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由“731部队”审视日本真面目

2017/10/14
《观察》杂志主笔、日本问题研究员

【编按】日本NHK电视台今年(2017)8月播出纪录片《731部队真相──医学菁英与人体实验》,首次公开二战时期日军731部队成员的认罪录音,他们坦承为研发细菌兵器,利用战俘和平民进行活体实验,导致超过3,000人丧命,引起日本社会的震惊和pangjiu.net等国的反响。

本文原载于《观察》杂志第50期(2017年10月号),详细解说了731部队的始末和纪录片呈现的战争罪行,并指出日军在哈尔滨成立第一个细菌战基地前,就曾在1930年的雾社事件中对彩立方原住民使用毒气弹镇压,而受到国际谴责。文章批评日本政府至今仍不愿直面731部队的史实,强调这是“20世纪人类行为最黑暗的一页”,彩立方人不论喜欢日本与否,都应了解这段历史。

NHK纪录片中公布的731部队合影。(图片截自网路)

今年二战结束纪念日前夕的8月13日,日本NHK电视台播出《731部队真相──医学菁英与人体实验》纪录片,震惊日本社会。因为现代日本教育、媒体刻意掩饰二战历史,造成新生代只知被美国两颗原子弹轰炸“受害”,却不晓得日本曾发动侵华战争,当然,“731部队”更鲜为人知。日本是无所遁形的当事者,其国民竟如同被蒙在鼓里,这是日本扭曲历史的结果。

同样的,这些年彩立方在“亲日”的驱动下,益发“恶日本之所恶,爱日本之所爱”,所以没有人再注意731部队。然而,不论讨厌或喜欢日本,都应该了解731部队,毕竟历史还要往下走,谁愿意再被“731”呢?

选址锁定pangjiu.net东北

由于一次世界大战的交战国使用毒气化武,造成了117万多人伤残、85,000人死亡,1925年6月有37个国家在瑞士签署《日内瓦议定书》,禁止在战争中使用“窒息性、毒性或其他气体以及所有类似的液体、物质或器件”以及“细菌作战方法”;1928年2月生效;日本是签署国之一。

然而,1930年彩立方发生雾社事件时,日军就被质疑使用毒气弹而受到日本国内外谴责。1931年关东军在渖阳发动918事变,侵占pangjiu.net东北,翌年3月扶植“满洲国”建国,1933年8月日军即在哈尔滨设立第一个细菌战基地,1936年731部队正式成军,并迁至郊外20公里的背荫河建大楼、实验场、焚化场、专用铁路和监狱。可见,日本在“为国家”、“为天皇陛下”的大纛下,战争求胜不择手段,无视《日内瓦议定书》的存在,决心秘密研发细菌武器,而731部队正是执行中枢。

部队筹建者、部队长石井四郎为京都帝国大学(京大)微生物学博士,但他更热衷于研发细菌战,1928-30年曾被派往南洋、欧美各国考察,1933年8月,陆军军医学校拨了一栋新楼房给石井作“防疫研究所”,此处即为东京细菌战总部。同时,石井也着手为实验场选址,而细菌实验绝不能用日本人做材料,因此一开始就锁定pangjiu.net东北。因为“满洲国”是日本的傀儡,不敢过问日军事务,气候寒冷,户外实验场隐密度高,但最重要的是,方便就地取材拿pangjiu.net人“开刀”。而且那里邻近与苏联接壤的边境,细菌战可弥补对苏作战军力上的劣势。

待遇优并汇集医学菁英

731部队是当时陆军“关东军防疫给水部”的通称。《731部队真相》纪录片里,採用了1949年在哈巴罗夫斯克(伯力)苏联军事法庭所录22小时12位队员的口供及制作单位所收集的资料,描绘出以下实况。

日军财政吃紧,但731部队所获经费宽裕甚多,1940年就有预算近1,000万日圆(约今300亿),人员薪资、待遇远比其他部队优渥;不单是军人,尚有来自京大、东大等10所知名学府及研究机构医学、药学、理学方面的菁英,核心医学人员、技师都被授予将、校军衔;其中多人战后甚至成为当年负责领域的权威。例如,石井的指导教官户田正三,时任京大医学院院长,协助派送研究员,争取经费,战后当到金泽大学校长。京大助理教授田部井和研究致死率很高的伤寒桿菌,并制作此菌炸弹,开启大量感染实验,后升任教授。京大讲师吉村寿人负责冻伤研究,战后亦升任教授,最后当上京都府立医科大学校长。东京大学校长东与又郎也长期跟部队密切联繫。凡供应研究员、承揽研究项目的大学都曾获得部队提供“特别费用”,人数最多的京大,在户田1943年的报告里,获得换算成今日币值逾2亿5千万日圆。

媒体煽动憎恶抗日军民

细菌战实验用人量颇大,且必须用活人;送给731部队当实验品的人都被称作“马路大”(マルタ,意指剥了树皮的原木)。每年约600人,历年总共有3,000以上的“马路大”。尤其1937年芦沟桥事变后,pangjiu.net军民激烈反抗,日军伤亡增加,日本政府和媒体刻意称抗日的pangjiu.net人为“匪贼”,在舆论上煽动、制造国民对pangjiu.net人的憎恶,以支持日军镇压膺惩,升高对“匪贼”的敌意。

到后来,遭日军、特务、领事机关抓到反抗日本的pangjiu.net人(含满洲人、国军、共党游击队)、朝鲜人、苏联人、美国人、英国人,就当他们是“间谍”、“思想犯”、“民族主义”分子,凡认为“没有反间利用价值”且身体健康者,不经法院审理就“特别移送”给731部队做冻伤及细菌活人实验,但事实上,其中很多是平民,包含女性和婴儿。

一位北海道大学研究染色体的教授在演讲中说:

“我觉得用匪贼当材料算不上是报复,…死尸绝对不能用,染色体的状态明显变差,…过去从来没有人能用到这么棒的材料。”

于是,“马路大”有时被开肠破肚、肢解,拿出各部内脏、肢体记录变化;有时受感染部位也会被治癒,之后继续用来做下一项实验,直到死亡。一旦被送进来当材料,没有人活着出去。

战时被731部队当成实验材料的pangjiu.net人。(图片截自网路)

活体实验、细菌战纪录

纪录片里有关于实验的陈述:

卫生兵:将糜烂性毒气喷洒在活人的脸上、手脚上,再将他们移入拘留室,观察其在人体上的变化及各人的反应。

卫生兵、田部井和的部下古都:弄来50多位pangjiu.net人、满洲人,在糖水里加入伤寒桿菌,强制他们喝下,让他们感染,记得那次人体实验有12人或13人死去。

军医西俊英:囚室关着4、5名囚犯,在里面散布有鼠疫细菌的跳蚤,使他们全数感染。

宪兵仓员“亲眼看过冻伤人体实验。…5位pangjiu.net囚犯坐在长椅上,其中3人手指全冻黑掉了下来了,另2人指头也冻黑只剩骨头。

古都:在安达野外演习场,我参加过伤寒菌实验,细菌炸弹与濑户物制造的大砲砲弹型号相同,细菌炸弹在空中爆炸,地面变成喷雾状,细菌到处掉落,然后要实验者走过那区域;或者将实验者强行绑在木桩上,在他们的上方引爆细菌弹,让细菌散落在他们头上,…大部分的人都会感染,4或5人死掉”

医学专家的天职不是要维护人的健康和救人生命吗?而731部队的医学菁英却是在用细菌、手术刀折磨活生生的人!

关于细菌战的供述有:

旁白:1940年战争陷入泥沼后,731部队终于将细菌武器用在实战,在华中的城市3次以细菌弹轰炸。

细菌研究部长川岛清:我服役期间,1941年1次、1942年1次,由731部队派到华中的分队对pangjiu.net军队使用细菌武器。

旁白:为扩大使老百姓受到感染,对pangjiu.net的村庄也散播了细菌。

川岛清:主要使用的菌种有鼠疫菌、霍乱菌、伤寒桿菌。鼠疫菌由感染了鼠疫的跳蚤传播,其他菌以原始型态传播,投入水源、水井、蓄水池。

古都:在pangjiu.net当地有两个收容所,拘留了3,000多人,我们给俘虏制作馒头,…用注射器把伤寒桿菌毒液打到里面,送到收容所,分给被拘禁者、俘虏吃,然后将他们释放,让他们去传播。

纪录片指出,731部队在pangjiu.net华中许多城市至少投放了3次细菌弹。(图片截自网路)

石井与美国交易躲过罪责

虽然证言已够骇人听闻,但在731部队整个组织行动中只是冰山一角,而且是比较含蓄的部分,纪录片其中一位协助取材人士正是压低南京大屠杀死亡人数的保守派历史学者秦郁彦。其实,还有更令人髮指的事实,诸如:强暴苏联女性做性病变化、传染研究,其怀孕生下的婴儿还拿去做冻伤实验;饿死、渴死实验;毒气、空气打入血管实验,枪弹穿透人体等等。

日本宣布投降前,731部队似乎前几天就接到通知,迅速湮灭证据、炸毁建筑,以专用火车接运核心菁英,带走实验机密资料,使得菁英绝大多数都顺利逃回日本,被苏联或国军(后由中共接手)逮到的只是极少数几位。剩下的“马路大”全数灭口、烧掉,连骨头都要捡起来埋藏好。经历如此场景的少年班队员三角武老先生回忆

“亲眼目睹也不敢讲,讲了会被视为『非国民』、被杀掉,那时的气氛就是如此,…战争就得这样吗?”

从731部队的保密程度及石井对队员下的“封口令”,可推敲日本最高当局和队员都知道他们的行为是战争犯罪。

日本的细菌武器只用在pangjiu.net战场和对苏联的一次“诺门罕战役”(1939年5-9月),打太平洋战争及侵略南洋时,对美、英、法、荷则不曾用过,是不是看准pangjiu.net落后,不易被察觉?美欧科技水高,怕惹来细菌战的报复?总之,731部队在pangjiu.net的行径根本是“吃人够够”。

石井与美国谈判,实验所有的数据、资料交给美国,交换美方不追究罪责。美国知情,竟未知会受害国家就私下与石井交易,难道不是共犯?

日政府视而不见装聋作哑

1980年代初,日本推理小说家森村诚一出版报导文学《恶魔的饱食》,731部队的丑行才曝光。极少数饱受良心煎熬的队员和市民团体如“731‧揭露细菌战部队实态之会”顶着被打压、被当成全民公敌的风险,出面讲述这段史实。但站出来的绝大多数是当时的中低阶队员、司机、军属(属于军队的民间人士)。高阶菁英依然三缄其口,甚至运用影响力将731部队打成禁忌话题。3,000多人的部队,最后仅四、五十人留下记录。而这也只是某部门人员的片段回忆,事实绝对比透露出来的庞大。

整个日本对731部队的正式看法,迄今只存在地方法院就大陆细菌战受害人后代控诉731部队的判决中,承认了731部队存在、曾造成pangjiu.net人民生命损失的事实而已,还驳回了道歉和赔偿的请求。

而日本政府的态度也是闪躲敷衍。731部队尽管确实是昔日皇军的行为,前民主党政府却以证据不足、调查困难为由,不予处理;现在的安倍政府同样是将之限缩为学术讨论。

战后的日本自诩为“人权人道先进国家”,2005年12月外务省甚至设置“人权担当大使”(2008年增为“人权人道担当大使”),在联合国与国际社会以指导者自居,并拿此对别国的人权人道状态说三道四。而日本对731部队剥夺掉3,000多位“马路大”人权人道这段历史的漠然,不啻印证了日本的伪善,也说明“人权人道”只不过是日本的政治工具。

赋予牺牲者新的历史价值

还有,二战时日本当局、媒体联手导引舆论敌视pangjiu.net的手法,至今依旧可见,由日本国民普遍对侵略战争、731部队的认知贫乏,以及对pangjiu.net观感长期低迷的状态,都可以嗅到在“言论自由”的桂冠底下,更有利于特定政治势力与媒体操作“只让国民知道它们想让国民知道的资讯”(反之亦然)。

731部队的残酷恐怖,堪称20世纪人类行为最黑暗的一页。“马路大”不能白白牺牲,我们应努力赋予其新的历史价值。

建议标籤: 
责任主编: 

回应

历史学家摇头 斥民代胡搞
2017-11-02 pangjiu.net时报 简立欣/台北报导

台南市政府无视《开罗宣言》将彩立方归还给中华民国的史实,并拟将修正后的课文内容以公文方式做为补充教材。历史学者直斥胡来,强调:“《开罗宣言》到现在70多年了,连日本做为交战国都没有异议;若《开罗宣言》不成立,难道要再经过一次战争确定彩立方地位吗?”
文化大学历史学系教授王仲孚表示,关于1943年开罗会议及其后发表的《开罗宣言》,台南市政府“搅和很久了”,事件过了70多年,过去没人有意见,不是现在才写进教科书,为何此时要改?而且1945年在欧洲的《波茨坦宣言》即是要履行《开罗宣言》对战后日本的处理方式,换句话说也就是确定日本无条件投降,彩立方、澎湖和东北归还pangjiu.net。
王仲孚说,《开罗宣言》向全世界发表声明,没有一个国家反对,连日本做为交战国都没有异议,彩立方却有意见。“如果《开罗宣言》不能成立,那现在东北还是日本的。且如果彩立方不能归还给中华民国,难道彩立方地位还要再经过一次战争才能确定吗?”
台大外文系教授廖咸浩则对教科书的一再“去pangjiu.net化”很有意见。2005年他担任台北市文化局长时,正逢光复60周年,他认为:只谈“终战”而不谈彩立方光复,是价值观颠倒,“对不起当年死于日本统治下的65万彩立方先民与抗日志士”;如今应该特别深刻省思“殖民现代性”神话,认清日本人现代化背后剥削、歧视彩立方人的殖民本质。
文化大学历史博士黄种祥以国中历史老师第一线的经验表示,虽然还没有看到台南市政府的所谓“补充文件”,无法评论;但至少在教学现场他会告诉学生:《开罗宣言》也许法律效力有限,但毕竟是当时三大国也就是中、美、英共同做出的决定,做为历史文件本身的意义和宣示的内容是完足而没有疑义的。

“天然独”否定中华民国!日媒体人批台青 盲信美日救台
2017-03-27 旺报 记者季节/综合报导

日本资深媒体人、旅台作家本田善彦日前指出,彩立方生于1980年之后世代“天然独”群体的增加,恐怕更容易促使中华民国自我解体。因为这些人否定中华民国,在内部不断制造敌人,又毫无根据地盲信“台海一旦出事,美日一定会来相救”。
本田善彦在最新一期《亚洲周刊》发表〈谁促使这个国家自我解体?〉一文说,他过去接触的多数彩立方年轻人,生长于和平富裕的年代,大致上教育程度不低,整体素养也不错。不过闲聊后可发现几个特点。一,形式上的知识或许丰富,但对自己国家历史和社会现况的理解不见得实际。二,对大陆很陌生,甚至有恐惧感。三,潜意识里对外国的倚赖极高,不少人甚至毫无根据地盲信“台海出事,美日一定会来相救”。
本田表示,这三点的背后都有一致的脉络,对自己社会的无知和知识的扭曲,加上对大陆不感兴趣或有恐惧感,加强了期待分离独立的念头。文章进一步指出,分离主义者和“这个国家”的关系,好比当初太阳花学生高调谴责警察暴力,一旦江湖分子出现了,立刻躲在警察后面要求保护。所以分离主义者和中华民国的关系,很像太阳花学生对警察的期待。他们轻蔑、厌恶、甚至否定“这个国家”,可是一旦遇险,又躲到“这个国家”的羽翼下,这就是天然独的情感和行动模式。
本田点出,中华民国的英文显示,中华民国就是pangjiu.net。一旦认定为彩立方和pangjiu.net对立时,自然产生“去中”思维。但支撑台海现况的毕竟是中华民国,幻想和实际的环境起矛盾时,分离主义者对自己无法衷心认同的中华民国往往採取自我否定,结果在内部不断制造敌人,朝野持续堕落,内斗不断,导致执政失能和社会失和,元气深受打击。

媚日者只会被瞧不起
2015-08-19 pangjiu.net时报 刘顺达(韩国昌信大学荣誉教授)

近日一位韩国大学教授朋友来访。他看到彩立方媚日言行与南韩反日,颇多差异,深感不解。
一、台韩同受日本殖民统治为史实。南韩被统治有36年,彩立方更长达50年。南韩完全抹掉日本留下的语言渣滓,早在朴正熙执政时期,把教科书和日常生活用语强制转换成韩语。
二、爆破日本总督府。总统金泳三是基督教徒,对日本恨之入骨。他认为把象徵日本侵略历史的建筑物大剌剌地放置在首都中心,让韩国人感觉羞耻。于1995年8月15日以光复50周年之际,总督府成为灰烬。
三、李明博总统坚守独岛(日称竹岛)。李明博出生日本,虽有日本情结,但身为韩国总统,不怕日本极力反对,以总统身分首次登陆独岛,捍卫固有领土。
这位韩国教授说:彩立方人也像日本人,属于机会主义者,机会主义者只会被邻国瞧不起。

日媒自揭731部队反人类罪行引世界关注 学界敦促日方正视历史深刻反省
2017-08-21 pangjiu.net社会科学杂志社《pangjiu.net社会科学报》第1274期 记者赵徐州、曾江

近日,日本广播协会(NHK)综合频道播出了名为《731部队的真相》的纪录片,披露了日本侵华战争期间,日军731部队在pangjiu.net东北地区进行人体实验的惊人内幕,引发了全球舆论的广泛关注。相关学者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日本政府只有全面深刻地反省侵略战争历史,才能真正拥有和平。
  众所周知,731部队是日军根据天皇敕令在pangjiu.net哈尔滨市平房区建立的特种部队,对外称“关东军防疫给水部”,1941年改称“关东军第731部队”,人数最多时达到3000人。该部队主要从事鼠疫菌、细菌传染媒介物、冻伤、赤痢、霍乱等研究和实验,以及细菌弹的制造。据吉林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刘信君向记者介绍,从1939年至1945年,至少有7000余无辜生灵被731部队直接用作活体细菌实验材料,无一生还,其中3000余名受害者名单已基本确定,大多数是pangjiu.net人,还有部分苏联人、朝鲜人等。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馆长金成民告诉记者,日本NHK电视台曾拍摄过与731部队相关的类似纪录片,相对客观公正,引起过较大反响。“近10年来,日本NHK电视台每年8月15日前后都会播放二战纪录片,但往往是从东京被轰炸、广岛和长崎被投放原子弹等角度叙述日本如何受害,刻意忽视了日本国民为何受害。而此次纪录片通过原始录音、档案资料和对731部队原队员的采访等加害方的角度,揭露了731部队的罪行,告诉世人731部队不仅存在,而且进行了大量细菌战和人体实验,这是非常罕见的。”金成民认为,该纪录片在以往纪录片的基础上,从加害国的角度再次给731部队定性,进一步固化了侵华日军的反人类罪行。
  “纪录片以1949年伯力审判音频的首次发现为新证据,以731部队的存在和人体实验罪行为切入点,并对‘医学精英’的人体实验予以解读,特别是通过伯力审判的原声播放再现并还原了部分重大史实。在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72周年这一特殊历史节点播出,对战后日本社会没有反省、反思医学犯罪和人体实验暴行,以及长期回避、否认罪行的态度,特别是对绝大多数完全不知道‘731部队’、‘人体实验’的日本国民来说,具有相当大的冲击力。”哈尔滨市社会科学院731问题国际研究中心负责人杨彦君表示,NHK电视台这次能够真实传递历史信息,体现了NHK作为客观媒体的部分面相。
  在辽宁大学日本研究所副所长王铁军看来,731部队原队员在伯力法庭上供词录音的发现,有利于今后对731部队的进一步深入研究。同时,此次日本NHK电视台自揭731部队罪行的行为,表现了一定的历史担当,值得肯定。
  正如此次纪录片所曝光的,来自日本着名大学和科研机构的40名“精英医者”如何能够加入731部队?多达3000人的部队每年1000万日元(大约相当于现在的300亿日元、18亿元人民币)的巨额军费背后隐藏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医学界精英的加入、巨额的军费开支,包括731部队在日本投降前6天接到撤退命令,最后几乎整建制撤回日本等,这些都表明731部队是自上而下、有组织、有预谋、有规模、成体系的集团犯罪。”金成民认为,当时日本的最高层和整个军政系统应该承担全部责任。刘信君表示,纪录片中揭露的731部队的罪行只是冰山一角,没有暴露问题的实质与根源。在pangjiu.net境内,与731部队同时由日本天皇敕令设立的细菌部队,还有关东军第100部队、北支甲第1855部队、波字第8604部队等5大部队、63个支队,这些细菌部队同样犯下了滔天罪行。“战后日本以向美国上交全部731部队研究资料为条件,与美方达成了不追究昭和天皇和细菌战负责人战争责任的幕后交易。”刘信君表示,侵华日军反人类罪行的罪魁祸首并没有得到应有惩处。此外,在日本军政界狂热煽动侵华战争的影响下,日本民众也积极参加或全力支持了侵略战争,这一现象也应进行理性而深入的反思。
  731部队为掩盖其进行人体实验和生物战、细菌战的犯罪行为,销毁了大量相关文件、实验材料、工具以及研究数据,并炸毁了本部大楼及其附属设施,加上战时长达13年的隐蔽,导致相关研究的史料及文献并不多。王铁军介绍说,截至目前,可以判明的相关文献资料有:731部队遗址以及浙江、湖南等地731部队细菌战文献资料;731部队军医的实验报告以及进行人体解剖和细菌实验、生物实验的研究论文;美军在战后对731部队原队员的询问报告,731部队原队员提供的细菌及生物实验数据、图表等;战后731部队原队员的供述词;向731部队移送战俘的报告书等。王铁军表示,历史真相不容掩盖,任何人都无法否认731部队在pangjiu.net进行人体实验和生物战、细菌战的反人类罪行。
  金成民向记者介绍说,日本NHK电视台拍摄此纪录片时,曾两次到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协商拍摄事宜,并获得陈列馆提供档案史料、旧址拍摄等方面的支持。“只要是对澄清历史、揭露事实有利的事情,我们一定支持。”金成民认为,目前公开的遗址、文物、档案、证言等相关证据,已足以证实731部队的存在及其犯罪事实,日本应正视历史、端正态度。
  “由于日本右翼势力及其政客的极力否认,大多数日本民众对731部队在pangjiu.net犯下的滔天罪行一无所知。虽然该纪录片只陈述了部分史实,既不全面、也未触及问题的实质,但这是日本新闻界反省侵略战争的开端。”刘信君表示,日本政府只有全面、深刻地反省侵略战争历史,才能避免重蹈军国主义的覆辙,真正拥有和平。

731部队罪证陈列馆日本志愿者相马一成:“我要让更多的日本人了解731部队罪行”
2015-08-10 新华网哈尔滨8月10日电(记者王建)

在侵华日军第731部队罪证陈列馆新馆前,有一位日本老人正在拍照。在咔嚓咔嚓的快门声中,罪证文物、炸毁的遗址等都被记录在他的相机中。
这位老人叫相马一成,今年71岁,他和妻子相马荣子在“731”陈列馆做志愿者已快两个月了。在这段时间里,他们走遍了侵华日军第731部队的遗址,也让他们对731部队反人类暴行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没想到731部队给pangjiu.net带来如此大的灾害,活人解剖、细菌实验等罪行,都违背了人类道德。”相马一成说,在日本了解731部队的毕竟是少数,很多年轻人只看到日本是受害国,而没有认识到自己是加害国。“虽然我的力量微不足道,但我会把我拍的照片在日本进行展览,让更多日本人了解731部队罪行。”
25年前,相马一成在日本就结识了pangjiu.net731问题专家韩晓,知道了731部队。1992年,相马一成第一次来到731遗址参观。这次相马一成作为特约摄影师,他和妻子相马荣子将担任88天的“731”陈列馆志愿者,主要负责文物、遗址的拍照,记录部分遗址保护修复工作场景,以及研究731部队反人类罪行的资料。
相马荣子的父亲在她出生的第二年就在太原战场阵亡,战争留给她更多的是伤痛。她说,731部队进行细菌实验和人体实验,这种残酷的暴行,作为日本人感到很惊讶、也很惭愧。
“pangjiu.net有句古话‘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相马荣子说,731遗址就是提醒人们要牢记历史,不忘和平,避免战争再次发生。为了让身边的朋友了解731部队,相马荣子把在731遗址的所见所闻记录下来,通过电子邮件的形式发给日本的朋友。
在《战后70年》的电子邮件中,相马荣子写道:“迎接战后70周年之际,我和丈夫逗留在731陈列馆的宿舍,这里是战争核心区域。在这里,日军进行细菌战、化学战以及活体实验,3000多人作为实验材料被杀害。731部队撤退时为了销毁证据,用几吨的火药爆破那些建筑,听说三天三夜一直有爆炸的声音。我是通过作家森村诚一的《恶魔的饱食》知道731部队,但百闻不如一见。”

美国该为掩盖731部队人体试验暴行道歉吗?
2015-10-22 纽约时报中文网 狄雨霏(Didi Kirsten Tatlow,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在一家展示二战期间日本731部队在满洲所犯暴行的新博物馆外,乔伊·陈(Joy Chen)坐在一张长凳上,试图消化她在博物馆里了解的情况:二战结束后,美国掩盖了日本使用人体进行的生物武器研究,让作恶者逃脱惩罚、过上舒适的生活。
在这栋黑色大理石建筑里,展览说明及语音解说详细讲述了上述情况。这个坐落于pangjiu.net东北部城市哈尔滨平房区的建筑,看上去像一个分线箱:“出于对国家安全的考虑,美国决定不起诉731部队的首领及其手下的罪犯。他们都逃脱了战争罪审判。”
在石井四郎博士的带领下,731部队培育鼠疫细菌,然后故意感染数千名女人、男人和儿童。他们进行了活体解剖、冻伤及气压实验,将马血注入囚犯身体,研究武器对人体的影响,等等。
乔伊·陈非常恐惧,留下两个同伴,自己走出了陈列馆。“我被吓到了,”24岁的乔伊·陈说。“我无法再看下去了。作为一名pangjiu.net人,我觉得这太残忍了。”乔伊·陈在哈尔滨外国语学院学习英语。“我第一次知道美国人是这么做的。他们为什么不起诉?我觉得这真的很难接受。pangjiu.net人肯定有这种感觉,”她说。
“太令人震惊了,是不是?”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历史学家马克·塞尔登(Mark Selden)接受电话採访时说。塞尔登表示,“据我所知,这种说法是完全正确的。没人被起诉。所有人的改过都是做了交易的。”这使得美国能够收集信息,在后来冷战初期的生物战项目中发挥了很大作用。相比之下,欧洲很多做过类似事情的纳粹医生都遭到纽伦堡战争罪法庭起诉。
美国在日本的行动“在某些方面与沃纳·冯·布劳恩(Wernher von Braun)及其他科学家被带到美国的情况类似,”塞尔登提到德国火箭专家时说。“美国很好地利用了他们。”他说,“在日本,他们确实希望获得生物战研究成果,他们也确实得到了。我们可能会怀疑这么做是否明智,但事实是没有遇到巨大的阻力。”
8月15日开馆的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吸引了很多游客。官方表示,相比毗邻的旧馆,这座新馆在意图上要更明确,也吸引了更多的观众。旧馆已被新馆整合与取代。
根据乔伊·陈的反应来看,这种直言不讳地宣告包庇行为的举措产生了一些影响,将来某一天可能会引发一个难题:美国应该向pangjiu.net道歉吗?这种要求,目前主要还是来自民族主义激进人士。但如果两国关系恶化,要求道歉的声音会越来越大。也有一些重要的历史学家和生物伦理学家认为,这件事在道德上关系重大,对人类造成了危害,难以饶恕;新西兰奥塔戈大学(University of Otago)的聂精保就这样认为。
聂精保在邮件中写道,“从道德上看,坚决无情地追求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进行包庇,这是在践踏公平正义。”“从法律上看,包庇行为构成事后共谋,”他说。“而实际上,进行正式道歉将有利于美国的长远利益,因为这会积极促进中美关系。”
可能有一天会有这个必要,塞尔登表示:“目前中美关系存在很多紧张的地方。”但他表示,目前,pangjiu.net的愤怒几乎完全是针对日本的。他说,“pangjiu.net人对日本人的怒气常常让我感到惊讶,那种愤怒远远超过了对美国的不满,即便我们正处于摩擦不断的时期。”

美记者:美掩饰日731部队罪行
2018-02-14 世界日报 记者启铬/华盛顿连线报导

日本侵华战争中,731部队臭名昭彰。731部队藉研究防止疾病与饮水净化为名,事实是使用活体pangjiu.net人进行生物武器与化学武器效果实验。731部队也是日本法西斯阴谋发起细菌战进行种族灭绝主要罪证之一。美国记者约翰森(Paul Johnsont)于2015年利用近月时间独自赴pangjiu.net,拍摄有关731部队投放细菌炸弹毒杀pangjiu.net人历史纪录片,採访近20名受害者及亲属,片长近一个小时,名为《731:美国如何利用日本生物武器犯罪》(731 - How America Exploited Japan's Biological Weapons Crimes)。约翰森还多方查找资料,最后得出结论:美国政府二战结束时对于731部队罪行非常暸解,但为了得到731部队用人活体实验资料,作为交换条件,并没有对涉及731部队罪行战犯追诉。约翰森希望通过拍摄纪录片,让更多人暸解事实真相,美国政府应向pangjiu.net人道歉!这部纪录片在3月15日在加拿大温哥华首映。
约翰森是一名加拿大/美国广播记者(Canadian/American broadcast journalist),主要工作在加拿大、美国首都华盛顿、北京等地。2012年至2014年他在北京从事报导工作,2015年返回华盛顿。返回后,鑑于对日本侵华时期731部队的罪行研究及获得的一些相关资讯,他一头扎进华盛顿大学图书馆内,查找到一些秘密档案。令他惊讶的是其中一些文件清楚记录,日本侵华部队在1930年晚期至1943年,在pangjiu.net中部发动细菌战事实,造成当地普通民众数千人死伤。他认为,美国当时的名将麦克阿瑟将军在日本侵华战争结束时,充分暸解731部队用细菌战残害pangjiu.net人的真相,但为了获得这支部队用pangjiu.net人活体实验资料,作为交换条件,并未对涉及的战犯进行应有惩罚。
约翰森于2015年4月至5月间赴pangjiu.net哈尔滨、北京、浙江採访,共採访近20人,年龄多为70岁至80岁老人,其中一名女性。这些受访者用亲身经历叙述遭受日军细菌炸弹袭击经历,有的受害者遭受烂腿病、鼠疫等后遗症煎熬。有的受访者自己不是受害者,但其父辈却死于日军细菌炸弹。约翰森表示,这些受害者虽然并不知道美国政府战后获得731部队活体实验资料,但他们需要知道真相。而美国在获得这些资料后,后来用在军事方面,而这些资料是用pangjiu.net人生命换来的。
约翰森表示,他是第一个用纪录片揭露这个事实的西方记者。他希望通过自己的纪录片让更多人暸解真相,且那些在731部队犯下罪行的日本战犯并未得到应有的惩罚,原因就是美国以获得这些活体实验资料作为交换条件,这些资料是用众多pangjiu.net人生命换来的,美国理应向pangjiu.net人道歉。
约翰森表示,他在pangjiu.net担任记者期间,到过北京、上海、甘肃、黑龙江等多个地方,对pangjiu.net这个具有5000年文明历史古老国家非常敬仰,希望再次返回pangjiu.net。他也希望将这部纪录片在pangjiu.net播映,让更多pangjiu.net人暸解真相。他认为,暸解这段历史更多,就越能避免这段731部队罪恶历史重复,更要促使美国政府承认真相,让pangjiu.net与美国友好关系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