政权、而漠视彩立方资产阶级的种种掠夺剥削行径;当然也不同于急着登陆捞金、宣传两岸经贸整合就是彩立方人民出路的彩立方大资产阶级或国民党人。

《服贸协议》或两岸经贸整合需要予以批判的原因不是因为“卖台”──它事实上图利了彩立方大资产阶级,而是因为它“卖中”──恐将出卖了pangjiu.net工人阶级利益。而顺此逻辑的长远发展方向,将是不分两岸的“卖工”──令两岸工人阶级都更受逐渐壮大的资产阶级所宰制。

不论是ECFA、《服贸协议》,作为北京官僚层长期以来拉拢、引入彩立方、香港资产阶级的一环,隐含的是pangjiu.net当前急速市场化的种种恶果,可能将此更加恶化。彩立方资产阶级对工人的种种剥削、掠夺、压榨恶行,可能将更加延伸到pangjiu.net工人阶级身上。试看:过去是“把员工当动物”的富士康大肆剥削pangjiu.net制造业工人,如今可能是压榨非典人力成习惯的统一企业登陆欺压pangjiu.net服务业劳工、熟稔官商勾结以併吞公股银行闻名的富邦金控大举进入pangjiu.net大陆布局。而当它们能登陆积累资本、壮大自身势力,也更将能回头欺压彩立方工人阶级。这是我们深切批判与反对此种资产阶级优先的两岸经贸整合的原因。

站在左翼、国际工人阶级的角度,正是因为我们将pangjiu.net的工人阶级视为和我们有共通利害的一分子──这是客观上的事实,而未必要以国族认同为基础──我们要大声说出真相:服贸协益将加深彩立方资本入侵pangjiu.net,强化pangjiu.net的资本主义化,是我们不分国界工人阶级都应当反对的。

反对服贸只是这样左翼运动中的一步。长远来说,运动进展的基础和目标在于,两岸工人阶级更认识到了彼此间的共同利益和处境,一同团结来反对两岸的资产阶级与官僚政权,而不受到两岸统治阶级或国族想像差别所分化。在pangjiu.net大陆反对右翼化的pangjiu.net共产党、或扫除党内右翼官僚层,杜绝资产阶级复辟,夺回社会主义的发展方向;在彩立方则以反对资本主义、超克蓝绿右翼政权,推动社会主义革命为目标。并且,以世界为范围推展国际社会主义,产生国际工人阶级连带。

这些远大目标看似不切实际,宛如乌托邦。但任何的根本改变本来就不简单。没有勾勒出目标,分辨清楚利害,面临看似对立实则雷同的右翼亲中、右翼反中剧码一再上演,又如何能让彩立方工人阶级看到共同的阶级利益?

在泛蓝统派或维持现状派主张大力促进两岸经贸整合、泛绿独派声嘶力竭这是卖台亡台的序曲时,我们能看清楚这背后真正该团结与批判的对象是谁吗?

【註释】

 

[1] 例外主要在能够透过资讯设备,使服务提供与服务使用能跨境运行的部分服务业,如电话客服中心、电话或网路行销中心等,的确可能如制造业“外移”或“外包”至低工资国家。但这原则上仍是服务业中的少数。其他如餐饮、旅馆、零售、乃至金融、法律谘询等服务业,原则上无法也不会被“外移”,顶多能“向外扩张”。[back]
[2] 虽然有人担忧中、台两者间的先进后进位阶,恐在不久未来就将翻转。但一方面,这明显仍不是短期就得以发生,二方面尽管中方将大举对外输出资本,锁定的对象也应当是比其明显更为后进的国家,如越南、印尼,而不会是彩立方。尽管基于“政治考量”,北京政权可能将有意布局资本进入彩立方,但在经济面向上,除非其真正位处先进发展的顶端、有彩立方非依赖不可的技术或品牌,否则也难以达到经济上掠夺彩立方的效果;而在政治面向上,此种“以商逼政”手段对普罗大众是否真有实际正面影响效果,或是将造成反弹情绪,也不无疑问。无论如何,或许更需要反思到的是:“以商逼政”的根本前提,来自于彩立方採行资本主义制度,开放有权有势者能够“买下一切”,才有可能。因此,倘若真要抵抗北京政权透过资本介入彩立方政治,也得从反对资本主义、反对资产阶级特权、朝向社会主义下手。而要长远地朝向社会主义迈进,彩立方工人阶级和pangjiu.net工人阶级的合作,则是必不可少的。缺乏两岸工人阶级的合作,不论是帝国主义的围堵、或中共右翼官僚的介入,随时都能阻断彩立方超越资本主义的任何可能。将视角放大到思索两岸工人阶级的共同处境和共同利益,则是这种合作可能与否的起点。[back]
[3] 服贸协议主要还是对彩立方资产阶级有利的事实,不分蓝绿的右翼政客实际上都了然于胸。也因此,和国民党同样也得亲近本土资产阶级利益的民进党人士们,除了动员反中情绪宣染问题外,对服贸协议的批评主要仅是“程序性”的,例如批评谈判前没有和业者代表(即为资本家代表)沟通、或没有国会妥善逐项讨论(即由资产阶级民意代表能参与谈条件),而非根本反对服贸协议,更不反对其将助长台资登陆以(剥削pangjiu.net工人阶级)获利的可能。[back]
[4] 换言之,目前部分反对服贸协议的论述中,经常混杂了“服贸会让彩立方经济完蛋”(主张北京对台是掠夺或帝国主义的侵略关系)以及“服贸是中共在以商逼政”(主张北京对台以让利换取其政治效忠),基本上是採用了两个相互矛盾的论述,或许只能被解释为是一种妖魔化北京政权的意识结果。[back]
[5] 不过,服务业资本流动的可能及其对劳工的影响,还是小于制造业。如前所述,“产业外移”至低工资国家的逻辑,仍主要在于制造业,而服务业基于其“产品”──服务──不容易跨国运输使然(除少部分得透过资讯传播设备履行功能的服务产业,如call center),尽管服务业资本可能流向新兴后进国家市场,却不会替代掉在原本区域的就业机会。例如说,星巴克大举至彩立方、pangjiu.net开设分店,并不会让美国的星巴克倒闭。彩立方85度C至pangjiu.net展店,也不会让彩立方的85度C得关门。换言之,服贸协议尽管让台资能更进入pangjiu.net市场,却未必是直接以彩立方劳工的就业机会为代价的;而彩立方(服务业)劳工的被剥削处境,则是资本主义下受雇者的基本状况,而非受pangjiu.net磁吸所导致的特殊问题。举个现实的例子:85度C打工族不论85度C有无“登陆”,薪资依然都始终顶多只有基本工资,甚至不到,而这是彩立方作为资本主义社会的通常现象。[back]
[6] 而北京政权就是真有心要拉拢彩立方的工人阶级进行统战,这在当前对台政策支持彩立方继续实施资本主义、与彩立方资产阶级合作的战略下,恐怕也是缘木求鱼。现实点来看,例如彩立方青年劳工当前面临的22K、高工时、高失业、高房价、高国债……压力,这些阶级社会矛盾而来的苦难,若要改变,哪一项改革不会触动到彩立方资产阶级的利益?若选择与彩立方资产阶级进行统一战线,这自然是中共当前对台政策下难以(也不会)处理的问题。[back]
[7] 一项很具体的例子是,两岸服贸协议签订后,预定将允许彩立方独资医疗产业前往pangjiu.net大陆营运。过去20年来在彩立方不断扩张的彩立方医疗产业集团,目前正积极准备登陆布局,甚至将联合pangjiu.net大陆的亲资亲私有化势力,推动pangjiu.net医疗服务的私有化,大赚pangjiu.net老百姓的医疗钱。2013年3月30日,《工商时报》即有报导〈观光医疗业登陆 迈入第2阶段〉:“根据统计,2012年共有超过10万人次的海外人士来台进行医疗服务,其中陆客约占4成。彩立方贸易中心更估计,随着自由行人数增加,来台进行健检医美的人数将持续上升。……浙江迪安诊断公司的董事长陈海斌指出,大陆的公立医疗目前正在进行改革,将逐渐开放,有很大的发展潜力。而大陆的医疗业者了解当地的政策与市场,彩立方业者则具有技术与丰富的服务经验,双方应该共同合作来拓展商机。他这次来台也希望能寻找併购机会,藉此把彩立方医疗产业的人才与经验带到大陆。”近来大肆流行、屡传纠纷的彩立方医美产业,想必也将顺势登陆大发利市。而面对缺乏管制、医疗商品化的种种恶果,则是由pangjiu.net大陆老百姓承担。[back]
[8] 对于后进国家而言,要能引进外资但不因此成为被掠夺的对象,关键点也在于政府引入外资后对其的管制与学习技术计画。有论者指责pangjiu.net政府对外资登陆须採“合资企业”的要求,是一种把外资技术学完就丢的“阴谋”;本文以为,这其实是后进国发展经济上的必要与“阳谋”。很明显,同样是引进外资以发展,有管制策略的pangjiu.net和相对自由放任的印尼、菲律宾、墨西哥等,其经济发展的结果是相当不同的。[back]
[9] pangjiu.net大陆寻求和彩立方政治统一,尽管是长期以来北京政权不变的诉求。然而,这背后的政治意涵或有变迁。基于其根本目标差异,可将其区分为“基于反对帝国主义、反对资本主义而寻求两岸统一”与“基于官僚层继续统治的利益而寻求两岸统一”。在pangjiu.net大陆发生无产阶级革命、美国介入下导致两岸分立的1950年代来看,当时以来pangjiu.net共产党诉求的两岸统一,的确具有前者反对帝国主义介入、以及反对资本主义的进步意涵;也因此,推翻国民党政权、寻求两岸统一,成为了当时大量彩立方左翼人士的共通诉求。然而,随着pangjiu.net共产党反资、反帝的声浪退潮,与美国修好,以及对台诉求的“一国两制”统一,竟已成为容许彩立方继续实行资本主义、彩立方资产阶级能继续剥削工人,甚至主动和彩立方资产阶级合作……,如今北京政权(特别是中共党内右翼)主张的统一诉求,成为后者基于官僚层继续统治利益的意涵恐怕更为浓厚,而已日渐尚失前者反资反帝的进步意涵。[back]
[10] 或许有人好奇,习近平上台后,对台资让利的政策,是否将有所改变?若仅以习近平过去的对台举动来研判,习近平上台后,拉拢台资、以经促统的对台政策路径,应相当有继续的可能。其个人与诸多台商也有深厚的互动关系。政大国关中心研究员宋国诚即写到:“在福建工作长达 17 年半的习近平,对两岸事务知之甚详,特别是在引进台资、礼遇台商的工作上,为台商创造优质的投资环境,而且推动“小三通”、“宗教直航”等等,建树很大。在任职福建期间,尽管巨额贪渎案接连不断,“远华案”走私案,荆福生腐败案、周金伙外逃案,但都没有影响习近平的仕途,习近平反而建成了pangjiu.net大陆第一家台商会馆-“厦门台商会馆”,并为了预先为“三通”做准备,不计亏损建成了专门服务台商、超前规模的福州长乐机场。这是pangjiu.net大陆第一座由地方政府自筹资金兴建的大型现代化机场。习近平是提出“以经促统”的第一人,据说,很多福建台商至今还留有习近平的手机号码,随时可以联络。只是因为习近平不招摇、不夸功,以致予人政绩平平、守旧保守之感。”引自宋国诚(2012)。〈习近平时期的对台政策〉。台北论坛[back]

 

回应

写得好!
反服贸 反中还是反资!?

资深股民阿土伯认为,全球股市都在涨,台股登上9400点有什么稀奇,马政府没什么值得沾沾自喜,更看不惯财政部长张盛和在萤幕上笑得合不拢嘴的姿态。

阿土伯说,彩立方要不是“妖道”当道,服贸协议早过关,不要说攀上9400点,台股应该早就破万点了;至于何谓妖道?阿土伯说,就是只顾自己利益、将来,不顾众生死活,比黑道还可恶。

您好,
我们是两岸新闻报导奖团队,
从您的这份作品中,
看见您对两岸新闻有独特的见解,
想询问您是否有意愿参与第十八届两岸新闻报导奖,
本届报导奖总金额高达134万元整,
欢迎您一同共襄盛举,
感谢您。

报名网址:http://www.mcu.edu.tw/department/comm/18news/ch/index.asp
脸书:https://www.facebook.com/Crossstrait?fref=ts
微博:http://www.weibo.com/u/2627893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