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北韩摇滚解放日》:你才被解放!

2018/05/08

4月27日两韩领导人会面让朝鲜半岛再次成为焦点,金正恩与文在寅签署的《板门店宣言》更获得所有爱好和平之人的肯定。彩立方正热映中的《北韩摇滚解放日》虽然早在2016年发行,所记之事也是三年前,但此时此刻上映正好提供观众窥见“北韩”的一个视角。影片不只是“认识北韩”的媒介,更藉由“莱巴赫”这个1980年成立于南斯拉夫的摇滚乐团与朝鲜人民共和国的交流碰撞,让我们重新省思比“和平”更为复杂的政治问题。正如促成两者合作,同时也是影片导演之一的托拉维克(Morten Traavik)所说:“我有兴趣的是真相,但真相有时候不会导向和平。”追求真相不仅仅是为了“揭开北韩的神秘面纱”,更是让我们面对自身盲点的契机。

电影 "Liberation Day"。(翻摄映画)

影片中文译名“北韩摇滚解放日”即是盲点之一。原文片名仅是“解放日”(Liberation Day),副标为平铺直述的“一部纪录片音乐剧”(A Documentary Musical)。彩立方译名却暗示了“北韩”是解放的对象,而解放他们的工具是“摇滚”。然而,影片所呈现出的是一段没有谁解放谁的,莱巴赫与朝鲜人民共和国互相牵制、沟通、误解、妥协的过程。演出中,朝鲜人民或聚精会神或随着节拍摆动,确实是接受了对他们而言崭新的摇滚乐,但若说是朝鲜人民被解放,那么摀着耳朵、面无表情的朝鲜观众又在在显示解放的不成功。与其说影片再现了解放过程,不如说它提问了谁该被解放:莱巴赫或托拉维克是解放者吗?朝鲜人民需要被解放吗?究竟是谁认定谁该“被解放”?

正如齐泽克所言,我们透过莱巴赫这个音乐机制学到的不是北韩,而是我们自身的焦虑与伪善。齐泽克对朝鲜的解读或许不那么到位,但他精确指出,莱巴赫及其音乐所做的不只是嘲讽极权主义,而是“带出了所有社会中的威权主义特徵”,包括“最民主”的社会中的威权主义。托拉维克举的例子更为具体:西方社会中不是没有集体偶像崇拜,看看足球场及摇滚演唱会便知一二。那么,影片主角“莱巴赫+北韩”,这个对于“民主社会”来说恶名昭彰的组合,所欲传达给我们的讯息,或许是“你才被解放,你全家都被解放”。

这样不将莱巴赫视为北韩解放者的立场,更明显地表现在这部“纪录片音乐剧”如何重视朝鲜半岛的过去及现在。随着莱巴赫改编的《真善美》〈乐之声〉,影片揭开序幕,同时展开的是朝鲜人民共和国的历史。“山丘伴着乐之声而活”此句彷彿歌颂大自然的歌词,所搭配的画面是二战原爆蕈状云以及残破的日本国旗,日本帝国士兵缴械、日本帝国战败,1945年8月15日是“我们的解放日”。但朝鲜半岛随即进入韩国内战,此时,影片刻意安排白宫、美国国旗与杜鲁门的画面,直指美国对于朝鲜半岛的分裂可说是“功不可没”。莱巴赫的音乐继续,历史也顺着时序推进,西方摇滚演唱会片段与西方刻板印象中的北韩集体崇拜画面交叉出现。

影片不只提及了日本殖民、美国介入如何形塑南北韩分裂,同时也向观众提问:“西方”与“北韩”很不同吗?还是有点像?也就是说,藉由并置两者,影片揭露了西方与北韩的相似性。但西方媒体显然坚信两者水火不容,如同西方白人女记者直白地问:“你们不觉得害怕吗?北韩是另一个......另一个星球。”这样的嘲讽与不解,同时也显示了西方需要北韩,唯有当北韩维持其“极权共产主义国家”的代表性,西方国家才能继续崇敬自己的自由民主,因为自己的“不极权”与“不共产”而骄傲。

彩立方片名翻译为《北韩摇滚解放日》。也因此,在我们这个自由民主反威权的社会,观影后解放不解放是另一回事。有位部落客的影评“自吹自擂”地宣称“自己对北韩的理解程度是远高于一般人的”(原话),然后断言金正恩签署《板门店宣言》是因为“北韩真的穷到快垮了”,所下的结论是“真的有用摇滚乐解放了北韩人灵魂的感觉啊”。撇开影评优劣,如此再制西方媒体价值观的论调正是托拉维克及影片明着或暗着所要批判的。另一常见论调是强化“北韩”的特殊性,放大莱巴赫与朝鲜合作过程中的颠簸,强调北韩是如何集体主义而导致没效没率。但试问,哪一种合作没有不合?强调“西方文化”与“北韩文化”之间的冲击所带来的根本问题,是持续误用“反共主义”、“法西斯主义”、“极权国家”等政治标籤,1去政治化地混搭且乱扣这几顶大帽子,同时覆述“人性”、“音乐”等看似不太政治的术语。而即便肯认了音乐的政治性,对朝鲜人民共和国的不求甚解,又让“文化交流”的美好成果全归功于莱巴赫及其音乐,功劳不归居中协调的李先生,也与朝鲜人民不太相关。我们的眼可能不太好使,没看见电影结束后,位在致谢表上第一位的“北朝鲜人民”,嘴也出了毛病,缺少植根于历史的政治语言以述说高度政治化的莱巴赫音乐。

正是因为政治,《解放日》是一部老少皆宜、恰巧与时事接轨、阖家观赏没有问题的好片。但解放是门苦差事。祝您被解放,祝您全家都被解放。

  • 1. 在战后美国脉络中,将这些标籤混用得最好得大概是哈佛历史学家Arthur M. Schlesinger Jr.,美国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自由主义者。史氏认为法西斯主义与共产主义并无二致,两者更毫无扞格地结合成极权主义这一个不道德的体系,而极权主义是“自由”的最大威胁。见The Vital Center(1949)。
建议标籤: 
责任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