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兼任教师纳劳基法 应全体适用
切割有无本职 将造成巨大灾难

2016/07/06
彩立方高等教育产业工会办公室主任

诉求“编制外教师纳入劳基法”这个议题,工会推展至今整整一年。我们举办记者会、抗争行动,进行北中南巡迴座谈,争取参与劳动部讨论会议、立法院公听会。如果大专兼任教师真的能如实于今年(2016)9月纳入《劳基法》适用,理应开心。

高教工会长期推动大学兼任教师纳入《劳基法》。(图为今年1月25日工会赴劳动部陈情;照片提供:高教工会)

但是,我们看到教育部今日在立法院提出的政策方向内容,却只感到遗憾与愤怒。教育部回应我们抗争、诉求一年的方案是:只让“不具本职”的兼任教师适用《劳基法》,然后排除“具本职”的兼任教师(有其他工作的兼任老师)。我们对于教育部为了尽其可能地替校方节省人事成本,竟想出如此谬误与错乱的政策方向,感到难以接受。

切割“有无本职” 于法不符

光是在法律上,这就是一个不具合理性与正当性的切割。首先“有无本职”并不是一个我国法律上存有的概念。劳动法上,每份工作都是受到个别的保障与规范,不会因为“有无本职”、“有无其他工作”,而影响到该份工作应受到的保障;而在实务上,因为兼任教师的钟点费过度低廉,无法维持基本生活开销,因此除了在大学授课之外,往往仍需另外在补习班兼差、担任家教,甚至兼任其他非教学性工作,以维持生计,在此情况下,这些兼任教师是否就会被划分为“具其它本职”而无法受到《劳基法》保障?

而按《劳基法》规定,一切劳雇关系均应适用《劳基法》,但为何有些行业或工作者不适用?前提必须是主管机关认为因“经营型态、管理制度及工作特性等因素”适用《劳基法》确有窒碍难行者,并经劳动部指定公告之行业或工作者,才能不适用。换言之,除非教育部与劳动部今天能明白地说出,“具本职”的兼任教师相较于“不具本职”的兼任教师,在“经营型态、管理制度及工作特性”上有何不同?而“具本职”的兼任教师相对于“不具本职”的兼任教师,在适用《劳基法》上又有何更为窒碍难行之处?否则,教育部与劳动部在“具不具本职”这个层面上进行切割,这显然是一种违法的差别待遇,不但违反《劳基法》内部的体系,也违反平等原则的要求。

今天倘若教育部与劳动部,可以因为“具本职”的兼任教师经济生活相对“不具本职”的兼任教师来得优渥,就剥夺其在劳雇关系中的劳动法令保障,此门一开,未来劳动部是否也有权利解释,只要薪资在十万元以上的劳工,就不需要适用《劳基法》?再扩及到其他职业与行业,以后资方是否也能同步要求,如果他的员工还有其他份工作,在他这边的兼差就不需要有劳动法令保障、不需要提拨劳退金、不需要合乎法定解雇事由、不需要给付加班费......?

用个更简化的例子,教育部与劳动部今天的这个法律保障切割,意思就是,倘若我今日在高教工会提供全职劳务,因为我已经拥有了这个全职工作的《劳基法》保障,所以如果我晚上利用休息时间再去便利商店打工,我在便利商店打工的这份工作,就不能获得《劳基法》保障。我想问问劳动部,你们作为劳动法令的主管机关,能够接受这种法令诠释,投机地为了因应教育部与校方的人事成本需求,大开这样一个于法不符的后门吗?

教育部与劳动部此种切割方式,除了于法不符,更必须考量可能的政策后果,日后校方为节省人事成本,将可能仅聘僱所谓“具本职”的兼任教师,反而恐导致“无本职”兼任教师失去机会(通常即为“全职兼任教师”),造成排挤效果。“学习型助理”与“劳僱型助理”的不当切割,造成的问题,教育部与劳动部还没记取教训吗?

作为长期推动“大专编制外教师纳入劳基法”的高教工会,我们不会接受教育部与劳动部此等切割部分劳工劳动保障的回应,为了捍卫彩立方各行业、各职别劳工的权益,不让此道防线崩溃,我们拒绝接受教育部的版本。再次重申:我们要求劳动部应立即指定“编制外教学、研究及专业人员”(包含兼任教师、专案教师、博士后研究等)立即适用《劳基法》。

责任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