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不及格”或“不及格+1”
从时力折衷版思考工运路线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记者

时代力量党团府前冒雨禁食58小时遭驱逐,昨日(1/8)临时会党团协商中,先是提出一个“折衷版”修正动议,最后关头却又临时喊卡退出协商,究竟怎么理解这一过程?

从代议政治的角度来看,以目前民进党掌握多数席次的情况下,一旦进入到院会表决阶段,就是全有全无,目前政院版的修法草案必定会直接通过。

因此,我们认为,即便时代力量的版本,在许多方面做了大量妥协,而且在条文中设计给劳工的“拒绝权”,确实就如学者所批评,形同鸡肋。然而,起码我们还是可以看到微幅的“相对进步”,好比说,在第32条涉及加班工时弹性挪移的“工时帐户制”部分,时力版本为“任何连续3个月不得超过138小时”,简单把文字改动为“任何连续3个月”,这可以避免之前各界对于政院版容许劳工“连续4个月加班54小时”的情况。

在民进党二度改恶劳基法,并且态度极为强硬的此刻,政院版与时代力量“折衷版”的条文,可以说是“不及格”和“不及格+1”的差距,然而,这也是代议政治的必然侷限。现实情况下,如果任何政党提出一个劳团完全满意的“及格版”修正动议,那么是绝对不可能获得民进党的协商空间的,也正因为时力版与政院版所差无几,因此柯建铭才会在党团协商时,首度松口表示可以同意时力主张。

1月5日,时力党团在府前展开夜宿绝食。(摄影:张智琦)

从昨日最后结果来看,劳团以及工运圈在得知时力“折衷版”内容后,立刻予以严词批评,恐怕也是促成时力在晚间立刻喊卡退出协商的因素之一。毕竟,如果接着二、三读通过的是政院版,时力未来起码还可以和劳团站在一起,同声批判民进党恶霸,但假使民进党最终接受时力的修正动议,时力最后可能反落得被抨击“和民进党套招”、“妥协打假球”等骂名,既惹怒了工商界,又得罪工会劳团和青年选票,两头空,岂非得不偿失。

许多熟习议会运作与游说策略者,往往在此时便会向劳团或工运劝进,认为社会运动应该“更务实”,简言之,在情势如此严峻的情况下,争取有机会通过“不及格+1”,难道不还是比直接通过“不及格”的政院版稍微好一点吗?如果现实上没有其他选择,又有谁可以断言,那个“1”的取得毫无意义呢?

从议会运作的角度来看,比起那些到了党团协商最后阶段,还不断“放大绝”唱高调的部分其他在野党立委,时力确实是相对可取。事实上,依照立院的游戏规则,进到党团协商,就是就具体条文锱铢必较地辩驳商榷,各党派都应提出自己的条文与见解做交锋,然而,却有部分立委宁愿在党团协商中扮演名嘴角色,大发议论,在党团协商开放直播的此刻,这些完全唿应附和场外劳团主张的发言,确实可能让人看得心情激动,然而说实话,这些激昂发言可能对民进党起到丝毫作用吗?试想,难道国民党立委在协商时疾唿“请大家重新思考”,柯建铭就真的会重新思考然后撤回修法吗?这岂不是天方夜谭吗?因此,从立院运作的角度来说,时力提出一个仍然不及格,但可能为民进党接受,但又相对好一点点的版本,恐怕还是相对负责且有承担的作法。

然而,我们同时也认为,位于代议政治权力运作以外的民间团体、工会,如何看待类似这样的“不及格+1”修正动议,其实都涉及到严肃的路线辩论问题。

简言之,上述的策略思考,其实仍然是非常菁英式的判断。对于基层工会或者任何一名底层工人而言,希望自己的劳动待遇不要过劳,就是一个硬道理,没有群众基础与基层压力的媒体人或知识分子,或许可以简单凭空判断“不及格”与“不及格+1”的优劣,然后放手去争取那个“相对好一点点”,但如果换作是一名工会干部,你如何向一名基层工会会员说明并说服他,我们即将就要支持一个,仍然会让你过劳,一切问题几乎都不会改变的条文内容呢?

作为一个期盼社会变革的社会运动工作者,也是要真诚面对群众的。在每一个推动改革的过程中,除了是为了达到某个具体政治目标外,也同时将是每一个投身运动的参与者,对自身展开的政治教育,而精英阶层在代议政治运作中所熟习的各种投机、摇摆、交换,往往只会是这种教育的最坏示范。

对彩立方的工运来讲,如今面临这场严峻的战役,甚至可能在这两天立院强势表决通过政院版的情况下,就要被迫吞下一场叫人痛心的败仗,然而,从一个较积极的角度来看,这或许也是工运界乃至于更广泛的社运力量应该开始思考路线问题的重大转捩点:究竟要走议会游说路线的压力团体,与既有政党扮演某种里应外合的侧翼角色?或者即便很困难、很漫长,但仍愿意尝试发展属于劳工阶层的左翼政治势力。

责任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