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为什么尼加拉瓜的穷人不偷渡去美国?

南方国际编译团队成员
【编按】据媒体报导,去年10月至今年7月,多达5.7万名无成人陪伴的中美洲儿童由墨西哥越过边境进入美国,震惊美国社会,并引发严重的人道危机。而美国国内对于该如何非法移民现象,引发激烈争论。移民人权团体和反移民团体更为此数度走上街头,各自阐述其诉求。

在本翻译系列前两篇〈中美洲儿童“入侵美国”背后的真实故事〉以及〈中美洲难民危机:美国制造〉,分别处理了美国国内对此议题的讨论,以及回顾了美国数十年来对中美洲干预政策带来的恶果。本系列的第三篇〈为什么儿童难民逃离宏都拉斯?〉,呈现了洪都拉斯的现况究竟有多恶劣,以致于国民冒着生命危险偷渡前往美国。

相较于偷渡人数众多的中美洲北三角国(North Triangle)──宏都拉斯、瓜地马拉、萨尔瓦多。一样位于中美洲的尼加拉瓜(Nicaragua)虽然贫穷,却未涌现大量的难民潮。本文试图彙整各项资料,说明为何尼加拉瓜的人民不会冒险偷渡前往美国。

【2014中美洲儿童难民涌入美国】系列文章

 

 

偷渡者在美墨边界,由人蛇仲介带领跨越河流进入美国德州,被边界逮捕后申请难民庇护,等待旷日废时的庇护听审过程。(图片来源:Todd Heisler, NY TIMES

 

七月间,美国德州与墨西哥边境,在过去不到一年的时间以来,涌入近六万名的无成人陪同未成年偷渡者,被称作“边界危机”,引起社会相当大的争议。

这次引起关注的是,从去年十月到今年六月间,美国德州与墨西哥边界逮捕约六万名中美洲未成年偷渡者。这些未成年偷渡者,从数个月大到十七岁都有,他们在没有成人陪伴下的状况,被交付给人蛇仲介,从中美洲长途跋涉到美墨边界,多数主动向边界警察投案,面对旷日废时的庇护听审过程。

激增的未成年偷渡潮使得美国政坛、民众对欧巴马政府的移民政策表示质疑。移民团体抗议,所谓的边境危机事实上是严重的人道危机,现有收容所其实无法容纳在短时间内激增的未成年偷渡者,临时收容所的环境堪忧。移民团体也极力要求美国政府,应依照2008移民法案规定,给予这些孩童法律协助,确保庇护听审会举行,尽速审核通过这些孩童的难民资格,以及确保这期间内,孩童得到人道的安置。这是当年布希政府在两党议员支持下,为了保护遭受人口贩运孩童,而通过的移民法案(与美国国境相连的墨西哥则不适用,必须立即遣返偷渡者)。

但这也是这次危机中,共和党人士抨击欧巴马反应不够迅速的原因,认为宽松的移民法案造成偷渡者认为,只要抵达美国就会受到庇护,反对者主张应修改法案,立即遣返这些未成年非法移民,不应让这些偷渡者认为有可以留下的机会,而造成更庞大的偷渡潮。

等待听审召开是漫长的过程,这些未成年偷渡者该何去何从?是对欧巴码政府的一大考验。但实际上,美国政府态度明确,一律遣返这些未成年移民,使得漫长的法定的听证过程像是闹剧一场。而欧巴马早已是美国历史上遣返最多移民的总统。

被逮捕的未成年偷渡者临时收容所。(图片来源:Breitbart News

 

当美国主流社会将偷渡问题根源指向宽松的移民法案的同时,却少有人关心这些未成年偷渡者从哪里来?又为了什么离开家园来到美国?这个年纪的他们不是应该在家乡与玩伴玩耍,或在学校求学嘛?

近年来,来自中美洲的偷渡者增加,据统计,他们多数来自中美洲北方三角国(North Triangle)- 宏都拉斯、瓜地马拉、萨尔瓦多。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波未成年偷渡潮中,却少有人来自于同样位于中美洲,还是西半球第二穷国(仅次于海地)-尼加拉瓜。近六万名被捕偷渡者中,只有不到2百人来自尼加拉瓜。

如果经济是人民出走到美国寻梦的主要原因,并如此次美国主流社会将偷渡潮矛头指向宽松的移民法案,为何在此次未成年偷渡潮中,很少人来自贫穷的尼加拉瓜?美国梦不吸引尼加拉瓜人嘛?又有什么比经济更迫切的原因使人民出走?回答此问题的同时,也是解开为何有大量未成年移民,愿意在没有亲友陪同的状况下,从宏都拉斯、瓜地马拉与萨尔瓦多,冒险偷渡至美国的重要关键。

为什么不去美国?

中美洲各国相对位置图。(图片来源:KPBS MEDIA

 

我们对于贫穷而使迫使人出走的故事不太陌生。拉丁美洲在不公平的自由贸易游戏下,小农无法和受美国政府补贴的美国农民竞争,只能接受美国廉价农产品的倾销;跨国公司创造的是血汗工厂,过剩的劳动力,工资却不见增长。于是拉美人民选择北行追寻美国梦,希望有更好的生活。偷渡过程中,可能面对抢劫、人蛇仲介诈骗、黑帮绑架勒索、性骚扰等威胁,就算到达酷热的美墨边界沙漠,也可能在缺水缺粮的状况下连日行走的状况下,因而丧命。这是墨西哥的故事,拉丁美洲的残酷写照,新自由主义垄罩下人民的生命缩影。

而贫穷还长出暴力与犯罪,在中美洲北方三角国,尤其是谋杀死亡率居高不下的宏都拉斯,这正是人民必须往北出走的原因。据统计,兇杀死亡率以宏都拉斯为首,每十万人中就有90.4人因兇杀而死亡,被称作死亡之都。在宏都拉斯,居民面对的现实是,如果不加入帮派或意图退出,便可能招来杀身之祸;认真工作却要面对帮派份子长年的勒索;甚至有家庭在帮派犯罪份子的枪口下,被迫到银行领出远在美国亲人所寄回的收入。对于宏国人来说,只有离开,才有机会逃离贫穷与暴力的致命迴旋,开展安定的生活,即便代价是危险的偷渡路程。这是中美洲人民,为了逃离恐惧所下的赌注。

而尼加拉瓜却是当中的特例。尼加拉瓜贫穷,但社会治安却相对安定,被认为是中美洲最安全的国家之一。兇杀率只有宏都拉斯的1/8。相对于警察腐败、司法无能的北方三角三国,尼加拉瓜的警察甚至受到人民的喜爱。尼国的警察首长Aminta Granera,在一个对尼国公众人物支持度的调查中甚至赢得80%民众的喜爱。相较之下,只有15%的瓜地马拉民众表示对当地警方有信心。

中美洲国家的一些数据比较

2013年十月到2014年六月间,五万六千名被逮捕的未成年偷渡者中,只有不到200人来自尼加拉瓜。图中统计美墨边境所逮捕的未成年偷渡者人数(由左至右):萨尔瓦多:13,301人,瓜地马拉:14,086人,宏都拉斯:16,546人,尼加拉瓜:178人。

图中显示兇杀死亡率在中美洲国家与美国的比例(以十万人为单位)宏都拉斯:90.4人;萨尔瓦多:41.2人; 瓜地马拉:39.9人; 墨西哥:21.5人; 尼加拉瓜:11.3人; 美国:4.7人 。

中美洲各国GDP(美元):依次由左到右。尼加拉瓜:1,851,宏都拉斯:2,291,瓜地马拉:3,478,萨尔瓦多:3,826,哥斯大黎加:10,185。
(以上影像引自KPBS MEDIA

在尼加拉瓜,贫穷与暴力竟然不是互相滋生,这个贫穷但治安相对良好的社会发展模式,甚至被联合国发展总署在2014年的区域报告中被称作“异常”。到底尼加拉瓜为何能断绝贫穷与暴力互相滋长的命运?“美国梦”对于贫穷的尼国人来说难道不具吸引力嘛?

一场成功改变一切的革命

这一切便要从尼加拉瓜那场成功的革命说起。

1979年,尼加拉瓜的桑定诺民族解放阵线(F.S.L.N)革命成功,推翻了长达47年的独裁苏穆萨(Somoza)王朝。这个以尼国三零年代遭美国暗杀的民族英雄-桑定诺(Sandino,1895-1934)为名的游击队,在革命成功后,由奥蒂嘉(Orega)任总统,展开一系列的改革计画,修建基础设施,改善农村生活。这个对革命和诗歌一样热情的国家,更在全国开办写作计画班,鼓励民众参与,推广识读计画。(前几年香港还有民间团体募资翻译出版这些写作班的民众诗选。)

革命后,原本苏穆萨王朝的军事主力“国民军队”(National Guard)溃散,高级军官因战时暴虐行为受审,一大部分士兵逃往尼国与宏都拉斯的边界(这些残存的军力后来在美国资助之下形成与桑解政权抗衡的Contra军队)。桑解政府重组改良后的尼国警力有不同于邻国的维安方式,不以大规模、镇压型的“铁腕”方式扫荡犯罪集团,反倒建立了深入草根社区的地方警政系统,由警察与社区自治巡逻队联手合作,维护当地治安。有些社区甚至自行募资,雇用社区巡逻员,维护社区安全。对枪枝氾滥的中美洲其他国家来说,难以想像的是,这些深夜巡守社区的巡逻员,唯一的武器只是警棍。桑解政府也与社区慈善组织、学校合作,提供多样社会服务计画,像是组织青少年棒球队,让问题少年有归属感,或让迷途青少年有机会学得一技之长。尼国选择从多方面下手,即时介入、辅导问题少年,断绝犯罪网络,使得跨国帮派网络无法在尼国生根。

Victor Turuno便是成功脱离犯罪与贫穷迴圈的例子,在他12岁那年,因为家暴的父亲而逃家,在街上以偷取度日,这样认同感低落的问题少年,是帮派最喜欢吸收的对象,这是拉美青少年加入帮派的典型故事。Victor在进入帮派后染上毒瘾,也开始从事毒品交易。而如今,27岁的他,服完刑、戒毒后,在当地慈善团体的辅导下,于尼加拉瓜首都马那瓜经营一家面包店,现在赚的钱比在黑帮中时多,并聘用像他一样远离帮派犯罪的年轻人。

北方三角国家年轻人则很难拥有这样的机遇。联合国难民署深度访谈调查在边境被逮捕的12岁到17岁未成年偷渡者,报告中指出,近八成偷渡者不只因为单一原因而选择离开家乡,但其中近半数的受访者正是因为不安定、帮派暴力肆虐的社会而出走 。来自宏都拉斯,17岁的Kevin便说,是他的奶奶要他离开,她告诉他:“要是你不加入帮派,他们不会放过你,要是你参加了,不是帮派的仇敌就是警察会杀了你。但要是你离开,你就安全了。”来自萨尔瓦多,17岁的Alfonso说,在他住的社区附近,有两个主要最大帮派组织- M-18和MS-3,他们杀了两个保护学校的警察,威胁他不能去上学,否则要杀了他,很多时候他连家门都不敢出,有个小孩因为没在意帮派的威胁,被射杀在公园里,“要不是这些问题,我不会到这里来”,他说。

贫穷的确使人出走[1],但尼国人宁愿选择到南方邻国哥斯大黎加,哥国年均GDP为10,185美元,约为尼国五倍,比起去美国,到哥斯大黎加的风险较低,许多尼国人在哥斯大黎加的工地、农场中打工,建立了较完善的社会网络。

迫使中美洲人民想逃离母国的原因不单只是经济因素,严重不良的社会治安是更根本、迫切的问题。当努力工作却无法有安定的未来,时时面对黑帮勒索,甚至生命威胁,而政府也无能保护人民免于恐惧,活下去唯一的出路便是离开-偷渡至美国,用赌注换取安定生活的可能。

文字从玉米田长出。80年代,桑定诺民族解放阵线推广的全国识字运动海报。(图片来源:BBC – Sandinista Revolution Remembered

 

美国制造的美国梦

但常被遗忘的是,这个中美洲的美国梦,骨子里头的美国制造因素。

2009年右派军事力量政变后的宏都拉斯,便是美国政府牵制拉美左转,导致社会动盪、人民无以为继的血淋淋例证。政变后的宏国军政府採行新自由主义经济措施,大举私有化、缩减福利支出,造成失业率上涨,工会受到打压。而美国除了在宏国政变期间,短暂停止援助外,右派政变后,美国对于右派军政府的资助到达自90年代以来的最高峰。在美国的援助之下,腐败的右派军事政府更加武装,有更先进的武器与监听设备,以铁腕方式镇压群众。

美国对拉美的控制,有其长远的历史,也埋下中美洲帮派组织犯罪氾滥、社会动盪的邪恶种子。七零年代以来,美国对拉美进行外交、军事干预,支持右派军事政府,以对抗左派势力。在左右派内战时期,许多中美洲人民逃至美国,成为政治难民。多数的难民落脚于洛杉矶,然而,因为难以融入美国主流社会,开始形成帮派组织,走私毒品、犯罪。美国政府于1998年后,遣返了约4万6千名帮派份子回到其母国,然而帮派力量却没有被阻绝,更形成跨国境的组织犯罪集团。

在面对毒品带来的治安问题,美国以“对毒品宣战”(War on Drugs)为由,资助中美洲右派政府进一步武装、科技化其军事武装力量。北方三角三国採取铁腕镇压方式,扫荡帮派势力,更加深化暴力问题。在此同时,右派政府缩减公共福利支出,在自由贸易的游戏下,使得财富更加集中于少数人,贫富差距更大。

尼加拉瓜则是再度成功左转的故事。在2006年,经过15年的右派执政后再度左转,这次奥蒂嘉再度赢得大选上台。此次上台,奥蒂嘉有所妥协调整,接受了与美自由贸易条例,但总体上,尼国是拉美地区缩短贫富差距的成功案例(仅次于委内瑞拉)。在委内瑞拉的石油减价援助之下,尼国选择将更多资源投入于基础设施、健康、教育、福利等公共支出。政府提供免费教育,就学率高达96%;一岁以下孩童接种疫苗比例近于100%;全国供电率从2006年前的54%,预估在2016年可达到87%。

尼加拉瓜也是2008年经济危机后,中美洲国家经济成长最多的国家,农民的收入提高,证明奥蒂嘉对于乡村地区的政策奏效,也减低造成移民的经济推力。联合国拉美经委会(ECLAC)肯定尼国的经济实力,是拉美经济成长的前五名,而这是因为尼国选择投入消除贫穷、公共基础设施的结果。2013年,尼国人民对桑解政府支持度高达72.5%,奥蒂嘉更获得74.7%的支持率,是中美洲最受欢迎的总统。

七月中,欧巴马与宏都拉斯、瓜地马拉、萨尔瓦多三国总统就这次的偷渡风潮危机如何应变在白宫中会面。欧巴马请求三国协助,让各国人民好好待在母国,必要时美国会协助各国军事力量,以及增加美国边界控管。然而宏都拉斯与瓜地马拉总统把矛头对准美国,指出根源问题在于美国“对毒品宣战”的策略。但矛盾的是,宏都拉斯总统同时向美国请求比照“哥伦比亚计画”协助,给予更多军事支援。矛盾的举动正说明了右派政府、美国与新自由主义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为了抑制左派势力崛起,右派军政府更需要美国的支持,军事镇压则是维持政权必要的手段。

然而,为新自由主义计画服务的军事暴力并没有让人民噤声,引起的是人民更强烈的抵抗。瓜地马拉圣拉菲尔(San Rafael)地区原住民抗争煤矿开採计画; 宏都拉斯阿瓜谷(Aguan Valley)地区,为了抗议农产公司强占土地而失去生命的上百位农场工人。

美国若是不正视自由贸易、外交政策长期以来对拉丁美造成的伤害,势必要投入更多金钱资源巩固国界,在别人家耍赖强夺后围起自家大门,而这美国制造的美国梦永远不会消失。

【註释】

 

[1] 调查报告中访问404位未成年偷渡者,来自于萨尔瓦多(104人)、宏都拉斯(98人)、瓜地马拉(100人)、墨西哥(102人)。报告中将受访者离开母国的原因归为五类(可复选):1. 社会暴力:47.5% 2.家暴:21% 3.贫困(deprivation):15.8% 4.家庭/发展机会:81.4% 5.其它:35.3%。 [back]

 

特约撰述: 
责任主编: 

回应

尼加拉瓜一岁以下孩童接种疫苗比例近于100%?彩立方不是一堆人嚷着说不要打疫苗,这是西方医疗霸权的阴谋吗?

创建于 1946年的 US Army School of the Americas 在 2000-2001 年又进一步改组为 Western Hemisphere Institute for Security Cooperation,继续且加强培训中、南美洲右翼军事力量,以镇压反帝运动。

WHINDEC
http://www.benning.army.mil/tenant/whinsec/
Western Hemisphere Institute for Security Cooperation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Western_Hemisphere_Institute_for_Security_C...

SOA Watch
http://www.soaw.org/
La Escuela de Las Américas-Documental Completo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iSgg-vgvB0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JfHrhinu8U
CIA Crimes - School of The Americas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4eLYXJIZfg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MNMn3rd18Q
ESCUELA DE LAS AMERICAS, LA CUNA DE LA REPRESIÒN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rgnQ4ShB3w
School of the Americas Watch | Son Cosita Seria and Rev. Graylan Hagler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d0LsmzwkB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