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大观迫迁】居民拖房屋苦行
要蔡政府保留完整的厝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记者

大观事件自救会今日(5/13)发起“大观是阮兜,咱欲作伙走”苦行行动,数十名大观社区居民及声援者从民进党党部游行至总统府,途中行经退辅会上级机关行政院、国有财产署上级机关财政部,以及同属国有土地迫迁争议的绍兴社区与华光社区,一路拖行象徵家园的房屋来到凯道,要求蔡政府停止拆迁大观社区。

大观社区居民今日苦行总计4.1公里。(摄影:张智琦)

大观事件自救会表示,大观社区前身是1956年成立的妇联一村内的福利中心,妇联一村迁村后,福利中心居民仍继续居住在当地,之后陆续有城乡移民及外籍配偶到来,形成一个社区聚落,是典型的国有土地非正式住居的争议案件,尽管这类非正式住居并不合法,但解决了过去政府缺乏良好住宅政策下,产生的住房需求问题。

目前实际居住在大观社区的住户约有三四十户,若强制拆迁将直接冲击他们的生活,为此自救会发起多次陈情和抗争行动,诉求“原地续住”,但退辅会上(4)月仍执行两波拆除,预定在6月前全面拆除大观社区。今日退辅会更召开记者会表示,大观社区住户均非当年政府的安置眷户、属占用国有土地的“违建户”,因此是依法提起“拆屋还地”诉讼,但目前仍试图协调内政部提供安置或补偿方案,同时也正研议减免经济弱势者的“不当得利”及吸收拆迁费用的可行性。

对于退辅会的说法,大观事件自救会成员郑仲皓不满地表示,退辅会认定居民是“违建户”,但过去自救会陈情时就提出居民曾签订契约的事实,而社区的形成也有其历史脉络,结果退辅会仍不理会,坚持强拆大观社区,“相当可恶”。

郑仲皓指出,大观社区和华光社区同属国有土地迫迁争议案,两个聚落的形成背后都有特殊的历史脉络,却因为政府想要开发,就迳行收回土地、强拆住户并对居民追讨数十万乃至百万不当得利,反映政府的国土活化政策毫不考虑人民的需求。他举例,原本政府说要在华光社区的土地打造“台北六本木”,结果拆完后居民流离失所,剩下一片绿地,现在蔡政府又要强拆大观社区,“完全没反省错误”。

大观社区居民黄炳勛也强调,如果政府的国土活化政策,继续採取诉讼排除原居民、追讨鉅额不当得利的方式,无视人民的生活情感和居住权,只会引发更大的反弹声浪。

自救会今天的苦行从民进党部出发,居民手持前两波拆除遗留下来的瓦砾石块,拖行象徵家园的房屋来到凯道,一路行经行政院、绍兴社区、华光社区、财政部、总统官邸,最后来到总统府前,唿吁蔡政府停止拆迁大观社区、撤除历史错误下产生的不当得利污名,并检讨问题重重的国土活化政策及法律。

大观社区居民背负司法追诉及鉅额不当得利求偿。(摄影:张智琦)居民汤家梅在民进党部前下跪,请求政府不要让她无家可归。(摄影:张智琦)游行出发。(摄影:张智琦)居民一路拉着巨大的房屋模型前进。(摄影:张智琦)房屋模型后面也有居民在推。(摄影:张智琦)大观社区住户。(摄影:张智琦)同受迫迁争议之苦的黎明幼儿园园长前来声援。(摄影:张智琦)居民在财政部大门前贴上封条以示抗议。(摄影:张智琦) 居民到达凯道后,将先前两波强拆遗留下来的石块、瓦砾排成“厝”字。(摄影:张智琦)石块、瓦砾排成的“厝”字,表达了居民捍卫家园的信念。(摄影:张智琦)

建议标籤: 
责任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