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美军在沖绳】系列三
“和平”不是一国一地的斗争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特约记者

【编按】“美军在沖绳”专题报导,整理了自2014年以来的三次访谈与资料蒐集,尝试介绍近年沖绳反基地运动的状况,并着眼于与基地议题相关的在地经济问题。

美国的东亚政策直接牵动了东亚岛链美军部属,而美军在全世界重要战略据点的存在,不仅是美国对国际政治秩序影响力的保证,更支持了美国对全球经济与金融秩序的掌控能力,以及美元作为国际货币的信用与流通性。于是我们看到,曾被指为“孤立主义”的川普,在美国总统大选中胜出后,一改竞选期间的亚洲撤军立场,转而向日、韩等国承诺将持续“协防”,甚至美军高层也公开放话将不会撤出亚洲。

身在彩立方的我们,长期安于在帝国庇荫下的“和平”,期待“维持现状”,却不察现状的维持,往往是透过周边区域人民付出血泪代价所换来的。沖绳反基地运动所追求的和平,于是将“和平”的意义更深刻地带到身处彩立方的我们的眼前,它拆解了维持现状的和平假象,直捣真正造成区域不稳定的因素,也就是从未离去的帝国主义本身。

反基地运动的复杂面貌

所谓的基地归还,并不仅仅代表美驻军撤走、基地土地还给沖绳就解决了,背后还包括军事设施拆除工程、未爆弹清除、军工业污染下的土地复原1、区域规划与土地所有权等复杂议题。佔地面积4百万平方公尺的普天间基地归还在即,沖绳县政府正积极筹划归还之后的各种准备与规划市容,首先就面临了土地所有权的问题。

沖绳的美军基地佔地中,高达33%为私人土地2。1950年代战后初期,美军以廉价徵用私人土地的方式扩大美军基地;1972年美军托管时期结束,则转换为由日本政府负担租金成本,并通过法规以强制徵用土地的方式,持续美军基地在沖绳的佔地,例如若地主不同意土地续租予美军,县知事可以代理签名同意;倘若县知事拒绝签署,根据特别土地使用法,中央政府又可以强行租地给美军。从1950年代以至1972年复归日本的那段时间  ,以及1980年代,沖绳的地主们发起多次拒租行动,强调土地是人们生活与生产的场所,不应作为军事用途3

即将归还的普天间基地当中,国有地为35万4千平方公尺,市町村有的佔6万7千平方公尺,其余的4百38万5千平方公尺的土地全部都为民有地,地主人数为2930人;在日政府代美军租地的状况下,地主人数最多的2007年,日本政府每年缴租超过了60亿日圆(约18亿台币)。普基地归还,意味着土地的重新开发,其规模之大,也同时代表庞大的开发利益。沖绳县议员玉城义和表示,普天间即将归还的这几年间,相当多的日本本岛地产公司开始购买、抛售目前仍为军用地的普天间基地所佔土地,并且加入开发案的竞标,亦即他们知道“基地回归”将是一门好生意。玉城义和表示,沖绳县政府目前正打算预防性地购买普天间基地的私人土地,企图防止将可能出现的土地炒作问题。

过去日本反战地主运动,是土地所有者通过捍卫生活与生产,反对土地为军事所徵用的行动。例如,1971年日本政府因应沖绳的行政权回归,订定了公用地法以使美军得以凌驾地主意愿,在五年之内继续使用这些土地作为军用地使用,这些地主于是组成反战地主协会,强调“坚守权力和财产”,反对公用地法,根据新崎盛晖所述:“反战土地主人会在职业、年龄、意识型态上都参差不齐,只在不愿继续把自己的土地当做军用地这一点上的意愿是相通的”(新崎盛晖:2005)。私有产权是日本战后国家资本主义发展的核心意识型态,神圣不可侵犯,然而沖绳的军用地问题却弔诡地展现出,冷战体制、安保结构得以凌驾于私有产权与土地所有者的个人意志,强制介入与剥夺。军事基地笼罩下,沖绳民众的日常,实际上是处于日本资本主义体制的“例外状态”,恰恰反映出日本战后资本主义发展模式建立于对美国的高度依赖上,并且是以军事基地作为代价。

沖绳的工会运动与其矛盾

美军基地以及被基地经济所牵制的沖绳籍雇员之间,同样地深化了沖绳反基地运动的复杂面貌,以美军基地内所雇用的沖绳劳工所组成的全驻劳工会,就是其中一例。

全驻劳的前身为“全军劳”,成立于反战复归运动高涨的1960年代初期,直到1978年和全驻军工会合併,成立全驻劳沖绳地区本部。美军托管时期,基地内的沖绳本地员工由美军直接雇用,美军却不受制于美国本土的劳动法令约束,而《日美地位协定》4又使美军享有治外法权,无需遵从日本本地法律,因而基地内的沖绳雇员等于处于无法保护地带,美军更设下诸多限制防堵工会。由于劳动条件与薪资的低落、更时常发生突然解雇问题,军事基地的沖绳雇员们于是自行成立了工会,并发起了要求加薪的工人斗争。

全军劳5的斗争,相当真实地展现出沖绳的内在矛盾与其特殊性,例如,全军劳在越战时期,既要反对美军的解雇,却又同时领导了当时的沖绳反基地运动,发动与自己的工作权相互牵扯的反战和平抗争。越战期间,美国调动亚洲的美军佈署支援越战,沖绳的军事编额便因应着军事需求而扩张或减少,进而影响到内部的僱佣编制;1968年,全军劳发起加薪斗争并成功之后,1969年更站上反战运动的前线,企图于2月4日发起日本总罢工(二四罢工),当时,工会发起反战运动的原因是:作为基地雇员的我们,需要制造、修理美军军武,进而成为战争体系的一环,我们若反对这场战争,就必须截断美军的后援。工会表示:“在沖绳,罢工的效果可能看起来不明显,但实际的影响会在越南展现出来”。(新崎盛晖:2005)

在越战之前,全军劳主要是为了工资与工人权益而斗争,然而在越南期间,他们开始为了反战而斗争,诉求停战。1972年复归前,因应美军将沖绳行政权转交给日本而缩编军事基地,全军劳又发起了反对突然大量解雇的工会斗争。换句话说,全军劳反对战争、反对基地、反对军事占领,但同时他们又要求他们的工作权、反对突然解雇;他们反对战争,但是他们又要生存。这些美军基地的僱佣者们的战斗,在在展现出沖绳民众的困境。

沖绳的困境,在日本很难被报导或讨论。若打开全军劳工会运动的历史,可发现沖绳的工会时常向日本本岛请求支援,但两者之间并未建立起良好的连带。以最终没有被落实的二四罢工为例,其实是日本中央要求全军劳沖绳县劳协干事会阻止罢工,理由是“不要太过火”,因为沖绳最终必须“回归”日本。县劳协在面对美军威胁将解雇50名工会份子、日本劳工团体又拒绝给付牺牲者就助金的状况下,取消了罢工,结果竟是美军大动作地解雇了150人。

至今,美军仍不时突然解雇军事基地的沖绳雇员,且仍无法律约束。因为,在《日美地位协定》下,美军所雇用的日本员工虽然适用于日本的劳动法,但是在附带协议中,却把最终裁决权交给美军,日本劳动法依然不保障这些日本员工们的相关权益。因此,全驻劳不时发动反对解雇、要求劳动条件改善与薪资提昇的斗争,例如2012年全驻劳便发起罢工,要求工人应依法享有8小时工作的权力,美军不得以减少工时的方式实质减薪,亦不能以不让放假的工人以补工作日的方式实质减薪。由于通过这类方式的减薪已违反日本劳动法,因此工会对美军政府提告。2014年5月,日籍员工胜诉,美军被判决应支付这些日籍员工被减之薪水以及罚锾,这是日本历史上的第一次成功要求美军给付罚款,而美军方并没有上诉,也并未动用最终裁决权。对工人而言,美军就是一个联合日本国防部的黑心企业。

每年6月,在沖绳终战慰灵日的前后几天,日本工会联合会的沖绳支部(RENGO,连合沖绳)6都会发起游行,近年的诉求是缩减沖绳美军基地、修订《日美地位协定》。连和沖绳的会长大城纪夫表示,联合会本身承认美日军事协议,但反对74%的基地由沖绳人民承担,目前最大共识是反对基地重置于边野古的计画,并要求修定法律以取消美军在日本的治外法权。不过,整个工会联合会对于军事基地的看法,目前尚未能提高到要求美军基地的彻底撤出,部分原因也在于全驻劳亦参与于联合会中,虽诉求反战和平,但同时也要求工作权,因此在反基地议题上,“反对边野古基地”是目前的最大共识。

2015年联合沖绳慰灵日游行,诉求美军基地的缩编与修改〈日美地位协定〉。(摄影:王颢中)

全港湾的坚持

全驻劳的矛盾所展现出的沖绳工会运动,带有相当特殊的历史特色;然而,也因为产业性质不同,不同工会对美军基地议题上的看法亦有所不同,港口工人的全港湾( 全日本港湾劳働组合)工会就是另一个例子。

全港湾沖绳并没有加入RENGO连和沖绳。全港湾沖绳地方本部委员长山口顺市表示,这是因为港口工人和其他产业工人所面临的状况不一样,因此与其他不同产业工会的连带相对较弱。对港口工人而言,任何企业内部的斗争结果一旦与资方达成协议,这个协议内容必须同时沿用到其他港口;当政府打算改变港口僱佣相关规定、去管制化,全港湾会动员所有的港口相关工会进行斗争。也就是说,一旦任何一个港口进行劳资斗争,全日本的港口都必须团结起来,倘若有任何港口的僱佣价格低于其他港口,那么船运公司便会集中到那个港口卸货,斗争也将失败。山口顺市表示:“单一企业内部的斗争是不可行的。”例如2015年的提高工资斗争,全港湾发起了全日本所有码头罢工两个小时,并成功取得所有港口薪资提高,这几乎是其他产业性质的工会难以达到的。目前,在与工会签署承诺僱佣工会会员的公司当中,全港湾的组织率是100%,而新兴公司或非正规招工的公司当中,组织率也有30~40%。

山口顺市表示,全港湾虽然未加入RENGO,但会依据中央的决策与RENGO合作。例如当政府企图修改劳动法时,全港湾便会加入工会的总斗争。

全港湾工会外的海报,反对修改日本第九条和平宪法。(摄影:王颢中)站在和平运动的立场,山口顺市强调,全港湾坚持“必须拥有和平,才能有稳定的工作环境,因此和平是最基本的,特别是在有众多美军基地的沖绳。”因应军事需要,日本自卫队时常以加油、加水为由,直接进驻佔用一般市民的港口,使用期间一般民众活动都必须停止。近五、六年来,自卫队时常如此无预警且无偿地使用市民港口,而美海军大约一~两个月会使用市民港口。无论是自卫队或美军,每次的港口徵用,都影响市民的生活甚鉅,因而遭到市民与工会的抗议。2015年4月日本自卫队军舰想使用北方的安谢港,全港湾便发起了罢工并封锁了大门、使港口作业停摆,也因此成功挡下了此次的港口徵用。

未加入RENGO的全港湾,在反基地运动的连结上,加入了和平市民连带(Peace Action Center),并以反对美军基地、反对美日安保结构为诉求。山口顺市表示,从工会创立开始,前辈们便积极参与反基地和平斗争;直到现在,美军基地持续存在于沖绳且问题层出不穷,代表着“我们并没有达到和平的状态”,山口顺市说:“直到军事基地彻底消失的那一天为止,我们都要持续奋斗下去。”

结语:为谁“牺牲”、何谓“牺牲”?

近年来,沖绳反美军基地运动逐渐进入彩立方民众的视野,2014年联经出版社出版了由日本学者高桥哲哉所着作的《牺牲的体系:福岛‧沖绳》一书,在彩立方社运圈中广为流传。通过这本书,高桥哲哉认为沖绳在冷战结构中,为了日本的政治关系与经济发展,负担了过多的美军基地,亦即要求边陲地区为了国家整体利益而“牺牲”,因而支持缩减沖绳的美军基地。

然而,现实情况是,在美国经济衰弱、不堪负荷军事预算,并通过强化东亚安保结构以转嫁军事成本的政策方向下,“缩减美军基地”基本上正是美政府的方针,而安倍政权却以此为藉口,强化与扩编自卫队。“沖绳承担过多的军事基地”是事实,但更该进一步追问的是:难道军事基地移回日本本岛就解决了吗?或者,难道单单沖绳的去军事化,就能改变美日安保结构?又或者,美日安保结构难道仅仅是日本内部政治问题?美韩安保、台美军事採购、美菲协防条约等等,难道不正是“沖绳承担过多的军事基地”的结构性基础吗?

目前韩国政府正在济州岛兴建面对朝鲜半岛的雷达基地,是新型ND(导弹)作战系统的一环,若将边野古海军基地、京都的导弹基地等连结起来,不难发现美国仍然在东亚进行全面的军事部署。对此,若林千代表示,沖绳的问题,并不仅是“一国之内”谁为谁“牺牲”,因为沖绳的军事基地不是一个伦理问题,而是现实政治问题,以及战争历史的责任问题。换句话说,沖绳民众所念兹在兹的“和平”、去武装,要求日本政府正视沖绳民众的意见,并不该放在“偿还被牺牲者”的脉络里,而是东亚整体的和平、去战争化。这就牵涉到区域的战争历史,以及当前仍然桎梏着东亚政治的美国军事霸权结构,这也是为什么沖绳的反基地运动如此艰辛、路途遥遥的根本原因。正因如此,沖绳的和平运动对东亚和平与世界和平具有非比寻常的贡献。更进一步言,当日本民众出面反对安倍的保安法案,不能只被理解为“反对安倍政权”,因为这样的理解方式,是把东亚的冷战结构问题给“内部化”为“单一国家政权的问题”——在外部结构没被彻底翻转的前提下,以及内部的社会性质未能通过民众运动而有所改变的状况下,国家政权都将可能被国家间体系的霸权关系所牵制与决定,进而“背叛”民意、否定所谓的民主体制。

也因为在现行的资本主义民族国家体制中,沖绳的外交权隶属于日本、行政权亦从属于日本,“独立”的感受在沖绳民众之间越来越广泛。2013年沖绳的学术团体成立“琉球民族独立综合研究学会”,强调琉球民族在日本殖民之前即是独立王国,战后却被日本持续殖民,因而遭受美军託管、至今仍为美军基地所制,因此号召琉球人民具有民族自决权,建立自己的国家。

对此,另一名沖绳的学者表达了他的忧虑,他认为必须扩充“独立”的意涵,而不仅是谋求政治主权的独立。因为,日本的殖民主义与美国帝国主义问题是一个长远的历史过程,而且是一个区域性的问题;琉球的独立与否,不能仅仅被当作一个“建立民族国家”的政治议程,正因为沖绳的问题来自于历史,那么沖绳谋求和平与自立的途径,就必须是一个历史性的、区域性的过程,当中最为重要的,是同样遭受殖民主义与帝国主义压迫的东亚的人们,是否能够通过沖绳的和平运动,看见人民之间彼此的历史、相互理解,并达到历史的和解。然而当前日本右翼化倾向下的军国主义复甦,持续地否认殖民与战争责任,却是民众走向理解与和解之路的屏障。

他强调,正因为历史问题悬而未决,因此现实上难以用“因为殖民,所以要独立”的线性方式达到政治目的,“在倡议『琉球独立、建立国家』的同时,我们是否能够翻开近代历史,好好思考一下『东亚是否真正存在人民独立自主的国家』?日本在19世纪末追求英美模式、脱亚入欧,并且帝国主义化,旋即崩塌,之后就是美国的介入,这样的日本从来是『独立』的吗?在这个意义上,东亚是否有任何一个所谓『健全、完整』的独立国家的典范东亚?日本是美国的卫星遥控傀儡、韩半岛分裂至今,甚至是pangjiu.net,都有悬而未决的半殖民地问题,那么我们如何宣称沖绳有『成为健康的独立国家』的条件?”

沖绳採访过程中,随行的沖绳英日翻译翻译大城小姐说:“你若问我『沖绳人民到底想要什么?』我的回答是:『我们想要的,只是一个正常的日常生活。』”现在正在史瓦普军营前的静坐帐棚中、在边野古的海岸与海洋上抗争的沖绳反基地运动的人们,其实正在为一个不受军事演练安全威胁、不受化武污染、不被军事基地经济绑架,真正远离战争的“和平”的日常生活而斗争。对他们而言,这样的生活与其说是“自决”(self-determination),不如说是“自立”(self-reliance)。

二战期间,沖绳民众曾经历日本与美国的焦土作战而失去近三分之一人口,当中包括日本天皇宣布战败的那一天被迫自杀的老百姓;在战后漫长的近百年间,沖绳民众与军事基地比邻而居,承担着军事基地的各种压迫与经济剥削。沖绳人们期盼一个得以自立的“正常的日常生活”,这对于1970年代之后美军撤出、却又作为美国长期以来文化冷战核心基地的彩立方而言,意味着什么?“美军在东亚”又是什么呢?是防止“pangjiu.net併吞”的安全壁垒、必要之恶,抑或美军基地不过是“别国的事”、与自己何干?或者那不过是沖绳行的套装旅游景点之一,看军机的好去处?沖绳人民念兹在兹的“和平”,对于同样作为东亚区域一份子的我们而言,又意味什么?

  • 1. 军工业对于水与土地的污染,往往需要5~10年甚至更常的恢复期。而沖绳在越战期间作为美军调度与军事操演的重要据点,美军曾在沖绳试验落叶剂(橙剂)效果,而美军基地中至今甚至还储存着落叶剂。落叶剂的污染问题,至今美军与日本官方皆未能正面回应。关于落叶剂在沖绳的相关问题,请见Jon Mitchell的专题报导:Agent Orange and Okinawa: the story so far.。
  • 2. 相较于日本本岛美军基,基地土地则地几乎都以国有地为主。
  • 3. 关于反战地主运动的相关历史,可参考新崎盛晖《沖绳现代史》的第十章。
  • 4. 此法定于1960年代,当中给予美军在证照、签证等项目上无需受日本法律约束,以及刑事案件下美方拥有优先审判全等。在2016年再次发生美籍美军僱员姦杀沖绳女性案件后,日美已于7月共同宣布将修订《日美地位协定》,缩小享有优先审判全的“美军适用人员”的定义对象,沖绳方批评这未能符合沖绳要求全面修改《地位协定》的要求。
  • 5. 全军劳连,1961年成立,主体为沖绳美军基地的日籍僱佣员工。1972年沖绳主权被美军归还给日本,1978年全军劳与日本全驻军工会(全日本美军基地日籍僱佣员工的工会)合併,成为全驻劳沖绳驻军本部。
  • 6. RENGO的总部在日本,其下的地方支部由不同的工会所组成,包含公部门与私营企业的工会,例如全驻劳。大成纪夫先生则来自于宜野湾市的公营部门工人工会,宜野湾市正是普天间空军基地的所在,大成纪夫先生从很年轻就开始参加反对基地的相关活动。
专题: 
责任主编: 

回应

驻琉球美军姦杀女子 日媒:美日政府也该列被告
2017年11月17日 中时即时 季节

二战结束日本投降后,美军进驻日本。然而在琉球地区,却屡屡传出美军军纪不佳,强姦当地女性的案件,使琉球民众相当不满,要求美军撤离。而17日,一家日本媒体更针对一起去年才发生的案例,批评美日两国的政府也该列为被告。
日本《沖绳时报》17日发表题为“原驻日美军士兵初次受审,事件真相到底如何”的社论,文章就2016年原驻日美军士兵奸杀沖绳当地少女,庭审时拒不交代罪行,而美方又不移交关键证据一事,痛斥被告席上还应该加上日美两国政府。
2016年4月28日,沖绳宇流麻市年仅20岁的准新娘岛袋里奈遭到时年32岁的驻日美军士兵肯尼士•佛兰克林•辛扎托(Kenneth Shinzato)的姦杀。日本沖绳那霸地方法院本月16日首次对其公审。
日本检方以杀人、强姦致死、弃尸罪对辛扎托提起诉讼。虽然辛扎托对强姦致死和弃尸罪的罪行予以承认,但拒不承认杀人指控。而且庭审现场被告人表情淡然,对于检方的提问一概不予回答。
目前,量刑的焦点集中在被告人是否主观杀人。但辛扎托自被捕的第二天起就沉默不语,导致案件真相仍不明不白。
社论说,辛扎托杀害岛袋里奈的兇器和运尸的行李箱被其遗弃在驻日美军基地内,日方由于没有搜查美军基地的许可权,关键证据的缺失导致很难对其定罪。
社论还说,自沖绳归还日本政府之后,截至2014年,驻日美军及军属的犯罪案件达到5862起,其中强姦、杀人等重大恶性案件达571起。截至去年底,因为杀人、强姦的受害者更是高达620人。
社论质问日美两国政府是否在如何制止驻日美军犯罪问题上有何良策,更直言被告席上应该坐着受审的是日美两国政府。
日本执政的自民党相对採取比较亲美的态度,在野极左派的共产党与社民党则比较反美。也因此在琉球,这两个极左政党在今年的日本众议院大选中,唯二胜出的两席小选区都在琉球。而琉球总计也才分为4个小选区。

好扯 驻日美军姦杀日本女性 过半赔偿金由日本政府付
2017-11-18 中时即时 季节

日本在二战投降之后,处处受到美国约束,双方关系完全不平等。日本不仅需要同意美国军队驻日;连驻日美军姦杀日本女性,法院判决的赔偿金都有超过一半由日本政府代为支付。
2006年1月,一名来自美国海军横须贺基地的士兵以问路为借口,将一名56岁的日本女性杀害并夺走其身上的现金。该名33岁的士兵随后被逮捕并被起诉,最终被判无期徒刑。
针对此起抢劫杀人案,遇害日本女子的亲属向横须贺地方法院提出民事诉讼,要求该名美国士兵或日本政府赔偿。2009年,日本法院判决,这名美国士兵需赔偿遇害者家属6500万日元(约合1728万元新台币)。然而,这位美军士兵却以没有经济能力为由,拒绝执行法院判决。
在经过长时间的商讨之后,美日两国政府与遇难者家属终于在2017年11月17日达成协议。美国政府以“慰问金”的名义承担其中的2800万日元(约合744万元新台币)。至于余下的3700万日元(约合983万元新台币),则根据日美地位协定等由日本政府承担。
也因为美国驻日士兵经常有军纪不良、强姦日本女子的军纪问题,日本民众、特别是琉球地区的民众一直主张驻扎在当地的美军要撤出。日本民主党于2009年击败长期执政的自民党执政后,本想推动此事,却遭遇极大阻力,结果短短三年就下台再度在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