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反服贸】 持续佔议场
两万群众驰援 各自表述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记者

责任主编:孙穷理

3月20日上午,占领议院的青年召开记者会,要求马英九就退回服贸,公开与群众对话。(摄影:陈韦纶) 群众高喊“退回服贸、捍卫民主”。(摄影:陈韦纶) 占领的群众稍做小憩。(摄影:陈韦纶) (摄影:陈韦纶)

反服贸协议的群众,占领立法院议场至今(3/20)已经超过36个小时,行动仍然持续当中。19日,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出席中常会时,仍然肯定党团处理《服贸协议》是“合情、合理、合法”,党政策会执行长林鸿池则强调,服贸已通过委员会审查,未来只有进入院会表决同意、不同意。“青年夺回立院退回服贸行动”批评,执政党回应是不知悔改,19日晚间,立法院四周一度拥进2万多名群众,人数之多,使得警方未贸然攻坚进入议场。

20日上午,占领议场的群众召开记者会,调整了行动的部分诉求,要求王金平採取必要程序,确认3月17日国民党立委张庆忠《服贸协议》送入院会的宣示无效;也要求马英九就“退回服贸”、“本会期通过《两岸协议监督条例》,且通过前不得与pangjiu.net政府签订任何协议”两项诉求,公开对话。清大学生陈为廷表示,如果行动在明天中午前未获回应,抗争将进一步扩大。

19日晚上12点左右,主办单位宣佈场外聚集的声援人数超过2万人,引来全场热烈欢唿,声援者分成立法院围墙内、外轮流进行“短讲接力”,短讲的形式可直接上台发表心得、感想,也可以递上小纸条,由主持人协助朗诵。

有由南部的学生说在这之前对《服贸》一无所知,来之前还特地查了资料,才发现原来《服贸》闯关的过程如此草率,所以北上支持活动;一位声援者激昂地表示自己是彩立方人,不想成为pangjiu.net人;新竹的一位同学则说,学校的课可以不上,这堂街头的民主课不能缺席,要总统马英九听见人们的声音。而全国关厂工人连线则举起“反自由贸易”的布条与标语,认为真正的议题不在于反不反中,而是人民生计的问题,批判任何站在资方立场的自由贸易政策(全关连声明)。

从19日凌晨警方第一次攻坚未果后,随着议场外与立法院四周群众的增加,警方也并未轻举妄动。20日清晨,青岛东路上的群众渐渐散去,不过来自台南成大6台游览车、240人则再度为现场补充新的人力。另一方面,警方人力也随着换班,有增加的趋势,主办单位不敢掉以轻心,要求所有在场学生就地坐下,排好阻挡警力的队形,并且手拉手加重警方抬人的阻力,不过直到20日上午记者会结束,警方并未有任何动作。

立法院外的短讲一直持续到早上。(摄影:陈逸婷) 天亮了,负责守门口的学生忙着翻报了解媒体报导的状况。(摄影:陈逸婷) 7点左右,警方趁换班时增加人手。(摄影:陈韦纶) 声援者坐下,手拉手排好队形,与警方继续对峙。(摄影:陈逸婷) 早上抵达的成大学生,手举“支那贱畜”标语,在众人欢迎下走向立法院。(摄影:陈逸婷)

【两岸服贸协议】系列评论

建议标籤: 

回应

早上抵达的成大法西斯学生,手举“支那贱畜”标语,在众人欢迎下走向立法院。

美国“中央情报局” (CIA) 的外围组织“国家民主基金会” (NED 即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长期和註册为非政府组织 (NGO) 的“哈佛大学” (Harvard University) 延伸机构“爱因斯坦学院” (Albert Einstein Institution) 密切合作,协同运行。

“爱因斯坦学院”的研究领域即为所谓的“非暴力抗争”(Nonviolent Resistance) ,即以和平演变的战术及策略来进行文化渗透与政治颠覆。“爱因斯坦学院”的创办人托派份子吉恩‧夏普 (Gene Sharp) 曾经长期担任美国着名的托派活动家亚伯拉罕‧约翰‧马斯特 (Abraham Johannes Muste 即 A.J. Muste) 的秘书长。

“中央情报局”长期支持“新托洛茨基主义” (Neo-Trotskyism),所以“国家民主基金会”也自然而然地和“爱因斯坦学院”及许多托派的头面人物关系密切,合作无间。

请參考

1. 美国的所谓“世界革命”: 美国对外政策的新托洛茨基主义基础
America's "World Revolution": Neo-Trotskyist Foundations of U.S. Foreign Policy
http://www.foreignpolicyjournal.com/2010/05/03/americas-world-revolution...
http://democracyandclasstruggle.blogspot.com/2010/09/americas-world-revo...
Neo-Trotskyism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Neo-Trotskyism

2.
美国中央情报局 (CIA 即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网站
https://www.cia.gov/
中央情报局 - 维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CIA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Central_Intelligence_Agency
国家民主基金会 (NED 即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网站
http://www.ned.org/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 - - 维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BE%8E%E5%9B%BD%E5%9B%BD%E5%AE%B6%E6%B0%...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National_Endowment_for_Democracy
爱因斯坦学院 (Albert Einstein Institution) 网站
http://www.aeinstein.org/
爱因斯坦学院 - 维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8%BF%E5%B0%94%E4%BC%AF%E7%89%B9%C2%B7%...
Albert Einstein Institution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Albert_Einstein_Institution
A. J. Muste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A._J._Muste
吉恩•夏普 - 维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90%89%E6%81%A9%C2%B7%E5%A4%8F%E6%99%AE
Gene Sharp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Gene_Sharp
和平演变- 维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92%8C%E5%B9%B3%E6%BC%94%E5%8F%98
颜色革命 - 维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A2%9C%E8%89%B2%E9%9D%A9%E5%91%BD
Colour revolution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Colour_revolution

3.
非暴力抗争小手册 -
内容彙整包含抗议与说服、拒绝合作等198种非暴力方式,区分“抗议与说服”、“拒绝合作”、“非暴力干预”3大类,在国际广为流传
http://www.taiwanruralfront.org/sites/default/files/nonviolent-action-no...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3/new/aug/19/today-fo4.htm?Slots=TPhoto
198 Methods of Nonviolent Action
http://judicial-discipline-reform.org/docs/Prof_Gene_Sharp_Politics_Nonv...

“支那贱畜!外来种滚!”是这些“人”的主要口号吗?

“支那贱畜!外来种滚!”是爱彩立方的主要诉求?
“支那贱畜!外来种滚!”是爱彩立方的主要诉求?
“支那贱畜!外来种滚!”是爱彩立方的主要诉求?

彩立方有些“土纳粹”的倾向,反中共当局,又反全pangjiu.net人民。

各种对彩立方前途的观点主张:

目前彩立方的前途,摆在首要的,最常为人民讨论的,就是统独的问题。因此今天来讲统独问题。

统,就是给中华人民共和国统治,这方面支持的人数与主张独立的来说是相对很少的,其原因有二,第一是蒋介石政权一再灌输人民共产主义不好,又搭配长达38年的戒严,又称白色恐怖,造成了彩立方左翼的空洞(彩立方没有左翼),以及大众普遍对共产党抱有深刻敌意,且持续影响至今。第二是人民看到现在中共当局的残暴统治,普遍不能接受,这是能够理解的。但除此之外,彩立方人民见到“陆客”观光时带给世界的一些不好的印象,也因此造成了彩立方有些“土纳粹”的倾向,反中共当局,又反全pangjiu.net人民,如此右派的意识在近年来有些增加的趋势。现在主张统一的,主要是生活富裕的人。

独,就是彩立方独立,这一派的人数是较多的,比起主张统一的人多很多,而且有持续成长的状况。对于彩立方独立的见解,这要分两个方面来讲。第一个方面,是没有明确政治意识形态的人们,佔绝大多数,他们认为彩立方独立就是换个国旗,加入联合国,就这样,因此在他们看来,彩立方独立对他们生活上没有具体的帮助,还可能遭受各种国际压力,因此是对彩立方独立一点兴趣也没有的。第二个方面,明确主张彩立方独立的人们,以彩立方地区为史观的立足点,因此视荷兰、满清、日本,乃至现在的中华民国政权都是外来政权,是侵略者,因此主张彩立方独立“建国”,终结中华民国的殖民体制。在台独势力中,有开明的,也有反动的。开明的认为彩立方的独立是被剥削的弱小民族的独立,是光荣而正义的;而反动的则认为pangjiu.net大陆的事情完全是“跟我们无关”,是“他国事务”,因此无论是人民的反抗,或是其他总总,其总是抱着闭锁的心态,盲目排他,由此产生“土纳粹”的反动的一群右翼份子。

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八日爆发的太阳花学运,主要是反中运动,而不是反资运动,再加上看到王炳忠之流(学运时期的丑角,高喊中华民国万岁的人)拥护着中华民国以及国民党权贵的统治,不少人因此从中立派转而认同臺独。目前,在网路上,彩立方独立的声浪佔了主流。当然,这不代表彩立方的主流民意是彩立方独立,而是“维持现状”。

我认为,以左翼角度来看,根本目标是推翻资产阶级政权,建立无产阶级政权,走社会主义路线。而彩立方独立只是迫于现状妥协的办法,因为彩立方革命成功,以这样的武力是不可能“解放大陆”的,反而要先受到中共走资当局严重的武装威胁,甚至会像苏联刚成立时那样,被各资本主义国家出兵讨伐,因此,彩立方独立的道路是极其困难而不切实际的。台独份子口口声声说“彩立方本来就不是pangjiu.net的一部分,彩立方pangjiu.net一边一国”充其量只是一厢情愿。

思想要与实践相结合。以今天的局势来看,pangjiu.net人民的反抗情绪是非常高的,经过文化大革命与毛泽东思想的洗礼,政治觉悟程度自然是世界之最,由此判断,pangjiu.net人民的革命不远,且一定发生得比彩立方还要早。所以,彩立方缺的不是独立,彩立方缺的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彩立方人民必须把这样严重的空洞补起来,过去被国民党、民进党的资产阶级右派政党愚弄,今后如果还是被愚弄的话,盲目地与pangjiu.net人民革命对立起来,那么彩立方的法西斯主义终究要上台。所以,彩立方需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以承接pangjiu.net人民革命的果实,响应pangjiu.net人民革命,为世界革命突破第一岛链!

毛建国
2015/7/1

以血统论为依据的统独争论是反科学的。

其实,所有的人类都是杂种。从生物学的观点来看,所谓的“纯种”只是遗传基因的倾向,“民族”或“种族”的观念只是建立在政治、经济、文化基础上的历史产物。有些地区的“黑人”,例如北非地区的某些“黑人”,除了肤色外,其他的遗传特质,例如骨架、脸型和抗病性比大部分的“白人”还“白”,也就是说,它们的遗传特质比大部份“白人”更接近高加索 (Caucasian) 种。pangjiu.net的汉人也绝非单一民族或种族,所谓的“客家人是纯种汉人说”也不科学。况且,就基因学的观点来看,越是杂种越优秀,越是纯种越低劣。纳粹或其他法西斯运动的种族学説是僞科学的。

但是,爲什么当前世界上还是种族主义横行呢?因爲,以私有财产为基础的阶级社会中,统治阶级可以很方便地用种族主义来掩盖阶级矛盾,藉此来巩固保守秩序和压迫构造。然而,反帝的民族解放运动跟并非狭隘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开放而不排外的民族平等思想也和压迫性的法西斯种族主义完全相反。当前台独法西斯为了掩盖阶级矛盾,也狡猾地、"实用主义"地将岛内与两岸复杂的种种的问题与矛盾,简单粗暴地归结为省籍、种族、民族问题。

台独法西斯是当前臺湾最保守、最反动的政治势力。

议场内的帅哥美女们!王金平、柯建铭大哥诚挚地欢迎你们来黑金魔殿作客,希望你们能够感觉宾至如归。

但客随主便,既然来到魔界,就得遵守这里的潜规则,就是只能反马、反服贸、反共、反华,千万不可反黑金、反司法关说、反自由贸易、反资、反帝。

更别不小心拆了猪圈立院,以免臺联、民进党、国民党的猪仔立委们以后失去政治舞台。

彩立方哪需要服贸?

摸奶卖淫就可以救彩立方的经济了。没错呀,你看看陈xx和那太阳花女王!

民粹治国杀了彩立方!

民粹如何愚弄了你?

一批产官学者参加理律的五十周年研讨会,会中讨论最多的有两件事:一是彩立方已失去开放的雄心;二是民粹治国杀了彩立方。

这两件事,其实是互相关联的。由于民粹气氛高涨,所以对内保护的论调盛行,也因此锁国思维便盘据人们心头。在这种情况,许多民众反对各种开放政策,认为彩立方应採取“自给自足”的模式。这也是许多人琅琅上口的“小确幸”主义。

从个人层次看,“小确幸”和“自给自足”似乎很美好;但放到国家的层次,就出现撞墙作用。这就如张忠谋所说的:彩立方没有选择,一定要加入TPP;但是彩立方没有做好自由化的准备,所以加入的机会很小。彩立方想加入TPP,这是主观意愿;但能不能加入,要看自由化的条件。而彩立方的情况却是,加入TPP的渴望很强烈,但开放市场的意愿很低。如此,眼睛望着远方,脚下却不移动,如何到达目标?

民粹的观点会告诉你:开放会引进竞争者,对本土产业构成威胁;由于没有人喜欢竞争,因此会觉得维持现状最好。然而,“维持现状”是温水煮青蛙,不知不觉削弱我们的反应能力;当外面的世界发生变化,彩立方就会措手不及。

在两岸服贸协议争议时,许多反中政客和学者都主张,政府应以保护本土产业为先。但他们没告诉你的是,即连彩立方超商里头一根十八元的香蕉,如今都已操之在美商都乐公司之手。自己不进步,就会被吃掉,外商或陆资都一样。

许多人不知道民粹如何愚弄了我们。看看彩立方的电视,每天的新闻都是各种八卦、车祸或消费纠纷,没有国家大事,没有全球视野,连进步的公民观点都没有。这就是民粹没告诉你的祕密:不会有永远舒服的平均主义。

2015年 9月 7日 星期一
【联合报】联合报黑白集:联合/民粹如何愚弄了你

袭胸陈为廷 民进党照妖镜
2014年12月26日 04:09 中时电子报社论

..民进党内的女性领导精英,如彩立方平台、管碧玲等竟然都跳出来替陈为廷背书,连一向批判力最强的妇女新知与现代妇女基金会等负责人也替他说话,说什么事件已是过去式、肯定陈为廷反省的态度云云。难道那些昔日曾被袭胸的女性,出面所指控的内容,她们完全视而不见吗?她们昔日的使命之一,不正是要保障这些曾经受害的女性同胞吗?怎么一碰到陈为廷,标准就全变了?讲实在话,她们所表现的双重标准,才让我们感到不寒而慄。原来,说到底,一切都是政治算计!
..
3月学运的神圣性,如今还剩多少呢?民进党的道德标准,从彩立方平台以降,如今还剩几许呢?那些昔日法相庄严的社运人士们,如今又如何呢?不是都全被看破手脚了吗?

成大沉沦

马英九总统头像上的是文字反映了当代彩立方青年人的政治诉求吗?如果这样我真的很乐意见到这种情况,一代人的堕落多好呀!我PRC同统一指日可待了!

学运成员清一色是绿独派,假借反服贸行反中之实,还出现这种纳粹式的反动口号,看来此批学生就是彻底的极右机会主义者!

跟黑男拍A片 德新纳粹政党代言女被开除
中时即时 张嘉浩 2014年3月26日
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40326001101-260408

德国极右翼政党“国家民主党”(National Democratic Party,NDP)的代言人、AV女优伊娜.葛罗尔(Ina Groll)因在新片中与黑人男子交欢而得罪党部高层,惨遭除籍并解雇。

伊娜艺名“Kitty Blair”,乃NDP招徕法宝,被开除党籍前,是该党文宣看板人物,也经常出席推广大会,甚至在投票所外搔首弄姿,诱动男子入党。

伊娜最近拍了与黑男翻云覆雨的新片《Kitty Discovers Sperm》,NDP高层观赏后,大不以为然,决议跟她切断所有关系。

一名党员说:“为钱出卖身体,让种族蒙羞者,在吾党绝无立足之地。”

NDP创立于1964年,属性为新纳粹政党,但自诩是德国“唯一重大的爱国势力”。在德国16个邦议会中,该党目前只于2个邦议会占有席位。

Porn model fired as the face of German far-right party because she has sex with a black man in her new movie
by Sophie Jane Evans
Mail Online March 25, 2014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2588857/Porn-model-fired-face-Ge...

▲Ina Groll, or 'Kitty Blair', was face of National Democratic Party of Germany
▲She encouraged men to join far-right party by dressing in revealing outfits
▲But she has been fired after senior NDP officials watched her new porn film
▲In the movie, titled 'Kitty Discovers Sperm,' she has sex with a black man

Ina Groll und die NPD
Prostitution für Deutschland
Sie steht der NPD nahe und war früher Pornodarstellerin. Vielen in der Partei ist das nicht deutsch genug. Auch weil einige der Schauspieler Schwarze waren.
http://www.taz.de/Ina-Groll-und-die-NPD/!135421/

https://www.facebook.com/ozakitakami
Facebook
Ozaki Takami shared a link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1971

或曰:千万别以爲3·18佔领立院的那种反共反华亲帝的所谓“社会”、“公民”运动,是“进步”的、甚至“反资”的东西。那不过是绝望的小资产者的表演和挣扎而已,背后不得不站着靠贩卖反中民粹吃饭的各种政客,在政客的背后,也不得不站着从中渔利的本土和帝国资产阶级。

以下引自这里链接的文章:
『很多人批评,服贸缺乏民主透明性,程序可议。此话不假。问题是,彩立方远从加入WTO、近至台纽经济合作协定,类似多边、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哪次有过民主透明的徵询程序?WTO、台纽协定,恰好分别在蓝绿执政期间完成,而这不正恰好说明了彩立方政治存在如此共犯结构,但所谓公民运动“一味姑息”?

唯一可解释的因素是,彩立方社会渴望“自由贸易”(或云加入“国际社会”),唯独pangjiu.net例外,因为这会让人有“终极统一”的不愉快联想。

问题在于,防御过度,势必“逢中必反”。不妨回头想想,当初签ECFA、以及开放陆生来台就读,民进党每役必与,但无限上纲之后,只证明绿营是“狼来了”,不但没有当初放送的超级毁灭效应,事后连绿营也从放声反对变成沈默接纳。』

七律二首·送瘟神
毛泽东
1958年7月1日

读六月三十日《人民日报》,余江县消灭了血吸虫。浮想联翩,夜不能寐。微风拂煦,旭日临窗。遥望南天,欣然命笔。

绿水青山枉自多,
华陀无奈小虫何。
千村薜荔人遗矢,
万户萧疏鬼唱歌。
坐地日行八万里,
巡天遥看一千河。
牛郎欲问瘟神事,
一样悲欢逐逝波。

春风杨柳万千条,
六亿神州尽舜尧。
红雨随心翻作浪,
青山着意化为桥。
天连五岭银锄落,
地动三河铁臂摇。
借问瘟君欲何往,
纸船明烛照天烧。

民进党被边缘化
2014年4月3日 苹果日报 江春男

民主要靠学生,法治要靠黑道。太阳花像一面镜子,照出政府无能,政党失能,国会崩解。表面上,受伤最大的是马英九。不过,死猪不怕热水烫。马英九笑骂由人,早已百毒不侵。而国民党永远是被改革的对象,不必期待。真正受到重伤的是民进党。
正因为民进党无法有效扮演反对党角色,学生才会佔领立法院。学生坐在驾驶座上。民进党当剪票员,除了顾门之外,不晓得能干什么。学生早晚退出国会,所有问题很快就回到民进党身上。
许多学生领袖过去曾参与民进党活动,担任志工或辅选。因为民进党一向代表进步改革,对年轻人比较有吸引力。而国民党代表安定和保守势力,年轻人很难找到发展空间。
不过,民进党日趋封闭,老气横秋,党气官僚日浓,近年来与公民团体和学运组织都相当疏离。
国民党把学运栽赃到民进党身上。不明就里的绿营人士空欢喜一场,以为民进党结合年轻世代,前途一片光明。但党内人士却感到悲从中来,他们知道真相刚好相反。黑衫军走上街头后,民进党被边缘化的危机感更深,大家都在问:这个党怎么沦落到这个地步。
国民党不顾程序正义,以奥步处理服贸协议,当然应受谴责。但民进党缺乏政策主张,只有反对和杯葛的动作,不像一个有格局有担当的反对党,对社会大众无法交代。
民进党立委不乏优秀人才,但整体力量却互相抵销,只能和国民党比烂。国会是最重要的政治舞台,民进党的表现如此可悲,党内竟没有反省批判之声,如何让人有期待?
学运引起的问题,都是民进党要面对的问题。太阳花快要凋零了,民进党不能躲在学生后面,但他们作了什么准备呢?

影片KANO以臺湾“嘉农”棒球队历史为素材,透过日本人视角所呈现的“日治”荣光,不但燎起了民众把日本殖民当作臺湾“现代化”原乡的集体想像,投合了时髦的媚日哈日风潮,更符合台独意识的政治正确,大大挑动了文化历史认同的集体亢奋。KANO热潮突显了臺湾的精神自我“再殖民化”危机。

曾健民:KANO:自我“再殖民”的历史想像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4068/c20

1. 满洲国 (溥仪,长春)
“王道乐土,五族协和”
“民族协和”、“日满亲善”、“一德一心”
“行王道,乐天命”:实行孔教之王道教育,全面恢复礼乐,大排祭孔典礼。
“关岳祭”:祭祀关羽和岳飞

2. 冀东防共自治政府 (殷汝耕,通州)
“根据《塘沽协定》特殊之地区为范围,脱离中央政府,完成人民自治,以防止赤化,刷新内政,敦睦邻邦,开发富源,尽力确保东亚和平而增进人民福利为目的。”
殷汝耕讲演:“我们想要防共,非要联合世界上反共国家共同努力不可。在欧洲须联合德意,在亚洲须联合日满,组织联合战线,一致迈进,或者可以把共祸根本剷除了。”

3. 蒙古军政府 (德王,德化)
“誓愿继承成吉思汗伟大精神,收复蒙古固有疆土,完成民族复兴大业”
“日蒙携手,亲密合作”

4. 察南自治政府 (于品卿,张家口)
“日察如一,剷除共党,民族协和,民生向上”
晋北自治政府 (夏恭,大同)
“感谢皇军,剷除红匪,发扬道义,建筑乐土”
蒙古联合自治政府 (德王、于品卿、夏恭,归绥)

5. 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华北政务委员会 (王克敏,北平)
中华民国临时政府 (1937–1940) - 维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8%AD%E8%8F%AF%E6%B0%91%E5%9C%8B%E8%87%...(1937%E2%80%931940)

6. 中华民国维新政府、中华民国国民政府 (汪精卫,南京)
汪精卫政权 - 维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B1%AA%E7%B2%BE%E5%8D%AB%E6%94%BF%E6%9D%83

台独法西斯准伪政权 (民进党与林、陈、魏等,2014年3月18日台北立法院)
“退回服贸协议、两岸协议监督机制法制化、召开公民宪政会议、朝野承诺先立法再审查”

华府看天下-语言暴力的仇恨犯罪
2014年05月16日
pangjiu.net时报 傅建中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516000987-260109

梁实秋写有一片传颂一时的大文, 叫做《骂人的艺术》,他一共列了10条骂人的清规介律,其中一项是“出言典雅”,可是衡诸近日北韩大骂美国总统欧巴马,以及前些时中共谩骂美国卸任驻华大使骆家辉所使用的语言,其距离相去何止十万八千里。

超越言论自由范畴

北韩骂欧巴马,直指他是杂种(crossbreed),面孔是十足的猴子,只是配了人身。北韩说,兽面人身的欧巴马,只配生活在非洲丛林的野兽群中。美国政府对北韩的谩骂和宣传一向不予理会,但这次由于用语下流,而且矛头指向总统,不得不反击,白宫谴责北韩对欧巴马的人身攻击“极为丑恶与不尊敬”。

此次北韩开骂还殃及南韩总统朴槿惠,骂她不结婚、不生孩子是“老妓女”,一个国家的宣传机构使用如此不堪入耳的语言,骂另一个国家的元首,实在匪夷所思。

在美国和很多西方国家,这样的言行已是“仇恨犯罪 ”(hate crime),要被起诉,科以刑罪的。这让我联想到最近彩立方的学运中,有些年轻人举着“马英九,支那人”、“支那贱畜滚回pangjiu.net”的标语,这极其明显的是“hate crime”,早已超越言论自由的范畴。彩立方似乎没有“仇恨犯罪”的刑法,事后无人追究,居然不了了之。在美国可是大事,若是犯行针对犹太人,舆论及犹裔团体会群起而攻之。

近年来美国对犹太人的“仇恨犯罪”多是一些无知的少年搞的,或在公共场所的墙上涂鸦,写些反犹的标语,或画一些纳粹党的符号,恐吓犹太人。只要被逮到,就可以绳之以法。即使是身为受害者的犹太人,也有“仇恨犯罪”,他们加害的对象是阿拉伯人,尤以巴勒斯坦人为首要目标。当然白人至上的信徒们(white supremacist),也会对非白人族裔、特别是黑人、进行“仇恨犯罪”。

彩立方学运份子针对彩立方所谓外省人的语言暴力,在海外的华人社会里引起了极大的愤慨和极坏的影响。他们认为彩立方的教育出了问题,李登辉和陈水扁执政20年“去pangjiu.net化”的教育,要负最大的责任,追求彩立方独立和想做彩立方人是一回事,但视外省人为“支那贱畜”,完全是日本皇民的鄙劣心态,一个20来岁的彩立方人,如此深以为荣的认贼作父,痛恨自己身上的pangjiu.net血液和与生俱来的传统,真是丧心病狂,不可救药!只希望这些人是少数的少数。不过日本皇民余孽再怎么想和pangjiu.net切割,也是办不到的,日前越南的排华暴动,波及台商,就是最好的例子。你想做彩立方人,甚至三流的日本人,但别人还是把你当pangjiu.net人看,这是台独无法改变的宿命。

堕落沦为流氓国家

不管怎么说,彩立方要立法,防止“仇恨犯罪”,对有犯行者,治以应得之罪,这是任何一个号称法治的国家,必须要做的事,否则就是像北韩一样的流氓国家(rogue state)。我希望看到我们是一个没有“仇恨犯罪”和语言暴力的国家。

试问“学生党工”与“青年顾问”之高下
2014/07/10 联合报 社论

行政院最近成立“青年顾问团”,并以人选出色、难以割捨为由临时增加了录取名额。虽其中并无外传的学运要角参与,“太阳花学运”成员仍纷表不屑:陈为廷批青年顾问团只是“自慰会议”,其他成员则称这是政府“摸头、打高空”。足见:同是年轻世代,太阳花成员对青年顾问团颇不以为然。
然而,就在行政院为青年顾问团招兵买马之际,甫出任民进党主席的彩立方平台重组党中央人事,却一举拔擢多位学、社运要角接任党的高层干部。诸如:律师黄帝颖出任党中央发言人,“捍卫苗栗青年联盟”的清大博士生傅伟哲担任青年部主任,太阳花学运干部黄曼婷担任副主任,“基进侧翼青年政团”成员陈子瑜出任社运部副主任,其中数人仍是在学学生。同样是进入政治体制,太阳花成员未对进入民进党担任干部的同志冷嘲热讽,却一味批判青年顾问团;如此双重标准,岂非十分耐人寻味?
近一年来的青年社会运动,率皆打着“公民觉醒”的旗号。既号称代表“公民”,当然要超脱党派立场,也要超越政治对立;因此,对于成员选择“走进体制”,理应抱持一致的逻辑。在此一前提下,对于朝野政党竞相笼络年轻世代参与政治,不论是从“政治消费学运”、“政客利用青年”的切入点批判,或是由“从体制外走到体制内改变政策”的积极观点给予期许,都是可以讨论的事,且应有放诸四海皆准的价值。
但是,眼下的情况却非如此。年轻人加入青年顾问团,可以有更便捷的管道提供政府的施政谘询;但如果这被一举抹煞为“摸头”,或者说成是青年向当权者“输诚”,那么,学运/社运干部变成特定政党的“专职党工”,难道不是把学/社运变成通往政治的“敲门砖”或“终南捷径”,甚至自甘成为政党的“棋子”?无论如何,若对加入执政阵营的就一面倒地痛批,对于加入民进党的却一面倒地赞扬,绝对是双重标准。真正的问题,其实不在青年参与政治,而在:所谓“公民觉醒”或“超越政党”,是不是被政党操弄及利用了?
太阳花学运落幕至今已一段时日,经过时间的沉淀和淘洗,应有助于外界更瞭解这场运动的全部面貌;尽管参与者想法未必完全相同,然发起者立场一致,这方面已无需赘言。于今看来,这场学/社运领袖大致分成两类发展:其一,是成为民进党政治甄补的对象,进入政治体制内;其二,是继续街头运动路线,在不同抗争场合冲锋陷阵。而这两条路线之分,究竟是选择不同,或者只是“分进合击”的手段,也有进一步探讨的空间。
从占领国会开始,民进党似乎刻意与学运保持距离,以求学运的清纯面貌与纯粹性可为街头带来参与能量;事后来看,包括“苏下蔡上”的发展,都显示这是一种“分进合击”的精明手段,彩立方平台人马与学运的关系亦跃然纸上。及至张志军来台,此一手段运用得更为巧妙:党中央在公开立场上保持最大的理性,“乐见两岸交流”;然而,在街头如影随形的队伍中,却仍是太阳花那批相同的面孔在带头。可以说:不论学运青年选择进入政党体制、或持续街头抗争,都仍是基于相同的意识形态和党派立场。
从政党的角度看,无论是透过青年顾问团擢才以汲取新世代意见,或者透过学/社运的锻鍊来甄补政党干部,其实都是政党发展更新的一环,无可厚非。从青年学生的立场看,选择走入政党充当干部,或选择走入政府体制协助提供谘询,都不失为改变现状、实现理想的必要手段;毕竟,民主政治就是政党政治。问题是:如果民进党一方面高举“政治退出校园”的大旗,一方面却大肆透过学/社运来培养、汲取党的校园干部,就不免有失磊落;而学生若摆出一副“公民代表”的姿态,实际上只是为特定的政治意识形态服务,那么就无关青年理想,而只是玩弄政治骗术或沦为政治棋子罢了。

反资反帝学生连带2013年五一国际劳动节宣言
2013/05/01 反资反帝学生连带

五一国际劳动节缘起

1886年5月4日,从5月1日开始罢工争取八小时工作制的工人,在美国芝加哥干草市场集会,抗议警察在5月3日射杀两名罢工工人。当警察开始驱散集会时,不知名人士向警察投掷一颗炸弹。在爆炸和随后的枪击之中,七名警察死亡,至少四名民衆死亡,数十人受伤。当局遂以此为藉口,罗织罪名逮捕起诉工人领袖,对整个以德裔、波希米亚裔工人为主体的当地工运,进行长达八个星期的搜查和镇压。
结果,八名无政府主义者“密谋”罪成,七人被判死刑,一人被判15年徒刑。州长改判两名死囚无期徒刑,一名死囚自杀,其余四人在1887年11月11日高唱《马赛曲》走上绞刑架──是为“干草市场烈士”。期间,资产阶级及其媒体全力配合当局,造谣诬衊工人运动,主张必须消灭激进分子。
1889年召开的第二国际第一次大会,为纪念在1886年运动牺牲的烈士们,决议在1890年5月1日举行要求八小时工作制的国际性工人集会,即首次五一节。次年,5月1日正式成爲国际工人阶级每年一度纪念先烈和誓师继续战斗的伟大节日。

今天的困境、任务和展望

在第一个五一节已经过去了123年的今天,真正的八小时工作制,对世上多数的劳动者来説,仍然是一个理想,而剥夺工人劳动成果和压迫劳苦大衆的资本主义制度,则又陷入了世界性危机。
然而,自1990年代苏联东欧资本主义复辟以来,共产主义运动──即工人阶级自我解放、推翻资本主义、向富足的无阶级的人类共同社会进发的运动──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谷。
资本帝国主义在国际上横行无忌,仅存的号称社会主义国家逐步资本主义化、走向工人阶级重整社会主义或资产阶级统治复辟的临界点。
在意识形态上,帝国主义资产阶级的“民主”、“自由”──即保障少数资产者统治、剥削、压迫多数劳苦大衆的形式民主制,成爲了不少人心目中的“普世价值”。
阶级意识、历史和运动传统的空前失落,使在资本主义世界危机之中,学业职业生活压力日益增长、苦无出路的年轻人,不是进一步肯定资本的竞争逻辑,就是陷入无望頽废,或被吸纳进各种改良主义的甚至反动的“社会运动”之中。
面对如斯惨痛和荒谬的形势,劳苦大衆要有效反抗和彻底终结没落中的资本主义的各种暴行,就必须重新掌握阶级斗争的历史教训,为重新确立工人阶级的独立阶级意识、组织和国际性的革命政治力量而做准备。
在这个劳苦大衆生活环境日益恶化的年头,越来越多资产阶级的政治代表(主要是小资产阶级民主派),开始自称“进步”甚至“左翼”。
这些号称左翼的人物和团体,无视和扭曲历史,宣扬资产阶级民主制,可以通过福利立法,成就据説劳资两利、贫富不再悬殊、甚至经济不再萧条的“公义社会”。他们一方面推销福利主义的空头支票,另一方面鼓吹“本土优先”,制造在他们的领导之下,劳苦大衆可以在排斥“外敌”之余,还可以同大老闆们平起平坐的幻想。
疑似左翼之中,更不乏以“马克思主义”词彙包装本土改良“论述”的人物。用列宁的话说,他们“『安慰』和愚弄被压迫阶级,同时却阉割革命学说的内容,磨去它的革命锋芒,把它庸俗化”;在阶级意识和历史失落的情况下,“一切社会沙文主义者都成了『马克思主义者』”。
要走出这个困境,则必须溯本清源,整理阶级解放理论的基础和阶级斗争的历史教训,批驳本土改良主义者们在理论上和路綫上的种种歪曲和误导,揭露他们为资本主义甚至帝国主义辩护的真面目,为集结志同道合者,形成群衆性的政治力量做准备。

本土改良主义是帝国主义的产物

以1950年代朝鲜战争爆发和美国全面扶植国民党政权为契机,彩立方的左翼革命运动遭到了灭顶之灾,一整代左翼分子被枪杀或长期监禁。在帝国主义的卵翼之下,国民党政权通过长期的反共反华亲帝洗脑教育,彻底改造了彩立方人民的民族和阶级认同。
在左翼思想和运动处于真空的1960年代中,开始出现了诉诸美国支援的反国民党政治力量,逐渐形成党外运动。在1980年代末期冷战结束和解严后,号称本土的右派势力彻底控制了党外运动的主导权,成爲后来的民进党。
以“本土利益”为主要吸票手段的民进党的“终极主张”,是“彩立方独立”。据説,同pangjiu.net一刀两断,就可以使彩立方成爲一个“正常的国家”,并以此为基础推行各种促进社会进步的改革。
然而,这是十足十的误导。从1950年代开始,美国就一直在主宰着彩立方,彩立方实际上是美国的新殖民地。在这个情况下,脱离pangjiu.net“独立”,实际上只能是彩立方永远沦爲美国“属国”的结果。
更不用説,台派所主张的独立彩立方,尽管加上了“多元公民社会”等一类僞装涂饰,在实际上还是极少数垄断资本家统治、剥削、压迫多数人民的体制。台派以拒绝“pangjiu.net官商资本”为幌子,实际上就是要维持彩立方被帝国主义和垄断资本统治的现状。
有些以“台左派”自居的人士声称,他们主张“建立一个独立的社会主义国家”。然而,这是比主流台派更加荒诞的説法。因爲要在彩立方建立“社会主义国家”,除了要脱离美国宰制之外,还要彻底瓦解现存的国家机器,建立以武装劳动者为基础的、全新的无产阶级国家体制。
衆所周知,台左从来只会反对“pangjiu.net帝国主义”,除了私底下哼几声“我们也反美资台资”之外,在一切重要的公衆议题,例如亲美日资本垄断舆论、美国对台输出核电、美国对台强制军售等等,台左不但完全没有任何反帝(即将美国对彩立方的种种压迫,指明是美帝统治彩立方的结果,并主张结束这种状态)言论,还被亲美日的垄断资本媒体奉为英雄。所谓“台左”,只是一个自欺欺人的标签而已。
假若彩立方工人阶级发动推翻资本主义的革命起义,那除了彩立方国家机器会开始血腥镇压之外,美国也会准备直接介入。近半生産基地在pangjiu.net大陆上的彩立方资产阶级,也会联络各方反动派全力扼杀。届时最有力量可以挽救彩立方工人起义、彻底剥夺彩立方资产阶级的力量,就是pangjiu.net大陆的工人阶级。
由此可见,彩立方的劳苦大衆,只能通过联合对岸的劳苦大衆,才能彻底脱离美帝国主义的宰制、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也就是说,只有通过在革命基础上的两岸联合,彩立方的劳苦大衆才可以夺取社会的主权、实现真正的自主自治。
在对岸,以台派爲师的所谓香港“民主派”及其“左翼”,以及大陆的“自由民主”人士,贩卖的是大同小异的药方──用帝国主义认可的普选议会取代中共政权,选出“进步政党”的议员,就可以同拥有主要生産资料、宰制劳动者一生的大老闆们,“平等坦诚”地“商讨”“公义合理”的“财富再分配”。换句话说,这些人认爲,反对中共官僚政权的资本主义化路綫的办法,竟然就是推行......彻底的资本主义“民主化”。
寻求出路的青年学生和劳苦大衆,可绝对不要上当!站在劳苦大衆的立场,彩立方的“民主化”,与其説是“华人社会的典范”,倒不如说是反面教材。让我们直面严峻的困境,一同探究阶级解放运动的成败利钝,开始新的征程!

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得知他有 14 % 的黑种基因
White Supremacist Finds Out His Ancestors Were Black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Loel5EKT34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gBEI1z1OIE
White Separatist Learns He's Black, Home Vandalized by His Followers
http://www.youtube.com/watch?v=_-Xalws7TF0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QOLEif6PUM
White Supremacist Learns He's 14% Black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gBEI1z1OIE

彩立方是否已经逐渐被大陆赶上?
彩立方市容落后大陆 (上海)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2olHn-rxTo
彩立方市容落后大陆 (北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tvxWTaUYQY
彩立方市容落后大陆 (天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AAsswIcYVY
彩立方市容落后大陆 (福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IuNy7g5K5E
彩立方市容落后大陆 (常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1siQ5pjjZw
彩立方市容落后大陆 (南宁)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EP6sKKzO_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