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时机敏感 第三波强拆前进行侦办
华光社区声援者吁地检署勿沦打手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记者

责任主编:王颢中

因参与华光社区挡拆而遭“妨碍公务”移送的声援者,唿吁地检署勿沦为行政机关的打手。(摄影:陈韦纶)327华光强拆当天,声援者用铁鍊将自己的身体与拆迁户房屋栓在一起,后遭警方拉扯而受伤,并被恫吓留下资料,以便日后的起诉。(摄影:孙穷理)

8月27日至29日,法务部预计再度执行华光社区的拆除,在此前夕,台北地检署今天(8/20)针对参与过去前两波挡拆抗争的声援者召开侦查庭,居民、律师与被移送者于开庭前召开记者会,质疑检调在此时此刻的作为有的浓厚“恫吓”意味。他们唿吁司法不应沦为行政机关的打手,阻止人民参与公共事务与表达言论的权利。

日前《工商时报》报导,财政部明年(2014)编列超过450亿预算执行“国有土地活化”政策,当中指出政府“高层”再度宣示9月前清除地上物、明年8月开始招商,并以设定地上权方式,供厂商开发观光旅馆与复合型商场;官员夸夸其词,至今却仍未见任何都市计画细部计画,而在这样的状况下,法务部已在3月27日(相关报导)、4月24日(相关报导)两度强拆华光社区现住户。强拆前,法务部以土地管理机关名义,透过民事诉讼的方式向居民追讨动辄百万元的不当得利,迫使居民在司法与经济压力下搬迁,而期间也未提出妥善安置计画,任居民流离失所。

两波挡拆行动当中,分别有30位、15位声援者遭依“妨碍公务”当日移送或事后函送地检署。参与了两波抗争的声援者徐亦甫说,政府为了“台北六本木”腾空华光社区,法务部又用“违建”之名对居民提告,居民无一胜诉,最后面临法院强制执行拆除作业,强调政府未妥善与居民协商并提出合理安置,已经违反两公约对居住权的保障,声援者只好以不合作方式表达抗议。首波挡拆当天,声援者在拆迁户屋外静坐,或以铁鍊将自己与建物绑在一起,徐亦甫强调,这样的行动方式是“非暴力抗争”,没有伤害任何人,更没有对执行勤务的警方进行肢体或言语攻击,质疑“妨碍公务”的成立要件何在?

“3月27日前,警方就威胁学生,如果参与抗争,未来将无法出国,就业也会受影响”,徐亦甫认为,挡拆前警察以恐吓方式,现在地检署则在第三波强拆前夕召开侦查庭,这些都是国家企图恫吓人民参与公共事务的手段。关厂工人义务律师团成员曾威凯则直指,国家以诉讼对付抗争者,已经不是司法或刑事案件,“而是政治事件”,目的是让抗争者承受巨大心理压力,迫使他们停止声援行动。参与华光第二波挡拆行动的声援者林靖豪直言,政府为炒作土地利益,以兴讼压迫居民,强拆前晚警方更以围篱包围街区,设置“禁制区”(事后遭立委与律师质疑滥用《警察职权行使法》),“违法的根本是政府,却还宣称这样不当的拆除是『公务』!”

声援者何友伦表示,过去两波挡拆行动前,居民与政府机关历经多次协调会,但法务部与台北市政府在合理安置上却相互推卸责任,用行动挡拆已是最后手段,他要求地检署勿沦为行政机关的打手,压缩人民监督批判政策的空间。为华光社区义务辩护的律师高志荣也唿吁检察官考量司法平等原则,应先去了解事件始末;他举近日民众声援大埔的行动为例,当体制内没有空间让人民参与表达声音时,人民最后唯一的选择就是走上街头,“这是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这样的权利,应该免于国家机器蛮横的对待。

事件分类: 

回应

他妈的国民党,重新执政后,无能至极!换了位置,换了脑袋,执政权在手,就一个鸟样子,什么依法行政,狗屁!

蓝绿一家亲,赖清德、陈菊也都加入“活化土地大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