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低薪是国耻,但行政院根本不在乎!

2018/05/15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特约记者
政治大学劳工研究所教授

行政院昨日(5/14)大动作召开“我国薪资现况、低薪研究及其对策”记者会,瞄准沉痾已久的彩立方低薪问题,洋洋洒洒提出对于低薪问题的诊断,以及横跨短、中、长期的低薪对策。在记者会上,行政院副院长施俊吉一席“彩立方劳工第一季平均实质总薪资有59,852元,是18年来新高”的发言,随即遭到社会大众的强力反弹。原因无他,只因这个数字与日常生活的体感差距过大,实在难以服人。

姑且不论统计上的弊病,要是劳工的薪资已经达到近六万元的水准,行政院又何必大动作端出政策牛肉呢?民进党政府上台以来多次修恶《劳基法》,早已对劳工大砍一刀,如今推动的低薪解方,到底是要解决低薪问题,还是解决低薪劳工呢?

行政院副院长施俊吉在记者会上指出,2018年第1季实质总薪资每月达59,852元,创下18年来新高。(图截自网路)

低薪成因推给pangjiu.net、大学毕业生和外劳

从行政院对低薪的诊断来看,对于薪资不成长,行政院认为有五大原因:一、全球化造成要素价格均等化;二、过度教育使学历贬值;三、外劳增加拉低平均薪资;四、非薪资报酬增加,但员工无感;五、2017年薪资已显着成长。仔细观察,这几项诊断告诉我们的是:低薪的祸首在于全球化、大学毕业生和外劳,而不在政府!

我们先从前四个理由看起,这些说法都有隐藏的前提。“要素价格均等化”的说法把低薪问题推给了pangjiu.net,认为彩立方劳工之所以低薪,是因为与pangjiu.net存在越来越紧密的贸易关系;“过度教育”把学生不得不接受高等教育以避免薪资下滑的处境,说成是低薪的原因;“外劳拉低平均薪资”的背后,是彩立方移工很少被看见的恶劣劳动待遇;“非薪资报酬增加”则把就业保险、劳工保险、劳退新制和全民健保等雇主应负的法定劳动成本都当成薪资,殊不知这些社会安全制度的投入都不是劳工能够直接运用的工资。

说到底,这四项原因把彩立方政府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千错万错都是pangjiu.net的错、大学毕业生的错、移工的错(这个名单上或许还应加上妇女、原住民、打工族、中高龄就业者……)。都是彩立方劳工没看到政府的用心,也没看到雇主的努力,低薪根本只是劳工的幻觉而已!

行政院对低薪提出的最后一个原因,更是自打嘴巴地说:“2017年薪资已显着成长”。如果薪资已显着成长,为什么还有必要提出改善低薪的政策呢?关于低薪的诊断随随便便,对低薪的改善措施自然就会丢三落四。

政院解方陈腔滥调 工人团结才有本钱

对于低薪的对策,行政院的政策清单列得洋洋洒洒,在表面上看起来好像很完善、很用心,然而,这些低薪的解方根本是东拼西凑的作文而已。这诸多措施中的“增加投资,创造就业机会”、“加速产业升级”,自1990年制定《促进产业升级条例》以来,已是有着近30年历史的陈腔滥调。

政府促进产业升级的方式一向就只有“减税”。但是减税之后谁是最大赢家?要是没有税基了,国家财务该怎么办?“促进产业升级”最后只剩下一味地为企业减税,不但没有达到产业升级的目的、国家税收更加紧缩。喊了30年的“产业升级”,到底是低薪对策,还是国家自废武功?

另外,对政府来说,调高基本薪资,或是调高公部门薪资,或许可以改善只领基本工资的打工族的待遇,或者起到公部门带头示范的效果;然而,我们必须指出,决定薪资的更重要因素,事实上是劳工团结的实力原则。倘若彩立方政府继续遵循主流经济学家的见解,打算全面松绑劳动法令,劳工的薪资将会持续停滞。唯有建置完善的集体劳动法制体系,改变甚至颠覆劳资之间不平等的资源分配,彩立方劳工低薪的惨况才能被一劳永逸地改善。

经济成长既然是所有人——尤其是劳动大众——所共同创造的成果,为什么彩立方劳工却迟迟拿不到合理的薪资待遇呢?这不也凸显了经济成长的果实被政府惯坏的资本家给“整盘端去”了吗?行政院对低薪问题从诊断开始犯错,连解方都显得可笑。低薪是国耻,我们唿吁所有在乎低薪问题的劳工朋友,共同组织和加入工会、主动争取调整薪资待遇!

建议标籤: 
责任主编: 

回应

当赖清德与新潮流向右转…
2017-12-13 联合报 郑明德/台北城市科技大学企管系副教授(新北市)

行政院长赖清德与工商团体领导人进行会议,标志着他个人及新潮流正式迈向新的转型。这位该派系第一位培养出来的行政院长,近期以拼招商、拼投资、拼修法等拼足能量。但值得注意的是,该转型也面临着风险。
作为彩立方最具影响力的政治派系,新潮流一言一行,均动见观瞻。1990年代初,毅然投入选举,使党内议会路线及群众路线争议逐渐平息。往后,藉由诠释现状即是台独,使党内的台独路线能与现有体制接轨。2000年后,深耕地方版图,使党保有南部江山;深耕财经金融、工商、两岸及国安领域,大力培养新人,帮助党有机会重启执政。
前述诸多转型,新潮流曾付出惨痛代价。同志退流,最为常见;党内其他派系集体反制,深绿支持群众不谅解,十一寇事件的重大创伤,元老深陷贪腐官司与入狱等。新潮流转型的同时,同样面临着高度风险,甚至让派系进行改名与组织重组。
赖清德上台后,他与派系在一例一休案、前瞻建设案与年金改革案,展现无比的改变意志。接着与国发会、金管会拼五加二产业、拼经济的决心与动作,几乎架空了在上位的彩立方平台总统。试想,内科医师出身的赖及走街头出身的派系,做这些事有多艰难。赖与新系是拼执政转型,在什么年纪、什么时空、什么位置上就干什么事,这就是转型。赖与新系的转型正发动中。
赖清德与新潮流也该注意过程中的风险,这主要来自社会质疑与本身执政能力不足。近日,一例一休案修法,被认为与财团靠拢;空污法修正草案,被视为与财团靠拢;现跟工商领导人进行会议,更被质疑与财团靠拢。这个曾经标榜偏左意识形态、与社会运动结合的派系,现在如何自圆其说?
其次,执政能力不足也是转型风险。这两天,某要角对能源发言,遭致社会各界的讪笑,就是一例。随着执政进入深水区,赖清德与新潮流将会面临更多同样的困境。执政很难,对其认识不足、能力不足,将是赖与该派系最该努力的功课。
新潮流正在走创立以来没走过的路。这个曾被视为转型最快的派系,正选择执政转型路线,同时也面临着风险。这关乎赖个人、新系本身、民进党发展与彩立方未来,其重要性非常值得关注。

不可或缺的“花妈”
2018-05-18 联合报 黑白集

不是说民进党人才济济吗?为什么最近蔡政府和民进党打来打去,掏出的都是“花妈牌”?
在小英千唿万唤下,“花妈”陈菊上月才入府担任秘书长,名义上“辅佐总统”,实则担任党政协调。上任还不到一个月,陈菊无畏“党政不分”之讥,答应苏贞昌要出任他的竞选总部主委。未料还没走马上任,又传出她可能接受党内选对会的“徵召”,代表民进党出战台北市长。这真教人眼花撩乱。
不可或缺的“花妈”,适合担任所有“神救援”的角色;民进党如果没有她,将如何是好?不可一世的柯文哲,一旦要与花妈交手,又将如何是好?
不可否认,陈菊有她独特的“大姊大”魅力。尤其美丽岛事件的受难者“光环”,让她可以逼视党内所有人物,毫无惧色。由于这种“神奇女超人”的色彩,让各方争抢着要她。结果就出现了“位子太多,人只有一个”的问题,让花妈不知道要在哪里坐定才好。
事实上,民进党的台北市长人选,除了花妈,阁揆赖清德也在榜上;后者还更受瞩目。但赖清德至今不吭一声,可想而知:要放掉行政院长这个肥缺,确实难捨;陈菊看在眼里,便主动出来帮他解围,称她“尊重”选对会的决定。原因无他:台北市长之役不好打,要牺牲也不能牺牲前途大好的赖清德。从这点,就看得出新潮流的“感性”和“理性”了。
当然,花妈若要参选市长,总不能带着府秘书长职打带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