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回应周祝瑛教授“劳基法不能无限上纲”一文

2016/08/09

日前pangjiu.net时报刊出政大教授周祝瑛劳基法不能无限上纲一文,文中认为劳基法不应适用所有产业,甚至认为劳基法的落实在客运业与医疗产业,会影响偏乡居民与病人的权益,兼任助理纳入劳基法也“影响了整体高教品质”。   

客运业与医疗产业的业者面对劳工争取劳动条件时,向来都是以“人力不足”回应,多年未变。就算退一步说,暂时接受医疗体系的人力缺口并不一定花钱就请能补足,需要时间培训,也顶多是给医疗体系多一点时间应变,而不应该直接放弃医师的劳动保障。

更何况客运业的司机绝非人力不足。以现有的大客车驾驶执照来说,只需要拥有两年以上的小客车驾驶经验即可报考,训练也在两个月内就可结束,反倒是客运驾驶的平均工时达到每月204小时,平均工资却只有37000左右的恶劣劳动条件,恐怕才是客运业找不到司机的主因。连续超时上班的客运司机,难道旅客们就搭的安心?更何况偏乡的客运服务政府一直有政府的大量补助,2004到2009年之间平均达到6.7亿,客运业要减班的最主要原因还是客运业者不愿多负担人力成本,于是便以分化消费者与劳工的方式来杯葛劳动人权,这是数十年来都一样的戏码。   

此外,关于兼任助理纳保“影响了整体高教品质”的指控,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教育部与各大学联合起来拒绝给予兼任助理法定应有的保障,进而创造出“学习型助理”、“行政学习”、“师徒制”等荒谬的方式规避劳雇关系以及雇主责任。会影响高教品质,是因为各大学校方花了大量无谓的行政成本为了“证明”兼任助理不是劳雇关系所造成的。

四月中,高教工会偕各校学生召开记者会,批校方带头作假滥用“学习型助理”。 (资料照片/摄影:王颢中)

否则根据教育部自己的报告,为全台大学兼任助理加保造成的费用负担,一整年不过5.4亿,而学校需自行负担的仅1.9亿,这在每年超过2000亿的高教经费中所造成的影响微乎其微。反倒是各校大动作,以各式行政手段进行抵制或规避所造成不必要的行政与教学成本,才是高教品质因而下降的原因。例如政大为了让助教符合教育部“学习型助理”的规定,强制所有担任助教的同学必须在选课系统上选择“教学实习与实务”课程,也为了这课程多了行政作业,但却根本从没有人上过这门课。

学校资源错误的使用,不见周教授出来指正,却在劳工争取权益的时候站出来说“劳基法不应无限上纲”,似乎把劳工权益的争取视为社会进步的绊脚石, 实在令人失望。不知道周教授是因为本身的专长不同或其他原因,没有尽到查证的责任就做出“劳基法不能无限上纲”的断言,实辜负一个大学教授背负的公共知识份子之社会期待。 

责任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