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壹电视工会奋战第一线
媒体劳动者团结声援刻不容缓!

2014/09/07
劳动视野工作室会员

责任主编:陈逸婷

今年(2014)8月14日,壹电视工会举行罢工通讯投票的开票,全部204名工会会员(当时全体员工330人),共140票贊成,15票反对,以压倒性的多数支持罢工,取得合法罢工权。虽然目前工会尚未发起进一步的行动,但光是决议支持罢工,已经在彩立方十分少见了,尤其这更是港台媒体业工会首次取得罢工权的创举,背后原因、后续发展和对劳工运动带来的影响,值得热心劳动权益的朋友,给予最高度的关注。

作者个人学识和历练十分有限,只是感于壹电视工会此次争议行动意义重大,希望众多劳工朋友都能稍微了解,所以虽然无法做深度分析,但还是写下了这篇观察笔记和心得。

壹电视劳资争议从何而起?

要谈这场劳资斗争的起因,首先要从壹电视近年的重大事件讲起,壹电视原本属于壹传媒集团,老闆是黎智英,壹电视网罗媒体界的优秀人才,总是不乏许多有深度的报导。不料好景不常,去年4月份,公司被转卖给年代集团,壹电视遇上了所有劳工最害怕的大裁员,员工数从原本的700多人,锐减为300多人,在这3、4百人的裁员风暴中,工会亦代替会员发声,最后整个转手的过程和平落幕。

自从被年代集团买下后,壹电视员工的劳动条件急速恶化,从原先较同业优渥的待遇,变成人力严重不足、工作负担加重、新闻自主受限。然而,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去年(2013)12月31日晚上,年代资方张贴在电梯口的一纸公告,在完全没有知会工会的情况下,片面修改工作规则,大幅降低劳动条件,并宣布从隔天开始立即实施,具体的内容包括:取消五一劳动节休假、颱风天出勤的灾防假、 一年12天的全薪病假。

资方的这个动作,在员工间引起极大反弹,工会也主动找资方谈判,并展现高度的协商诚意,提出各种替代方案,例如取消的休假改发加班费或津贴、全薪病假可减少但应当保留一定日数。没料到资方态度非常强硬,在调解会上对工会代表拍桌子、破口大骂,表明“没什么好谈的”,在劳资谈判期间,工会亦向台北市劳动局申请劳动检查,壹电视公司经检查被裁定有未给付加班费、超时工作和令女性劳工进行夜间工作等违法事实,而对于同样属于违法的片面修改工作规则,资方则是表示“大不了罚钱”,摆明吃定劳工,在资方态度如此恶劣下,调解会只开了1次就宣告调解不成立,约在今年4月底时,劳资谈判破裂,工会开始走向罢工投票的道路。

资方持续进击,劳方退无可退

“我们不想拿到罢工权,是公司逼我们拿到的!”

从日常相对和谐的劳资互动,到今天工会举行罢工投票,绝对不是资方的单一措施引起的。而是会员意识经历了一个个阶段的转变、提升,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各种不同因素起着作用才形成的。

从起初的转卖时期,原本工会的想法是期待和资方诚信的合作,希望资方能好好对待员工,这样员工也会愿意努力打拼,因而吞下了3、4百人被裁员的苦果,然而在被买下以后,劳动条件的恶化,在员工力不从心下,新闻品质也降低,员工的不满逐渐累积。去年12月31日又引燃了另一导火线,而资方的处理方法,让双方关系更为恶化。

壹电视员工的劳动权益遭到大幅删减,只是年代集团对旗下诸企业员工政策的一环,换句话说,年代集团对劳工的进攻是一视同仁的,今天只是因为壹电视有工会能够保护员工权利,所以这么恶劣的管理政策才会浮上檯面,而旗下其他企业的劳工则默默受害着。也许年代集团怕的就是,如果不对有工会的壹电视员工採取强硬打压手段,而在公司政策上做出哪怕是一点点的让步,可能会让其他企业的劳工向壹电视看齐,更敢于向年代争取权益,危及高阶管理层凌驾于劳工的绝对权威。

然而这种强硬的打压手段,却在壹电视起了催化工会进一步抗争的行动,原本工会只是期待公司给予起码的尊重,对公司政策非常愿意让步,不料,公司的强力打压,却让工会在会员的压力继续升高下,不得不发起一场罢工投票,正如工会理事长说的:“我们不想拿到罢工权,是公司逼我们拿到的!”

资方持续打压、罢工前夜危机重重

壹电视工会在取得罢工权之后,紧接着面临的,就是每一场劳工抗争都会遇到的剧码,资方对工会明暗兼施的打压开始了,先是在8月14日当天,用职务命令的方式,将理事长调离实际的新闻编採工作,请他做“专职理事长”(约七天后才让他恢复职务),许多会员被公司个别约谈、施加压力。而年代集团对工会打压的最厉害、也最致命的一着,则是把壹电视工程部移编到年代新闻台,这个措施的目的,是为了打击工会和罢工的力量,第一,壹电视工程部有工会会员60多人(全体员工80人),移编的结果是壹电视整体员工减少,会员人数也减少;第二,工程部是发射电视讯号的部门,重要性等同报社的印刷厂,如果未来罢工时工程部不在工会的控制下,那么年代只要做个切换讯号的动作,壹电视新闻台就会重新开始播送节目,这样一来阅听大众就不会知道壹电视在罢工,罢工对年代集团收益的打击也会大大降低。

就在这个危急的时刻,壹电视工会也规划着、寻找着继续斗争的方法,于是才有9月1日NCC大楼前的抗议行动,要求NCC善尽监督年代集团的义务,落实年代当初接手壹电视时所作出的承诺,并利用这个机会,增加抗争的曝光度以及和其他劳工团体的横向串联。就短期而言,这个策略目前对罢工实力尚嫌不足之情势的帮助并不大。

目前壹电视工会面临着工程部被移编的重大危险,工会理事长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罢工的时机点不便透露,还是希望年代资方能对工会的诉求给予善意的回应,同时强烈谴责资方,目前公司方面完全没有正式找工会谈。但是我们却从报章杂志上看到,资方总是在媒体上表示“会跟工会再慢慢沟通”,实际上完全不理睬工会,却採取了一大堆打压和骚扰工会的小动作,大玩两面手法,这再一次印证了,劳工在抗争时千万不能低估、更不能轻信资方。

就当前斗争的需要而言,最紧迫的应该是反对工程部移编,因为它牵涉到罢工的命脉,有必要用一切方法,阻止甚至尽量延缓这件事发生,至少做到以拖待变,让资方在考量是否妥协时增加一个不确定因素。目前情况下,法律斗争可能是唯一可以救命的手段,例如:提出资方行为违反工会法第35条,属不当劳动行为,或者主张从壹电视移编年代新闻台,涉及不同法人,未得劳方同意于契约法理不合等等,都是很好的理由。

媒体劳动者团结时刻无可再延

“今天不做,明天就会后悔”

这次壹电视工会的抗争,也让外界看见,原来在新闻播报品质下降的背后,真正原因是无良的资方及血汗的记者,整个媒体业界的劳动环境,已经向下沈沦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以一个孤军奋战的壹电视工会,要去挑战整个媒体业界的资本家,太困难了。

让我们试着想像看看,如果今天年代新闻台也成立了工会,跟壹电视工会一起抵抗资方打压劳动条件,这场仗的胜算应该可以提高到七、八成,工程部被移编的担忧自然也不存在了。而其他主流媒体,令人匪夷所思的,对这场已经延宕至少6个月以上的媒体业劳资争议,非常的沈默,没有一家敢报导,想必是因为记者在媒体业老闆的淫威之下,编採自主被扼住了,如果这起劳资争议能够被其他媒体大幅报导,年代资方承受的压力绝对会更大。

当然,以上都是我们的想像,现实中,媒体从业人员面临着高压的管理,随时有被炒鱿鱼的危险。但是今天的壹电视工会抗争,对年代集团以外的媒体业员工而言,不也是最好的教材吗?现在不筹组工会,等到未来某一天,老闆用同样的态度打压自己的时候,连个能出来帮忙挡在前面的工会都没有。一句话:今天不做,明天就会后悔。

结语:壹电视劳资斗争之借鑑

另一个值得其他媒体业劳工借鑑的经验是,当初壹电视员工们期待,年代集团是个像样的资方,这种期待当然无可厚非,然而现在它已经落空了,设想,假如当初从壹传媒转卖给年代时,就为了可能被解僱掉的3、4百人打一场反裁员保卫战,现在的结果会不会不一样呢?当时壹电视工会会员数多达600人,与现在的200人不可同日而语,如果早打晚打都要打,在力量比较强大的时候反击,总是比较好的,劳工面对磨刀霍霍的资方,只能说:缩头也是一刀,伸头也是一刀,放手一搏未必是种冒险,就长期而言,反而可能是明智之举。欧美国家的媒体业工会,例如英国的BBC,每当公司拟推动裁员计划时,工会总是不吝啬的以罢工回击,也许就是学到了相同的经验吧。

最后,这整起劳资争议,深深的让人体认到,一个缺乏新闻素养、无心经营且满脑子只想压低成本的媒体老闆,在把自己的钱包塞得鼓鼓的之余,带给社会的,只有血汗的记者和低品质的新闻,相比之下,基层员工和工会反而是真正有能力、而且也知道要怎么经营媒体的人,我们的社会真的需要这些资本家吗?我深深怀疑。

预祝壹电视工会斗争胜利!一战功成!

【相关文章】
建议标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