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新竹县议会修法降房屋税
巢运批图利8%富人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特约记者

5月4日新竹县议员周江杰、高伟凯宣布辞职,主因是新竹县议会通过《新竹县房屋税徵收率自治条例》其中废除了原房屋税的“非自用住宅两户以下2%、三户以上2.5%”之差别税率,全部下修至1.6%,将让县府房屋税短收7,407万元,影响地方财政。

今日(5/11)上午巢运偕同两位新竹县议员召开记者会,要求财政部促地方政府检讨各自房屋税徵收自治条例,应明订非自用住宅的差别税率,使地方政府财政健全,也唿吁新竹县政府应以全体民众权利为重,恢复差别税率并提高非自用住宅的税率,以减少房地产炒作乱象。

巢运偕同新竹县议员周江杰、高伟凯召开记者会,要求财政部、新竹县政府重新检讨非自用住宅房屋税率。(摄影:曾福全)立法委员吴玉琴表示,103年通过《房屋税条例》第五条第一款,扩大自用住宅与非自用主宅税率的差距,便是希望提高非自用住宅持有的成本,以抑制房地产的炒作,批评新竹县此次的税率修正已经违反当初的修法精神。吴玉琴质疑,新竹县政府此举是自我阉割,不要地方财源,任由建商游说来阉割自己的税收,并且放任有钱人持续的炒作房屋。

新竹县议员高伟凯表示,过去与周江杰合作一起将《新竹县房屋税徵收率自治条例》修正,订定非自用住宅的差别税率:两户以下调整为2%、三户以上的税率调为2.5%。然而,议会此次修法,却在帮少数(8%)非自用住宅屋主减税,而其中光是165家建商就可以因此少缴3000多万的房屋税。高伟凯指出,新竹县政府财务困窘情况严重,甚至砍学童营养午餐、教科书补助,却在这个时候不顾负债还抢着帮富人减税,强调住宅是民生必需品,不该是投资理财的工具,希望用辞职的大动作,让全彩立方民众关心此“帮富人减税、帮建商减税的现况”。

新竹县议员周江杰提到,新竹县目前的财务状况已经超过债务上限,财政部要求政府必须提出偿债计画,不仅如此,政策推动方面,新竹县政府常以“没钱”做为减少社会福利的说词,许多公共设施有待维护,却无所作为。周江杰指出,提高非自用住宅税率的概念很简单,“跟所得税类似,所得高的人、有非自用住宅的人要课徵比较高的税率”,原本提高税率用意就是让政府解决财务问题,做出基础设施。

前台北市副市长张金鹗则分析,2014年北市府订出非自用住宅的差别税率,“台北市税率先往前冲,但往后一看却都没有人跟”,所以希望由中央来统一订定非自用住宅的差别税率,以免因为地方压力就放任导致各自为政。张金鹗指出,当前有16个县市所课徵的非自用住宅房屋税都是单一税率,违反累进税率的原则,且用最低1.5%的税率,唿吁财政部出面检讨,以免让地方消极徵税、又跟中央积极要钱,应该“让少数的投资客负担多一点,这才是关键”。

财政部:税率是地方自治

财政部赋税署财产税组组长李素兰回应,房屋税是地方政府重要财源之一,当前房屋税税率是授权地方政府去订定自治条例,2014年修正的房屋税条例第五条,也是基于居住正义以及适度提高房屋持有成本的方式,来抑制囤房,非自用住宅的房屋税率是在此范围内由地方政府因应需求做弹性调整。李素兰指出,财政部尊重地方自治的权限,房屋税是中央立法,“但税率是地方自治,中央只能作适法性监督,不能作对于地方政府适当性的监督”。强调地方政府对自身财政若不努力评估,不是财政部的权限,而是行政院主计总处的权责。

巢运也指出,新竹县政府将非自用住宅房屋税率全部降低至1.6%,仅让8%富人受惠,却让地方财政持续困窘。基于公平正义、居住人权的原则,希望其他92%的人民能够站出来看见调降富人房屋税的恶况,此外,巢运批评县府放任富人炒房,不仅让房屋沦为理财工具、投机标的,更让广大人民承接高房价压力,由于县府的财政状况是全国倒数第二,又再降低富人税,只会让公共服务、基础建设品质持续低落。针对中央财政部的部分,巢运认为地方政府违反中央法意财政部却默不作声,造成地方政府“请客吃饭、向中央要钱”的恶况持续发生,财政部所要求的“财政纪律”形同空谈。

目前新竹县除了有不少里长连署慰留周江杰、高伟凯两位议员外,另有民众发起连署,希望以人民请愿的方式主张“调高非自住住家用房屋税率到2%以上”。

周江杰指出,原本提高非自用住宅房屋税就是让新竹县政府解决当前财务困窘的问题,能够有足够的财源来做基础设施。(摄影:曾福全)

财政部赋税署财产税组李素兰组长回应,非自用住宅房屋税率是在范围内由地方政府因应需求做弹性调整,财政部尊重地方自治的权限。(摄影:曾福全)

责任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