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反服贸】 佔领立院的新秩序
──谈记者证与新闻自由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记者

责任主编:孙穷理

太阳花学潮佔领立院,陆续有学生阻挡媒体採访的状况,议场内外学生与记者口角冲突的消息也频传,彩立方新闻记者协会迳与学生代表协调后,状况未见即刻改善。目前学生纠察针对记者进出议场的放行标准,可先参见“这篇报导”,对于学生要求查核记者证件使得採访,有部分同业质疑这于法无据,我认为这种质疑不大具有说服力,退一万步言,难道整个佔领议场的行动本身是“于法有据”的吗?当佔领本身作为一个政治行动,它原先就是要打破既有空间秩序的,依循着旧秩序的法与不法,其实不是重点。

媒体不该沈溺旧秩序

论及新闻自由的正当性人皆称是,但媒体记者作为资讯传递的渠道,过去相较于一般人已经是被国家权力百般礼让的对象了。在眼前这个旧有空间秩序被破坏之时,媒体记者也不该理所当然地沈溺在过去的习惯里,诉求“法”的保护,而应自己挺身向“新秩序”的建立者与维持者主张新闻自由。

事实上,许多同业对于查核证件的批评,并不是质疑“秩序”的存在,因为立法院向来都有採访秩序,一般记者必须至大门访客室换领临时採访证使得进入;要跑院会新闻、进入议场者,甚至必须是由具有“营利事业登记”的媒体机构向立法院官方申请识别,而这是极为不合理的採访秩序,多数独立媒体并非营利事业,也就根本无从进入。

藉由管制而形成的秩序一直存在,过去不受阻的人不曾感受,也因此不曾出声。学生要求查核记者证件,可以看成是学生在破坏立院原有秩序、经历了短暂失序后,所尝试建立的“新秩序”。然而,在建立过程中,却又发生了诸多冲突。

新秩序引发的冲突

管制冲突的可能缘由,首先是涉及到运动的内部民主:“新秩序”的形成是否民主?由谁来授权进行空间管制?如何管制?这里指的授权当然不是国家法律的授权,而是推动这场运动成功佔领的运动参与者的授权。议场进出管制所引发的冲突,并不是只发生在记者与学生之间,还有学生与学生之间、学生与“非学生”之间。许多第一波冲入议场的参与者,在短暂离开后就再也难以回到议场内,更别提那些不具学生面孔的社运人士以及更为广大的一般市民了。

“新秩序”在初期经常是因人设事的,熟面孔的公众人物,比起较不为民众所知悉却更长期实际投入运动者,往往要更为受到欢迎,如此一来,这个“新秩序”又如何能比“旧秩序”更具理想性呢?现在,学生要求记者採访需出示记者证(但实际状况是,纠察仍经常只承认立院发给的识别证),无异于排除了不具记者证的公民记者的参与。放眼现在政府各部会,多已开放公民记者採访,各种大小眼或者口惠而实不至的状况当然所在多有,但这个甫形成的“新秩序”直接制度性地排除公民记者,究竟是不是能比被它取代的旧秩序更为理想,实在是一大考验。

冲突的另一个来源是,运动外部的人并没有对“新秩序”的忠诚义务,好比说记者吧,他们并不是在这运动以内的产物。运动在刚刚挑战过旧有秩序之后,如何说服外人接受这个“新秩序”?而假使遭遇到挑战,例如有媒体记者主张捍卫新闻自由与入内採访权时,维持“新秩序”的学生,是比旧有的空间秩序维持者更具包容性、更有沟通协调能力,或者更为威权呢?

最后,“新秩序”之所以为新,无非是质疑旧有秩序的统治正当性,这也是藉由“佔领”取而代之的核心意义。然而,要求记者出示立院换发的识别证,其实也就是首肯了旧的不合理秩序的延续与正当性。过去被立院心证为“假记者”的,以及那些根本没有记者证的记者,一如以往地难以换领识别证进入议场採访。而在议场周边的秩序管理现场,又可以发现,当学生纠察经常无法自行判定出入资格时,竟又是仰赖立委助理甚至是警察来协助查核,但他们难道不恰好就是旧秩序的维持者吗?

指出“新秩序”的诸多待商榷之处,不表示肯定过去的既有秩序。回到开头所说,媒体的新闻自由,本该由第一线记者自己努力争取。过去,这争取的对象通常是竭力隐匿资讯的财团、避免统治危机的国家权力,如今面对学生,道理也是一样的。在这个意义上,记者与学生切身的冲突摩擦,其实是个宝贵的学习机会。太阳花学潮以来,许多在主流媒体工作的记者朋友初次体验到採访受阻的经验而抱怨连连,但这却是许多独立媒体工作者与公民记者在过去的旧秩序当中非常普遍的日常工作经验。

以上所说,是我对议场内学生管制媒体的质疑,也希望所有媒体工作者一起重新思考所谓新闻自由,以及它如何可能。

【延伸阅读】

【两岸服贸协议】系列评论

建议标籤: 

回应

YouTube推荐必看影片: 揭开既得利益集团 正在 奴役人民的内幕
1. 全球的贫富差距真相
2. 罗素·布兰德:为什么我主编一本政治杂志但我从不去投票
3. 无价值的美元即将崩溃:来自世界银行前任内部人员的揭密报告
4. 在英国电视访问中超坦白的金融交易员
5. 人类史上最大骗局
6. 孟山都的基因改造世界(11之1)繁体中文字幕
7. 时代精神:迈步向前

既得利益集团 正在 奴役人民!
当学生们喊着罢课,罢工
唿应罢课相当热络
而罢工则激不起一点浪花
因为工会组织瘫了
学运 工运是社运的双脚啊
工会组织瘫了
马克思就没搞头
这是既得利益集团用心经营来
也是人类文明大挫败
低薪化 有一说是产业外移
但该不致于废了工会组织
所以还是外劳居首因
跟无薪假一样都该得诺贝尔奖
可以确认 既得利益集团 正在 奴役人民!

1. 满洲国 (溥仪,长春)
“王道乐土,五族协和”
“民族协和”、“日满亲善”、“一德一心”
“行王道,乐天命”:实行孔教之王道教育,全面恢复礼乐,大排祭孔典礼。
“关岳祭”:祭祀关羽和岳飞

2. 冀东防共自治政府 (殷汝耕,通州)
“根据《塘沽协定》特殊之地区为范围,脱离中央政府,完成人民自治,以防止赤化,刷新内政,敦睦邻邦,开发富源,尽力确保东亚和平而增进人民福利为目的。”
殷汝耕讲演:“我们想要防共,非要联合世界上反共国家共同努力不可。在欧洲须联合德意,在亚洲须联合日满,组织联合战线,一致迈进,或者可以把共祸根本剷除了。”

3. 蒙古军政府 (德王,德化)
“誓愿继承成吉思汗伟大精神,收复蒙古固有疆土,完成民族复兴大业”
“日蒙携手,亲密合作”

4. 察南自治政府 (于品卿,张家口)
“日察如一,剷除共党,民族协和,民生向上”
晋北自治政府 (夏恭,大同)
“感谢皇军,剷除红匪,发扬道义,建筑乐土”
蒙古联合自治政府 (德王、于品卿、夏恭,归绥)

5. 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华北政务委员会 (王克敏,北平)
中华民国临时政府 (1937–1940) - 维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8%AD%E8%8F%AF%E6%B0%91%E5%9C%8B%E8%87%...(1937%E2%80%931940)

6. 中华民国维新政府、中华民国国民政府 (汪精卫,南京)
汪精卫政权 - 维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B1%AA%E7%B2%BE%E5%8D%AB%E6%94%BF%E6%9D%83

台独法西斯准伪政权 (民进党与林、陈、魏等,2014年3月18日台北立法院)
“退回服贸协议、两岸协议监督机制法制化、召开公民宪政会议、朝野承诺先立法再审查”

原来昨天新闻龙捲风那些名嘴讲的都是真的: 小台独已经在立法院独立建彩立方国!
台独份子是愚蠢的,明知两岸实力悬殊,而且差距越来越大,欲偏偏不信邪执意搞台独,这叫不见棺材不掉泪,只怕见到棺材就太慢了。 独派想拒绝彩立方被统一.唯一的方法只有拿起武器上战场.找马政府开放两岸政策麻烦是没有用的! 现在反服贸的独派以为它们在"守护"彩立方.阻止马政府"卖台". 但其实他们做的是:先让彩立方经济烂掉垮掉.再提早被对岸武统!

抹杀自己的新闻自由?
2014年3月26日 唿叫政府 Gershwin Chang(盖嘻文)

反服贸还在风风火火之际,各路团体声援的声音也铺天盖地的传送在FB的各涂鸦墙上,但彩立方记者协会这两天所发出的两则声明稿却相当的耐人寻味。
3月24日镇暴警察在驱离行政院的群众同时,彩立方记者协会发布声明指出“据彩立方新闻记者协会统计,在行动中,警察暴力拉扯、殴打记者个案达十宗以上。本会对台北当局及警方粗暴对待记者,感到气愤及痛心…本会促请彩立方警方在执法过程中,应保障新闻记者採访权,维护新闻自由。”声明中对于警方干预记者採访的事情,似乎感到义愤填膺,无限愤怒。
但3月25日,彩立方记者协会发出声明,要求“进入议场採访记者,在进出议场时,请主动出示所属媒体识别证(记者证)即可,以便学生辨识。”对于新闻自由的态度,竟然完全相反。
姑且不论彩立方记者协会是否能代表非会员签署协议,而这个协议是否获得记协会员认可(如果没有,就是与记协所反对的黑箱服贸一样,是个黑箱协议!),更重要的问题是,竟然与学生达成协议要求记者出示所属媒体识别证?这根本就是放弃媒体的新闻报导自由,把採访权交给学生来进行审核!
也不说那些可能会被学生们讨厌的媒体会不会被学生以任何理由制止进入(我们宁愿相信学生都是理性的,而且声明中也说任何传言说学生对特定媒体有敌意是“纯属误传”),但记协同意学生检查媒体证就是相当荒谬的一件事情(我不敢说“荒谬至极”,因为我相信还会有更荒谬的事情发生在记协身上)。
先说媒体证。曾经在乐生抗议现场,警察检查记者证时,因为水准不足,硬指彩立方娱乐平台网记者出示的记者证是“假媒体”,还把记者用半强硬的态度“请”出会场。更夸张的是,还有某电子媒体的大记者在现场揶揄:“哇!他们自制的证件还有条码耶!”之后也有某电子媒体指某些独立媒体是学生,叫他们不要干扰採访的事情。这事情层出不穷的原因,在于这些“管理人”只知道大媒体,也只看得起大媒体的媒体证,甚至连大媒体的大记者们还都看不起独立媒体的记者,你要叫这些学生聪明到分辨哪些是真媒体哪些是假媒体?这难度其实很高。更何况近几年独立记者及公民记者也开始成为关心社会议题的主力,你要这些人出示什么“所属媒体识别证”?
另外,要求媒体出示所属媒体识别证,等同于只让有规模并有能力核发媒体证的媒体进入採访,直接就等于抹杀了不会有媒体证的记者进行採访。有名的媒体其实大多都是有资产的企业。要求出示媒体证,其实在另一层面认同只有财力的媒体才能进入採访,没有财力的媒体及记者只能在外面乖乖等着,这不是跟记协反财团垄断的诉求完全背道而驰吗?退一百万步,我们来谈谈独立媒体到底有没有新闻自由好了。记得大法官释字第689号解释文吗?(这个689跟那个689一点都不同,所以不要认为它的立场是偏马的。)解释文中指出,“新闻自由所保障之新闻採访自由并非仅保障隶属于新闻机构之新闻记者之採访行为,亦保障一般人为提供具新闻价值之资讯于众,或为促进公共事务讨论以监督政府,而从事之新闻採访行为。”直接认可了公民记者及独立媒体的新闻自由保障。因此记协要求记者出示“所属媒体识别证”,并用它来作为决定记者能否进入新闻现场的依据,根本就是违宪行为。
所以,学学学生的口号,我要求记协“保护新闻自由,退回违宪协议!”

屡传记者被打 记协勐装没事
2014年4月13日 旺报 记者陈怡君/台北报导

“411包围中正一分局”事件,从警方人员的蒐证带中可见,“路过”群众不但在警局墙上喷漆、攻击警察,多名记者也被“针对性”推挤、甚至恶意攻击。对此,应代表记者发声的“彩立方新闻记者协会”(下简称“记协”),却说“并未接获相关申诉,不清楚”。会长陈晓宜表示:“採访中本来就有自然推挤,记者要有心理准备。”
在318学运中,数度传出记者受恶意推挤、女记者被殴肚、採访车遭攻击。记协却始终立场模煳,不知代表谁发声。
现任《自由时报》撰述委员的陈晓宜曾在学运冲突中,以记协名义发表声明,但仅轻轻带过记者挨打事件,表示是“误传”。声明中甚至表示,记协已与学生团体协商,出入立院议场要检查识别证。引发媒体圈炮声隆隆。
太阳花学运才刚落幕,11日又爆发自称学运决策小组之一的成员洪崇晏非法号召群众“路过”中正一分局,引发现场激烈冲突。这些“路过”民众不但挑衅警方、在警局门口喷漆,从警方人员的蒐证带中,可看到有群众用挑衅字眼痛骂现场媒体、并“针对性”推挤现场记者。
应是代表记者发声的记协,对于这种形同恐吓、暴力的行为,却一贯打太极般“轻轻带过”。
陈晓宜12日接受《旺报》访问,谈到11日群众“路过”中正一分局有记者遭到恶意攻击、推挤,却表示:“目前协会尚未接到相关申诉,不清楚情形。”
陈晓宜表示,除了她本人,记协团队至今并未接到关于有记者受到攻击的陈情事件,自己也是看电视才知道11日的事件。如果有记者在採访中被“针对式”攻击,陈晓宜说:“採访中的自然推挤,记者应要有心理准备,自己得懂得闪。”
目前,记协尚未针对11日的推挤事件主动做出公开声明。未来会不会主动出来代表记者发声?陈晓宜表示,这部分要等协会接获“个案反应”,经过“内部开会决议”,才能决定下一步是否做出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