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祖克伯的脸书大礼
是慈善?还是避税方案?

美国独立媒体Common Dreams记者
译者: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特约编辑、南方国际编译团队成员
【编按】脸书(Facebook) 的明星创办人马克‧祖克伯(Mark Zuckergberg)初为人父,在自己的脸书上发出一封“给我们女儿的信”(A letter to our daughter),宣布将捐出所持公司股份的99%,用以“提升人类潜能”(advancing human potential)与东“改善不平等”(promoting equality),此举随即被全球主流媒体标榜为慷慨奉献(现值)450亿美元的巨大善行,引来各方热议。然而,在中文世界这件事后来带动出的讨论,恐怕更多是围绕着祖克伯与妻子普希拉‧陈(Priscilla Chan)的爱情花边打转,却比较少有人继续追问这对夫妇宣称几乎付出了所有、却仍能保持公司经营权的“慈善义举”,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因此,我们选译了这篇发表于美国独立媒体《共同梦想》(Common Dreams)的短评,希望能让读者回过头来再做一点思考。

脸书创办人祖克伯高调向世界分享初为人父的喜悦,但慷慨捐出的股份究竟是行善?或是避税?仍不无争议。(图片来源:Mark Zuckerberg/Facebook)

社群网站脸书的创办人兼执行长马克‧祖克伯及其妻子普希拉‧陈,本周二(12/1)宣佈他们计画捐出所持脸书股份的99%,相当于450亿美元,以促进人类潜能发展和推动平等。此言一出,引发各界瞩目和赞美。

然而,这份为了他们夫妻的新生儿所发布的公开信里有一个关键的问题。他们并非将钱捐赠给慈善机构,而是转移到他们名下一家性质属于“责任有限公司”(limited liability company, LLC)的慈善基金:陈-祖克伯倡议计画(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

这间公司让他们可以不必将钱捐赠给慈善团体,而且可以投资于私人的企业。甚至,他们可以将钱从这笔基金取出,以僱用政治说客或捐赠给政治人物。在这样的架构下,祖克伯和陈可以转移他们所持有的大量脸书股份,而不需要支付任何一分钱的资本利得税。

“这份慷慨同时也具备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税务效益。”知名税务律师罗伯特‧伍德(Robert W. Wood)于《福布斯》(Forbes)网站上撰文表示:“为什么是股票?藉着股票,捐赠者得到了一个基于该股份公允市场价格的慈善捐款扣除额。而价格和成本是不同的两回事,这意谓着庞大的减税利益。”

此外,祖克伯和陈并没有将其大量财富作为礼物捐出的事实,还有不少人也注意到了。

“我们质疑你们的决定。你们将450亿美元转移到私人掌控的责任有限公司,并没有『实质上』提供任何东西。”一个致力于组织富有年轻人为资源和权力公正分配的组织“资源世代”(Resource Generation),在一封公开信中向这对夫妇这么说。

一位政策研究所(Policy Studies)的作者兼资深学者查克‧柯林斯(Chuck Collins)则告诉《共同梦想》,这间公司让祖克伯的“财富及权力”得以延伸扩展。

“我们现在有麻烦了。当财富愈来愈集中于少数人手上,许多百万富翁及亿万富翁选择不支付税金,”柯林斯说。“他们当中有些人使用信託和税务漏洞,例如谢尔顿‧阿德尔森(Sheldon Adelson)1。而其他许多人则利用慈善基金会,或者像马克‧祖克伯这样成立责任有限公司,好让他们能完全掌控其资金使用,而不必承受公共问责之类的监督。”

别忘了一个事实,“马克.祖克伯的财富来自于网路、基础建设、教育系统的公共投资,这些几乎完全是由纳税人的钱支出。”柯林斯指出。

祖克伯和陈在声明中概述了他们公司的模煳使命,声称他们将会关注“个人化的学习、治疗疾病、联繫民众与建立强大的社群”。我们目前仍不清楚这对有钱的夫妇打算採取什么行动,然而,这位脸书的执行长过去做过的一些决定——从销售脸书使用者的个人资料获利为特许学校(charter schools)扩张挹注金援2——都让他饱受批评。

藉着这份声明,祖克伯和陈跟上其他亿万富翁的脚步,加入了《纽约客》(New Yorker)作家约翰‧卡西迪(John Cassidy)所谓“慈善资本家”(philanthro-capitalists)的行列。极端富裕的人,从比尔‧盖兹(Bill Gates)到华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正在将他们累积的庞大财富放置于私人掌控的组织当中,使其免于公众的监督。

在此同时,财富不平等的现况正在日益加深。政策研究机构(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周二恰巧也公佈一份报告,他们发现美国前20位最有钱的人,包括祖克伯在内,拥有的财富多过于全美财富排行榜上后半人口的总和。

无须赘言,这赋予了他们对于社会和政治的巨大影响力,如同大卫‧马隆尼隔天在《卫报》(The Guardian)上发出的质疑:“跨国慈善和西方世界想要根除贫穷与疾病的渴望,从来无法摆脱他们身为帝国主义者的根源:就像许多批评所指出的,『白人救世主的工业复合体』(white savior industrial complex)已经无所不在于全球文化当中。”

诚如马隆尼所言:“富人如今仍然很有效率地透过购买,打造自己想看到的未来。”

 

  • 1. 美国亿万富豪,拉斯维加基金沙集团(Las Vegas Sands Corp.)的董事长兼执行长,也是澳门威尼斯人集团的幕后大老闆。
  • 2. 此处的“特许学校”(charter schools)是指美国自1990年以来兴起的“公办民营”学校的一种类型。简单来说,这类学校由政府负担教育经费,但却交给私人经营,除了必须达到双方预定的教育成效之外,不受一般教育行政法规的限制,可以自行拣选想收取的学生。最初特许学校体制的诞生是为了改善公立学校系统办学不佳的问题,让中低收入或少数族裔家庭出身的学生也能得到比较优质、具创新特色的教育服务,但后来放宽兴学限制,反而造成许多汰弱留强、扭曲竞争的明星/资优特许学校林立,引来排挤公立学校资源的争议。
特约撰述: 
建议标籤: 
责任主编: 

回应

祖陈并未捐赠其巨大财富之分毫此一事实,世人并非全然无视 . The fact that Tuesday's announcement does not gift a single penny of Zuckerberg and Chan's massive fortune did not go unnoticed.
祖克伯和陈并没有将其大量财富作为礼物捐出的事实,还有不少人也注意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