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修《渔业法》 夺劳健保
外籍渔工赴立院抗议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记者

责任主编:陈韦纶

立法院经济委员会22日一读民进党籍立委潘孟安提出的《渔业法》增订69-2条修法草案,预计明天(5/30)院会排入议程进二、三读。增订条文放宽渔船主可以不帮所聘僱的外籍渔工投保劳保,改以“商业保险”取代,免受《劳工保险条例》限制,彩立方移工联盟及宜兰县渔工职业工会等团体今天(5/29)上午至立法院前抗议,要求不得剥夺外籍渔工投保劳保的权利。

外籍渔工在立法院前高喊“Fishermen must have social insurance!”(渔工必须有社会保险!)(摄影:王颢中)

据了解,此次《渔业法》增订69-2条是因为有渔船主陈情未帮外籍渔工投保劳保遭劳保局追讨开罚,立委因此提案欲将“商业保险”也纳入投保选项,未来渔船主只要替移工投保商业保险就算符合规定。然而,彩立方国际劳工协会研究员吴静如认为,劳保包含了生育、伤病、医疗、失能、死亡等给付项目,是国家对劳工应担负的责任,而商业保险内容较不受限定,“许多家庭类移工过去的经验是,工作中伤病保险公司不理赔,国家也无法介入,难道要劳工自己去向保险公司打官司?怎么可能打赢!”

宜兰县渔工职业工会成员李丽华出示渔工的薪资单,显示目前在渔船主帮外籍渔工购买商业保险的费用,其实保费都是直接从渔工的薪资中扣除,费用甚至高达一个月8百元,“难道要用《渔业法》订定规范外籍渔工自己买单自己的保险?”她谴责立法院藉由国家机器的力量罢凌外籍渔工。

吴静如表示,此次修法,除反映许多雇主不愿额外负担保费替外籍渔工投保劳保的问题之外,还牵涉到渔船主自己在身分转换后的劳保适用。简言之,凡从事渔业工作者,得透过渔会投保劳保,负担比例为自负20%、政府80%;然而,依据《劳保条例》,一旦渔船主有“聘僱他人从事渔业经营”之事实,即不能透过渔会加保。除非本身还兼有其它工作,可透过受僱公司或职业工会加保,否则,仅从事渔业工作的渔船主,将丧失投保劳保的保障。吴静如认为,多数渔船主抱持“被抓到再说”的心态拒替外籍移工投保劳保,不只是要省下保费,真正原因是避免自己失去劳保的保障。

吴静如表示,渔船主的状况差异很大,要保障弱势的渔船主,应该是在《劳保条例》中再明定细分渔船主的状况,设立门槛,不排除较弱势之一般渔船主的劳保加保资格,而不是从《渔业法》中拔掉外籍渔工的劳保,拿更弱势的人开刀。

《渔会法》第15条将渔会会员区分为“甲类”及“乙类”,一般渔民无论远洋、近海或沿岸皆为“甲类”;而从事渔业改良、推广工作,以及雇用他人从事渔业经营之渔船主、鱼塭主等,则被归类到“乙类”。而根据《劳保条例》第6条,其中应参加劳保的被保险人,规定“无一定雇主或自营作业而参加渔会之甲类会员”,亦即排除“乙类”渔会会员之适用。

然而,不同渔船主有着不同工作状况与规模,大至拥有远洋船队的渔企业主,小至仅具一船只的自营作业者。在健保方面,依据《全民健康保险法》,即针对状况不同的渔船主做出细分,依据该法第11条,“僱用劳工合力从事海洋渔捞工作之渔会甲类会员,其僱用人数十人以下,且其仍实际从事海洋渔捞工作者...得以第三类被保险人身分参加本保险”,亦即,保障了较弱势之渔船主的被保险资格,至于《劳保条例》当中则相对缺乏此一细分。

建议标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