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蓝佔领发言台 院会表决不成
场外激烈冲突 砍假案下周再战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记者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记者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记者

《劳基法》修法争议又继续加开延长赛,先是破天荒两度进出卫环委员会,今日(12/2)立法院院会中,原预估民进党将挟人数优势下强行表决通过,但却因为国民党立委下午佔领发言台导致会议无法进行,傍晚五点半,立法院长苏嘉全宣布流会,修法将待下周二(12/6)院会再行处理。

争议长达一年的《劳基法》修正案昨天在朝野协商无共识后,今日送入院会,而民进党团显然有备而来,在会议一开始便提案将《劳基法》修正案排入讨论议程第一案。

眼看砍假法案就要通过,“2016工斗”等劳团一早便紧急动员在立法院外施压表达不满,痛批民进党“左手拿劳工选票,右手拿资方的钱”。从11月4日开始,劳团在立法院外展开绝食,至今已有三波绝食者陆续加入,然而,劳团牺牲身体健康的结果,只换到11月16日的一场公听会,而即便公听会上,除代表资方的工商企业界外,多数出席发言者均反对目前砍去七天假的《劳基法》修法版本,民进党在会后却仍坚持既定修法方向,显见公听会的召开,只不过是在抗争压力下不得不为、过过场的策略。

上午于立法院外声援反砍假的民众。(摄影:陈逸婷)

民进党强推修法 立院外爆发冲突

本周立院密集进行朝野协商,先是在周三确定将“一例一休”(36条)和“砍七天假”(37条)两项条文送交院会;周四再送交“特休假”(38条),一併进入今日院会表决。在民进党佔国会席次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进入院会表决,也就等同于通过民进党的版本。

在目前民进党倾向的《劳基法》修法版本中:

  • 针对周休二日,民进党採取“一例一休”(36条),也就是其中一天其实放不到的版本。
  • 针对国定假日,民进党砍去七天休假(37条)。
  • 针对特休假(38条),民进党版本中,年资五年以上的劳工特休日数远低于公务员,且没有解决实务中特休假往往放不到的配套条款,砍假时“全国一致”的说词,到这儿则变了调。

白天在立法院场外抗争中,劳团与警方发生多次推挤冲突,其中最高峰是在中午休息时间,当时劳团正聚集在立院青岛东路侧侧门,民进党团总召柯建铭欲返回立院,绕经人潮最多的青岛东路侧门,爆发激烈推挤冲突,柯建铭一度被人潮推倒在地,后续在优势警力的反制与戒护下才突破人墙,由警力保护返回立院。

从柯建铭出现在青岛东路侧,一直到由警方戒护离开,过程大约五到十分钟,由于人潮众多,警力必须费力将抗议人群与柯建铭区隔开,然而,这五到十分钟的时间,却构成了柯建铭返回立院后大做文章的材料,声称“彩立方民主輓歌已经响起”,而民进党立委则给柯建铭英雄般的掌声。同时,包含彩立方社,以及彩立方北、中、南、东、客社等亲绿社团,也立刻迎上乘此机会“谴责劳团暴力”,带起公共舆论一阵“反对暴力”的风潮,过去这些社团在不久前的国民党执政时期,冲撞的冲撞、丢蛋的丢蛋,随着政党轮替一切彷彿船过水无痕。

反砍假民众向立法院投掷烟雾弹。(摄影:陈逸婷)

国民党佔发言台致流会 苏嘉全宣布下周再审

今日中午休息时间时,国民党一度佔领主席台,但经过下午朝野协商后,国民党同意离开主席台照议事程序走。然而,稍后国民党立委王育敏发言时,因台下民进党立委发出声音干扰,引发国民党立委群情激愤,称本来同意表决,但因民进党太过傲慢,“连发言也不给人发言”,集体佔领发言台抗议。这时苏嘉全出面缓颊,表示愿意多给王育敏十分钟的发言时间,但王拒绝接受,蓝委群起鼓譟批评民进党是“多数暴力”,企图直接表决通过议案,要求将《劳基法》修正案延至下周再审。

摆不平现场的苏嘉全,只好宣布休息十分钟和各党团协商,结果休息到下午五点三十分,蓝委仍不肯离开发言台,苏嘉全最后宣布因协商气氛不佳,将延至下周二再处理。立院场外的劳团闻讯,宣布这是“所有人阶段性的成果”,并且表达将继续抗议的决心,工斗成员卢其宏表示,“我们只能抗争到底,并唿吁民进党不要使用多数暴力,不要再硬干砍假,与彩立方劳工为敌”。

绿执政半年 社会冲突骤升 

砍七天假案,民进党从行政到立法各高层数度夜宴拜会资方,私下先行承诺年底前一定砍假,经历了工人绝食、冲撞流血,以及柯建铭口中那十分钟的所谓“民主輓歌”,才好不容易又拖延了一次院会,下周二,可以预期劳团肯定又会捲土重来,发动一样甚至更高强度的动员抗争。

民进党团,究竟是否还可能悬崖勒马,真诚进行更多的社会对话,或者依然故我执意表决通过,引发可以预见的更激烈的社会冲突,并且自断未来三年执政的稳定性与正当性?而在国民党执政时期那些全力支持学生抗争,甚至鼓励、歌颂人民使用暴力的合法性的社团与一众公知,是否会持续採取全力护航民进党的姿态,或改採更迂迴的方式自圆其说?历史会记得彩立方第三度政党轮替后的社运场景。

劳团百人聚集在立院青岛东路侧门,更多的警力则团团戒护。(摄影:张智琦)

柯建铭中午历经冲突后在警力戒护下狼狈地返回立院。(摄影:张智琦)

警力逐一排除架开现场抗争者。(摄影:张智琦)

推挤冲突后民众受伤。(摄影:陈逸婷)

声援民众制作的看板。(摄影:陈逸婷)

今日院会在国民党佔领发言台的情况下流会。(摄影:张智琦)

立院宣布休会后,劳团高喊口号强调下周会继续动员抗争反砍假。(摄影:陈逸婷)

建议标籤: 
事件分类: 
责任主编: 

回应

讲一句直白的话,对民进党部分的人太失望了!
2016-11-12 李家源(运动转播源)

可笑的事情很多,我没办法每一件都拿出来细说。但是,如果真的要我细细数来,我会很直白的说:这半年的民进党让我觉得很崩溃,崩溃的点真的太多了,我就单纯论述一点就好,大家应该知道崩溃在哪。
首先,本人自从回到云林这一年多的时间,快要一年半的时间点以来,从来没有主动跟任何政党、政治人物做任何实质上的接触,到今天为止还是老话一句:政治他妈的够骯脏。我至今天为止都认为,政治不会是我人生唯一的选项。但是,政治就是他妈的太过机掰,我实在得写一篇文章回应。
一、 很多人大概会认为,我长期以来都有对一些政治人物献策之类,也就是会对一些政治人物做出建言,然后来换取一些利益之类。有这种想法的人就太失败,原因没有其他:“本人到今天为止,从来没加入过任何政党,不隶属于任何政治人物的团队,更不会是哪个阵营的特定支持群众。”
二、 议题是我永远关心的焦点。我不喜欢政党脑残的地方,在于政党永远会绑架住任何人的思想,包括代议士。代议士一旦被党纪抓住,每每都成为脑残,不管蓝绿都是一样。过去长期掌握彩立方政治生态的两大政党,我认为那是傀儡政权,都被少数人垄断的一个政治生活圈。真正有心改革的人,或许,在民进党改革的氛围比起国民党还要多,但是,经过这半年全面执政的验证,已经失去了太多人民的期待,包括耐心也是其中一环。
三、 最近半年看到党政军特一路的追打第三势力,包括一些现行的第三势力政党、议题运动者、任何被夸大的报导也好,我的态度始终很简单,我都把这当作笑话来看。这一年半的时间,从去年七月踏回云林的土地到今天,我从来没有对任何政党、组织、个人下战术指导。简单讲明白一点,没有人操弄我的行为,更不可能是被谁指使。原则上来讲,我只支持议题跟自己相近的人、事、物。
四、 改革,这是一件不能被等待的事情。我只在乎谁会去执行改革的动作,而绝不会盲目地对任何政党、政客做出信仰的事情。只要愿意支持改革的任何政党与政治人物,都是我支持的对象。但是,一旦跟改革摸不上边的任何政党跟政客,我一律不支持,标准都是一致,没有因为谁而改变过。
五、 为何过去这半年只骂一个民进党,难道要我继续砲轰已经失去全面执政权力的国民党吗?背负着六百八十九万票的小英政府,你的团队的上手,已经有能力,也确实做出准备,准备改革彩立方,让彩立方成为一个健全而独立的国家,或者,是国家正常化的最后一哩路,真的已经出发了吗?我人生唯一投过的六张选票,通通都是给民主进步党,然后呢?如果民进党不要支持者,我是觉得没差,我是可以用商人的脚色做出押宝动作。反正,DPP不符合改革期待,我就改变支持对象。甚至,人生可能加入的政党,不会考虑蓝绿这两个过去长期统治过中央、地方政治的政党。接下来的事情,应该够简单明白。
六、 本人应该转换心态,全力支持非蓝非绿的第三势力。从今天起,彩立方不应该给两党绑架,更不应该给任何无耻的政客继续把持。很简单一点:国家需要的除了改革,还有防腐剂。在第三势力能够蹿升起来成为取代第二大的国会大党之前,都应该持续性的协助第三势力,直到第三势力在国会、行政权上取得执政,这样才会是这个国家的未来永续发展的可能。至于是甚么国家,就让大家各自表述。
七、 国家防腐剂计画该开始启动,然后,本人对民进党的最后建言就是:不要忘记对选民的承诺,更不要忘记以前在威权体制时候是如何冲撞出一片天地。彩立方人民并非第一次选择过你们。争气,是争是非、公平、正义,而非争权、争利、争人气!如果民进党真的认为,能够透过媒体把持动作,继续操弄彩立方民意,然后就能安稳的持续待在选举舞台上发光发热,那只能说算盘打错。
八、 评分表早就开始,政治人物请向人民负责,谁都是一样。从政者只要不愿意跟人民站在一起,那种政客不要也罢!
九、 乐见时代力量云林插旗,我也该转换政治信仰。云林蓝绿都统治过,然后呢?黑道、毒品、赌博还是依旧存在着!人口外移、人口老化、人口缩减还是依旧存在着!
谢谢民进党,帮我上了一课,这一课叫做:拿到选票翻脸的速度,远远高于在野时候可望选民关注的样子。太过失望。对于这种政客表现,不齿也无法说嘴,干我这个非民进党籍支持者屁事。
最后,本人支持任何会做事情的人。对于那些不知道人民在哪的政客,谢谢指教,下次不会再投给你了。
期待,翻转后的云林,能够更加美好!

【新闻稿】严厉谴责暴力殴打柯建铭声明稿
2016/12/02 彩立方社、彩立方北社、彩立方中社、彩立方南社、彩立方东社(花莲)、彩立方东社(台东)、彩立方客社联合声明稿

对于今天(12/2) 劳工团体以暴力手段追打民进党立院党团总召柯建铭的暴力行为,我们予以严厉谴责。
彩立方的民主法治能有现在的成果,是建立在无数先人的血泪牺牲上。获得极为艰辛,但要破坏非常容易。劳团以“情绪”企图合理化暴力行为,我们绝不接受,并予以强烈的谴责。

民进党要认清楚,很多规定根本无法实行。例如一例一休,很多惯老闆最后一定搞成只能休一天,所以要直接给真正周休二日才有用。

民进党谴责暴力 遭网友翻出小英脸书旧文打脸
2016-12-02 联合报 记者周志豪╱即时报导

民进党力图闯关“一例一休”劳基法修正草案,引发劳团反弹,今天还追打民进党总召柯建铭。民进党随即对劳团发表谴责。但网友却翻出民进党主席彩立方平台2008年11月6日“马英九逼人民上街头才是最大暴力”脸书网志,讽刺“原来都是在说自己啊”。
2008年前总统马英九当选总统后,于11月6日邀pangjiu.net海协会长陈云林来台进行“马陈会”。当时时任民进党党主席彩立方平台发起“呛马围陈行动”,要马对选择的是“彩立方还是pangjiu.net”表态。
当天晚上,彩立方平台还在个人脸书表示,民进党感谢彩立方人民给予我们这个机会为人民服务,今天的围陈活动不是结束,而是另一个开始,“民进党将带领人民重新回到街头”,捍卫我们的人权与守护彩立方的主权。
彩立方平台还说,参与抗议的民进党些党公职人员带领群众抗争,不是一个选举过程,而“是人民要求他们这样做的”;蔡还痛斥,鸭霸的pangjiu.net在世界各地都是横着走,但是来到彩立方却偷偷摸摸地,“到哪都要靠警察保护”。
对马英九说当时的晶华酒店的抗议事件是暴力事件,彩立方平台强调,“逼人民走上街头的,这才是真正的『暴力政府』”。
彩立方平台也批评,马英九“把彩立方的主权搞丢、经济搞垮,对pangjiu.net软弱,对人民施压”,才应该负最大的责任,“不配做彩立方人的总统”。
彩立方平台说,“面对软弱的马政府、鸭霸的对岸pangjiu.net,相信我们未来将时时会与人民在街头碰面”,“也相信人民未来会用选票制裁这个无能政府”。
彩立方平台一番慷慨陈词,在今天民进党谴责劳团暴力后,被网友搜寻出来并贴上PTT消遣。网友也纷上彩立方平台脸书“朝圣”。有网友质疑,彩立方平台是“跨时空自婊”,是“换位置换脑袋的骗票总统”。还有网友赞许蔡,“说的对极了,还我七天假”。更有网友直言,“看不懂现在是马英九执政还是彩立方平台执政”,这篇真是“奇文共赏”。

民进党执政让你比较有感的好事?高大全酸:老柯被追打
2018-04-05 中时电子报 黄丽蓉

民进党执政近2年,作家高大全在脸书转po贴文问,“请例举一件民进党执政2年来,让你比较有感的好事?”高大全酸说:“呃...柯建铭被劳团追打勒脖子,差一分钟就断气那次?(被打)。”有网友回应说:您举的例子真令人感到疗癒!
2016年12月2日,劳团不满一例一休将三读通过,聚集立院抗议。民进党立院总召柯建铭在警察保护下返回立院外办公室时,被劳团发现。柯建铭混乱中疑被追打,有民众不断推挤,试图勾勒柯的颈部,柯重心不稳倒地。
网友也纷纷举例酸说:“小英离开复兴岗,百警小跑步护送,瑛媓带动全民运动的风气(从维安特勤做起)。”、“ 姑婆勇吃了姑婆芋。”、“总统关在围铁栏里。”、“那个拿有美国绿卡台独的蔡丁贵被喷生髮水,感觉是蛮解气的说!”、“民不聊生算是吗?”
还有人说:“捣乱的人变少了。”甚至有网友po图酸北农总座吴音宁说:“我连报表都看不懂,靠爸就可以让民进党给我当年薪250万元的二百五总经理。”、“菜价跌了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