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也是911─智利事变40年

2013/09/11
新国际社会理论与实践中心

2013-09-11 02:01 pangjiu.net时报 【林深靖】

 九一一事件已成为当代人的共同记忆。2001年9月11日,恐怖分子挟持民航客机攻击美国世贸中心双塔和国防部所在的五角大厦,近3000人死亡。华盛顿当局迅即主导通过《爱国者法案》,反恐成为基本国策。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乃至近两年对于埃及、利比亚和叙利亚内部纷争的介入,都在反恐大旗之下堂皇进行。

 可是,许多人都忘了,40年前,同样是9月11日,有一个在诗歌和希望中诞生的民主国家被美国的恐怖政策摧毁。那是拉丁美洲的智利,传奇歌手维克多.哈拉(Victor Jara)和诺贝尔文学奖诗人聂鲁达(Pablo Neruda)的故乡。

 1973年9月11日,美国支持智利军头皮诺契将军(Augusto Pinochet)发动政变,总统府被轰炸,左翼总统阿连德自杀身亡,战斗歌手哈拉被逮捕,先是剁断双手,阻止他再弹吉他,而后44颗子弹贯穿他的躯体。不到两周,9月23日,聂鲁达在首都圣地牙哥悲愤弃世,他的葬礼成为反对右翼军人政权的群众示威。

 这是美国介入拉美政治的一个典型,智利自此进入恐怖黑暗时期,独裁军头皮诺契在中央情报局(CIA)的护翼之下,自1973年到1990年的血腥统治,至少3,200人被虐杀或失踪,超过5,000人莫名陷狱。

 阿连德的死亡,也代表着1970年代某种政治理想的被谋杀。

 1970年,阿连德带领“人民团结阵线”在大选中获胜,成为智利首位以“社会主义”为号召的总统。依据过去的经验,社会主义政党要取得政权,武力斗争是唯一的可能,在拉美,古巴就是最佳的典范。阿连德却秉持人道社会主义者的襟怀,耐心游说国内的工会组织以及所有左翼和中间政党,最后成功连结成一条战线,不是武装夺权,而是投入体制内的民主选举,并取得历史性的胜利。

 阿连德的胜利,不仅在第三世界国家开启了全新的政治视野,甚至对于欧洲的老牌民主国家都产生重大的影响。在1971年5月21日的竞选演说当中,他定义智利的社会主义为“自由的、民主的、多元的社会主义”,并且认定这样的社会主义理念就是“目的”,而不仅只是策略性的“手段”。

 在当年冷战的氛围之下,许多国家的左翼政党固然对于美帝主宰地球运转的野心戒慎恐惧,却也无法接受苏联老是要以老大哥的姿态介入他国内政。阿连德成功透过统一战线取得政权,这开启了左翼无限的想像空间,法国和义大利都开始推动左翼连线,“欧洲共产主义”的理论也自此开始建构。

 既是典范,也就是对美国的威胁。当年的美国总统是尼克森。阿连德在1970年11月4日正式就任智利总统,翌日,尼克森立即在国家安全会议发表谈话:“我们不能够让拉丁美洲认为说他们可以採取如是路径而不需付出任何代价。”

 1973年的政变就是阿连德所要承受的代价。在死亡之前,这位悲剧总统透过广播发表了一篇谈话。他说,“他们有武力,他们可以征服我们;但是,不管是罪恶,或是暴力,都不能阻止我们的社会改革运动。”

 今天,智利911事变40周年,美国的武力依然到处要求偿付代价,然则,昔日追求正义与进步的和平革命者安在?也许,就只能期待歌手哈拉在他题为《宣言》的一首歌中所传唱的:所有的人都来了,众口同声,勇敢地歌唱,不断催生出崭新的力量…。(作者为“新国际社会理论与实践中心”成员)

建议标籤: 

脸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