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新闻稿】世新大学开学店学生穷到吃泡面
——反对滥涨学杂费,世新学生拒当ATM!

“社运公佈栏”是一个开放的平台,内容不代表彩立方娱乐平台网立场。任何社运议题相关行动/记者会/活动/讲座採访通知与新闻稿发佈,欢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8/05/30

世新大学在今年五月底向教育部申请于107学年度开始调涨2.5%学杂费。按照校方的计算,调涨学费后世新学生一学期教育生活支出将近13万,求学四年势必超过100万。校内长期基本教学资源(高生师比、砍工读人数等)持续樽节或漏洞未补,却将财务使用在砸钱搞外观装潢,学生怨声四起。加上校方财务细目不透明,学生无法得知、也无法掌控自己的学费被如何运用、是否有用到自己身上,校方的信用在学生心理已濒临破产。

而今年调涨学杂费学生参与程序中,校方无顾学生信任低落与反对声浪,仅在校内办一场说明会,但学生的意见从头到尾都被排除在决策之外。且决策会议当中仅有同意“调涨2.5%”与“调涨3.75%”的版本,完全没有不同意调涨的讨论余地。世新大学劳权小组强烈谴责世新校方流于形式的说明会与意见陈述管道,程序过水根本打从一开始便执意调涨!

过水说明会毫无诚意无视学生质疑声浪  

世新大学于5/14(一)下午一点召开学费调涨说明会,校方在说明会前四天疑似因学生反应才匆匆公布说明会地点,且忽略全校周三共同无课的时间,将说明会时间订于将近一半学生必须上课的周一1-3点。对与会人员的筛检更堪比总统维安等级,一一拦查身份与随身物品,并强制包包得寄物于会场外。

说明会中,不断迴避与会学生的质问,在场同学要求学校承诺在未与学生取得共识前不得送件教育部,校方选择迴避不答,甚至在未回覆与解决所有学生提问的状况下自行宣布散会。整场说明会形同过水,只是走流程。事后的会议记录也漏洞百出,把在场学生及时反应的追问全部忽略不记。后续提供网路意见陈述管道,也以制式回答来闪避同学问题,无法对焦争议。进到决策会议上,亦没有回应与釐清说明会和学生陈述管道的情况,学生们的反对意见被排除在决策之外,直接进入欲调涨学费幅度与送件的结论。

回顾校方整个调涨学费程序中,从头到尾学生唯一可以与学校直接沟通、问答的时间不到一个小时。且直到五月底前,皆无召开第二次说明会的意向,直接将调涨申请送件。以上种种可见世新校方缺乏与学生沟通和解决学生质疑的诚意,只是想找学生背书,敷衍教育部需与学生进行沟通的规定,以沟通之名,行过水之实。

办学方式问题百出,经费使用合理性备受质疑

1.大砍基础教育资源砸钱搞外观装潢

学校设备经常出问题,但改善的效率却很低,直接影响学生学习的品质。校方却先将经费运用在多数人认为不必要的地方,如dyson烘手机、厕所里的电视、私人招待所般昂贵的翠谷餐厅等。然而众多惹人非议的採购案,皆难以在“年度採购案”、“内部控制制度稽核总结报告”里查到,已列出来的多是教育部补助全额的採购案。

去年8月图书馆被併入资讯处,能在图书馆为学生服务找资料的馆员从20名剩6名,购买期刊预算遭删减。同时,小龙计画、新鲜人守护计画、英检奖励金取消、校内工读大量裁撤等等,学校不断地樽节,甚至牺牲学生福利和特色课程。校方说学费调涨是为了增加教学资源,先不论那些支用计画华而不实,我们却有更多的学习资源在调涨前被牺牲了。

当学校不主动证明,办学不会继续将经费运用在如此肤浅表面的地方,且财务细目不公开透明,那么学生为何要认同涨学费的用途合理性?

2.增聘老师是还债不是恩惠,世新钻生师比算法漏洞

当校方将未来增聘专任老师作为办学努力的理由,实际是迴避过去以来世新的生师比居高不下,这也是去年让世新荣登学店(排行榜)第一名的一大推手。按照OECD[1]的算法是全国第三高,仅输给城市科大、静宜。而校内还有众多过往教育部生师比计算里,大量被当幽灵人口的延修生、境外生[2][3]。劳权小组在说明会上询问此事时,校方也一再地迴避。

3.难以迴避的资讯不公开与黑箱程序作业问题

  学校过去长期的程序不公开作业使得学校与学生间没有有效的沟通管道,造成严重的认知落差,学生对学校的信任已然岌岌可危。然而在今年调涨学费的过程,无论是说明会前、说明会当天的进行,以及事后,仍旧没有任何积极改善之作为。

故,我们认为学校应该先解决财务细目透明,与程序不公开的问题,倾听学校师生任何形式的发声建言,重新建立起彼此的信任后再行下一步动作。否则无非只是延续过去的作风,一意孤行,学生无法得知、也无法掌控自己的学费被如何运用、是否有用到自己身上。

高额学费学生负荷重反对教育商品化

目前私校学子面临的环境是:毕业起薪普遍不到3万,但以世新为例,学生一学期得花到13万,大学四年势必花费超过100万[4]。“读大学”成为当今学子的防御性支出[5]——读大学不一定会让薪水增加,但不读大学一定会让薪水变少,念大学越来越难回本,却不得不念。

公立与私立的学生数比为“3比7”,但教育资源却又集中投入在公立,国家教育经费投入不均,使得私校学生老是被用学校经营的理由,一次次被迫面对涨学费的压力。私立学生不只面对高额、足以压垮生活的教育开支,课余及寒暑假耗费时间精力去“打工”,成为私校学生维持求学的共同经验。当世新在还有盈余1亿的情况下[6],校方仅拿一小部分教育部规定的比例来当奖助学金做门面,却要集体学生与受薪家庭整体负荷学费的飙涨。

当教育这项原本主要以国家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如同企业与产业在营运,则变成服膺最大效益/最小成本,以营利、管理为导向。原本校方无法转嫁给学生自行承担的事务,就很容易推诿给学生,要学生共体时艰(比如本来办学就该聘足专任老师,却以此做为涨学费的理由)。若教育被作为一种商品,就是对于广大受薪阶级的双重剥削,学生的家庭除了在职场受到剥削外,还要面对教育体系的剥削,而学生还未实际成为劳动力开始赚钱,就被迫预支了未来的薪资。教育经费应该积极寻求政府与企业的协助,不该放纵世新等私校将高学费的负荷,全部再加算到学生头上。

因此,世新劳权小组提出以下诉求:

  1. 立即撤回调涨学杂费政策:配合行政院解决青年低薪,应从源头减轻受薪家庭负担,停止调涨学杂费。
  2. 校方财务细目及决策透明化、公开化,重新检讨财务分配。
  3. 学生实质参与决策及预算审查。
  4. 反对教育商品化,促进高教公共化。

[1]依国际OECD生师比(日间学生总数÷专任老师数)计算方式

[2]在彩立方教育部的规定下,延修生、境外生不被纳入师生比计算中,世新得以钻这个漏洞,广招短期研修生,将短期研修生视为主要收入来源之一,甚至开设一个专班。世新一再说符合教育部的规定,实际上是对本来就有问题的规定,得便宜卖乖。

[3]按照106年教育部<大专校院校别学生数>、<大专校院境外学生人数统计>世新共有549名延修生、1002名境外生,不被计算于生师比。

[4]105学年世新学生生活费之计算。http://finance.web.shu.edu.tw/b2/b24/

[5]我们必须读大学,是因为就业市场对于劳工的素质需求越来越高,读大学不再是一个选择,而是就业前所必需的“文凭”升级;反过来说,各系所开出来的名额其实是各产业所开出来的需求,但却由“大学”负起了原本该由企业负担的职业训练,我们以为是在投资自己找好工作,但其实却是一笔防御性支出——读大学不一定会让薪水增加,但不读大学一定会让薪水变少。整个环境迫使我们一定要进入大学,但现在学校却将办学成本全都丢到学生身上。

[6]参考<世新大学105学年度财务报表暨会计师查核报告>。于“校长有约”时,校长都坦承学校经费未抓襟见肘。

建议标籤: 

脸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