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打压工会的慈善家
从洛克菲勒到张荣发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特约编辑

长荣集团创办人张荣发于上月过世,媒体报导其遗留下约539亿台币的庞大遗产,将全数捐出“做公益”。张荣发曾多次入选美国《富比世》杂志的“亚洲慈善英雄榜”,被视为是亚洲知名的慈善家。媒体则以“大爱动人”来评价其捐赠遗产的行为1

去年12月,脸书执行长祖克伯(Mark Zuckerberg)宣佈将捐出所持有公司股份的99%,估计约为450亿美元,用于公益用途。然而,当时也有评论指出,祖克伯所谓的公益用途,是将其资产转移给旗下公司,如此一来不仅可以大幅避税,同时也可以确保这笔资产仍在自己的控制之下。无独有偶,张荣发的遗产原本也是预计捐赠给旗下的“张荣发基金会”使用,因此自然也无法免于类似的批评。2许多私人或企业所创办的基金会,其作用确实包括避税,或是发挥将资产及开销转移至基金会的白手套用途。我们当然难以得知张荣发基金会内部的真实情形(这也是一个问题),所以无法直接这么批评。但是,即便这些钱真的都拿去“做公益”好了,这么做有什么不对吗?

我们先来看看慈善企业家的老前辈,洛克菲勒(John Davison Rockefeller)的故事吧!

无情的竞争者  慷慨的慈善家

洛克菲勒出生于1839年,于1937年过世。在《纽约时报》2007年的“美国历史上的富人”列表中排名第一,其总资产经换算约为今日的2千亿美元,遥遥领先其余亿万富豪。而其慈善义举包括捐助大学、推广教育,出资成立公共卫生研究机构等等。他同时也于1913年创立了洛克菲勒基金会,以“提高全世界人类的福利”为使命,长期推动公卫、医疗等计画。

然而,洛克菲勒的鉅额财富来源充满争议。1870年他创办了标准石油(Standard Oil Company)公司,搭上了南北战争后的能源需求热潮,因而得到发展。洛克菲勒更以削价竞争、贿赂政界、威胁运输业者、断绝对手必要耗材来打倒对手,对手要不就是被逼破产,或者就被他併购。到了1882年,他更发明出“托拉斯”(Trust),透过交叉持股与信託基金的操作,让不同企业控制权集中于少数人手上,一方面钻管制企业的法律漏洞,另一方面达到其垄断市场的目的。

由洛克菲勒创办的标准石油,一度成为全球最大石油托拉斯。(图片来源:Logodatabase)

到了1890年,洛克菲勒的标准石油托拉斯控制了全美88%的石油市场,并经营各种石油相关产业,包括钻油、炼油、配送、内需、出口以及加工等等。同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反托拉斯法。1909年,美国司法部以反托拉斯法起诉了标准石油,起诉书中指控,标准石油透过给予运输业者回扣、削价竞争、商业间谍、成立假公司等方式从事恶意竞争,以垄断市场。1911年,美国最高法院裁定标准石油违反了反托拉斯法,并将其拆解为34间独立的石油公司。公司遭拆解,但洛克菲勒持有的股份不变。而这些石油公司即为日后大型跨国石油巨头壳牌(Shell)、雪佛龙(Chevron)、英国石油(BP)以及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的前身,持续为洛克菲勒家族带来丰厚收入。

1913年  柯罗拉多州煤矿工人大罢工

美国的科罗拉多州自19世纪末被发现蕴藏大量煤矿后,即兴起了一股蓬勃的採矿热潮。在1910年代高峰时期,科罗拉多州有约1.5万名煤矿产业工人,佔该州就业人口的10%。而洛克菲勒家族所经营的“科罗拉多燃料与铁公司”(Colorado Fuel and Iron, 简称CF&I)是当时州内最大的煤矿公司。早期的煤矿工人普遍劳动条件差,薪资低落,安全缺乏保障,而科罗拉多州的情况特别恶劣,矿工死亡率高达0.7%,是全美平均0.31%的两倍以上。在1884年至1912年之间,科罗拉多州共有超过1700人死于煤矿事故。在1914年美国众议院矿业委员会的报告中指出,科罗拉多州虽然有良好的矿业法律,但这些法律并未被彻底执行3

当时住在勒德洛营区里的矿工家庭。(图片来源:University of Denver)恶劣的条件,也引发矿工频繁且激烈地抗争。全美矿工联合会(United Mine Workers of America, 简称UMWA)于1913年向CF&I以及其他矿业公司提出包括承认工会的谈判代表性、每日8小时工时、支付“死劳动”的工资4、遵守科罗拉多州的採矿安全规范,等一共七项要求。不意外地,资方悍然拒绝,UMWA随即于该年9月发起了罢工。

参与罢工的工人立刻被赶出公司,他们和其家人搬到了UMWA于矿坑附近准备好的空地,搭起帐篷进行长期抗争。洛克菲勒集团僱用了当时以剷除罢工而恶名昭彰的私人佣兵,包德温-菲尔侦探社(Baldwin–Felts Detective Agency),骚扰罢工营地,试图瓦解罢工。他们将一个卡车改造成简易装甲车(矿工们称此车为“特别死神”),配备机枪后于罢工者营地附近巡逻,并于夜晚随机向帐篷发射子弹,造成死伤。矿工们则在帐篷下面挖掘地洞,和家人一同睡在地洞中躲避枪击。

由国民警卫队跟矿业公司民兵共同架设的机枪,瞄准着罢工矿工及其家人们所居住的营区。(图片来源:University of Denver)

因为矿坑生产受阻,科罗拉多州州长于10月28日派遣国民警卫队5进驻,起初,矿工们以为卫队是来保护工人,因而热烈欢迎他们。但矿工们很快发现到,卫兵的工作是来阻止罢工。他们护送从外地来的劳工以恢复生产秩序,殴打并逮捕数百人,更破坏罢工营地。然而,矿工们仍旧坚持下来,并挺过了寒冷的冬天,资方被迫採取更激烈的行动以粉碎罢工。

最血腥的一日  勒德洛大屠杀

1914年4月20日上午,公司僱用的民兵在罢工者最多的勒德洛营地(Ludlow Colony)外架设机枪,开始扫射营区。黄昏时更派人直接带着火把跟枪枝冲进营区焚烧帐篷。过程中,有13人遭到射杀,矿工们四处奔逃。更有2名妇女和11名孩童因逃避不及,在帐篷中被活活烧死。矿工领袖路易斯‧蒂卡(Louis Tikas)跟另外两人遭到民兵逮捕并杀害6,尸体遭弃置于铁路旁。民兵恐吓矿工不得为其收尸,要让经过的火车乘客都看到这些人罢工的下场。这起事件在美国历史上被称为勒德洛大屠杀(Ludlow Massacre)

大屠杀的消息很快就传遍全国,从州政府大门前,到洛克菲勒办公室门口,各地都掀起了示威抗议。UMWA号召矿工“武装起来”,他们蒐集大量枪枝弹药,和后续增援的民兵展开游击战。同时,其他产业的工会也纷纷派遣志愿者前来支援矿工罢工。这场被称之为科罗拉多煤田战争(Colorado Coalfield War)的武装冲突持续了十天,直到美国总统派遣联邦军队进驻,解除双方武装为止。该年12月10日,UMWA因资源耗尽,宣佈停止罢工。本次罢工行动总死亡人数约在69至199人之间,被认为是美国历史上最血腥的镇压罢工行径7

为了躲避子弹,矿工们于帐篷内挖掘坑洞。然而在勒德洛大屠杀当天,2名妇女及11名孩童就在图中这个“死亡坑洞”当中被活活烧死。(图片来源:University of Denver)

罢工结束后,矿工遭到大规模清算,共408人被逮捕,包括罢工领导人约翰‧劳森(John Lawson)在内,332人被以谋杀罪名起诉。审判过程一拖再拖,直到1920年所有的指控才被撤销。相较之下,科罗拉多州国民警卫队中,只有10名军官跟12名士兵因勒德洛大屠杀被送进军事法庭,而且最终都获判无罪。

可能有人会说,对于科罗拉多州矿工的普遍处境,罢工的诉求、对罢工的镇压,以及后续的流血冲突等等,身为老闆的洛克菲勒家族或许并不知情,问题应该来自于高阶经理人的错误决策(当然,CF&I的总经理在事后被开除了)。然而,在老洛克斐勒的孙子,大卫‧洛克菲勒(David Rockefeller )所出版的家族传记《洛克菲勒回忆录》(David Rockefeller Memoirs)中,他表示其父亲小洛克菲勒在罢工前后都出席过相关会议,并在会议中表达反对工人的强硬立场。如此看来,洛克菲勒家族对于此桩惨剧的责任恐怕难以开脱。

歼灭工会的长荣集团

长荣集团旗下30余间企业,没有任何一间公司有工会,这是张荣发所坚持的“零工会”政策所致。曾有长荣员工于网路上留言表示,求职者在加入长荣之前的笔试中,都会被问到是否支持组织工会,而此问题的答案将大幅左右求职者是否会被录用。张荣发亦曾于受访时自豪地表示,自己以取消福利和删减劳动条件来威胁员工不得筹组工会,收到良好效果。所以旗下企业没有任何工会8。然而,即便在资方长期的围堵政策下,长荣集团的历史上,曾经有过一个工会……。

1994年5月7日,桃园县长荣重工的员工成功突破重围,成立了长荣集团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工会,“长荣重工中坜第一、第二产业工会”。工会则于该年7月,以资方积欠加班费、提高产量标准、降低劳动条件为由,向桃园县政府申请劳资争议调解。资方则于8月3日,以员工违反工作规则,非法罢工为由,解僱7名工会干部,并对57名工会会员予以记过、降职处分。工会后续向劳委会陈情,但并未成功挡下资方的强力打压。到10月底,前述64人都遭一併解僱,并依照《劳基法》的年资计算给予资遣费。

工会成立当天,共有170多名会员到场。然而在资方的“全力劝退”下,到10月底仅剩下70多名会员。扣除本次遭解僱的64人,工会仅剩下不到10人,因此宣告解散。在不到6个月的时间内,长荣集团内唯一的工会,长荣重工中坜产业工会就从成立到被迫解散。即便没有血腥屠杀,但张荣发与其创办的长荣集团,对于打压工会可说是不遗余力9

长荣集团的劣迹不仅于此,2001年,长荣集团以亏损为由,无预警解僱长荣航空633名员工。这样的作法不仅违反《劳基法》对于终止劳动契约的预告期要求,遭资遣的员工也表示资方的资遣费计算有问题。其中一位空服员向长荣航空提起诉讼。虽经高等法院以当年长荣业绩成长为由,判定资方非法解僱,需赔偿该空服员267万元,但资方仍旧拒绝赔偿,并持续上诉至最高法院。

走出左手破坏,右手建设的慈善逻辑

不管是张荣发,或是洛克菲勒,他们的共通点在于,透过各种合法非法的方式,在商业竞争中获得成功后,再将累积的巨大财富拿来“做慈善”。然而,我们应该要体认到,矿工们的悲惨处境,正是成就洛克菲勒庞大家产的基础之一。而张荣发藉由打压工会,得以持续压低劳动条件来增加获利,也是其慈善资金的由来。他们赚钱的同时,对社会产生了负面效应,然后他们再拿着这些钱来“做慈善”,缓减社会整体的负面效应。知名哲学家齐泽克(Slavoj Žižek)在短片《先是悲剧,然后变成闹剧》(First as Tragedy, Then as Farce)中形容,这种慈善的方式相当于一个人早上抢了一堆钱,下午再把钱交回去给慈善。

事实上,企业唯有透过旗下所有员工的劳动,以及整个社会的投资与制度支持下,才得以产生这些财富。我们不应无视于这些财富生产的社会性,仅将其视为企业家个人雄才大略的回馈,或是其努力的果实。说到底,这不是个别恶质资方的问题,而是整个资本主义生产就是鼓励资方尽可能地削减成本,以及想尽办法将成本外部化,以追求最大获利。或许有的资方特别恶劣,但其余的资方恐怕也只是“没那么恶劣”,仅仅程度上的差别。更何况,作法越恶劣,手段越狠辣的人,就越有可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成功企业家”。

全球贫富不均持续扩大,富人的财富许多透过剥削劳工跟掠夺环境而来。如同图中,由穷人为其抬轿,他们再拿钱出来“做慈善”。(图片来源:SunCityTexasDemocrats)

最极端的例子或许是知名慈善家索罗斯(George Soros),目前为止,他一共捐出了数十亿美元在于各项慈善计画,其中包括5000万美元消灭非洲的极端贫穷。然而,索罗斯亦是国际知名的金融炒手。一般认为,索罗斯及其同伙于1997年对泰铢的攻击,引发了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金融风暴造成亚洲各国包括泰国、印尼、菲律宾、马来西亚以及韩国的经济动盪。各国币值大贬,其中印尼盾的币值更于一年后下跌了高达83.4%。索罗斯等人藉由金融市场大赚其钱的同时,亚洲上万公司破产倒闭。许多人的毕生积蓄化为乌有,印尼的失业人口更一度增加至2000万人。对齐泽克而言,资本主义的运作就是建立在各种对人、对社会、对环境的利用与剥削上。在积累财富的同时,也不断地制造贫穷与动乱。他认为,索罗斯的作法无异于同一个人用右手修补其左手所造成的破坏。

乐施会于今年1月发布《1%人的经济》报告,报告中再次强调全球贫富不均及财富集中的现象,全球62名富豪拥有的财富可抵全球最穷人口财富的一半。“自2010年以来世界人口增加约4亿,而世界较贫穷的一半人口,所拥有的资产并没有因而增加,反而减少了10,000亿美元,下跌41%,”报告说:“而排名前62位富翁所拥有的资产却同时增加超过5,000亿美元,总财富达17,600亿美元。”也就是说,超级富豪增加的同时,也代表着贫富差距持续扩大,并带来相应的社会问题。然后,我们再依赖这些超级富豪来做慈善,解决这些问题吗?

不可否认,慈善行为确实发挥了急难救助的作用,但是齐泽克也强调,慈善行为本身就是问题的一部分,而非解方。 如果真要解决问题,我们应该要更进一步地思考与行动,试着打造一个不再系统性制造贫穷,没有超级富豪,也不再需要慈善的世界。

  • 1. 虽然张荣发手写遗嘱于近日曝光,庞大遗产均由其四子继承,仅交待“长荣集团各关系企业每年若有盈余,要提拨一定额度给张荣发基金会行善布施。”与生前宣称的全数捐出相去甚多。
  • 2. 尽管自2009年起,遗产税的税率从2%至最高50%的累进税率,改成一律10%的单一税率,已经让遗产避税操作的难度降低不少了。
  • 3. 本节数据主要引用自英文维基百科的"Ludlow Massacre"条目。
  • 4. 当时的矿业公司根据产量来支付矿工薪资。铺设坑道、支援以及处理杂务等工作被称之为“死劳动”(Dead Work ),不纳入薪资计算。这样的制度也造成工人比较不愿意投入太多时间心力于“死劳动”,直接影响到採矿的安全性。
  • 5. 相当于各州所拥有的军队。
  • 6. 事实上,于1914年春天,因州政府财务吃紧,所以召回了大部分的国民警卫队。而矿业公司担心无法镇压矿工,于是将原本矿坑的私人警卫,结合包德温-菲尔的民兵,重新组成了新的“部队A”公司(Troop A),这批民兵身上均穿着国民警卫队制服,并由国民警卫队军官卡尔‧林德菲特(Karl Linderfelt)统一指挥。所以到后来,已经难以区分暴行究竟是官兵还是民兵所为。
  • 7. 勒德洛大屠杀及其后续的冲突,在不同资料来源中,一些细节及伤亡人数略有出入,本文主要参考美国知名史家霍华.津恩(Howard  Zinn)所着《美国人民的历史》一书内容,以及丹佛大学所整理的历史纪录
  • 8. 其受访所引用的原句为:“很简单呵,因为要组工会就得完全依劳基法办理,员工自己算一算会少很多钱,因为很多奖金领不到了,所以到现在我的事业体这么多,却一个工会也没有。”其内容对于筹组工会和《劳基法》适用部份完全错误。但不论张荣发本人是真的误解劳动法令,或是故意曲解。这句话的表述方式对于劳工来讲,非常明显是在威胁如果组工会,劳动条件将遭到删减。
  • 9. 当年工会遭打压的报导整理可见陈柏谦脸书页面
特约撰述: 
建议标籤: 
责任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