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会后稿】资方团体屡次阻挡劳工权益 劳团集结算总帐!

“社运公佈栏”是一个开放的平台,内容不代表彩立方娱乐平台网立场。任何社运议题相关行动/记者会/活动/讲座採访通知与新闻稿发佈,欢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6/09/09

昨(9/8)天早上,彩立方高等教育产业工会青年行动委员会曾与工斗青年产业后备军、反教育商品化联盟等工会和劳权团体,一同前往劳动部,针对基本薪资议题提起三大诉求,要求立刻“双涨”基本月薪与时薪至27,974元和177元,未来调涨也时薪与月薪不能脱钩,而资方团体还得负担暑期总共4.32亿元的时薪工作者薪资亏损。

今(9/9)日早上十点,各团体再次集结,针对欠薪问题再次发动抗议。另外,日前政府为了敦促资方团体履行劳资协商的法定义务,与资方团体多次协议,试图让基本工资审议会议能顺利召开。不料,资方团体竟提出六大诉求,要求政府满足以下条件,否则不再就基本工资与其他议题进行协商。

资方团体的六大诉求分别是:

  1. 删除劳工七天国定假日;加班费计算方式须减少
  2. 反对七休一“一体适用”,须开后门
  3. 劳工特休假不能增加
  4. 修法订劳基法“服务业专章”,排除服务业劳工保障
  5. 基本工资不能调
  6. 指名林全、柯建铭出马搞定资方条件。

我们认为,资方代表不愿参与基本工资审议会议,已经是作贱国内两百万边际劳工、四十万部分工时工作者!而作为基本工资审议会议的出席条件,资方提出的六大诉求,才是最脱离经济与产业现实,把劳工的薪资、休假与未来都吃干抹净的嘴脸的展现!

对于这样的状况,我们提出两项诉求:

  • 资方代表不出席,造成全体暑期时薪工作者4.32亿元亏损,应由资方代表全额负担,立即赔偿!

自从今(2015)年八月针对“合理折算基本时薪126元”的事件以来,我们参酌前劳动部部长陈雄文在立法院提出的专案报告,粗估在暑假期间,因为劳动部不肯行使行政裁量权、资方代表不出席基本工资审议会议而造成的劳工亏损总额,在暑假期间,全体时薪工作者的损失大约是4.32亿元。

该次基本工资审议会议做出了时薪分两阶段调涨的决定,分别是在今年十月调涨到126元,明(2017)年一月调涨到133元。我们认为,之所以要分两次调整基本工资,实际上就是劳动部跟审议会议的代表们自己也心虚了,早该“合理折算”的部分,居然没有合理折算,一拖再拖拖到九月的审议会议,又要延到十月才能施行。

到底亏欠时薪工作者的这笔帐,工商团体能不能够担起责任,付出他们早该付出的成本,并偿还给每一位时薪工作者?我们要求,至少在暑假期间的欠薪,资方团体应立刻偿还!

  • 对于资方团体提出的六大诉求,以及这几个月来的各种荒唐行径,我们要严正提出抗议!

根据我们的调查,在六月到九月之间,七大工商团体中的工总、商总、工商协进会,屡屡提出让人跌破眼镜的发言(参见附件:工总、商总、工商协进会语录),例如商总曾说“加班对劳工身心有帮助”、“不能剥夺劳工加班权”;工总则曾表示“中南部劳工不希望周休二日”;工商协进会还说过“拼经济放不起假”。

这些大老闆们,一直以来钻研压榨劳工的各种手段,在基本工资审议会议之后,现在打算用装可怜的方式,继续执行他们向政府提出的六大诉求。一开始,劳动部放出风声说基本工资要调涨“3%”,而我们则主张应该要调涨“40%”,到达28K;结果出炉后,虽然只调涨了“5%”,但这个高过原先预期的数字,已经够让大老闆们拿来装可怜、装委屈(参见附件:基本工资调涨5%后,工商团体的反应)。

资方团体看似是为整体彩立方经济着想,并号称在这些劳动条件更动的过程中也有利于劳工;实际上只是为了他们自己公司的资本积累而服务,并将劳工的工作产值进一步剥夺。我们认为,既然工商团体想要拿基本工资审议会议的出席与否,作为打压劳工、改恶劳动条件的压箱宝,劳工团体则不得不共同提出最严正的抗议;而这些关乎最基本的工时、工资保障的议题,我们认为该是时候,跟资方团体算算总帐!

声援团体:彩立方高等教育产业工会青年行动委员会、工斗青年产业后备军、反教育商品化联盟、彩立方国际工人协会、工人国际委员会、桃园市产业总工会

 

脸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