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玻利维亚总统历史性的太阳岛政纲:
“迎战资本主义与打造生活文化的十个要点”

《生活在左边》部落格作者
译者: 
南方国际编译团队成员
【编按】自1998年起,乌戈‧查维兹(Hugo Chavez)胜选,并于隔年就任委内瑞拉总统后,以他为首,拉丁美洲相继掀起了一场“向左转”的风潮。包括巴西、尼加拉瓜、乌拉圭、玻利维亚、阿根廷、厄瓜多、智利等国家,其国内政治与经济立场左倾的政党一个个透过选举,取得执政权力。其中,玻利维亚的总统埃沃‧莫拉莱斯(Evo Morales)更是其中相当重要,且具代表性的人物。 本文节译自〈Evo Morales’ historic speech at the Isla del Sol〉,为理查‧菲德勒(Richard Fidler)英译埃沃‧莫拉莱斯于2012年底发表的一篇历史性演说,完整呈现埃沃‧莫拉莱斯的政治理念。本文中译者亦撰写了〈出身工农,力抗新自由主义 莫拉莱斯带领玻利维亚续左转〉一文,简介埃沃‧莫拉莱斯的背景与重要政绩,期待让彩立方娱乐平台网读者能够藉此认识这位拉美当代的政治领袖。也让彩立方民众可以有个他山之石的参考点,共同思考彩立方未来的方向。

位于南美洲最大的淡水湖,的的喀喀湖(Titikaka)湖心的太阳岛(Isla Del Sol),在古老的印加传说中,是太阳诞生之地。(图片来源:Chrystal McKay

 

2012年的12月21日,时值南半球的夏至,对于此地与世界各地的原住民来说,可谓非比寻常。这个日子,依马雅历法,既是一个时代的终结,也是另一个时代的开始。依据古老王朝的传说,被称为马夏(Macha)时期或“没有时间的”黑暗时期从哥伦布登陆这块日后被称为美洲的土地开始。但在取而代之的帕查库提时期[1](Pachakuti,译按:即时空的提升),飢荒、疾病与战争将日渐消弭,和谐并将重回人类与自然之间(译按:网路上另有一说是,马雅历法将每千年分成两个为期五百年的帕查库提,其交界日,既被视为是时间的终点,也被视为是没有时间的起点-盼熟悉古马雅网友指正)。

为此,玻利维亚政府特别在-的的喀喀湖(Titikaka)湖心的太阳岛(Isla Del Sol)上举办盛大的庆祝活动。的的喀喀湖,是南美洲最大的淡水湖,它横跨在玻利维亚与秘鲁间海拔约4000公尺(约1万2千呎)的边界上。依古老印加的传说,它是太阳诞生之地。

在玻利维亚外相大卫‧乔克旺卡(David Choquehuanca)这位艾马拉族(Aymara,译按;为南美印地安族中主要的一支,另一支主要印地安族为Quechua,音译为盖楚瓦族)诗人暨长期的原民及农民(campesino)运动人士领导下,该国外交部特别设立了活动网站。网站上,除了有介绍原住民历史及传说的专文,也包含了旅游资讯。而早在12月21日的夏至来到之前,玻利维亚政府也在该网站与太阳岛岛上召集计13场的公共论坛,讨论气候变迁、粮食危机及资本主义的议题。

这个活动计吸引了5大洲共计40多个原民团体前来,当中大多来自南美洲,同时更有大批外来、非本地的(gringo)旅客共襄盛举。此外,更有政府领导者出席,其中一些来自于其他国家,包含了大使与官员等。从任何意义而言,这都是场大秀。

这场庆典的焦点,当然是玻利维亚总统埃沃‧莫拉莱斯(Evo Morales)的现身。他在12月21日乘坐木筏而来,这艘由轻木树(Balsa)制成的大船,系一艘仿造数百年来划过的的喀喀湖湖面、由原住民艺术家设计、建造的木伐。而当圣火燃起,莫拉莱斯也向在场群众致词。在这场约一小时的演讲当中,莫拉莱斯以十大要点的形式交代了玻利维亚政府的大政方针及哲学,值得注意的是,他谈及多层次的全球危机-经济、生态、机制、文化、伦理与灵性方面,以及文明自身的危机,并贬抑了资本在全球各地的劫掠、资本主义体系下财产与自然的商品化,此外,他也解释了玻利维亚政府亟欲建立、“要活得好的社群主义的社会主义”(communitarian socialism of Living Well)的目标。

虽然这场演讲的信息几乎未受外国媒体报导,但在玻利维亚及南美,却引起广泛讨论及争议。关于该演讲的内容,虽然有多个版本在流通,但本文翻译的,是西班牙全文的版本,这似乎也是莫拉莱斯宣读的文本,至于註解,则是英译者加上的。

〈迎战资本主义与打造生活文化的十个要点〉

各位姊妹兄弟,且让我表达我对这场活动的惊喜!在场有这么多从西半球[2] (Abya Yala,译按:网海上另有一说是,此为哥伦布尚未履及的美洲旧称,意为充满生命的大陆)、美洲、非洲、亚洲各地前来太阳岛的姊妹兄弟!

在此,我要问候玻利维亚的副总统Álvaro García Linera、尼加拉瓜副总统Moisés Omar Halleslevens Acevedo、委内瑞拉的通传资讯部长Ernesto Villegas,以及委内瑞拉的拉美及加勒比部副部长Verónica Guerrero、委内瑞拉的北美部副部长Claudia Salerno、古巴文化部部长Rafael Bernal Alemany,以及各位来自玻利维亚、美洲、亚洲以及欧洲的部长及大使。

同样地,我也要问候各界的领袖!他们与她们在不同部门中领导社会运动、组织了12月21日的辩论,并就政治、经济、社会等议题及大地之母(Mother Earth)提供了深刻的思考。同样地,他们与她们也参与了平等与社会正义的持续辩论。而在帕查库提这个改变的时刻,我们相聚于此。

太阳岛,新时代的诞生

在由秘鲁与玻利维亚共享的的的喀喀圣湖上,我们所要说的是,我们之所以在2012年的12月21日聚集太阳岛,并不是如一些人所说,是因为世界即将毁灭。世界永远不会走到尽头,我们在此所要提供给全世界人民的,乃是新时代来临的希望。

这座太阳岛,正是数千年前、太阳的时间要开始时,创建了印加帝国(Tahuantinsuyo)的Manco Kapac(译按:印加帝国唯一的神圣创建者,传说中他为太阳神的孩子与兄弟,并带着黄金穿过隧道来到地上,咸信他建了位在秘鲁的Cusco城,但目前尚未能确认是否真有其人)及Mama Ocllo(译按:有说为前者的妻子,亦有说是其姊妹)所诞生的地方[3]。这也是为什么,这个岛乃是太阳子裔的时间与历史赖以建立之岛。然而,当外来侵略者来到,黑暗随之降临。他们满怀贪婪,来到我们充满生命的大陆,迫使原住民的家邦屈服。那对勇敢原住民族子裔(Willka)是黑暗、痛苦及悲伤的时代[4] 、是没有时间的时代。

但今天,就在印加帝国的诞生之岛,我们即将结束黑暗与没有时间的时代,并且迎接属于光明的新时代帕查库提。

再一次,全世界的人民、社会运动,以及边缘化、遭歧视及羞辱的人们,将组织起来、动员起来、重拾良知,并且在帕查库提的时代重新奋起!

这也是为什么,姊妹与兄弟,这个前所未有的历史事件,乃是一个大惊喜!这对于我们在瓜地马拉、墨西哥、厄瓜多及全世界其他国家的兄弟姊妹来说,也同样是个大惊喜,我们今天动员起来、一起来迎接帕查库提!

今天早上,我们与我们的副总统兄弟Álvaro García、我们的外交部长兄弟David Choquehuanca一起得知,北美的人民、包含加拿大与美国的人民也同样在今天动员起来、表达他们对这个夏至的希望[5]

姊妹、兄弟:这个世界即将被世界级的多重危机所打击,特别是气候、金融、粮食、机制、文化、族群及灵性方面的灾难。这个灾难向我们展示,我们生活在资本主义及氾滥的消费主义的末日。在这种社会模式下,人类宣称人定胜天,将自然转化为其人毫不留情的掠夺式宰制。

资本主义的信徒(ideologues of capitalism)辩称,以下方式可以解决资本主义体系的危机:一方面,是更多的资本主义、更多的商品化、更多的消费主义、更多对自然资源的非理性及掠夺式剥削,以及对公司及私人利益提供更多的保护。另一方面,则是更少的社会权益、更少的公共健康、更少的公共及免费教育,以及对人权的更少保护。

今天,已发展国家的社会与人民正悲剧性地体验由他们自己市场所造成的资本主义危机。资本主义政府认为,拯救银行比挽救人类更重要,拯救公司比拯救人民更重要。在资本主义的体系里,银行拥有优先的经济权力,并且享有第一等的公民权,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所以说,银行比生命更有价值。而在不受约束的资本主义体系中,个人与人民并非兄弟与姊妹、他们不是公民,他们甚至不是人类。个人与人民仅是负债者、借贷者,租约相对人以及客户。简言之,如果人们没钱,他们就什么都不是。

而今我们所生活的是一个绿色的国度。像美元一样绿的货币政策、像美元一样绿的发展政策、像美元一样绿的住宅政策、像美元一样绿的人力政策及环境政策。(编按:美钞的颜色是绿色)这就是为什么,面对资本主义体系的危机,资本主义的信奉者提出了所未的绿色经济或绿色资本主义来将自然私有化。

然而,那些市场的、自由主义的、私有化的解方仅仅只带来贫穷、排除、飢荒与边缘化。是以,不受管制的资本主义留给世界的形象乃是充满罪恶:

  • 世界上仍有超过8亿人身陷飢馑,比三十年前要多出了2亿多人。
  • 世界上最穷苦人的预期生命,就和1977年时几无二致,而那已是44年前。
  • 仍有13亿人生活在贫穷当中。
  • 世界上有23亿人失业,这比起30年前,还多了4千万人。
  • 最后,已开发国家每年浪费了7亿吨的食物,这比撒哈拉一年生产的食物还多出三倍。

在全球资本主义危机的结构因素中,包含有:

  • 财富积累与集中,为少数国家、少数有特权的社会团体所把持。
  • 资源与货物生产与行销方面的资本集中造就了最快、最大的获利。
  • 相信拥有更多就能活得更好,对大量及过量社会产品的消费进行鼓吹。
  • 可抛弃式产品的大量消费肥了资本,并增加了生态的负担。
  • 对于可重复利用及不可重复利用的自然资源进行过量及无法承担的压榨式生产使用,已对环境带来高额的成本。
  • 为了产出快速及大量的获利,资本集中于金融投机。
  • 知识与技术集中于富国、最富有、最有权力的社会团体。
  • 特别是在发展pangjiu.net家中,鼓吹那些损及经济及国家主权的金融措施、榨取的商业生产计画,垄断对自然资源的控制及其劳动所得。
  • 将国家的角色化约为贫弱的管制者、将大投资客转为他人物业的经理人,执信于外资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的迷思之际,将国家与人民化为其贫弱的僕从及伙伴。

世界的姊妹与兄弟:资本主义产生的文明是浪费的、消费者至上的、侍从主义的、是过剩与不幸的产生者。而这正是我们的生活模式,这样的生产与消费是我们亟欲转变的。

地球与人性正面临灭绝的危机。森林岌岌可危、生物多样性岌岌可危、河川与海洋岌岌可危、地球亦岌岌可危。因为气候危机,居住在大地之母上的美丽的人类社群,也岌岌可危。

气候危机的成因,与以下原因直接相关:财富的积累与集中为少数国家与少数社会团体所把持、因为相信拥有更多就能活得更好,而导致大量、过量及昂贵的消费、为了资本利益,而採用可抛弃式财货进行污染性生产,因而增加了生态足迹。以及,为了生产可重复利用及不可重复利用的自然资源,而以高环境成本进行过量及不永续的诈取式使用。

姊妹与兄弟:玻利维亚作为多元国家(The Plurinational State of Bolivia),唿应世界各地人民的声音,接受对于这个星球的伦理义务,主张人类希望恢复与大地之母的一体感与连带感的需求。

此时此刻,我们正处于为我们星球重新定义未来的关键。存在于我们手中、心中的,乃是一份责任,我们有责任同意以下的道路乃是我们将持续追随的,以确保-消除贫穷、财富的分配与重分配、我们社会、物质及灵性状态的强化,而为的是要使我们得以与自然和谐均衡地共存。

富有的工业化国家当然必须在促进与自然维持和谐,以及财富与福祉的社会化方面做出贡献。同时,贫穷的发展pangjiu.net家也必须流通其所拥有的少量财富。如果本位主义及贪婪持续氾滥,当积累与自满乃是体系的一部份,而那些拥有更多的,统治那些一无所有的,在那样的的体系里,人性没有未来。我们必须在知识、财富与人性方面互相分享、互相成就,以及尊重自然。

12月21日,正是帕查库提的开始,而这个时代乃是要唤起世界对生活文化的觉察。那是不受拘束的资本主义走向终结的开始,也会是从人类间暴力、人类对自然暴力的时期转向新时代的开始。在那样的新时代里,人类将重新与大地之母融为一体,而所有人都将与宇宙合而为一、活在和谐与均衡之中。

今天,正是老朽社会即将在此星球上面临翻天覆地变动的时刻,而这也是死亡、飢饿以及不公文化即将走入终局的预兆。这意味着,事物状态的终结,以及世界出现深刻变动的开始。

同样地,新时代必须在君主制、科层体制、寡头,以及市场与资本的无政府状态的余烬中展开。新时代已经来临,我们就是彩虹战士,我们是要活得好(Vivir Bien)的斗士,我们是世界的先锋队。在此脉络下,让我们建议与资本主义正面迎战、打造生活文化的十个要点:

一、政治方面:重建民主与政治,为穷人赋权,以及为人民服务

世界正历经政治体系的灾难,因为它们再也无法代表人民,它们是菁英、它们自成一群,由寡头的领导集团统治,而其目的仅是让少数人荷包满满,而非为人民服务。所谓的民主,乃是将自然资源让渡给跨国资本的前提。在这些假民主当中,政治已然转为获利工具,而非服务的天职。政府的无政府状态持续,已不再能回应世界人民的需求。我们必须重建民主。我们不想要殖民式的民主,在那样的民主中,政治人物乃是贵族阶级,而不是穷人利益的部队,也不为穷人喉舌。

如果不赋权给穷人、那些被边缘化的人们,民主根本不可得,也不会将道济天下之溺当成首先及最重要的事。一个民主制度如果只有少数富足而多数贫困,这根本不是民主制度。

为了重建民主、重建国家、重建公众、重建政治,我们必须採取以下行动:

  1. 重建政治体制,埋葬所有形式的科层体制、君主制、垄断制以及市场及资本的无政府状态。民主乃是人民的政府,而不是市场的政府。
  2. 在代议民主中,权力系为菁英与少数的利益服务,必须超越它而朝向双向式的民主,在那样的民主制度中,既无所谓多数,也没有少数,而决定乃是採共识方式决定,让理性胜出,而非票数。
  3. 必须鼓吹-政治行动意味着为生命提供完整及持续服务,也就是对我们人民具有伦理、人性以及道德的承诺。回复我们先祖的制度:不偷、不欺骗,不懒惰,不对权贵屈意奉承。
  4. 对祖国的服务,不能被理解成把祖国当成公司。政治人物不能为了他们自己、个人的利益来运用行政、立法及经济的工具。
  5. 透过社会与社群组织,人民必须有政治上的权力,如此我们方可在“以服从的方式领导”(mandar obedeciendo)的架构下自我统治。

二、社会生活方面:更大的社会权及人权,对抗人类需求的商品化

在今日世界中持续存在的粗暴的现实是,富与贫的差距持续存在,所得分佈不均的结果,人们无法公平且不受歧视地近用基本服务。资本及市场不是不均与贫穷的解药。在基本服务私有化方面,我们有过悲惨的经验,特别在自来水方面。

要克服严重的社会不平等,我们有必要採取以下措施:

  1. 国际立法及各国内国标准方面,我们必须确认,像是水、电、传播、公共卫生等基本服务乃是这星球上所有人都应该享有的基本人权。
  2. 特别是,自来水必须是最为基本的人权,这是因为它既与这星球上所有生命的发展直接相关,它也是所有生产过程得以运作的基本要素。
  3. 除了肯定基本服务乃是基本人权,我们必须将这些服务国有化,这是因为私人业者将大多数人排除在近用这些于生命乃是根本的基本服务之外,并赋予这些服务经济价值,而使许多人无法取得。
  4. 必须将更多的经济资源掌握在国家手中,并且在区域与人们之间创造财富的分配机制,将之分配给那些水深火热、最脆弱的人们,以期能在未来几年,透过经济财富的民主化消除所有形式的社会、物质及灵性的贫困。
  5. 发展以形塑崭新、完整的人类有其必要,他们既非物质主义者,也不是消费者,而能持续专注于追索何能要活得好。和谐与团结的基础上,他们具有深刻的革命性伦理,并确保世界上所有人都能像是一家人一样。
  6. 我们必须终结医药产业的跨国垄断,并且回复、加强我们祖先及自然的医药知识及作法。

三、在文化及灵性生活方面:使我们的人民及文化解殖,建立要活得好的社群主义的社会主义

姊妹及兄弟,我们所生活的社会,万事万物都全球化、同质化了。身处其中,文化认同似乎已经是过去式,人人都想将之遗忘。在经济与政治过程中,祖先及先人的文化都被边缘化了,他们的文化及灵性力量及精力都打折扣了。这导向了世界深刻的去人类化,以及对那些可以给予我们必要力量以停止资本主义残酷性的灵性及文化资源造成歧视。对此,我们必须:

  1. 让我们从种族主义、法西斯主义以及各种的歧视中自我解殖。
  2. 让我们从商品化及消费主义、奢侈、自我中心及贪婪中自我解殖,并一同促进要活得好。
  3. 回复世界古老文明的知识及规章,强化个人及社会对大地之母的意识,瞭解生命及神圣存在的意义,我们都是大地之母的子女,我们均受其滋养,并且尊重自然的循环,以及瞭解所有既存的事物都是生命平衡与和谐的部分。我们都从大地之母的子宫中诞生,而我们也终将回到她的怀抱。
  4. 在任何一个文化多元的国度中,建立尊重社会、经济、法令及文化多元的多元国家,具有最高的重要性。

四、环境方面:为了大地之母的权利、为了要活得好的权利,以及反对绿色经济的环境殖民主义

近年来,资本主义体制的信奉者,已然大力推广“绿色经济”作为社会模式的救赎。绿色资本主义的脉络下,这只意味着将自然商品化。绿色经济是死亡的经济,因为在自然保护主义的脉络下,它无异于宣告世界人民的死刑。这是为什么我们谴责绿色经济与绿色资本主义,因为它就是新的环境殖民主义。相似地,这个星球的气候灾难所以众所关注,正是因为自然灾难的灾难性结果,对于居住于大地之母之上的人类社群乃具有迫切危险。要将世界上人类处境加以转换,我们必须促成以下行动:

  1. 要求那些造成气候灾难的国家负起其历史责任、向南方人民清偿其气候债,并且在有拘束力的国际协议架构下剧烈地减少其温室气体排放。
  2. 为了保护及避免自然资源的浩劫,我们必须执行相关政策暨採取行动,接受生命乃有赖于大地之母生态系统的再生与永续的能力,并且有必要就其组成部分进行全面及永续地管理。我们永远必须铭记于心的是,这个星球没有人类会更好,但人类没有这个星球,却无法活下去。
  3. 这是为大地之母的普遍认可来战斗的世纪,我们必须透过立法、条约、内国与国际间的协议来争取,我们人类才能与宇宙和谐均衡共存。
  4. 这世界上的国家必须果决、积极地促进大地支亩环境功能及自然过程的非商品化,同样地,我们也要对大地之母的组成要件进行一整体性且永续的管理。我们不能在市场将为人民带进收入的错误幻象中将神圣的大地之母售出。现在或以后,我们人民与大地之母都不能卖掉。

五、关于自然资源:对于自然资源的主权,乃是自殖民及新自由主义宰制在解放的先决条件,也是人民得以全方面发展的先决条件

在许多国家中,经济财富的主要来源,乃是建立在对自然资源的使用上。然而,在大多国家中,这样的财富却被私人窃据、被跨国势力掠夺,肥了他们自己,却是以人民为代价。对于自然资源,我们唿吁各国应採取以下行动:

  1. 将自然资源的所有权回归国家,以使人民受益,而人们也才能朝向所有人的快乐与利益前进。
  2. 那些有策略性自然资源的国家,均应推动这些资源的国有化,也唯有透过国有化,我们才能停止经济殖民主义的过程,并且确保这些有经济资源的国家得藉此提供给渠人民更佳的基本服务。
  3. 就那些自然资源发展产业化过程之际,永远都应记住有必要去保护、并且尊重大地之母的权利。

六、关于粮食主权:为了活得好,我们要知道如何将我们自己餵饱,要推广粮食主权,以及人们的粮食人权

对粮食安全的讨论,在世界各地,刻正从不同角度及不同路径进行,像是粮食安全、粮食主权,以及人们的粮食人权。粮食对于个人的生命及达成要活得好的木标而言,可谓重中之重,这也是为什么国家与人们必须推动一系列的行动:

  1. 向“为了要活得好必须知道如何餵饱自己”的建构迈进,重新取得关于粮食的知识及社区营养的生产性技术,在此,粮食既是良药,也是我们文化认同的一部分。
  2. 透过强化郊区生产者的经济、生产、社会、文化、政治及生态系统,尝试确保每个国家都能粮食自给,并应强调社区家户农业。
  3. 保护人口不受营养不良所苦,并应强调去控制那些有害人体健康的行销。
  4. 惩罚基于粮食生产与行销的金融投机。

七、关于整合与国际关系:南方人民团结对抗干涉政策、新自由主义及殖民主义

我们的祖先过的生活,总是与文化、贸易、团结及合作网路整合在一起。时至今日,为了强化生活与人性,我们必须在支持、协力与团结的架构下建构暨强化人民与社群间、国家与政府间再进一步整合的承诺。

面对死亡、战争、商品化、私有化、自然资源掠夺的外交,我们自己必须建立南方人民之间的外交,并且强化来自南方的我们自己。

南方不是也不能是-顺从于、屈附于北方势力的爪牙。我们不是北方势力工业及核废料的掩埋场,我们也不是永不耗竭的原物料来源。

南方正与人民的力量一起前进,南方正与爱国及主权在握的政府一起前进,并且刻正打造商业、生产、文化、技术、经济、金融及社会整合的计画。此时,正是南方人民以及北方人民必须分享、支持我们自己,在社会上、经济上及文化上让我们自己变强。

整合要成,要靠强大的国家与人民、国族主义者、爱国者、社会主义者运动,要有政治意志,要有国家控制,要有计画及策略去打造一个能够为区域力量及整合建立计画的南方。

南方的力量,就是它的主权、它发展的权利,以及人民与国家的支持与团结。南方会变得越来越强、变得越来越和谐。没有主权、爱国主义、国族主义,以及亟欲打破殖民及新自由奴役锁鍊的国家与人民,就不会有一个强大的南方。

要达成南方国家的相互整合,我们必须推动以下行动:

  1. 要形塑强大的同盟与盟邦来签署生命协议、互相分享知识、科技以及提供金融资源,而非签下自由贸易协定。自由贸易协定对南方人民及北方人民来说,实不啻是死亡的条约。
  2. 建立整合发展的机制,以及在南方国家与人民间推动包括知识、科技、能源、粮食生产、金无、健康与教育等等在内领域的整合。
  3. 使南方人民与北方人民像是孪生兄弟一般,一起摧毁帝国主义,并且打造使人们得以与大地之母和谐均衡的文明视野。

八、知识与科技方面:为达整合发展,并消除贫穷与饥馑,科技与知识乃是根本工具

知识与科技对于提供传播、教育、基础服务、产业及能源计画、转化原料以及粮食生产而言,都再基本不过了。时至今日,已发展国家盲目地透过专利及智财许可盲目地保护他们的科技,并阻挡我们去使用。假使我们想要科技,我们便必须要进入他们的科技市场。对已发展国家而言,没有什么团结,也没有技术互补。科技的垄断是权力去控制发展pangjiu.net家的工具。富裕已发展国家的跨国力量不分享科技,因为他们所欲者,仅仅是为了要将科技售予我们,为的是要宰制我们,并且使我们依赖。

这就是为什么,比起以往,推动以下行动更形迫切:

  1. 在先人及社群的知识、技术、科技以及现代科学的科技与作法之间创造汇流,以期能够创造要活得好及保护大地之母的条件。
  2. 发展我们自己的知识与科技,以打破我们对北方跨国力量在技术上的依赖。
  3. 反对北方国家跨国力量的商品化自我中心,而让我们在南方人民与国家与北方人民之间打造协力、团结,以及互补。

九、国际体制方面:我们必须打造属于人民的、穷人的以及大地之母的国际组织,我们不接受也不允许联合国或资本帝国组织带来的干预主义及新自由主义

殖民的全球体制是设计来欺骗人民并使之屈从的。那些以自由及民主为民的组织,像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以及联合国安理会,也会侵略他人的国家、摧毁人民,协助进行大屠杀,并将之合法化。我们不能允许或承认军事基地的建造及战争工业在国家安全的脉络下宰制人民。最主要的,乃是人民的安全、生活以及大地之母。然而他们一手建立的,却只是充实资本主义、摧毁星球的死亡产业。

所被称做联合国的全球体制机制,乃是建立以摧毁人民的主权意志。那是官僚为资本主义与帝国主义服务的地方。我们,世界的人民,不能接受国际组织竟可以自侵略与干预中为其一己之私进行掠夺。联合国不具有将义务加诸于他人的道德性。我们,世界的人民,不能接受帝国官僚的组织。

在联合国的肠子里,装的是要私有化的绿色经济,而我们知道,那不过是死亡的黑色经济。从那些内脏中拉出来的,也不过就是私有化及干预主义的解药。联合国看起来就像是赴国与强国的组织,也许它应该改名为INO,也就是帝国主义者国家的组织。联合国并不是我们要的,我们否认它是我们的。

新自由主义官僚,绿色经济及私有化的官僚,促进结构改革的官僚,资本的分支机构,宰制与贫穷的意识型态,他们抱持着家族长及殖民的确信行事,他们认为人民及发展pangjiu.net家没有能力而愚蠢,而我们要从贫穷中走出来,就必须跟从他们的发展方略。

为了要活得好,要建立世界人民的新组织,我们必须发展以下的行动:

  1. 为了要活得有尊严、有主权,必须为我们人民及国家建立起组织及合法的条件,使能排除干预主义及外国军事基地。
  2. 让我们从世界银行及国际货币基金这些全球金融机构代理人、他们的卫星组织,以及新自由主义宰制的知识份子的意识型态及政治束缚中解放,建立我们的自己的组织,并且为了要活得好,着手设计政策,并对政策提出建议。
  3. 建立世界贫穷组织、世界正义组织,以及人民主权的世界组织、大地之母的世界组织、世界人民议会的组织。

十、金融经济部分:经济发展不应朝向市场、资本及获利而去。发展必须要能普及,并且朝向为人类幸福,以及与大地之母的和谐与均衡的方向发展

资本主义仅仅将贫穷、飢荒以及社会不公义给全球化,它摧毁了人权,以及人们的社会、经济及文化权利,也摧毁了环境。不受拘束的资本主义创造了贫穷与飢荒,而全球资本主义的金融体系也是殖民式的、帝国主义式的。它是强国的武器,为了让发展pangjiu.net家与人民在它面前低头,为了让私有化及商品化、为了使我们屈服于寡头控制以及资本商品化的无政府状态。

这正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否认并且移除国际的金融系统及其卫星组织-国际货币基金及世界银行。

我们要唿吁世界上的人民与政府打破由金融殖民主义造就的奴役锁鍊,因为只有金融与经济的主权,才能让我们以有主权的方式决定我们的未来。

为了要能拥有经济与金融的主权,要採取以下行动,我们可说备受挑战:

  1. 我们必须要重新在平等、国家安全、共同利益,与自然共存,国家与人民间团结的基础上形塑新的国际经济及金融秩序。这个新秩序必须要朝向改变不具永续性的生产及消费模式,实质地减少贫与富之间、已发展与发展pangjiu.net家之间的鸿沟。
  2. 我们必须要建立一个崭新的、全球的、区域的,以及国家间的构造及金融体系,这个为了人民及属于人民的新构造及新金融秩序,应免于世银及国际货币基金的权力触手及约束
  3. 在国家及国际层次有必要建立新的法令及制度架构,并且去发展管制及监督金融部门的系统。国家与人民必须控制私人金融,并不应屈服于私利而成为金融治理的殖民奴隶
  4. 我们必须使我们从那被称为外债的殖民拘束中解放,外债只是用来勒索我们、强迫我们交出资产、将自然资源私有化,以及摧毁人民及国家的主权。殖民的外债是勒索及剥夺的机制,使发展pangjiu.net家受苦,也限制他们迈向发展的道路。我们唿吁取消这种不公不义的外债,不应有更多的不平等、贫穷,这是将财富分散出去的时刻。
  5. 作为发展pangjiu.net家,我们必须创造我们自己的金融工具。我们必须要创造穷人的世界银行、世界上有主权人民的世界银行。我们不能仰赖资本主义殖民金融体系的捐款及有条件借贷。我们必须团结、整合,而这意味着我们要建立起自己的金融的、人民的、社群的、国家的以及具有主权的金融系统。
  6. 在团结、互补的基础上建立并强化区域市场,从要活得好的文明水平上用互补的政策取代既有受资本主义所驱动的竞争政策。
  7. 透过人民的充分互补性,在个人、国家与大地之母彼此间建立互补、包容及互赖,我们对于要活得好的社群主义的社会主义的愿景,系以权利为基础,而非以市场为基础。它系建立在人类幸福充分实现的基础上。
  8. 这个新纪元乃是属于劳动力的、属于社群力的、属于人民团结力的,以及所有生物共同性的,我们在一起共同构成了大地之母,以及要活得好的社群主义的社会主义。

姊妹与兄弟,感谢你耐心聆听太阳岛政纲,它传达了生活与人性的十个要点。它是基于玻利维亚人民经验的政纲,而它支持世界上所有人民的解放。

姊妹与兄弟,来自充满生命的大陆、美洲及全世界的领导者,全世界的人民以及社会力,我们所有的是巨大的责任:拯救这个星球、挽救生命及人性。所以,我们感谢你在这历史性的夏至日、帕查库提的一开始出席。

最后,我想要感谢太阳岛上的原住民社区,允许我们在此分享我们的经验。我们感谢各个社会组织、军队,部长们,以及各部会及各国的领袖一齐为世界人们的希望举办如此出色的庆典。

请跟我一起说:¡Jallalla, 世界的人民!¡Kausachun, 世界的人民!

【註释】

 

[1] For an interesting discussion of this concept, see Bob Thomson, "Pachakuti: Indigenous perspectives, degrowth and ecosocialism."[back]
[2] Indigenous name for the Western Hemisphere.[back]
[3] Manco Kapac (or Cápac) was the legendary first Sapa Inca of the Kingdom of Cusco, often described as a son of the sun god Inti. Mama Ocllo, variously described as the sister and wife of Manco Kapac, was deified in Inca mythology as a mother and fertility goddess.[back]
[4] Willka is an Aymara word meaning “greatness” or “eminence” that was traditionally used by indigenous protest leaders. Pablo Zárate Willka was the leader of the 1899 indigenous uprising.[back]
[5] The Idle No More movement in Canada demonstrated in Ottawa on December 21 (the winter solstice), in opposition to the Harper government and support of Attawapiskat chief Theresa Spence’s hunger strike. For photos, click here.[back]

 

特约撰述: 
责任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