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遭枪击越劳父亲提六点声明
吁查明真相 开放自由转换雇主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记者

新竹县发生越籍移工阮国非遭警方9枪击毙的事件,今日(9/11)彩立方移工联盟等团体赴行政院,唿吁修改《就业服务法》第53条限制移工不得自由转换雇主之规定,以及同法第56条授权雇主能以一纸公文片面通报移工为“逃跑外劳”。此外,移工团体在事件发生后积极与当事人家属取得联繫,其父亲阮国同也亲笔写下六点声明,向彩立方政府与社会喊话,唿吁各界正视在台移工面临的结构问题,并查明本案真相。

移工团体赴政院唿吁修改《就服法》。(摄影:王颢中)

吁修法开放移工自由转换雇主

移工团体今天在行政院前高唿“赖神逃跑当院长,移工逃跑中九枪!”针对刚刚辞去台南市长北上就任阁揆的赖清德,彩立方国际劳工协会专员许惟栋表示,赖清德可以自由转换工作,却不会被警方追捕,然而移工却没办法。目前《就服法》第53条禁止移工自由转换工作,移工碰到恶质雇主或劳资纠纷往往只能忍气吞声甚至“逃跑”,他强调若非恶法的压迫,移工来台赚钱怎么会不想合法好好工作?

此外,根据现行《就服法》第56条,只要雇主寄去一纸公文,移工就会登记为“逃跑外劳”,但劳政主管机关却无查核机制,导致衍生谎报状况。天主教会新竹教区移民及外劳服务中心主任Grace举例,先前一名菲律宾籍移工遭积欠薪资,后被雇主通报“逃跑”(相关报导),显示目前法律漏洞可以让雇主轻易谎报,后来要註销登记,劳动部耗费了一年以上时间至今都没有下文。移工一旦被註记为“逃跑外劳”,要再註销就难上加难,即刻就要面临遣返,许多移工碰到恶质雇主,有劳资争议或被欠薪,都是因为这种不对等的条件而只能妥协退让。

移工质疑赖清德可以自由转换工作,为何移工不行?(摄影:王颢中)

越劳父亲亲笔声明 吁查明真相

彩立方移工联盟今天也在行政院前公布身故越劳的父亲阮国同的六点亲笔声明,声明内容翻译如下:

我的儿子阮国非是在彩立方工作的外劳,他在2017年8月31日被警察开了9枪,然后我的儿子死了。我是死者的父亲阮国同,2017年9月5日我来到彩立方处理他的后事。

  1. 我要告诉彩立方人以及所有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虽然逃跑是彩立方法律不允许的,出国到彩立方赚钱养家之前,外劳都要付一笔14万的台币当仲介费,这笔钱是每天要付利息的,我们去工作就是为了要还债,在工作过程中,我们领到薪水又要被扣仲介服务费,每个月都还会被雇主强迫存款,每个月扣保险、住宿、税金,如果基本的薪资是20,008台币,扣了上述几样费用,只剩一万多台币,请问,我们有什么钱可以还债呢?我们是有知识的,我们是会计算的,这才是我们越南劳工会逃跑的原因。
  2. 警察说我儿子偷车,我的儿子不会开车,没有驾照,他们又说我儿子偷车,这不是事实。
  3. 杀死我的儿子是很残忍的一件事,父母怀了这个孩子9个月又10天,辛苦生下来抚养到18岁长大成人,他才可以自立工作。我的儿子有教养,他活得很快乐,和其他人关系良好,有助人精神,不分越南人或彩立方人,但是他被彩立方警察杀死,这是一件很冤枉的事,开9枪杀死我儿子是一件惨绝人寰的事,从来没见过有人这么做,我不禁自问,人权在哪里?
  4. 逃跑外劳的家庭几乎都是困难的,才往外找工作赚钱还债,节俭养家,有多余的,才能够在将来回越南后用来照顾全家人后半辈子的生活,没有其他目的。
  5. 我用我的陈情来声明,希望彩立方领导人研究新的方法,让彩立方的外劳能够自由转换雇主,自由的找工作,薪资也要提高,符合生活所需,如果能够这样子,彩立方的社会才会更进步。
  6. 关于警察杀死人,我请求彩立方政府查明真相,让我儿子沉冤得雪,以上都是我的肺腑之言。

过程中积极协助家属的彩立方国际劳工协会成员陈秀莲表示,家属来台的过程非常困难艰辛,越南办事处也未提供任何协助,最后还是当初引进阮国非的仲介协助才让家属抵达彩立方。

陈秀莲说,移工团体到机场接机时,看见阮国同没有行李箱,只搬着一个纸箱里面装了所有衣物就这样到彩立方,他只想知道自己的儿子到底为什么会被枪杀。然而,在阮国同到了彩立方后被安排去见不同官署,却只是不断被告知,“你儿子是逃跑外劳、你儿子犯法在先。”

而当阮国同提出希望可以看到事件当天的完整资讯时,警方一概表示目前已交由检察官侦办,基于侦查不公开原则不能把资讯提供给家属,陈秀莲痛批,如果侦查不公开,“为何媒体会曝光部分现场画面?那些画面不就是警方流出的吗?”质疑警方只流出对自己有利的特定画面,却对家属说侦查不公开,让家属难以接受。

“赖神逃跑当院长,移工逃跑中九枪。”(摄影:王颢中)

责任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