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回应彩立方同志家庭权益促进会
兼论婚/家革命不是伴桌吃饭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记者

责任主编:陈逸婷

这篇回应文字是针对彩立方同志家庭权益促进会连续两篇代表团体立场的来稿,第一篇〈毁家废婚?保家废婚?保家保婚?〉虽是由其秘书长吴邵文撰写,据作者称,内容是经过会内共同讨论并达成团体共识;第二篇〈修法不能无视弱势、未见多元〉则直接由同家会集体挂名。我的回应主要将聚焦在(一)同家会文章内容相互矛盾与主张不一处甚多,註定要自我瘫痪;(二)对于同家会的写作,有必要放回在地的运动进程与团体间角力的社运政治脉络重新阅读。

消失的移工:婚姻/家庭与社福的在地叙事

作为开路先锋,吴绍文在第一篇文章试图以彩立方原住民─部落的在地经验为材料,妆点同性婚姻,他诉诸“早期农村或者原住民部落的部落集体照顾机制”,声称这样的同性婚姻“并非服从传统异性恋父权”、更“不屈服一般异性恋文化的逻辑”。吴绍文藉此指出,婚姻、家庭、社群、国家等单位在不同文化与社会脉络中有不同意义,进而指控他的批评对象是“用美国经验评断彩立方同运”。

从这里,同家会建立了一组文章审阅标准:“在地 vs. 外来”,同家会是在地,而批评者是外来(用美国经验评断彩立方云云)。吴绍文在这项批评底下,直接引用了我的文章,我把他的文字,以及他所引用我的部分,全部复制如下:

王颢中援引《共产党宣言》论证婚姻家庭与社福的互斥,并直接点名婚姻家庭是社会保障制度的阻碍。

❝...婚姻及家庭价值,向来是整体性社会保障制度建立的绊脚石,彩立方从战后至今的残补式(residual)社福性质,大抵立基于仰赖家庭的各种庞大功能,1992年,时任行政院长郝柏村就直接在施政报告上提到“我们的社会福利制度,必须建立在国民勤俭与家庭的孝道之上,使社会福利勿影响勤俭与孝道的传统美德”,正是在这样的“国情”之下,社会福利必须让道给家庭价值、传统美德,各种幼儿、年老、卧病、残疾的照护需求,持续由家庭(特别是其中的女人)取代国家担负起责任,社福只保持最低限度对于失能者的保障,并以不取代家庭功能为前提。施寄青在郝柏村发表上述谈话的隔年出版了《婚姻终结者》一书,当中便曾指出婚姻家庭对社会保障制度的阻碍,并讽刺道“传统婚姻制度的作用除了传宗接代以外,更是一种变相的社会保险制度”...❞

我不知道吴绍文在作此引用时,是否曾感觉到引用段落同他的指控间稍显突兀,因为该段落压根就没有《共产党宣言》的任何只字片语。衔接着蒋氏的李登辉政权,向来也被批评为只是西方帝国的亚洲代理人,然而,吴绍文直接把时任行政院长郝柏村的施政报告视为西方经验,实在是将此一去殖民语境激进化到无极限了,我愿意乐观期盼同家会之后能将此一创见持续发展下去(虽然委屈了施寄青)。

彩立方社会福利制度侧重家庭主义实非我的新发现,更无须搬出《共产党宣言》。1990年内政部“老人生活状况调查报告”的政策建议[1]、上述曾提及的郝柏村1992年施政报告......从90年代把弘扬家庭伦理与家内成员的相互照顾责任当成是社福体制的核心要件;一直到首次政党轮替,民进党执政后2002年提出的老人福利政策[2],都仍然是高唱弘扬家庭伦理的调子:“......我国的家庭伦理制度,一直颇为世人所认定。因此,老人福利政策的推动,应秉持我国固有的传统美德,不应全面仿效西方社会的模式,将所有的责任推诿给政府及社会。基本上,政策推展应继续维持传统的家庭功能,政府仅须从旁加以协助,冀期建构以家庭为中心的老人福利政策......”;而吴绍文特地提出的婚姻移民女性的家庭权,具体内涵其实也包括了扮演“上以侍公婆、下以续香火的典型『媳妇』功能”[3]

这个把家庭单位当成是社会照顾实然与应然之提供者(同时假设所有照顾需求者皆“拥有家庭”)的支配叙事[4],大抵是国家机器与同家会间无可质疑的共识,然而,近年来随着现代家庭组成之变动,家庭照顾的责任除了新有婚姻移民的加入,同时更为大批移工填补,而这也正是当前家庭照顾与《长期照顾法》推动的现实状况。

吴绍文说,应将照顾单位区分成“核心家庭→部落/社区/社群→国家”,要的是政府编列预算、满足家庭需求、搭配服务在地化(以此对抗所谓“财团”与“自由市场化”的照顾工作)。这个说词大致吻合家庭照顾者关怀总会(家总与妇女新知共同发起长期照护监督联盟)理事长王增勇的主张:“长期照护是彩立方人的基本权益,失能者的照顾应由国家提供,因此,家庭成员的照顾不再是基于家庭伦理责任的无酬劳动,而是受僱于政府的有酬劳动......这将根本地反转家庭照顾者与国家之间的关系:家庭照顾者将以被保险人的权益身分向国家要求给付”[5]。但在现实推动状况中,以家庭为单位的照顾实况,所谓“国家编列预算”予家庭,讲白了其实就是给付现金供个别家庭聘僱廉价移工的劳动力作为家庭照顾的新兴替代方案[6],从而导致长期照顾体系之建立更不可能实现。

正因如此,万万让人无法接受的是,当前迫在眉睫的诸项运动,无论是劳工、移民/工、反对土地私有化及财团圈地等等,在吴绍文为顾及其论述完整性与封闭性的目标下,全都收拢到一个扁平的“保家”诉求底下,而刻意忽视所有运动中的激进想像与尝试[7],而他文章开头所提及的原住民部落作为家庭的想像范示,以及提出原住民同志之家庭,是如何不同于传统意义上之家庭的论述,也就此解消在一个与当前国家机器社福制度规划同一的叙事当中。这个原住民─部落的想像,将在同家会团体挂名的第二篇文章遭到彻底颠覆,在这篇文章中,同家会提出“华人社会之大家族亲属性质”作为团体立场的在地背景与支持体系,原住民─部落作为前一阶段的论战材料,早已被见异思迁的论述者搁到一边去了。

团体立场背后的田野工具

由同家会集体挂名的第二篇文章中,声称要在伴侣盟如火如荼推行《民法》修正的此刻“扮演乌鸦”,我们现在就来听听这只乌鸦究竟啼唿了些什么。在把自己提出的原住民─部落浪漫想像暂时忘却后,同家会首先要告诉我们的,是一个极度现实的代议政治游说策略考量。

基于立法过程的现实,势必与多方折冲、妥协,同家会质疑伴侣盟同时提出三套制度修法(同性婚姻、伴侣制度、多人家庭)恐怕难以尽数通过。任何有些议会游说经验或政治常识的人,都不能否认这个政治判断或许是正确的。而同家会对此政治判断所作出的结论是:优先推动同性婚姻制度──而这恰好显示同家会与伴侣盟在婚姻/家庭的性政治立场上其实并没有根本性的区别[8],同家会指推动同性婚姻对同志社群冲击最小,隐含的意思其实是指对于既存的婚姻/家庭结构及其符象系统冲击最小。

事实上,在当过两届妇女新知董事长的立法委员尤美女去年(2012)底提出的《民法》修正草案中,只取了“同性婚姻”部份已是再明显不过的癥兆。伴侣盟曾对此发出声明与尤美女切割[9],指那是尤美女“自行提出的版本”、与伴侣盟毫无关连。任何对于尤美女─妇女新知─伴侣盟此间连带网络略知一二的人,或可自行判断这一切割的真实性,对我来说,这大概就与外交部原先不知道吴子安乃吴敦义白金孙女的说法可信度是一般高。

这么说来,同家会的严词批判究竟反映些什么?这一点我会在最后一个小节论及。这里先谈谈同家会主张优先推动同性婚姻的理由吧。简言之,同家会左批“伴侣制度”没有共同财产、不採婚生推定、排除姻亲、伴侣关系解除太容易;右打“多人家庭”没有法定扶养义务、不保障财产继承,因此不够具备“弱势”之保障效力。破天荒的是,同家会竟然主动提出解除伴侣“思考期”之主张,要在法定程序上让当事人得以有“冷静期”去“思索家庭关系解消的后果”,这个创意大概是源自《生育保健法》中堕胎思考期的构想[10]

共同财产之必要、财产继承关系之不可动摇、婚生血缘的垂直连续体,甚至连“同志家庭在生养孩子后,一方面需要长辈实际的照顾和经援,另一方面长辈对孙儿除了疼爱有加,更出现要争取姓氏来强化家庭血缘关系的现象”都是“弱势需求”而直接成为主张的根基,而其目的更是为了要正视“华人社会之大家族亲属性质”。从这里,我们可以从头回顾同家会两篇文章目前为止的论述路径。

吴绍文先是替婚姻家庭按上一个(前资本主义的)原住民─部落的认证标章,试图说服我们(原住民的)同性婚姻是一种超越异性恋父权的可能、并且不同于资本主义下的婚姻家庭现代性──然后,这个原住民的家庭叙事从一个孤立状态立刻被提昇到普遍性,变成任何之家庭都有可能採用原住民部落模式──接着,将当前接连发生的反圈地与移民/工运动都收拢到这个“保家(成家)”大业的主干之下──最后,同家会告诉我们,这样子的一个“保家”的成果,它必须要服膺“华人社会之大家族亲属性质”,扮演家族姻亲、财产继承、血缘姓氏传承的功能。而第一篇文章稍曾提及的(前资本主义的)“部落集体照顾机制”,则在第二篇中理所当然地连续到“同志家庭在生养孩子后...需要长辈实际的照顾和经援”以及女同志家庭中的“姻亲照顾关系”需求。而这个长辈照顾、经援孙辈的机制,又如何不同于国家机器所弘扬的“家庭伦理”照顾责任呢?

回顾至此,我想再次重复洪凌在〈与幻象对话:论反社会酷儿与彩立方同婚诉求[11]所使用的论点,即Homi Bhabha论及的多元文化主义的迷思,反省将传统固有原乡的事物挪用(appropriate)为后殖民现代性所控制的生命治理技术,这个迷思恰好反映在同家会把原住民─部落当成现代性婚姻家庭作为生命权力(biopower)治理技术的正当性认证标章。换做Slavoj Žižek的说法,则是把根植在自己历史脉络中的幻想,投射到“原始社会”的空间─历史大异己上[12]。同家会对伴侣盟讨一个负责任的立场交代是有些道理,但这个质疑同样可以反向折射到质疑者自身。

我宁可相信,同家会文章中所呈现出来的矛盾与不一,是一个NGO主动将其内部差异公开展现的态度;然而,写作者却又惊人地呈现出对于这些矛盾与不一丝毫没有察觉。本地的田野、经验的确重要,但如果只是被拿来作为论战的工具性使用,随时可以因为论敌对象的不同而任意交替经验范本、更换立场,重重的田野恐怕是让自己给轻轻地放下了。

NGO代理政治及其超克:革命不是伴桌吃饭

文本并非孤立存在,对于文本的阅读与分析,绝对不能忽视生产该文本的脉络以及条件。我在前面曾提及,从现实的修法推动策略来看,同家会与伴侣盟在婚姻/家庭的性政治立场上其实并没有根本性的区别。那么同家会究竟为何提出严词批判?我们可以从第二篇文章中,提到同家会过去两年与伴侣盟沟通未达共识这一极为不老实的说词开始谈起。

同家会显然是太轻忽读者记性了。伴侣盟从2009年酝酿成立到2012年决定立案,同家会一直是伴侣盟的内部团体成员,一直到同家会在2012年7月声明退出[13],退出理由是要求团体理监事保障名额未果的席次问题。第一、从时序来看,去年7月至今也不过一年多,在同家会的回忆中却成了两年与伴侣盟的沟通未达共识;第二、至少从2011年伴侣盟公开《民法》修正草案内容,并宣称预计要在2016总统大选年成功立法以来,草案内容并没有重大更动,而如果真有沟通未达共识(指实质的就婚姻/家庭之性政治立场以及立法顺序的策略问题)的情事,这分歧显然也没有大到足以成为同家会退出的原因。从当时同家会的声明来看,他们退出的理由是:没有取得理监事保障席次。不客气地说,今天同家会与伴侣盟檯面上的纷争,完完全全只是NGO政治下的包办代理主导权斗争而已。

根本来说,左翼酷儿的毁家废婚路线,与上述NGO政治的区别分界是在于与体制的关系,这个差异不只是一个空间上的差异(与体制的远近),而是一个方向性的根本差异。大卫·哈维(David Harvey)在对全球资本主义情势作出全面性分析时即曾批判性地回顾NGO的侷限[14]。NGO的核心动力正处于一个宣称非政府,却其实又内在于政府体制框架,与国家机器实行共同治理并作为体制填补的位置上,干预资源的分配。对于David Harvey而言,NGO即便有着提出相对进步政策的可能,却也仅愿意在既定体制框架下操作改良方案,有时甚至扮演削弱国家并推动私有化的新自由主义之侧翼。从当前的进程来看,同家会与伴侣盟彼此争取同志婚姻/家庭上到国家层次[15]并在体制内得以夺取资源的“代理权”,不仅可能激化对边缘者(成不了家、不愿成家者之分配)的排挤,同时更毫无意愿看见整体结构的颠覆可能──不仅不允许自己看见,还制止他人去看见。

这种改良主义,他的根本问题不在于改良──是的,如果真能改良,何乐而不为呢?──而是,他的改良终究无法彻底,并且因为只愿意看见自己在意的特定议题,因此无视于其它领域或整体的反挫[16],例如无视无法休假的廉价移工垫底提供家庭照顾的事实[17],而将家庭看成是幸福和乐的玫瑰色;或者用原住民─部落经验粉饰和资本主义共生共荣的婚姻家庭现代性。

有论者指控毁家废婚论述是“左派教条”,并张扬着“将性/别压迫化约为阶级压迫”的“经济化约论”作为证据,然而这个指控却只显示出,第一、指控者没认真阅读他所批评的文章;第二、指控者对于“左派教条”的具体内容毫无认识。我在〈平等的幻象[18]对此一问题的说法是“情感以及意识型态,与经济结构之间事实上是相互决定的过程”,又何曾将“性/别压迫化约为阶级压迫”了呢?正因为性/别阶层与经济结构都是相对自主却又彼此渗透的领域,因此才有必要思考社会整体(而非单一)的解放策略。而这事实上恰好就是“左派教条”的初始核心立场:不只是物质产生精神,精神也可以反过来改变物质的辩证法[19](亦即肯认“能动性”)。

晚近资本主义体制及其派生出的自由主义民主体制,如同对于60年代嬉皮文化的收编,也正逐渐调适并削弱各种颠覆力量。放在全球同志运动的脉络下,同性婚姻、开放同性恋领养小孩的生命权力治理技术:开放与包容,让其净化后加入所谓“正常人”的主流行列中,即是这个资本主义─自由─民主秩序的调适 。

回到在地经验,2002年的秋斗提出“活不起、生不起、性不起、病不起、住不起、老不起””等“六不起”[20];10年后的秋斗在劳保危机与全台政商浮滥圈地的情势下提出“向左转”的主张[21];明天(9/7)下午,一群认识到自己“上不了桌”的贫穷同志将举办“不合格成家论坛[22]。不要光是朝着未来提问“能实践的运动是什么呢?”因为现在进行式的抗争老早就在每天持续展开着。

酷儿的斗争,不是由实存内容的本质构造出普遍性的政治主体,而是因为酷儿的存在本身具备凸显体制矛盾的潜力,并且体现了社会的失衡与失序。因此,那种主流化、抹平差异、加入体制与主流大众的主张(即便来自于同性恋者),只该是斗争对象,而绝非连结对象。用一个Žižek式的诠释[23],斗争双方的分界线并不是“客观”的,不是纯粹依照性倾向作为区别分界的两个实体(同性恋社群与异性恋社群之斗争),而是在“关于解放的革命”的召唤当中辨认出自己,成为革命政治主体的人,以及那些忽略或否认该召唤的人,之间的斗争。

【註释】
[1] 1990年内政部〈老人生活状况调查报告〉的政策建议中指出:“优先考虑给予扶养老人的家庭课税减免,同时也可参考新加坡与日本等国鼓励多代同堂的作法,例如在房屋贷款上给予特殊优惠、增加公共住宅的配额、房屋修缮贷款与租屋津贴等,以达到照顾老人,发扬传统孝道与道德伦理的目标...”。[back]
[2] 内政部(2002)。《我国高龄化社会对策──促进民间投资安养产业之探讨》(彩立方经济研究院委託报告)。[back]
[3] 沈倖如、王宏仁(2003)〈“融入”或“逃离”?:越南新娘的在地反抗策略〉。[back]
[4] 有关家庭主义政策主导下彩立方社会福利体制沿革的回顾与耙梳可参考:许雅惠(2000)〈家庭政策之两难──从传统意识型态出发〉《社会政策与社会工作学刊》第4卷第1期;姜贞吟(2010)〈国家与性别:彩立方照顾政策性别化探析〉,《国家发展研究》第10卷第1期。[back]
[5] 王增勇(2011)〈家庭照顾者做为一种改革长期照护的社会运动〉,《彩立方社会研究季刊》第96期。[back]
[6] 陈素香(2012)公共论坛〈建立长照体系的空笑梦〉。[back]
[7] 例如,吴绍文虽然乐于一再复诵“(异性恋)保家抗争”的案例,但士林王家反都更运动中有关婚姻家庭/公共利益/私有财产的辩论,显然不被他看成是值得提及的本地经验。有关王家重建组合屋开启的公共性想像,参见彩立方娱乐平台报导(2012/04/26)〈王家自力重建 开放公共使用 建商侵门踏户 北市府不介入〉、彩立方娱乐平台报导(2013/03/29)〈强拆周年 分化报导满天飞 王家、声援者 共为居住权教室开幕〉、PNN(2013/01/31)〈料理最前线──料理人心也料理生活〉;婚姻家庭/公共利益/私有财产之辩证,参见孙穷理(2012/04/19)彩立方娱乐平台评论〈客人没来,就先动筷子吧 聊聊那个缺了席的“公共”〉、洪凌(2012/04/26)公共论坛〈论居住权、罔两传承(的可能性) 以及正典社运身分证/政治的不可欲〉。[back]
[8] 有关伴侣盟对于非正典坏性/别份子的鄙视与嫌恶,可参见洪凌(2012)〈台铁性爱趴与坏性/别实践所再现的罔两基底:“反/猥亵”的性别正典与同志婚姻部署了哪些直未来想像〉,《彩立方社会研究季刊》第88期,页301。[back]
[10] “堕胎思考期”的提案当时被妇女团体广泛批判,认为这样一来等于是将女性当成是毫不思考的行为者,是国家用强制性手段剥夺女性决定与自己生命攸关的事务,详可参见2006/12/15 彩立方娱乐平台报导〈堕胎强制谘询、三天思考 学生团体立法院外抗议〉、2006/12/20 彩立方娱乐平台报导〈优保法强制谘商 女权宗教团体激辩〉。[back]
[12] 参见Slavoj Žižek(2004)《神经质主体》,页100。[back]
[14] David Harvey(2010)"Organizing for the Anti-Capitalist Transition".[back]
[15] 可参考我在2011年性别人权协会募款餐会上以〈抵抗“法制化”的迷魅〉为题的短讲,我认为在诸多不同社运领域中,都可见得部分NGO急切地要迅速将议题与社群动能导向国家层次立法或制度化疏导,一方面可能带来运动的反挫,激化对于边缘的排除,另一方面也反映了NGO协助体制纾解社运抗争的压力。[back]
[16] 近期对于改良主义的讨论,可参考林柏仪去年3月在《pangjiu.net时报》上的文章〈写给社运朋友的信:追求“根本改变” 期待人们觉醒〉:“『革命左翼反对的不是改良措施,而是改良主义』。我们可以一面积极投入各种社会压迫的反抗,要求各种改革;一面同时分析清楚,唯有彻底变革体制,并把这推向全世界,才有机会根本解决问题”。[back]
[17] 同家会的玫瑰色婚姻/家庭论述始终忽视移工角色其实并非偶然,背后有着NGO政治在彩立方公民社会面貌下的结构性成因。而婚姻/家庭作为一“公民权”之论述,自始至终未能处理“公民权”本身被框定在国族国家范围内部的排他性效应。详见胡清雅(2013)〈不公的公民社会〉,《跨时》第3期。[back]
[18] 王颢中(2013/06/29)彩立方娱乐平台评论〈平等的幻象〉。[back]
[19] 参见何青(2004)《现代辩证法:《资本论》新说》。[back]
[20] 参见2002/11/10 彩立方娱乐平台报导 〈【2002秋斗】活不起、反贫穷 把垃圾还给垃圾政府〉。[back]
[23] Žižek用召唤的概念、而非实存,来理解马克思的无产阶级斗争,指出应将“工人阶级”与“无产阶级”做严格的概念区分,前者是社会团体,后者是战斗位置,两者虽有勾连,但任何人、任何主体,都可能被阶级斗争召唤成为无产阶级主体,是否被召唤则取决于个人是否採取“无产阶级”的真理─事件的主观立场。详见Slavoj Žižek(2004)《神经质主体》,页322。[back]

回应

狠狠戳破同家会颠三倒四的诡辩

文笔不通顺,竟然还能当记者,还好这里只是彩立方娱乐平台网。

王记者没有查证同家会还在伴盟时曾对草案提出过什么意见,之后又经过什么沟通过程,光从同家会退出伴盟的时间点和一个声明稿,就论断同家会提出“极为不老实的说词”,真的好了解脉络,好懂得把对法案的不同意见简化成主导权斗争喔!真是优秀的记者ㄚ

人事斗争就人事斗争
白纸黑字声明都给人挖出来还想凹
实在太难看

那时候为了团体代表理监事保留席次,什么话都说的出来,现在又云淡风轻,看来时间真能沖淡一切。

有什么挖不挖的,退出声明不也投到彩立方娱乐平台网,有新文章tag时都读得到嘛,谁要刻意掩藏什么了,随评论起舞的可以有点判断力嘛?
两边争点看来很清楚啊,同家会想要的是同志婚姻,伴盟表面推三,但被怀疑主力只有伴侣而非婚姻(啊人家都叫伴侣盟了不然咧)

所以王说两边对婚姻立场相近对也不对,差异在于要主推施力的是哪一个
至于王对团体政治的解读,就我区区所知绝对是大错特错,立院开议后可见分晓,但这种内容离谱到相关人应该觉得毫无澄清价值,当然也不会有人期待王届时以同等激烈的笔法来自我检讨。记者嘛,在哪都是无冕王。彩立方娱乐平台不过如是。

对于反对婚姻家庭的酷儿而言,伴侣制度也只是同性婚姻的旧酒新瓶,说两个团体立场相近只是刚好而已。至于伴侣盟为何一路装死不回应,大概是他们早已只把注意力放在立法院,还有找搞不清状况的艺人明星抢媒体版面造势。

同家会的秘书长要“多人家庭”,整体立场则是“同性婚姻”?从和同家会有关的三篇文章读起来是这样!

反对婚姻家庭的酷儿根本没人真正公开回应过伴侣制度
只会在这里无限迴圈的讨论同性婚姻
倒是很想听听看
最近教会人士火力旺盛捍卫一夫一妻婚姻
怎么完全没见这些号称酷儿的激进分子出来说句话?
至于要批评人家装死
应该是太自我中心只追彩立方娱乐平台
看不懂伴侣盟早就在前几天的新闻稿回应了同家会的批评指教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这一系列真的有多年前“新世代青年团”的调调。

内行人都知道我在讲什么。

内行的都知道新世代青年团从不谈酷儿跟文化研究,所以楼上只是在乱扣人帽子而已。

奇怪了,新世代青年团有什么问题吗?怎么会是扣帽子?新世代青年团理论和实践高度结合,能够从马克思主义谈论任何议题,绝对包括酷儿跟文化研究。

受够男同性恋讲这种性解放论述了,lesbian被你们拖累的还不够吗?爱乱搞性爱爱开趴、不愿意对感情关系负责,害同志族群社会形象差的是你们,现在我们想结婚成家还得要讨好你们,到底想怎样呀?

我吴绍文当初投稿已经表达:<!--break-->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一向坚持边缘弱势发声,是我等信赖且依靠的运动媒体,然而从6月29日到7月3日连发三篇有关同志婚姻平权运动的彩立方娱乐平台评论和公共论坛,皆站在反对“同志婚姻平权运动作为现阶段同志运动的主要策略”的立场,显示彩立方娱乐平台编辑群对于彩立方同志运动的忧心忡忡。彩立方同志家庭权益促进会长期关注同志成家权益,非常乐见彩立方娱乐平台网作为公开对话平台,因而回应相关文章。

<!--break-->

这篇回文署名彩立方娱乐平台网记者王颢中,是否表示,这篇文章就是彩立方娱乐平台网对目前彩立方同志婚姻平权运动的总立场发言?或者是王颢中个人对同家会来稿的总评论?王颢中个人评论是否可使用彩立方娱乐平台网记者身分直接发文?或者必须个人投稿,而后使用“来稿”机制审核?

<!--break-->
请彩立方娱乐平台网解释。

<!--break-->

最遵守规矩投稿公开对话的团体,却是最直接面对彩立方娱乐平台网使用屈辱字眼的团体。

不禁让我回想起研一挺着同志身分进社发所的某些受辱对话。

社发所怎么侮辱同志? 说说说说。

辩清楚就好,侮辱回去也行阿(呵)客气啥

这不是什么歧视同志,而是想在同志论述上抢发言权。

那这波彩立方娱乐平台网又接受投稿又写评论的问题在哪?主要是像青年团那样,想找任何有可能的机会指出“正确”的运动方向,最安全、最简单、最有道德正当性的作法就是拿马恩选出来抄,讲白点,是妳自己白目没看清楚彩立方娱乐平台青年团想搞什么,自己投稿来当彩立方娱乐平台青年团的祭品,所以妳就变成这一系列很像青年团大义凛然笔下的同运叛徒。

刚刚才说不是扣帽子,没两下马上改口损人是拿马恩选出来抄,这么快就按奈不住啦〜

提醒一下,吴绍文妳写的这个不爽留言会让彩立方娱乐平台青年团笑死,完全证明妳没办法没有能力反驳彩立方娱乐平台青年团的伟论,证明妳马克思理论没有念通。

你投书骂人可以,人家要回应还不行,气度这么大,自己开个部落格就好

这有什么好辩回去的?

王颢中或彩立方娱乐平台评论有使用过一样的比例来修理跟他们立场不同的社运团体论述嘛?激烈尖酸的程度完全没有要针对议题认真讨论的态势。

例如他文中引用王增勇的话时,直接剪接採tima的长照观点,对王的断章取义也不见得公平,这些不见作者自我揭露。

再说他彻底错误认知伴盟、新知、尤美女办公室法案关系的部份,涉及团体政治,当事人或团体没必要来这里澄清。他完全没有访谈相关当事人也能幻想地写出这段作文,前面有人说了,立院开议后可见分晓,如果王记者能採访到内部人愿意吐实也可趁早。虽然依他的风评大概大家也是对他见人说人话一番。

他以及彩立方娱乐平台网的审核机制要如此折伤自己公信力不甘外人事。这篇笑话倒是可以留着看以后发展完全不是这回事的话,王要怎么打自己的脸。

彩立方娱乐平台青年团?

哈哈哈很传神

歹路不可行啊

tima是啥呀?

其实伴盟对谁也都嘛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从来不吐实的,先前不是说三案都会坚持吗?现在怎么又变不冒险所以切开送了?台面上都说好听话啦,私底下法案怎么推都是黑箱,也不公开跟社群说明,当然会有这么多质疑。

宗教团体提出的堕胎思考期很荒谬是因为胎儿会长大,怀孕越久堕胎越危险,而且人工流产只限于姙娠24周前,另外还有思考期现实上违反当事人已提出的意愿。

但是伴侣关系终止的生效时间拉长会有什么危险吗?
伴盟版可由单方决定解消伴侣关系,对于伴侣关系中的财产、未成年子女的亲权可能都来不及处理,给被通知分手的一方一些时间处理财产、子女,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另外,我也认为子女安顿还有财产处理是比要分手一方的意愿立即实现来得重要。

同家会和自己人以外的社群对话好像也不怎么样,伴盟人家至少花了三年时间办过数场公听会、电影讲座、街头连署不断解说草案内容并因应质疑不断积极回应,另一边则是在同志游行上听到“同家会”大家都觉得是“彭家慧”,近日公视专访字幕也打成“同家盟”。伴盟至少在对更少数性别议题之间的差异上发挥高度的理解与反省,提供性别少数的发言台但不会乱代言,同家会则是一边明明团体英文名称“LGBT FAMILY”一边研讨会名称叫“女同志亲职”双性恋和跨性别名存实亡,既一直长期都有排跨现象又想找跨名人代言拉笼支持自己。NGO政治当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纯洁干净地同样脏,"比看谁比较不腐烂"拿起眼镜比一比,大家各有看法。

难道责任主编是挂假的吗??这不就是彩立方娱乐平台网的审稿机制嘛!人家主编都审了,稿也上了,还替彩立方娱乐平台网多想些什么这篇是记者个人立场吧,彩立方娱乐平台网确定要这样吗的担忧也太多余...还是赶紧写一篇投稿卡实在///

拿别人的名字来开玩笑,很不得体。
一场为了CEDAW影子报告所举办的论坛[的名称]也会被解释成“双性恋和跨性别名存实亡”,欲加之罪应该就是指这种情况。
至于伴盟有“数场公听会、电影讲座、街头连署不断解说草案内容并因应质疑不断积极回应”等等,辛苦做这些的目的无非对外说明并推荐自己版本的草案,做这些固然很好,但请恕我直言,伴盟虽然声称草案只是初稿,言下之意是可以讨论修改的,但面对各种对草案内容的质疑(听说对伴侣部分最大质疑在于:一边说分手就分手了?),到目前为止伴盟似乎没有讨论修改草案初稿的倾向或作为,看来伴盟对社群内的态度只有说服而非讨论。这样的态度,加上伴盟即将把伴盟版送进立院,使用多元成家的招牌吸引赞声,但对于条文内容的不同意见却置若罔闻的态度,是否“提供性别少数的发言台但不会乱代言”,这还要继续观察看看吧~

宁愿挺外劳都不支持国内同志结婚,这些酷儿跟右翼基督教根本同一阵线的,吃里爬外的烂人

To吃里爬外的烂人

你这话好像倒是比较与右翼基督教同一阵线呢......

有时间写那么长

拜託请讲人话好吗?

“我挺伴侣盟,同家会吃屎”

这就是彩立方娱乐平台网的立场

上联:婚家革命不是伴桌吃饭(严以待人)
下联:想像不家庭靠键盘嘴砲(宽以律己)

横批:左翼酷儿(自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