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新闻稿】羞辱、恐吓儿童,就是犯罪
卫福部应追究社政主管机关不作为之责任

“社运公佈栏”是一个开放的平台,内容不代表彩立方娱乐平台网立场。任何社运议题相关行动/记者会/活动/讲座採访通知与新闻稿发佈,欢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8/06/11
资料来源: 

新北市三重区益智幼儿园莫姓老师上课时,以“笨”、“你太烂了”、“丢脸”、“你敢给我吐掉,我扁你喔”等语连续辱骂、恐吓A生,并于该A生尿裤子时,要求全班小孩一起笑他。

羞辱、恐吓儿童会造成儿童严重身心伤害,是犯罪行为,不是教育

新北市社会局对此案开罚6万元。在刑事提告的部分,新北地方法院判决犯成立成年人对儿童之公然污辱罪及恐吓维安罪,因为是一行为触犯两罪名,所以法院以比较重的成年人对儿童之恐吓危安罪,判刑四个月得易科罚金。这个判决昭示了:除身体伤害外,羞辱、恐吓儿童都是严重的犯行,不是教育行为。

儿童权利公约第37条也明定政府有义务确保“所有儿童均不受酷刑或其他形式之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之待遇或处罚。”。但是,家长或教师以“教养”、“教育”为名,对儿童施以体罚、羞辱、恐吓,仍然时有所闻。前几天新闻上一对年轻父母在脸书上拨放吓小孩、打小孩的影片,留言表示赞赏与支持者并不在少数,更遑论许多校长、教师把“教育”作为体罚或羞辱学生的藉口。

我们唿吁大人们,把这个判决当作是一个警示,立即停止羞辱儿童的行为,也不要再以任何剥夺他的身心与安全需求的方式恐吓他,例如:“你再这样我就打你”、“你再这样你就不要吃”、“你再这样我就要离开你”,这些话都于身心需求都需仰赖大人的孩子来说,都是巨大的伤害。

幼儿园其他教师早就知情

A生在2017/8/15遭到老师恐吓、公然侮辱,从现场的录音中可以听出,莫姓老师边骂A生,边与旁边的其他老师抱怨。其他老师有目睹A生被公然侮辱、恐吓的状况。A生因此害怕得不敢上课,8/17 A生妈妈到校处理时,主任马上捧上一个礼盒赔罪道歉,显然,主任知悉了孩子不敢上课的原因。且以该幼儿园空间的开放程度来说,当时莫老师大声羞辱、恐吓孩子时,幼儿园的老师、行政人员应该都能够察觉。

校方、教育局未遵守通报义务

益智幼儿园校方人员知情未通报,新北市教育局8/17接到家长申诉后也并未依法进行儿少保通报。直到本会于8/21接到申诉案,并于同日通报社会局之前,并没有任何单位通报。显然、校方跟教育局都违反了儿少权法24小时内的通报义务。

心理压力严重影响了孩子的成长

其实A生在家里,已经学会自行如厕,而不需要穿尿布了。自从不穿尿布以来,也从来没有在家中尿裤子,需要大人帮忙的时候,也可以自己表达需求,请大人陪他一起去上厕所。所以当莫老师说A生在学校会尿裤子时,妈妈就已经感到有异。之后才发现,莫老师有规定:上厕所一定要去找莫老师带去。但是遇到莫老师在忙别的事情,或者跑去找人聊天时,孩子就会憋不住。

而且,莫老师也没有优先处理孩子的需求。举例来说:有一次A生已经表达想上厕所,但莫老师要求A生要自己先把碗拿去厨房放好,才陪他去上,A生憋不住,就在厨房尿裤子了。类似的状况不只一次,而且每次都会被莫老师骂或嘲笑,这让小孩对于莫老师更惧怕,这样的恶性循环下,让孩子在自己处理如厕的能力上无法进展。

妈妈跟A生询问,了解了状况,也听到A生说莫老师很兇之后,想着这件事不能不去找老师谈。但妈妈也很担心老师找A生算帐,所以就让A生携带了录音笔。当天妈妈跟莫老师谈孩子的状况与需求,过程中没有争吵,本以为事情可以安然结束,想不到,回家听到录音的内容,一整天都是在公开场合严重的辱骂、威胁,而且口气都非常兇狠。妈妈才了解到,为什么孩子这么害怕上学,以及为什么孩子在不上课的时候,会恳求妈妈不要经过幼儿园前面那一条路,因为他会害怕。

发现孩子受到这么可怕的伤害,妈妈决定要帮孩子讨一个公道,妈妈先向新北市教育局申诉这些事情,但是隔了几天再打,只得到公文还在签核中的说法。之后妈妈向本会申诉此案,我们认为这是对孩子是很严重的心理伤害,所以在与妈妈蒐集资料后,40分钟内就通报了新北市社会局。

学校、教育局应该站出来护卫儿童身心健康

且A生妈妈收到法院判决后,再次要求新北市社会局就校方、教育局未在时限内通报开罚时。社会局竟回覆说:“教育局接到申诉时,就算是已经接受通报了”。而,如果机关间如果没有相互通报的话,社会局无从知悉,也无法启动儿少保护机制。社会局为教育局、校方缓颊的说法,明显曲解法律、推卸责任。

学校、教育局对于儿童遭到身心虐待或不当行为,未通报社会局的状况,积弊已久。儿少在学校中遭受教师身心虐待,校方、教育局最能掌握状况。但从教育部提供的资料就可以看出,在儿少于学校遭受教师身心虐待事件中,大部分反倒是由社工进行通报,教育人员通报校内儿虐的比例相当少(附件一),而这些违法未通报的状况,绝大多数都未受处罚。

通报制度是在有儿童受虐之虞,使社政资源及早介入的机制。我国建立的儿少保通报机制多年,着力颇深,但对于教育人员违法未进行儿少保通报的状况,未依法裁罚,形同忽略校内儿虐的情况,也形同放任学校及教育局未依法对于校内对儿童为身心虐待、不当行为之通报责任。如果不能让通报的状况正常化,将无法全面性保护儿童安全。

请大家正视对儿童之羞辱与恐吓行为之伤害性,一起保护儿童之身心健康;并请一起监督:

  1. 新北市政府依儿少权法、幼教法之规定,确保莫师不再服务于幼儿园、儿童及少年福利机构或儿童课后照顾服务班,或居家式托育服务提供者。
  2. 新北市社会局应就本案校方、教育局延迟通报的情形,依法裁罚。
  3. 卫福部应追究社政主管机关长期未咎责教育人员未通报之责任。

 

附表一

101-106各类责任人员通报儿少于学校遭受教师身心虐待事件数据

单位:件数

责任人员\年度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警察人员

4

2

1

1

4

5

医护人员

0

1

4

0

3

2

教育人员

12

6

1

4

8

6

社会工作人员

61

35

35

58

54

50

教保服务人员

0

0

0

0

0

1

其他

1

1

0

0

1

3

总计

78

45

41

63

70

67

附件一:教育人员通报校内儿虐的比例相当少

 
建议标籤: 

脸书讨论